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司年林水嫿最新章節列表)李珍檬張彥明全文在線閱讀_司年林水嫿最新章節列表全集免費閱讀

(司年林水嫿最新章節列表)李珍檬張彥明全文在線閱讀_司年林水嫿最新章節列表全集免費閱讀 111.課外活動 試讀

2022-10-17 19:20 作者:司年林水嫿
  • 司年林水嫿最新章節列表 司年林水嫿最新章節列表

    主角是李珍檬張彥明的精選都市小說《司年林水嫿最新章節列表》,小說作者是「司年林水嫿」,書中精彩內容是:公司上下都知道,喬心更是大張旗鼓的給他送愛心便當,司年也有意思,為了噁心我就真的將喬心安排進公司,做我的助理。不過沒多久她就回家去了,司年開始跟我離婚。我沒再去過公司,很少有人會叫我林總了,面前的青年是唯一一個。我翻開協議書在最後一夜上簽字,「林總,可以再看一看的。」「不用了,沒什麼好看的了。」.....

    點擊閱讀《司年林水嫿最新章節列表》全文

章節介紹

《司年林水嫿最新章節列表》是由創作的關於主人公司年林水嫿的火熱小說。講述了: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當前時間是傍晚5點。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8月31日,傍晚5點,絳陽山,夏日的暑氣還遲遲沒有散去。四十幾個男女學生圍坐在半山草坪上,神情肅然。圍坐的圈…

在線試讀

111.課外活動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當前時間是傍晚5點。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8月31日,
傍晚5點,
絳陽山,
夏日的暑氣還遲遲沒有散去。
四十幾個男女學生圍坐在半山草坪上,神情肅然。
圍坐的圈子中間擺着一張摺疊式的床上電腦桌,
電腦桌上放着一個瓷碗,一把伸縮佩劍。
就是廣場上太極老大爺用的那種伸縮佩劍。
旁邊坐着的年輕人們皺着眉閉着眼,
努力從蚊子的「嗡嗡」聲中摒除雜念,額角淌下這個暑假最後的汗水。
……到底是為什麼,
要在開學前一天,
特地跑來山上捨身喂蚊子?李珍檬想。
她悄悄睜開半條眼,轉頭朝旁邊看看——段響劍眼觀鼻鼻觀心地盤腿坐着,倒是坦然自若。
……既然這位大哥也在,
說明他也覺得這事靠譜……?
那就……當做靠譜吧,李珍檬想。
然後她抬起手,
「啪」地拍死一隻在面前飛了很久的蚊子。
「不要分心,認真冥想!」馬上有人出聲喝道。
「……對不起。」
事情的起因是前一天,
8月30日,
有人在班級群里發了一張照片。
是某一本時尚雜誌的翻拍照——就是那種封面上有個漂亮大姐姐,
裏面各種專欄介紹本季穿搭,
流行彩妝,總的來講圖片比字多,
想盡辦法勸你掏錢的那種時尚雜誌。
李珍檬過去可不知道,
這個班裡竟然還有人看這類書。
(她一直以為他們只看沙雕漫畫沙雕小說和寫給沙雕看的遊戲攻略。)
耳後刺青這是這個月新出的《KIKI薇珂》
微風泡泡……說起來,
@耳後刺青這位大哥好久不見了,
前段時間忙啥呢[疑問]
耳後刺青……
耳後刺青別管我,看這裡![分享圖片]
被重點截出的是半張內頁,看起來像是個專欄,統共也就手掌大。李珍檬把圖片放大到1:1,才看清上面那排繞着哥特風格的藤蔓花邊,弄得鬼氣森森的暗褐色標題。
——「來自燃燒蛇之書的秘密召喚術!打開與異世界精靈的溝通之門!」
耳後刺青就是這個
耳後刺青大家覺得我們要不要試試?
