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司年林水嫿最新章節列表》李珍檬張彥明小說大結局章節閱讀

《司年林水嫿最新章節列表》李珍檬張彥明小說大結局章節閱讀 第一百零八節課 試讀

2022-10-17 19:08 作者:司年林水嫿
  • 司年林水嫿最新章節列表 司年林水嫿最新章節列表

    主角是李珍檬張彥明的精選都市小說《司年林水嫿最新章節列表》,小說作者是「司年林水嫿」,書中精彩內容是:公司上下都知道,喬心更是大張旗鼓的給他送愛心便當,司年也有意思,為了噁心我就真的將喬心安排進公司,做我的助理。不過沒多久她就回家去了,司年開始跟我離婚。我沒再去過公司,很少有人會叫我林總了,面前的青年是唯一一個。我翻開協議書在最後一夜上簽字,「林總,可以再看一看的。」「不用了,沒什麼好看的了。」.....

    點擊閱讀《司年林水嫿最新章節列表》全文

章節介紹

小說叫做《司年林水嫿最新章節列表》是司年林水嫿的小說。內容精選: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葉黛說完之後,教室里的聲音靜了一下。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因為段響劍那件事,班上不少同學有些看不慣她,女生們也幾乎不與她說話。不過葉黛平時也是獨來獨往,似乎並不在…

在線試讀

第一百零八節課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葉黛說完之後,教室里的聲音靜了一下。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因為段響劍那件事,
班上不少同學有些看不慣她,
女生們也幾乎不與她說話。不過葉黛平時也是獨來獨往,似乎並不在意。
李珍檬一直覺得,
也許葉黛當時做的事,
對她自己來說,
並不在正常的三觀範圍之外——畢竟所謂的「三觀」,
很大一部分來自生活環境,以及家庭教育的影響。
也許她只是按照自己的思維習慣,做出了理所當然的決定——在她的階層,這不過是一件小事。
而眼下這個情況,
如果她願意動用她的階層的力量來施以援手……毫無疑問會是一項巨大的助力。
「謝謝……」教室里有人輕輕說道。
「為什麼要謝?」葉黛說,
「我也是18班的,
我也和你們一樣,想幫阿林做點事——你們還真不把我當自己人?」
……也確實是這個道理。
「但是……如果用這種方式,幫阿林免了事……」班長猶猶豫豫地說,「好像……不太好吧?」
「你想什麼呢,
也太看得起我了——這麼大的學校,
我還真能呼風喚雨?」葉黛說,
「要直接干涉校方的決定,確實不太容易……但我可以試試讓他們慢點決定,
仔細考慮清楚了,
再做決定——這段時間裏,
大家為阿林多爭取爭取。」
其他人紛紛鬆了一口氣,
又開始細碎地討論起來。
距離投票截稿時間還有五天,蘇記者作品的票數排名,目前還在五名開外。
想要有更多的曝光,就要儘可能地多拉來一些票數——儘可能地推動排名!
「大家都往親戚朋友的群里轉發一下吧,」李珍檬說,「男生可能不好意思發自己的裙裝照……但這種東西先放放,你們平時不是都挺不要臉的——」
「我轉發好了!」陳俊文高高舉起手機,「長得帥無所畏懼!」
「……你?你可給我往後捎捎!我也轉好了!」劉一墨也「唰」地舉起手機。
「轉好了!」蔣子迪把手機一亮,「丑貨才不敢轉!」
一時間,教室各處齊刷刷地伸出一片胳膊,手裡都握着手機,手機屏幕上都是「轉發成功」的畫面。男生們為了證明自己顏值耐打,鏈接扔得比女生都快。
「轉了兩個親戚群!」「我初中群都敢轉!」「怕你們?我轉到兩百號人的遊戲公會群了——我是會長!」
……真是一群快樂的草履蟲,李珍檬想。
她也點擊轉發,把投票鏈接轉到了親戚群里。
元氣小檸檬叔叔阿姨行行好,給18號投個票[可憐][可憐]
——「喀喀」。
這聲音突然在耳邊響起。
李珍檬一愣,轉頭望向蔣雨辰——然而對方臉色如常,正在拚命地點擊轉發。
她又朝四周看看,別的同學都一個個該幹嘛幹嘛,似乎沒人聽見那動靜。
也許只是自己的錯覺?
