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火爆小說金鋒關曉柔《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

火爆小說金鋒關曉柔《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 第1094章 統一調配 試讀

2022-10-17 21:28 作者:寒門梟士北川
  • 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 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

    完整版玄幻小說《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甜寵愛情非常打動人心,主人公分別是金鋒關曉柔,是網絡作者「寒門梟士北川」精心力創的。文章精彩內容為:不過家裡多了一口人,不僅多了一張嘴,每年還要多交一份稅,敢選妾的人家很少。所以每年都有很多適齡姑娘就算參加了送親隊也嫁不出去。雖然這是客觀原因造成的,但是依舊要罰兩成賦稅。這樣的姑娘便被稱為「賠錢貨」...

    點擊閱讀《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全文

章節介紹

《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男女主角金鋒關曉柔,是小說寫手寒門梟士北川所寫。精彩內容:「飛艇和信鴿都不能用了,咱們怎麼聯繫先生呢?」田先生嘆息道:「都怪我,之前不應該攔着你的。」之前東蠻人剛剛開始攻城的時候,劉鐵曾經提出派人從陸地回去報信,但是被田先生拒絕了。渝關城和川蜀之間並不接壤,不管往哪個方向走,都…

在線試讀

第1094章 統一調配

「飛艇和信鴿都不能用了,咱們怎麼聯繫先生呢?」
田先生嘆息道「都怪我,之前不應該攔着你的。」
之前東蠻人剛剛開始攻城的時候,劉鐵曾經提出派人從陸地回去報信,但是被田先生拒絕了。
渝關城和川蜀之間並不接壤,不管往哪個方向走,都要穿越別人的地盤。
因為打土豪分田地的政策,全天下的權貴豪族都恨死了金鋒,一旦發現鏢師,絕對會下死手。
鏢師想要穿越其他藩王的地盤,必須要進行偽裝,而且還不能騎馬。
大康的戰馬太少了,你騎着一頭高大的戰馬趕路,偽裝不就成了掩耳盜鈴?
所以劉鐵當時提出讓人先騎馬趕到黃河邊上,然後再扮成流民,從四皇子或者晉王的地盤上去秦地,然後再通過秦地把信送回金川。 可是自從四皇子弒父篡位之後,天下都亂成一團,扮成流民也不安全。
不僅要面臨土匪的劫掠,還要提防官府方面的壓榨。
說不定還沒走到川蜀,就被土匪或者府兵抓了壯丁。
就算一路順利,這個過程也會極為漫長,沒幾個月休想把信傳回去。
劉鐵也明白這個道理,所以建議被田先生否決之後,他也沒有堅持。
現在好了,南城門被晉王堵住了,就算想派人也出不去了。
「先生不必自責,你攔着我是對的。」
劉鐵見田先生有些後悔,便說道「海東青可以擋得住飛艇和信鴿,它總擋不住咱們的大船,只要大船過來,咱們這裡的信就可以傳出去了!」
蒸汽船之前來過渝關城,為他們送補給。
金鋒就算不知道海東青的事情,但是這麼久沒有收到渝關城這邊的消息,也肯定會派蒸汽船過來看看。
「但願咱們能撐到增援趕到吧!」
田先生看着瓮城裡呼呼大睡的鏢師和女兵,滿臉苦澀。