甜甜甜桃子……
鋼鐵白兔……
生魚片……
元氣小檸檬你不會是想……
劍在匣中那人也算精靈嗎?[摳鼻]
當時是8月30日下午3點,距離高二新學期還剩不到48小時,那個名為「開學」的定時炸\\\\/彈已經蓄勢待發,震你一下。
距離不知道算不算「異世界的精靈」的那人離開,已經過去三個多月。
確切來說,98天。
林落焰走後第二天,《響劍傳》的內容幾乎全書翻新翌年,「落焰師兄」繼任掌門,統領上下弟子,對內勤勉修鍊,焚膏繼晷,廢寢忘食;對外除暴安良,懲惡揚善,義薄雲天……一時間,紫陽宗聲名遠播,威震江湖;而「落焰師兄」本人也在數百年後修成正果,得道飛升。
這一套一套的看得李珍檬都愣了——這書分明就成了一本正統修真升級流小說,雖然主角是看着掌門飛升的那一個。
(書名也變成了《響劍軼傳》。對此,原作者表示——「可能是當時的那個我意識到寫自傳會是個隱患,不能給千年後的自己留下笑柄,所以換個書名,假裝不是自己寫的」。)
但另一方面,李珍檬(以及其他同學)最關心的一件事,似乎並沒有得到圓滿的結果。
——林落焰出任掌門之後,門派上下事務十分繁忙,等他終於閑下一日來,錚兒紅着小臉跑來告訴他,她要和師叔的某弟子結為道侶了。
落焰師兄撫掌大笑曰好……好!恭喜!
……真慘啊,李珍檬想。他們倆結婚,他又是掌門又是師兄,估計還得出個大紅包。
然後她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剛剛發獃的這會兒工夫,群里又刷過一大片聊天記錄。
血之寫輪眼我覺得……有點靠譜!我們試試吧!
元氣小檸檬……???你認真?
布拉德汪不是,等等,這種就是寫來填充板面的都市傳說吧,東拼西湊寫着玩的,不算字數五塊一條,你們居然還信?
耳後刺青我覺得可以相信
耳後刺青這本雜誌我買了很久了,這個專欄確實發的都是都市傳說,還有什麼告白必成功的法術,讓前男友孤獨終老的法術……雖然聽起來很扯,但是發出來的都是欄目責編自己親身試過的,有時候還會有體驗報告
鋼鐵白兔所以發出來都是有效的?
耳後刺青……
耳後刺青發出來的都是試過的[摳鼻]
布拉德汪……懂了[摳鼻]
生魚片那這個召喚術成功了沒有啊[摳鼻]
耳後刺青編輯說她本來想試的,不過想了想自己並不認識什麼異界精靈,所以就算了[摳鼻]
微風泡泡……這也行?
耳後刺青你看那個步驟啊,上面寫着必須要知道名字的
李珍檬馬上滾了一下鼠標,看到專欄責編的名字——「池清」,再划了一下,看到圖片的下半部分寫着具體的召喚方法。
「儀式最好在新月或者滿月進行,確保當天是個晴天」。
……這個倒是不難,最近幾乎天天都是熱死人的大晴天。
「儀式地點可以在任何地方,但最好是與你要召喚的對象相關的場所」。
李珍檬想了想,大概是學校?
(或者對方也許更高興出現在打折中的大賣場里?)
「確保自己知道要召喚的對象的名字,就像要先得到電話號碼,才能給人打電話」。
看樣子編輯是被卡在這一步了……不過對於自己這一邊,這個不是問題——這群里的所有人,都知道他叫「林落焰」。
「需要準備的東西召喚對象的象徵物,用來代表對方;十字路口的泥土,用來建立溝通;新鮮的花粉,用來傳遞消息;一撮海鹽,用來屏蔽干擾」。
……大型超市應該能買到海鹽吧?
「操作步驟先用儀式刀建立一個神聖空間,可以是一個魔法圓。然後用缽杵把泥土花粉和鹽充分碾碎混合——如果有需要,可以倒入幾滴聖水,或者白鼠尾草碎末加以凈化。最後把混合好的粉末和象徵物一起放在祭壇桌上,進入冥想,把你要召喚的對象可視化」。
……等等等等,怎麼突然變得中二了起來,甚至根本看不懂?