——「喀喀」。
又是一聲,從另一側的教室窗外傳來的。
李珍檬猛地循聲轉過頭去。
窗外什麼都沒有,只有一株高大的杉樹在風裡輕輕晃動。
李珍檬還是感覺有些不妙,她握着手機打開扣扣,給[劍在匣中]發了幾條信息,等了等,沒有回復。
……也是,他正在為林落焰護法,可能顧不上看手機。
李珍檬放下手機,剛一抬頭,突然發現陳俊文也正轉頭看着窗外。
——他看了一眼又轉回來,皺着眉,嘀咕幾句,看起來十分困惑。
……他也聽見了,不是自己的錯覺!
「鈴——!」下課鈴聲突然毫無預兆地響起。
李珍檬突然想到了什麼,「唰」地從座位上站起,大步衝出教室去了。
斬滄說過,那個「未果」可能是來找自己的——那自己如果繼續留在教室里,恐怕會波及到一整棟樓的人。李珍檬一邊朝操場狂奔,一邊抓着手機,給段響劍打電話。
顧不上什麼護法不護法的,眼下這就是緊急事態。
電話接通了,那一頭的人壓着嗓子,聲音很小「什麼事?」
「那個東西又來了!」李珍檬跑到操場最偏僻的角落裡,對着手機大喊,「『未果』!又來了!」
段響劍十分明顯地抽了一口氣。
「那糟了,林落焰還沒有回體,」段響劍說,「這種時候我也不能叫醒他,不然他可能回不來了。」
「怎麼辦?」李珍檬說,「我現在在操場上,不敢去人多的地方。」
段響劍停頓了一下。
「斬滄是不是在你那裡?」他說,「他應該是跟着你的。」
「……是的吧?」李珍檬說。雖然那把劍目前為止還沒出聲。
「你來心理諮詢室,」段響劍說,「儘快,不要被別人看見!」
得到指令之後,李珍檬二話不說,扭頭沖向藝教中心。
心理諮詢室在藝教中心一樓,所幸這個時間點,這整棟樓里幾乎不會有人在。李珍檬小心翼翼地摸到門牌號,輕輕敲了兩下門,然後推門進去一看——林落焰躺在心理諮詢室的躺椅上,雙目緊閉,胸口微微起伏,似乎在做一個不□□心的夢。
他的眉頭微微皺起,然而嘴角隱隱帶笑,不知道在那個時光里看見了什麼。
「我一直在旁邊守着,目前非常順利,」段響劍說,「但如果那東西來了……」
說著他話頭一頓,鳳眼微微眯起,這一瞬的猶豫之後,他換上了一副恭敬的笑容。
「斬滄仙長,」段響劍對着空中作了一揖,「晚輩有一事相求。」
沒有回應,沒人理他。段響劍又喊了幾次,語氣越來越謙卑,幾乎快要貼到地上——還是沒有半句回應。
「……可能嚇跑了吧,」李珍檬說,「我發現他膽子挺小的。」
——「喀喀」。
玻璃窗上響了兩聲。
李珍檬一聲尖叫還沒出口,馬上被段響劍伸手捂住了嘴。
心理諮詢室的窗戶是磨砂玻璃的,李珍檬只能看到一團渾濁的黑影在窗外逐漸匯聚起來,彷彿一朵濃密的烏雲。
天花板上的壁燈忽閃了兩下,窗戶傳來「咔嚓」一聲,玻璃上綻開一道裂紋。
……「未果」要進來了?!
段響劍抬手一揮,示意李珍檬退到身後,然後他的另一隻手高高一揚,長劍出鞘。
一道凌冽的寒光裂破空氣。
「害怕就把眼睛閉上,」小聲說完這一句之後,段響劍暴吼一聲,「退下——!」
最後一個音落地的瞬間,磨砂玻璃從外至內轟然炸裂。那團涌動的烏雲發瘋似的從窗框外奔流而入,李珍檬只覺得一股寒氣迎面撲來,她的雙腿幾乎被凍在原地,下半身轉眼失去了知覺。
冰冷徹骨的烈風猛烈地打在臉上,這房間彷彿連通了極地。李珍檬睜不開眼了,她本能地護住頭臉,弓起身子,在房間角落裡縮成一團。她聽見有利器在空氣中呼嘯而過,玻璃紛紛碎裂,眼皮之外的世界彷彿地動山搖。
……林老師呢?李珍檬突然想起來。
他的身體現在無神無主,只是一具會呼吸的屍骨……他不會有事吧?