之前光守衛北城牆就夠他們忙活了,現在又面臨著南北夾擊,接下來的日子肯定會比之前更加難熬。
「咱們現在已經沒有其他路可以走了,撐不住也要撐,否則所有人都得死!」
劉鐵的語氣極為堅定。
說完之後,看向田先生問道「先生,我在這裡看着,你去北城牆去找一趟方洲,讓他安排一個營來南城牆。」
方洲算是北伐軍中的三號將領,如今劉鐵在南城牆,秦飛又去休息了,便由他負責指揮北城牆的戰鬥。
「好的!」
田先生點點頭,然後嘆了口氣,走下城樓。
守衛北城牆的人手本來就比較緊張,現在還得再抽調一個營來南城牆,恐怕會變得更加艱難。
但是田先生也知道這是沒辦法的事。
南城牆也總得有人守吧?
當方洲安排的一營鏢師和女兵趕到南城牆時,敵人也還在整理營地,暫時沒有發動攻擊。
劉鐵便安排炊事連暫時替代後勤營,去北城牆為守城的鏢師扒房子,供應磚塊。
新趕來的一營鏢師也在進行相同的工作,為南城牆上的投石車儲備磚塊。
忙活到半下午,直到每一座投石車旁邊的磚塊都堆得跟小山一樣時,劉鐵才終於鬆了口氣。
還好,他們當初攜帶的投石車數量足夠,有了這些磚塊,守住今晚應該問題不大。
傍晚時分,劉鐵讓人把瓮城裡的鏢師叫了起來。
之前鏢師們實在太累了,所以下午睡得格外深沉。
雖然睡的時間並不算很長,但是狀態比早上好多了。
炊事連已經準備好了饅頭,羊肉湯也提前燉好放溫乎了,夜班鏢師起來後,一人先喝一碗羊肉湯,然後每人拿着兩個饅頭就去城牆上了。
有些鏢師想多拿兩個揣懷裡,想在打仗的空隙啃一口,卻被炊事員阻止了。
雖然渝關城內糧草供應目前還算充足,但是南北都被人攔住了,增援還不知道什麼能來,劉鐵不得不考慮長久戰的問題。
萬一敵人也找到了剋制蒸汽船的辦法,他們就徹底變得孤立無援了。
就算蒸汽船最近來了,但是攜帶大量糧草補給的可能性也很小。
到時候蒸汽船需要重新返回川蜀籌備糧食,然後再運過來,也需要不短的時間。
所以劉鐵採用了田先生的建議,從這一頓開始對糧草重新進行分配,既要保證鏢師和女兵不能餓了肚子,還要盡量延長供應時間。
鏢師和女兵都知道劉鐵的為人,如果不是到了緊要關頭,劉鐵是不會限制食物的。
明白這些,鏢師和女兵倒也沒有表現出什麼排斥,拿着饅頭就走了,在天黑之前,完成南北城牆的防務交接。
今天一天,東蠻的攻擊幾乎一刻都沒有停止。
城牆外邊的草原上,屍體又厚了一層。
特別是發現方洲調走了一個營的鏢師,東蠻單于下令發動了極為猛烈的進攻,想要趁機撕開一個口子。
好在方洲在調人之前就想好了應對辦法。
敵人幾乎都衝到了城牆上,但最後還是被鏢師擊退了。
白班鏢師戰鬥了一天,雖然已經很累了,但是完成交接後,他們並沒有馬上回去吃飯休息,而是趁着天色還能看得見,又開始扒房子,給北城牆的投石車補充磚塊。
沒辦法,白天的戰鬥消耗了太多磚石,此時北城牆上的投石車旁邊,幾乎都是空的。
投石車就是如今打擊敵人的主要力量,沒有磚塊可不行。
今天白天消耗了不少磚塊,城牆下的宅子又不見了兩座。
按照這個速度再打幾天,恐怕城牆下邊的這一片宅就要被拆光了。
可是劉鐵也沒有其他辦法。
今天是晉蠻聯軍趕來的第一個晚上,田先生擔心東蠻單于可能聯合晉蠻聯軍,趁着夜色發動南北夾擊。
如果準備不夠充分,後果就太嚴重了。
事實證明,田先生的擔憂是正確的。
天還沒黑,草原上就燃起一道濃濃的煙柱,片刻後,南邊的東蠻聯軍營地也冒出一道煙柱,顯然是雙方早已約定好的信號。
剛剛入夜,北邊的東蠻人就開始了瘋狂進攻。
南邊休息了一天的晉蠻聯軍也紛紛湧出營地,直奔南城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