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阮羲和馮妤)阮羲和斐野最新章節全章節在線閱讀_(阮羲和斐野最新章節)全集免費在線閱讀

(阮羲和馮妤)阮羲和斐野最新章節全章節在線閱讀_(阮羲和斐野最新章節)全集免費在線閱讀 第2621章 花果山雲霧茶 試讀

2022-10-18 01:06 作者:愛情
  • 阮羲和斐野最新章節 阮羲和斐野最新章節

    主角阮羲和馮妤的都市小說《阮羲和斐野最新章節》,文章正在積極地連載中,小說原創作者叫做「愛情」,故事無刪減版本非常適合品讀,文章簡介如下:甜蜜里,無度索取。斐野險些失控,天知道,他用了天大的意志力控制自己沒有對她做更過分的事情,氣喘吁吁的伏在她肩膀上平復着自己的氣息。只有在她身上,他才會有這般衝動的時候,比第一次談戀愛心跳更猛烈,比第一次跟女人接吻更急切,她笑一笑,他想吻她,她說句話,他也想吻她。她似嬌羞的靠在斐野懷裡,方才惑人的迷離...

    點擊閱讀《阮羲和斐野最新章節》全文

章節介紹

《阮羲和斐野最新章節》這本書大家都在找,其實這是一本給力小說,小說的主人公是阮羲和馮妤,講述了​他如今學聰明了,知道只要不做到最後,另一個就不會出來搗亂,分寸這種東西,韶至雖然不多,但還真是有!窗帘遮蔽了所有的光線,可屋裡的頂燈卻亮的刺眼,無所遁形且避無可避手指攥緊了床單,被鋪在手心被揉搓捏皺,放開…