李珍檬猛地睜開眼睛——
世界錯亂了……?
這是她的第一反應。
視野中所看到的畫面
就像印在一張塑料膜上的印花,那薄膜被人拚命地撕扯,扭曲,絞弄……沒有一寸線條是筆直完好的,李珍檬看到窗框扭成了一團麻花,天花板的四角像奶油一樣纏繞流淌;她低頭看看自己的手,手指彷彿融化了,正止不住地朝地上滴落下去。
……「未果」來了,它在吞噬因果?
李珍檬的意識一滯,眼前的景象遠遠超過她的認知。
……等等,林老師呢?!
李珍檬認不出那躺椅在那兒了,她使勁轉頭四下查看。一片凌亂的視野中,她看到有一個人影緩步踏來。
整個世界都在扭曲旋轉,只有他巍然不動。他的每一步都穩穩落在虛無的平面,彷彿獨立於這一切之外。
這樣的人,她見過。
——「退滅。」彷彿從另一個次元傳來的聲音。
一瞬間,癲狂的畫面停住了,扭曲的癱軟的流動的線條和色彩像被凍在冰塊里,一動不動。
「退滅。」那人重複道。
他的聲音沒有任何情緒,彷彿只是讀出課本上的詞語。
下一秒,李珍檬看到凝固的空間里出現了一團濃重的黑霧,就像剛才她所見過的一樣。視野逐漸恢復清晰,她看到段響劍正手執長劍,朝着什麼東西奮力斬落。
「快!」不知是誰吼了一聲。
李珍檬下意識地轉頭,朝房間另一邊望去——
林落焰睜開雙眼,「呼」地一步上前,身形迅烈如電。他虛握的右手高高揮起,左手猛地朝前一伸,一拉,彷彿扼緊了什麼。
然後,他空空如也的右手朝那虛空中的東西揮落,劈砍。
「吱——!」一聲撕心裂肺的凄厲尖叫。
李珍檬眼前的空氣似乎出現了一道裂縫,一股惡臭的黑煙從裂縫中冒出。她下意識地掩住口鼻——然而只過了這麼一瞬,黑煙也好,裂縫也好,震裂耳膜的怪叫也好,通通消失不見了。
心理諮詢室里一片狼藉,並不寬敞的空間里站着四個人。
「收起來吧。」剛剛到來的第四人說。
他剛一說完,林落焰「啪」地打了個響指。李珍檬覺得自己的視野彷彿被撕去一層薄膜,東倒西歪的椅子,四分五裂的玻璃……剛才被損毀破壞的一切都消失了,就像跟着屏幕貼膜消失的劃痕。
這層膜之下,心理諮詢室的陳設完好如初,連周老師留在桌上的杯子都沒被打翻。
這就是「障目」撤下之後的樣子。
然後,段響劍收劍入鞘,屈膝半跪「拜見掌門真人。」
李珍檬下意識地後退了兩步。
不知道該怎麼稱呼……還是不稱呼吧。
她這時才看清了這位真人的衣着——淺灰色風衣,深色長褲,設計簡單合體,但看得出做工考究。
除卻那一頭醒目的白髮,和眉目間溫潤柔和的氣質,這完全就是一個尋常的中年男子。
衣品比較好的尋常中年男子。
「翔光——!」突然有人大喊。
林落焰的聲音。
李珍檬一驚,下一秒,就看到林落焰幾乎是跳着衝到掌門面前,張開雙臂把他緊緊一圈,以一米八十多的傲然身高,猛地低下腦袋,埋頭在對方肩上。
還使勁蹭了蹭。
這場面過於令人不適,以至於李珍檬馬上就明白髮生了什麼。
「翔光!」林落焰,或者說林落焰裏面的那個……劍,撲在掌門真人身上,像個放空了氣的氣球似的,賴着他,纏着他,哭唧唧地喊他。
不適感迅速升級,李珍檬剛想轉過身去非禮勿視,突然看到段響劍正拿着手機偷偷錄像。
……還是他狠,李珍檬想,等會兒跟他要吧。
「好久不見,」掌門真人拍了拍「林落焰」的頭,「快把這身子還給落焰,他該回來了。」
「林落焰」十分乖巧地「嗯」了一聲,馬上跑到躺椅上坐好,躺下,閉上眼睛。
然後掌門真人捏了個手決,口中吟出兩個詞。尾音在空中震開,彷彿湖面上激蕩的波紋。
少傾,躺在躺椅上的人長出一口氣,睜開眼睛,慢慢坐起,像從一場大夢中醒來。
李珍檬懷疑,自己一輩子要見的大風大浪,可能都集中在這短短半年的時間裏了。
半年前……不,初三畢業那個暑假裏,怕是自己想破頭都想不到,未來會有這樣的……
李珍檬想了想,算是奇遇吧?