李珍檬直接把鼠標滾到底,發現全部內容差不多就是這些。
要準備的東西倒是不難,但問題在於——
天道酬勤我覺得不行吧,這種雜誌就是騙沒腦子的蠢貨的,女人才信
小雨滴答……閉嘴!
鋼鐵白兔給我撤回!
微風泡泡撤回!!
【管理員撤回了一條[天道酬勤]的消息】
布拉德汪雖然他說得有點……不過我還是同意他的看法
布拉德汪哦我是指「不行」的那部分
耳後刺青我覺得可以試試啊
耳後刺青明天就是暑假最後一天了
小雨滴答……對哦,過了明天,大家就要去不同的班級報到了[難過]
微風泡泡哦……
生魚片也是……
圓圓朵朵[難過][難過]
張彥明01……好的,就這麼說定了!
張彥明01明天是高一(18)班最後一次班級活動!大家能來的都來!
甜甜甜桃子好![鼓掌][鼓掌]
以上就是四十幾個人頂着炎炎烈日,再次聚集在絳陽山上的原因。
8月31日,滿月,晴天,而且正好是林落焰離開的第99天。
不管從哪方面看起來,都十分符合召喚儀式的要求——並且99這個數字還充滿玄學要素,彷彿已經成功了一半。
唯一的存疑點是……雜誌上沒寫舉行召喚儀式的具體時間,但考慮到安全因素,所以大家把時間定在了傍晚——傳說中的「逢魔時刻」。
高一(18)班最後一次集體活動,主題是「試試就試試」。
雖然這件事感覺還是又蠢又中二……但既然都有過穿越來的劍修了,再來個「雖然看起來不太靠譜但誰知竟然成功了」的召喚術……應該也很合理吧?
正式出發前,大家分頭查清了關於儀式過程中一些不明白的地方——比如儀式刀,神聖空間之類的專業中二詞彙;經過一番整理之後,一起總結出了一份「雖然看起來不太靠譜但萬一還真的有用呢」的簡化版流程。
召喚對象的象徵物——是劍修應該有佩劍,那就用爺爺的太極劍吧;祭壇桌——反正就是個放東西的小桌子所以用電腦桌應該也行;儀式刀——特地新買的白柄水果刀;研缽和杵——同樣新買沒用過的……搗蒜器。
雖然器具因陋就簡了一下,但過程還寫得有模有樣,並且經由「耳後刺青」發到欄目責編的郵箱,希望能得到專業人士的指點。
然而至今對方都沒發來回復。
不過這並不影響大家進一步把儀式地址定在絳陽山——因為「聽說這裡是他們門派的舊址」。
於是四十幾個人就出發到了絳陽山,對抗35℃的天氣,和虎狼之勢的蚊子。
「……說起來,萬一阿林這會兒正有重要的事,比如正在拯救世界,或者在和妹子……我們這麼把他召喚來了,會不會誤他的事啊?」當時有人這樣問過。
但馬上就有人回答「想得也太多了!先保證成功吧!」
說的也是。
於是那一包材料被用搗蒜器碾碎混合了。
象徵物被放到祭壇桌上了。
據說「用儀式刀建立神聖空間」就是指用刀在空氣里劃個立方體……那麼空間也建立好了。
然後大家圍坐下來,認真冥想。
想像要召喚的那個人回來了,想像過去和他經歷的畫面,儘可能地詳細,彷彿身臨其境。
山坡上非常安靜,除了草木在風裡輕晃,只剩下蚊子在「嗡嗡」亂飛。
太陽還沒下山,天空十分明亮。
遠處的小樹林里隱約傳來知了的叫聲。
所有人都皺着眉,閉着眼,使勁回憶,對着試卷上的空白大題的時候都沒這麼使勁過。
突然有人不知道想到什麼傻事,「噗嗤」一聲,悶哼着笑了出來,周圍馬上響起更多的笑聲,彷彿吵醒了一塘青蛙。
「……安靜!別鬧!」
青蛙們閉嘴了。
李珍檬想了想,自己上一次干這種蠢兮兮的事……大概是七八年前。
