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無上劍主)柳玉何文宇全文閱讀_無上劍主完整版免費閱讀

(無上劍主)柳玉何文宇全文閱讀_無上劍主完整版免費閱讀 第七十一章:真氣之戰 試讀

2022-10-03 08:19 作者:西瓜有皮不好吃
  • 無上劍主 無上劍主

    《無上劍主》是難得一見的高質量好文,柳玉何文宇是作者「西瓜有皮不好吃」筆下的關鍵人物,精彩橋段值得一看:晉五百二十九年,紫微星搖,天子欲墜,天下風雨飄搖;適逢亂世,諸侯並起,妖魔滋生......山河逐鹿,誰能笑傲群雄;佛與道爭,誰為天下首.............

    點擊閱讀《無上劍主》全文
    西瓜有皮不好吃 何文宇 無上劍主 柳玉 武俠

章節介紹

柳玉何文宇是《無上劍主》中的主要人物,在這個故事中「西瓜有皮不好吃」充分發揮想像,將每一個人物描繪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創意,以下是內容概括:好傢夥!暗中的朱七聽得柳玉這一聲求救都不由心頭直呼一聲好傢夥。他不是沒見過人求救,但是像柳玉求救的這麼果斷、這麼圓潤、這麼自然、這麼理直氣壯的,還真的是破…