就像一個開關,按下之前,並不能知道它的另一端連接着什麼。
當前時間是下午4點,也許快要5點了,李珍檬沒顧上看時間。
反正幾人已經從心理諮詢室離開了。
「李珍檬,」林落焰轉向她說道,「你先回教室——」
「無妨,」掌門真人打斷道,「這位小友我認得。」
李珍檬一愣,其他兩人也十分意外地朝她望來。
掌門真人微微一笑,沒有說下去。
李珍檬想了想,對方都這麼說了,自己再不回應,未免有些不太禮貌;於是她學着段響劍叫斬滄的樣子,又加上一碼,叫了一聲「仙尊」。
掌門真人還是笑着點頭,然後轉向林落焰。
「落焰,別來無恙?」
林落焰躬身抱拳,朝他行了一禮「見過掌門。」
教學樓的方向傳來上課鈴聲,最後一節自習課開始了,外面的熙攘吵鬧逐漸歸於平靜,彷彿風止了的湖面。
李珍檬看到身旁的師兄弟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大約是有話想問,但礙於身份,又不能直接開口提問。
……不對,李珍檬想了想,應該是礙於有她這個外人在場。
掌門真人先開口了。
「本來我倒是想說許久不見,但算了算,也不好說這個『久』是多久,」掌門真人說,「不過你們都在,都好——這便行了。」
「前幾日,我班上那個孩子得虧掌門照顧了。」林落焰說。
掌門真人笑了笑。
「不知掌門您……是何時——」
「閑話不提,」掌門打斷道,「落焰你來,陪我過上兩招。」
說著他右手虛晃一下,手中突然多了一支銀頭手杖。
風衣,手杖,修長挺拔的身姿,還有那頭醒目的白髮……李珍檬覺得,光是看這排場氣勢,一身學校制服的林落焰就輸了。
幾人沿着樓梯上去,一直走到藝教中心頂樓天台。掌門拿手杖敲了敲門鎖,那金屬鏈鎖就「噹啷」一聲掉了地。
門開了,天台十分開闊,站在地面上很難發現這平台中心發生了什麼;藝教樓又遠離學校主幹道,就算有什麼劇烈的響動,也不會引起太多人的主意。
掌門真人提着手杖,徑直走到天台的那一頭。然後他手腕一轉,那手杖頓時化成一柄寶劍,光芒四射。
林落焰自覺站到了掌門對面,然後朝段響劍伸出手「借我。」
李珍檬聽着奇怪,就看段響劍不情願地「哼」了一聲,解開劍囊的繩子,要把裏面的東西遞給他。
「斬滄。」掌門點名了。
——「哼。」另一人不情願地「哼」了一聲。
然後,有什麼東西從半空中滑過,彷彿一尾閃閃發光的流星,輕輕落到林落焰伸出的右手上。林落焰立刻握緊了,轉腕一甩,挽了個劍花,空氣中盪開「嗡嗡」的錚響。
他手中是一柄質樸的佩劍,劍穗略長,鮮紅的絲絛頂上墜了一塊細巧的玉佩;雖然不算華麗,但勝在洒脫大氣。
……這就是斬滄真正的樣子?