在線試讀

第2621章 花果山雲霧茶

她腳尖不自在地蜷了一下。
女孩子是不是都扛不住男人喊姐姐?
何況還是韶至這樣的男人,那種感覺有些奇怪,很難形容,倘若真要用文字來表述,那大抵便是當他的舌尖滾過姐姐二字,我不得不承認自己全身燙了一下,滿腦子風花雪月的荒唐事,想吻他的唇,想聽他啞着聲音再喊一聲,想就此作罷接下來的所有行程,總而言之,那一瞬間,我所有同他有關的想法都不清白。
她單手撐着床頭,另一隻手壓在男人的肩頭。
兩人對視着,空氣無端膠着起來。
她像是被蠱惑般低頭。
韶至心跳驟然加快了一拍,鼻尖相抵。
她微微側開臉,那輕微的觸感自鼻翼而下,最後徑直落在了他的耳廓旁。
「呼~」
原本虛虛環在自己腰間的手徒然收緊,掌心下的肩膀也綳的很直,便是這一刻隔着法蘭絨的睡袍,她好似都能感受到他肌肉的線條。
溫熱的唇瓣遊離在他的耳垂與脖頸之間。
聲音略微有些含糊。
「姐姐養的起。」
「阮羲和你再這樣,老子辦了你。」
「哈哈哈哈哈哈!」她一秒破功,直接笑出了聲!
「好啦,不鬧了,你快去洗漱啦!」
韶至被她推去洗漱,阮羲和自己則去衣帽間里換衣服。
這小一年沒回來住,衣服都過季了。
她隨手抽了件巴黎世家的衛衣套在身上,底下一條鯊魚褲,這樣一會出門的時候披件厚厚的羽絨服,休閑又保暖!
韶至洗漱完出來時,她都已經抱着小包包坐在門口的換鞋小板凳上好久了。
「你好慢呦~」
「等你男人出門要耐心,我好看了,有面子的還不是你!」
阮羲和頓時樂了,這話是不是說反了?
蹬着老爹鞋的小腳慢悠悠地晃着,眼神直直地落在韶至身上。
嘖,他今天這身打扮還挺好看的。
少年氣很重。
畢竟有九分褲和豆豆鞋打底,現在韶至穿啥,阮羲和都覺得挺好。
044就覺得這個男人真有本事,憑一己之力,無限拉低了阮羲和對一個男人的衣品容忍底線。
「得,我不說了,多久我都願意等。」她對美人一向寬容。
男人彎了彎嘴角,肉眼可見的愉悅「這才像話嘛!」
見他穿好了鞋子,阮羲和站起來,剛準備去鑰匙盒裡拿個車鑰匙,某個男人就上來擋住了她的去路。
「幹嘛呀?」
「不用拿車鑰匙,送你一份開學小禮物。」
「車子啊?」她都不用多想,小眉毛上挑了一下。
「對啊,弄了輛可愛的,正好你上學可以拿它代代步。」
「粉色的?」
他愣了一下「你喜歡粉色的?」
阮羲和也愣了一下「你不是說可愛的?」
「不是粉色的。」
他一邊說一邊帶她出去。
「什麼顏色呀?」
「你一會就知道了。」
「嘖,我家小直男還玩神秘那套呢~」
韶至故意板著臉,給了她小屁股一下「不許貧。」
托德剛才就接到指令,把這輛488開過來了。
直男送禮物其實還真沒啥儀式感,但是沒吃過豬肉總是見過豬跑的!
韶至訂過那麼多次車,各大品牌的交車儀式都搞得花里胡哨的。
他也讓手底下的人也搞了些小花海還有氣球過來。
流線型的外觀酷的一批。
阮羲和眼神落在那輛天藍色的法拉利488上,半天都沒回過神來。
她一向是知道豪車搞成粉色拉風,但是這輛488是原廠配置,70周年的紀念版,天藍色的全世界都沒幾輛!
也不知道韶至是從誰手裡買來的!
好看死了好嗎!
「喜歡嗎?」
「喜歡!」
「喏,恭喜阮羲和小姐成為尊貴的法拉利車主,願黑馬金盾守護我家寶貝未來的高貴人生!」他將車鑰匙遞給阮羲和,笑盈盈地打趣她。
「哈哈哈,謝謝我家小嬌夫的小禮物!mua~」
「誒,沒誠意啊,我要真的!」
她聞言輕輕攥住他的衣領,迫使男人低頭,墊着腳在他嘴巴上輕輕吧唧了一口。
「這誠意么?」
「差不多吧~」
「嘖!」
新車炸街,駕駛位肯定是她。
不過有一說一,方向盤重的很,不好開,不過大多數跑車都這樣,也算不上缺點,對於女生來說,外觀好看就行!
花人開的餐廳還挺多的,就是擺攤的太少。
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賣燒烤的,好傢夥,全特么是花臂啊!
也是,這邊夜裡亂的很,沒兩把刷子的老闆也不敢夜裡出攤。
她找了一處小矮桌坐下。
韶至亦步亦趨地跟過來,說他是小嬌夫,那還真是半點沒冤枉他,大少爺用了三張紙擦椅子,這才坐下等阮羲和點菜。
「你想吃什麼?」
「都可以。」
阮羲和也沒多說,一口氣點了一大堆東西,也不擔心吃不完,畢竟這周邊,明裡暗裡地藏了他許多人。
「沒來過這種地方嗎?」
韶至誠實地搖了搖頭,他小時候被冷落被孤立過,但是,物質條件上,韶家確實沒半點虧欠他的。
吃穿用度都金貴的很!
「我挺喜歡的,以前在國內上學的時候,隔三差五就會來這種地方吃點小夜宵。」
她單手托着下巴,神情有些懷念。
這一年一年的,過的真快,下個月又要過年了。
「以後我在家給你烤。」
「在家烤沒有感覺,擼串就是要在外面的小攤上吃才有感覺。」
燒烤攤不遠處停着一輛低調的麵包車。
「k哥,我上去斃了那小白臉。」展驍就看不得夫人和別的男人親近。
「那是韶老大,你找死呢?」
kk拿着望遠鏡,密切關注那邊的動態,聲音里透着幾分懶散的漫不經心。
這張娃娃臉欺騙性太大,乍一看,正常人想破天也猜不出kk是幹什麼職業的。
「那也不能看着夫人和他走的那麼近吧?」展驍煩躁地都要砸玻璃了!
「那你能咋辦,人家現在是光明正大的正宮娘娘,阮阮小姐肯定護着他,咱去了也是吃虧。」
kk腦子清醒的很。
展驍見他這麼淡定,突然就反應過來,kk大抵是有後手,於是,試探性地開口問到「哥,你是不是準備了大招?」
果然,kk聽到後,瞬間抿唇笑的天真又無害。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