在線試讀

第七十一章:真氣之戰

好傢夥!
暗中的朱七聽得柳玉這一聲求救都不由心頭直呼一聲好傢夥。
他不是沒見過人求救,但是像柳玉求救的這麼果斷、這麼圓潤、這麼自然、這麼理直氣壯的,還真的是破天荒頭一次見。
向人求救一般都不應該是比較不好意思的嘛,畢竟向人求救的話就便向的向人低頭承認自己不行,這世上有幾個人願意承認自己不行,但這柳玉可太果斷圓潤了啊。
好傢夥,這絕對是個人才。
心中好傢夥歸好傢夥,但是對於柳玉的看法,經過柳玉這果斷圓潤的一聲求救,朱七卻也不由對柳玉再度高看了一眼,有道是大丈夫能屈能伸,柳玉能這麼果斷的求救,還求救呼叫的這麼自然圓潤,就證明柳玉絕對是個能放下身段和面子的人,能屈能伸,這種人絕對是可以干大事的。
「果然有人嗎?」
遠處的白衣男子聽着柳玉這一聲呼叫則是目光微微一凝,自語一聲,心頭卻並無太大波動,臉上神色不變,因為從之前得知高義失蹤,他就猜測柳玉背後定然還有人,否則以信息上柳玉的實力,縱使用毒,也絕對不可能殺得了高義,畢竟高義不管怎麼說也都是一個勁力層次的武者,要是在柳玉這麼一個修行才三個多月的人手中翻車,那就太丟人了一點。
「白執事刑榮,想不到連你都親自來了這裡,看來那個和尚身上果然藏有大秘密。」
這時候朱七也從柳玉身後的街道上緩緩走了出來,看向白衣男子道,他識得男子,正是靈隱塔的一個執事,名為刑榮,又因其喜歡穿白衣,所以有了一個白執事的外號,而執事級別的人物,在靈隱塔內都屬於絕對的中層骨幹,每一個都有着真氣境的實力,這樣一個人都親自來到安瀾縣這種小地方,可見明空的身上必然隱藏着重要的信息。
「州衛,朱七。」
看到出現的朱七,刑榮也不由目光一凝,同樣認出朱七,因為早在之前,兩人就有過數次交手。
「原來是你來了這裡,怪不得。」
刑榮又道,對於之前高義的失蹤也一下子心頭釋然,有朱七這樣的真氣高手來到安瀾縣站在柳玉的身後,以高義的那點實力主動找上門去,和送死有什麼區別,要是能活着回來反而是怪事,如此看來,朱七恐怕一直都在用柳玉釣魚,將柳玉放在外面做誘餌,自己則隱藏暗中等待他們靈隱塔的人一個個去上鉤。
不過刑榮卻是做夢都不會想到,真正殺死高義的,根本不是朱七,而是眼前看起來弱雞一個的柳玉。
朱七隱隱感覺刑榮這話里似乎有話,但是卻也沒有多思考,開口道。
「之前幾次都讓你逃走,這一次,可不會再給你機會了,正好抓你回去,看看你們靈隱塔到底有什麼計劃。」
「這麼看來,你們並沒有從明空身上獲得信息。」
聽到朱七這話,刑榮卻是笑了,因為朱七說出這話,那就代表着朱七等姜國官府上並沒有獲得明空身上的信息,否則的話,朱七絕對不會說剛剛的那些話,而且仔細想想,如果明空身上攜帶的信息已經暴露被姜國得知,姜國應該也早就行動了。
想通這點,刑榮原本繃緊的心情反而放鬆下來,因為對他而言,這次任務最重要的就是保證明空身上的重要信息不要泄露,這關乎着他們針對姜國的全局大計,只要消息沒有泄露出去,那相比這個而言,死個明空、高義又算得了什麼。
「而且,你真的能留下我嗎?」
刑榮笑了起來,目光看着朱七,他和朱七多次交手,實力都在伯仲間,只要沒有人插手的情況下,單對單,兩人很難分出勝負,除非要徹底分生死。
一旁的柳玉則是已經不知何時遠遠的退到了遠處,在朱七出來後,柳玉就不留痕迹的選擇了退開,將舞台留給兩人。
祖安大舞台,有……
呸,不對說錯了,是安瀾大舞台。
這時候,大戰也隨之爆發。
朱七率先出手,一個箭步身影如炮彈般沖向刑榮,雙手捏拳一起打出,在他出拳的瞬間,一層火焰一樣爆發出灼熱溫度的火紅色光芒從他雙拳上出現覆蓋住他的雙拳,看上去就像是一對火拳。
「真氣。」
柳玉目光一凝,看着朱七雙拳上出現覆蓋的火紅色光芒,知道這應該就是真氣境強者所特有的真氣。
面對襲來的朱七,刑榮也是隨之出手,雙手同樣成拳迎向朱七,在他的拳頭上,則是一層紫黑色的光芒覆蓋。
「轟——」
雙方碰撞,恐怖的氣勁第一時間爆發橫掃出來,直接形成肉眼可見的氣浪橫掃周圍三丈之地。
兩人手上的真氣也隨之炸開,有炸開的真氣掃到道路兩邊牆上,被朱七的火紅色真氣掃中的牆壁頓時出現一片燒黑,看起來像是被火焰灼燒過的一樣,被刑榮的紫黑色真氣掃中的牆壁則是融化掉了一層,看起來就像是被強酸腐蝕了一樣。
兩人的真氣,一個具有強大的灼燒性,一個具有強大的腐蝕性。
「這就是真氣。」
柳玉動容,他原本還覺得,以自己現在的底蘊突破到勁力境界之後,依靠勁力強大的實力增幅,自己只要突破到勁力境界,或許連真氣強者都能斗一斗,力量上應該不會相差多少,但是此刻看到朱七和刑榮的交手,他才知道,自己原本的想法有些天真了。
武道修行,每一個大境界的突破都是一個質變,像氣血境突破到勁力境界,就會產生勁力的質變,而勁力境突破到了真氣境,就會多出真氣的力量,到了真氣境,武者的實力手段也就不再局限於出手打出的力量,還要算上真氣的殺傷力,這已經不是僅僅用力量可以衡量。
就像柳玉如果突破到了勁力境界,哪怕肉身力量打出的勁力不弱於真氣境的武者甚至超過,但是只要無法抵擋真氣武者的真氣力量,那他面對真氣境也就要跪。
要想對抗一個境界,那就首先要能擋住那個境界特有的力量。
自己要想突破勁力境界之後能對抗真氣境,那自己首先要做到的就是能對抗真氣。
「轟!轟!轟!….」
朱七和刑榮大戰至沸騰,真氣四散,擴散的真氣掃到周圍的牆壁地面上,直接出現大片大片的焦黑和大片大片的腐蝕,造成一副驚人的畫面。
交戰中,刑榮邊戰邊退,明顯有意脫身離開不欲和朱七糾纏,朱七則緊追不放想將刑榮留下。
轟隆隆——
很快,一大片圍牆都坍塌了下去,被朱七一拳打中。
這個動靜很大,很快也吸引到了不少路過的行人。
「衙門辦事,抓捕重犯,閑人退避,小心傷及!」
看到有行人聽到動靜向這邊圍過來,柳玉當即拿出腰上的令牌對着人群一喝,現在大戰正值關鍵,可不能讓這些人過來干擾到。
聽到柳玉這一聲大喝再看到柳玉身上的差服和手中的令牌,原本準備靠過來的行人也頓時紛紛散開,這個世界官府的威懾力可比上一世強多了,人也要更知輕重。
要是上一世,柳玉這麼喊一下,別說讓人退開了,恐怕反而只會讓一些人更起勁,拿着手機過來拍照錄視屏發朋友圈搞個不停,還美名其曰自由,這種人要是放在這個世界上,絕對都是被砍頭的下場。
姜國的法律就有明確規定,妨礙公務者,視情節嚴重最高可判處死刑,甚至可以先斬後奏。
踏!踏!踏!….
這時候縣衙也已經被驚動,田快帶着大隊人馬快步趕來。
那邊大戰中的刑榮看到衙門的人趕來臉色微變,心中本就有了退意,此刻看到衙門的大部隊趕來就更不想拖延下去,當即雙手捏拳用盡全部力量與朱七再度硬碰一擊。
轟!
一擊碰撞,藉助被震退的機會,刑榮趕緊借勢向遠處遁去。
「想走。」
朱七目光一凝,腳下一踏也立即追了上去,眨眼間兩人就躍上屋頂幾個縱躍消失在遠處屋頂盡頭。
柳玉見此絲毫沒有追的意思,站在原地等田快等人,這場戰鬥的舞台還是留給朱七和刑榮好了,他這個菜雞就負責幫忙喊666等待結果好了。
………..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