李珍檬看得出神,沒注意旁邊有人動手拉了一下她的袖子。
「站開點,」段響劍說,「這兩人很兇。」
「哦。」李珍檬立刻後退了一步,兩步,三步……一直退到圍欄邊沿。
然後掌門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林落焰抱拳謝了,拉開架勢。
「過上兩招」開始了。
與先前和段響劍的「比劃比劃」不同,這一次,雖然看得出來雙方都在極大程度地保留實力,甚至保留到了極致——但在來往氣勢上,毫不退讓。
林落焰試探着進攻,突刺,尋找機會劈砍;掌門的步法宛若蜻蜓點水,總能與林落焰堪堪擦過。來去幾回的試探之後,林落焰轉變攻勢,換了退避的身法——正好掌門也執劍反攻,於是又是一番你來我往。
掌門真人的風衣下擺隨着動作舞起又落下,輕盈優雅,彷彿白鶴的羽翼。林落焰脫了西裝外套,只穿了一件雪白的襯衣;他又解了兩顆扣子,挽起袖口,露出鮮明有力的小臂肌肉,整個人看上去充滿躍動的生機。
兩人的步子幾乎踏過整個天台,但始終沒有分出勝負。不止一次,林落焰手中的斬滄幾乎能抵住掌門的喉結,都被他曲臂一擋,以巧勁化開。
好在他也沒有吃虧,掌門真人的長劍幾度蛇一樣攀上他的胸口,他腳步一旋,又貼身撤開,反倒佔據了有利身位,又能開始下一波進攻。
李珍檬悄悄問段響劍「你們掌門在讓他?怎麼這半天也沒有分出勝負?」
「沒讓。」段響劍搖搖頭。
「……林老師就這麼厲害?」
「……哼。」段響劍有些不屑地撇了嘴。
一直到斜陽西下,下課鈴聲不急不緩地響起,樓下漸漸傳來學生的奔跑說話聲,掌門真人才收住架勢,朝林落焰擺擺手「今日就到這裡。」
「多謝掌門指點。」林落焰也收了劍,朝他拱手作揖。
「看你雖然身在山門之外,倒也沒有疏於功課,」掌門笑笑說,「那我便放心了。」
「弟子不敢懈怠,」林落焰說,「畢竟——」
「畢竟」之後,他突然頓了一頓,微微蹙起眉頭。
不知他原本想說什麼,反正說出口來,成了一句「世事難料。」
「是,世事難料。」掌門又笑笑,然後右腕一甩,手中長劍再度恢復成手杖。他又道了聲「先走一步」,就徑直出門,走下樓去。
李珍檬轉頭去看林落焰,他還是提着劍,望着掌門離開的方向。
但他的目光里茫茫一片,視線的盡頭也許落在遠方。
也許落在另一個世界。
「……你剛才回去,看到什麼了?」段響劍開口道。
林落焰回過神來,望他一眼,沒有回答。
「師兄,」段響劍又說,「那個『未果』還會來嗎?」
林落焰還是沒有回答。他抿了嘴,喃喃了些什麼,李珍檬只聽到一個「師兄」。
過了會兒,林落焰嘆了口氣,轉向李珍檬。
李珍檬冷不丁被他一看,下意識地一挺背,站直了。
「……林老師?」李珍檬試探着叫他。
林落焰微微撇了嘴角,輕念一聲「老師。」
李珍檬和段響劍互相望望,又回頭看他。
「……已經放學了,就早點回家吧,」林落焰說,「別在外面瞎遊盪。」
然後他大嘆一口氣,彷彿從肺里呼出一團灼燒的熱氣。
主題回復回復回復回復回復回復我在「江湖昔日」看到你的帖子了
發件人the_honor_of_sword
內容小友)
李珍檬一驚,右手一晃,杯子里的牛奶都灑在桌上了。
當前時間是晚上7點,明明已經吃完晚飯,卻因為心事重重,完全想不起來吃了點啥的時間段。
李珍檬一手握着手機,一手握着灑了半杯的牛奶,愣愣地站在桌前,忘了自己是剛站起來,還是正要坐下。
原來這個……一個月檢查一次郵箱,盡用些上個世紀的復古顏文字,搞得她還以為是哪個和自己爸爸一樣大的老書迷的……網友,就是那位掌門真人??
