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寒門梟士金鋒關曉柔(金鋒關曉柔)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金鋒關曉柔全文閱讀

寒門梟士金鋒關曉柔(金鋒關曉柔)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金鋒關曉柔全文閱讀 第1093章 喘息 試讀

2022-10-17 21:14 作者:金峰關曉柔

章節介紹

《寒門梟士金鋒關曉柔》,書中的男女主角是金鋒關曉柔,這是一本由作者「金峰關曉柔」編寫的甜寵文,內容簡介:北方的冬天是很冷的,此時的渝關城雖說不上滴水成冰,卻也極冷了。城牆上的敵人屍體雖然都才死不久,可是已經凍成了冰塊。劉鐵聽到田先生的話,眼睛一下子亮了。在太平盛世,破壞屍體可能是一種極為變態的罪惡,…

在線試讀

第1093章 喘息

北方的冬天是很冷的,此時的渝關城雖說不上滴水成冰,卻也極冷了。
城牆上的敵人屍體雖然都才死不久,可是已經凍成了冰塊。
劉鐵聽到田先生的話,眼睛一下子亮了。
在太平盛世,破壞屍體可能是一種極為變態的罪惡,但是在場的鏢師卻沒有一個這麼覺得!
因為他們都明白,現在不是孩子玩的過家家,而是你死我活的戰爭。
自古以來,戰爭便是殘忍的,是沒有人性的!
為了贏得勝利,絕大多數將領都會不擇手段。
再說,人都是他們殺的,還需要假惺惺的尊重屍體嗎?
在鏢師和女兵的眼裡,凍成冰塊的屍體和石頭沒有區別!
扔出去,還省得他們去挖坑埋了。
所以不等劉鐵下令,不少鏢師和女兵已經抬着敵人屍體往投石車的籃筐里放了。
片刻之後,一具具敵人屍體從城牆上飛了出去。
後勤營和炊事連趁着這個機會,趕緊跑下去拆房子,往城牆上運送磚塊。
晉蠻聯軍的指揮者發現鏢師的防守越來越嚴密,只能無奈的下令暫時停止攻城。
沒辦法,他們和北邊不一樣。
在渝關城北邊本來就聚集了大量的東蠻部落,單于可以輕鬆集結人馬。
可是晉蠻聯軍遠道而來,總共就幾萬人,從攻城到現在已經傷亡數千人,照這樣打下去,恐怕他們連兩天都撐不住,人就被打光了!
民夫們本來就是被府兵用刀逼着攻城的,隨着指揮官一聲令下,他們如遇大赦,潮水一般退走!
「守住了!」
南城牆上,鏢師和女兵舉着胳膊歡呼。
打到現在,他們終於有了片刻喘息的機會。
劉鐵臉上也終於浮現出笑容,轉頭衝著秦飛說道「帶着你的人去休息吧!」
秦飛也跟着鏢師在北城牆上鏖戰了兩天一夜,現在又在南城牆打了半天,兩隻眼睛都熬得充滿了血絲。
如果可以,他恨不得現在倒頭就睡。
可是他並沒有離開,而是問道「我們走了,城牆怎麼辦?」
「暫時交給炊事連吧。」劉鐵回答。
金鋒建立鎮遠鏢局和鎮遠軍,都是按照前世軍隊的標準來要求的。
哪怕是炊事連和後勤營這些非戰鬥單位,也都有正式編製,如果打了勝仗,也同樣會獎勵。
比如這次,如果劉鐵成功守住了渝關城,那麼日後整理戰功的時候,炊事連和後勤營都有份。
因為在城牆上戰鬥的鏢師和女兵們辛苦,炊事連和後勤營同樣辛苦。
唯一不同的是,他們身處後方,相對來說稍微安全一些。
但是一旦城破,他們同樣危險。
所以炊事連和後勤營這些非作戰單位,平時也要接受訓練。
今年的春季運動會中,就有一個炊事班的伙夫,取得了綜合成績第六名的好成績,驚訝了不少鏢師。
然後在秋季運動會中,又有一個後勤營的鏢師取得了綜合成績第三名。
特別是負重越野項目,這個後勤營鏢師的得分遠超其他參賽者。
如果不是格鬥項目輸給了一個學過武術的鏢師,恐怕他就是第一名。
從那件事之後,所有人便不敢再小看炊事班和後勤。
但是秦飛依舊皺眉問道「交給炊事連行嗎?」
不是秦飛小瞧炊事連,而是炊事連的人實在太少了。
按照鎮遠軍的正常編製,一個連會配備一個炊事班,北伐軍因為都處在一個營地,沒必要弄幾十個炊事班分開做飯,於是張涼當初在佔領渝關城後,就把炊事班進行了合併,把幾十個炊事班合併成了一個炊事連。
雖然是連級單位,但是當初合併時張涼為了精簡人員,裁掉了三分之一的炊事員,所以整個炊事連只有不到一百人。
而且鏢師和女兵還要吃飯,必須留下部分炊事員去蒸饅頭,保證最基本的食物供應。
所以此時趕到南城牆上來幫忙的炊事員,只有不到七十人,和兩個排差不多。
指望他們守衛整個南城牆,人手實在太少了。
「晉地路途遙遠,來的人不會太多,斷然不會和北邊那樣瘋狂,所以讓炊事連的人守在這裡負責警戒就行了。」
田先生解釋道「你們也別全都下去,挑兩個連出來,去瓮城裡擠一擠,萬一敵人突然攻城了,他們可以馬上出來增援!」
聽到田先生這麼說,秦飛才終於點頭,安排手下去招呼鏢師和女兵去休息,同時也把麾下戰鬥力最強的一連和二連留下來,讓他們去睡瓮城。
瓮城就是建造在城牆上的小屋,平時守城的士卒可以在裏面休息,或者堆放一些守城的器械。
條件雖然很差,但是鏢師和女兵們此時困得站着就能睡着,哪裡還會挑三揀四?
不等後勤營把稻草送上來,不少鏢師和女兵直接往牆壁上一靠,下一秒便直接呼呼大睡起來。
不到五分鐘,瓮城地面上就躺滿了人。
瓮城實在太小,女兵們也顧不上什麼忌諱了,直接和鏢師擠在一起。
「這麼睡下去肯定會着涼的!」
田先生指着瓮城說道「讓後勤營抽調一個連,再辛苦一下,送些稻草上來吧。」
後勤營其實也困得不行,但是依舊咬牙送了幾十捆稻草上來,有人負責鋪草,有人負責去叫鏢師和女兵換到稻草上。
可是他們鏢師女兵睡得太死了,別說叫了,晃都晃不醒。
「要不然敲鑼吧?」有個後勤營士兵提議。
軍營里起床令就是敲鑼。
今天早上,宿舍里的鏢師和女兵也叫不醒,可是當後勤營一敲銅鑼,他們馬上爬起來了。
「算了,兄弟們都太累了,讓他們好好睡一覺吧。」
後勤營長擺手說道「咱們再辛苦一下,把他們抬上去。」
說完,他便帶着副營長開始抬人。
營長都親自動手了,其他後勤營戰士也不好說什麼,只能跟着抬人。
一直忙活到中午,後勤營才終於把一連二連的鏢師安頓好。
然後他們連飯都顧不上吃,匆匆趕到城牆下的宿舍休息。
喧鬧了一上午的南城牆,此時終於安靜了下來。
劉鐵和田先生並肩站在箭垛後邊,看着南邊忙碌着安營紮寨的晉蠻聯軍,全都眉頭緊皺。
「田先生,看來他們準備打持久戰了,咱們得趕緊想辦法聯繫先生啊!」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