或者十年前。
反正就是拿着街邊買的塑料變身器,大喊咒語原地轉圈,嘴裏還要哼着BGM,轉完之後一撩頭髮假裝自己已經成了美少女戰士。
但沒想到這些人都十六七歲了……竟然還……
李珍檬又悄悄睜開半條眼,發現周圍三三兩兩的人也正眯着眼偷看。
幾撮視線不意外地相撞——然後當事人立刻閉眼轉頭假裝無事發生。
可能大家的想法都差不多……只是不好意思說出來,李珍檬想。
畢竟,召喚什麼的……
又過了一會兒之後,手機鬧鐘響了,10分鐘冥想時間結束。在場的人緩緩睜開眼睛,一個個帶着「神功大成」般的嚴肅表情。
按照雜誌上寫的方法,接下來就到了最後一步誠心誠意地呼喚召喚對象的名字。
四十幾個人互相看看,誰也不知道該怎麼起這個頭。
班長咳嗽一聲,小圓臉紅得像顆糖蘋果「那麼,那麼我先來吧……大家跟着我喊,林——」
「說起來,如果儀式成功了,會不會有什麼明顯的跡象呀?」唐卿卿突然開口道,「比如……地動山搖,電閃雷鳴?紫氣東來,祥雲漫天?」
……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然而大家竟然直到現在才剛剛意識到。
——那本雜誌上,壓根沒寫召喚成功會如何。
「……那我們要怎麼判斷儀式成功了?」李珍檬說,「阿林又不會從天上掉下來。」
——「呯咚!」
這一聲鈍響來得太及時,以至於現場氣氛隨之一滯。在場人員也許是想起了李珍檬往日里隨口插旗的穩定發揮,紛紛朝聲音傳來的方向轉過頭去。
但那只是一隻不巧撞在樹榦上的倒霉山鳥,它晃晃腦袋,重新鼓起翅膀飛走了。
又有人「噗嗤」笑了出來。
更多的「噗嗤」接連響起,然後變成悶笑,輕笑,哼笑,大笑……青蛙們徹底醒了,「唧唧呱呱」吵成一片。
「我們這是在幹嘛呀!」
「仔細想想……還真是挺傻的。」
「不過說實話,我確實信了那麼幾分鐘。」
「哈哈哈剛才劉一墨還像模像樣地建立什麼神聖空間!我能笑一輩子!」
「我錄像了!」
「……滾!刪掉!」
現場氣氛瞬間變得一點都不嚴肅,連活動發起人都紅着小圓臉笑了。
「一開始就說了,只是大家一起出來玩嘛!」班長大聲說道,「畢竟最後一次班級活動了呀!」
李珍檬想了想,也對。
「遇到來自修仙世界的穿越者」這樣的神奇經歷,對於這裡的大部分人來說,也許人生中只有一次;現在那個人已經回去了,奇遇結束,大家的人生軌道也會逐漸回歸日常。
今後……就要回到普普通通,平平常常的日子了。
遇到什麼麻煩,就再沒有奇怪的法術,沒有超乎常理的思維方式,沒有雖然不太靠譜,但交給他肯定沒問題的修仙者……來給自己撐腰了。
陸續意識到這一點之後,青蛙們漸漸安靜下來,笑聲比太陽更早地沉入地平線。
「來都來了……趁着天還亮着,我們去把盒子挖出來吧!」突然有人提議道。
「盒子?什麼盒子?」
「就是上次,我們以為阿林走了,一切就要重來的時候,寫的那個……『重生備忘錄』,」蔣雨辰說,「還是用我的餅乾盒子裝的,就埋在這附近。」
李珍檬都做好了喊「好」的準備了,沒想到周圍的人一個個都面有尬色。
「……就不急着挖了吧,」陳俊文說,「才過去三個月……回頭看,也沒什麼意思……」
「感覺好羞恥哦……」
「那個時候還在熱血狀態,肯定寫了什麼難為情的東西……別看了別看了。」
李珍檬想了想,大概類似於多年後重新回頭看自己中二時期的扣扣空間狀態?
而且還要把狀態一條條當眾朗讀出來?
……那還真是挺尷尬的。
她不記得自己當時寫了什麼了,總之是類似「不要放棄」「和身邊的同學多說話」之類的事……不過三個月前的自己,對重來一遍的未來的擔心是「不能變得更糟」,至少不能比現在糟;而三個月後的現在,既沒有重來,也有了一個更高的起點。
也就是說,當時的「重生備忘錄」都失效了,自己不需要這些提醒,已經能沿着當初的軌道,朝着自己希望的方向走去。
「不如我們畢業了再來吧,」李珍檬說,「反正到時候有的是時間!」
「好好好,」班長飛快點頭,「我也覺得可以過幾年再來!而且……而且這麼一來,這次就不是最後一次班級活動了!」
於是「試試就試試」主題活動到此結束,大家像來時一樣一起下山——下山後部分沒做完暑假作業的同學又自行組織了「開學第一天不能丟人」學習會,為了保住自己的面子,以及前18班的尊嚴,一起埋頭趕作業。
——「想想也知道,怎麼可能真的有什麼召喚術……倒是白餵了半天蚊子。」李珍檬推着電驢一邊走一邊說。
她趁着自己還沒被一整個暑假的冷飲西瓜動畫片消磨成廢人,早早做完作業,現在才可以悠閑地回家吃晚飯。
當前時間是傍晚6點,雖然天還沒完全黑,但是街燈已經亮了一路。
「不信你還來?」旁邊的人說。
「……你不也來了,」李珍檬說,「我還以為,大哥你是覺得這個有效,才跟着一起胡鬧的。」
段響劍笑了笑。
「我在紫陽宗的時候——我是說,林落焰回去之後的紫陽宗——那時候,常常看到他擺弄一個東西,」段響劍說,「當時他已經是掌門了,手上有我們沒見識過的天才地寶也很正常,但那時候我總覺得,他擺弄的那東西……有點奇怪。」
「……啊?」李珍檬禮貌性地表示了一下好奇。
「是一個長條的方塊,這麼大,通體漆黑,線條纖薄,」段響劍說著,用手比划了起來,「一面是玻璃,一面是金屬——當時我們誰也沒見過。」
「……是手機?」李珍檬馬上就明白了,「林老師走的時候,把他的手機帶上了?」
段響劍又自說自話似的笑了笑「他一直把那東西帶在身邊,時常拿出來端詳把玩。我瞥見過幾次,看到那玻璃上有動來動去的圖像,還聽到有人在裏面說話。」
「……他拿手機看什麼呢?」李珍檬說,「而且電又是哪來的……難不成他用真氣發電?」
段響劍愣了一下「這問題我倒是沒想過……不過應該和你說的差不多吧。」
「可是你們那兒也沒有網絡呀,他能看什麼視頻?」李珍檬說,「就算手機能開機,也沒有信號——」
說著她一怔,突然想到一件事。
——難道今天這傻乎乎的召喚術,對那條因果線上的林落焰起效果了?
讓他的手機有信號了?
那篇小段子的標題是「打開與異世界的溝通之門」……難道其實是這個意思?
但下一秒,李珍檬又立刻否定了自己的判斷——太傻了,不可能。
要是被林落焰知道自己把這種段子當真,怕是能把他當場笑死。
……但萬一搞不好真的有效……?
李珍檬內心的小人吵架吵到第五回合的時候,旁邊的人掏出自己的手機,點了幾下,拿到她面前。
屏幕上是一段視頻。
是去年冬天,全班一起集中複習迎考的時候,在葉黛家酒店裡拍的——當時說的是,「讓阿林羨慕一下」。
畫面上,班上同學的大臉特寫依次晃過,一群人吵吵鬧鬧嘻嘻哈哈,彷彿即將對後院發起進攻的殭屍大軍;然後鏡頭一轉,變成了大家圍在一起的合影。
「林老師~你怎麼不在呀~我們可真想你~」幾十個人一起衝著鏡頭,拿腔拿調地說。
……這就是林落焰回去之後,天天拿手機看的東西?
十幾秒的視頻播放結束,屏幕黑了,李珍檬看到自己呆愣的臉。
段響劍把手機收了回去。
「我感覺自己像繞了個圈,經過的都是他早已經過的地方,」段響劍說,「而他自己……一直在朝前走。」
李珍檬想了半天不知道該說啥,畢竟就算是《響劍軼傳》上,最後的結尾,段響劍也沒能得道飛升。
最後還是功虧一簣,不及他的「落焰師兄」。
「……那、那你也沒必要羨慕他呀,」李珍檬想了想說,「林老師不是經常說嘛,各自的際遇不一樣……什麼的,沒必要非強求自己和別人一樣。」
「我沒羨慕他,」段響劍很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你為什麼會這麼想?」
……好吧,是自己多心了,面前這一個微調過的段響劍,不但長高了,還不記恨他的師兄了。
李珍檬剛要換個話題,旁邊的人突然伸手拉了她一下,把她拉得朝旁一靠。
「車,小心。」他說。
一輛的士亮着前燈從兩人身邊擦過,筆直地朝前開去。
「你走裏面吧,」段響劍說,「毛手毛腳。」
「……哦。」李珍檬紅了下臉,和他交換位置,走到馬路里側去了。
雖然她早就可以說聲「掰掰」,駕着電驢回家;段響劍的公交站也早已經過——光是李珍檬看見的,那路車就開走了兩輛。
不過既然誰都沒發現,那就……繼續沒發現吧。
然後新學期開始了,高二(1)班的李珍檬同學準時報到。
新班級也是46個人,開學第一天,大家都還沒有露出本性,正在角逐影帝影后。
李珍檬親切得體地問候了周圍同學,並在前排女生髮出「你就是那個年段前十的體育生」的詢問的時候公主般微笑點頭;某個找事的故意大聲嚷嚷說那你還能考那麼好,別是耍什麼花招吧,也沒能讓李珍檬皺一下眉頭。
「我不但分班考能考這麼好,我次次考試都能考這麼好,」李珍檬說,「至少能比你好。」
周圍響起一片掌聲。
真是完美的表現,李珍檬想,這樣榮辱不驚的自己值得一座小金人。
被頂回去的那人還不服氣地要說什麼,突然眼神一顫,閉嘴,轉身,低頭,開始認真預習課本。
李珍檬順着他剛才的目光轉過頭去,看到後桌那位大哥正一手托腮一手轉筆,假裝無事發生過。
「……你剛才幹嘛了?」
「沒有啊,」段響劍說,「我就是看看誰在說話。」
好吧。李珍檬想了想,決定午休的時候把路上遇到那個老爺爺的事告訴他,也許他會有什麼頭緒。
然後班主任來了,是個神情嚴肅的中年女人;臨時班委被任命完畢,李珍檬是副班長。
然後有學號要排,有新課本要發,有大掃除要搞,有一大堆事需要一件一件去完成。
再然後,會有新的班級群,新的扣扣好友要依次加入列表。
畢竟還有一整個新學期等着從頭開始。
所以,李珍檬短時間內怕是沒法發現,被無數新對話新聊天壓在底下的林落焰的群里,又出現了新的內容。
那一條接在唐卿卿的[點蠟]和蔣雨辰的「他又沒死」之後的最新消息——
林落焰[疑問]
林落焰有信號了?
林落焰[驚訝][驚訝]
林落焰有人能看到我嗎??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