(說起來,他竟然連英語都會了?而且剛才渾身的打扮一看就很貴,不是林落焰穿的那種大賣場的打折貨可以比的……所以看樣子——他還混得不錯?)
元氣小檸檬……仙尊好
the_honor_of_sword多禮了
the_honor_of_sword我還要多謝你,當初幸虧了你,我才知道落焰他們真的來了,而且還做了老師
李珍檬頓時想起,這位網友的上一封郵件,自己因為感覺不對勁,問了段響劍之後就放置不回——現在這麼一想,真是令人尷尬。
元氣小檸檬……沒有,客氣客氣
the_honor_of_sword不過後來看到落焰的新聞的時候,我還是吃了一驚
the_honor_of_sword怎麼說,「竟然是你」的這種感覺吧,哈哈
the_honor_of_sword但也讓我知道,他在哪個學校了)
……這位掌門真人,在網上倒是挺活潑的,李珍檬想。
於是她也大着膽子放開了一些。
元氣小檸檬仙尊,您是怎麼來的?
元氣小檸檬……我這樣沒有冒犯你吧?
the_honor_of_sword;)
the_honor_of_sword沒有冒犯,不過上一個問題,你不是已經親眼看見了?
元氣小檸檬沒有……沒看明白
the_honor_of_sword落焰失蹤這事……我一直耿耿於懷
the_honor_of_sword那夜,我感知會有天雷降至,於是趕去後山
the_honor_of_sword不料看見落焰氣脈逆行,戾氣攻心,我情急之下,便出手打斷了他的運功
the_honor_of_sword大概就在此時,天雷劈落,我與他的真氣又震動激蕩,兩相碰撞之下,也許改變了當時的因果線
李珍檬聽得不是很明白,簡單來說……就是在不巧的時間,不巧地觸發了不巧的效果?
the_honor_of_sword當時我見到有「未果」從裂縫中誕生,正要喚落焰與我一同阻止,發現他已經不見了
the_honor_of_sword之後的事,你應該從響劍那裡聽說過
元氣小檸檬嗯……
the_honor_of_sword我想來想去,那夜的事我必須擔責,所以這些年來,我到處尋找落焰,同時也試圖找到讓因果線恢復的方法
the_honor_of_sword那日與你在往日殘像中相遇,我也是出體之身,想再看一次當時的情景,沒想到竟然遇到了你
元氣小檸檬那仙尊你當時說的「不妙」是什麼意思?
the_honor_of_sword因為情況好像還在繼續變化
元氣小檸檬[疑問]
the_honor_of_sword你手頭是不是還有響劍寫的那本書?
元氣小檸檬有的
元氣小檸檬我本來以為是段響劍自己出的,結果他說不是,他也不知道是被誰找到投給出版社
the_honor_of_sword是我
元氣小檸檬……
the_honor_of_sword我想用這個做探路石,看看落焰在不在現世——沒想到倒是引來了小友你
李珍檬依稀想起段響劍曾經說過……不知道是誰把他的自傳拿去出版了,讓他找到,非得打死他。
……還是不要告訴他了吧,李珍檬想。
the_honor_of_sword你去把那書翻來看看
李珍檬一愣,立刻放下手裡的牛奶,從書架上拿下那本《響劍傳》,端端正正坐回到桌前。
the_honor_of_sword34頁,原本的劇情是響劍初次跟隨落焰下山除妖,兩人輕鬆凱旋
李珍檬馬上翻到34頁——劇情和掌門真人說的不同,兩人錯估了對手的能力,鎩羽而歸,還被其他師兄弟嘲笑了一番。
……好像不對,李珍檬記得這一段自己也看過,劇情不是這樣的——應該和掌門說的一樣,段響劍首戰告捷才對。
the_honor_of_sword72頁,言禮的三弟子娶親,大宴賓客,徹夜酣醉
這一段李珍檬也看過,她記得當時是段響劍第一次喝酒,才兩杯就不勝酒力地倒了。
但現在72頁的內容,是那位三師兄的新娘在送親半途為山賊所殺,紅事變了白事。
李珍檬頓時一陣慌張。她一直嫌這書又是繁體又是豎排,看着累人,所以好幾次興之所至地翻開,努力想看上幾頁,但沒看幾頁就又合上了。
整本書她最多只看了一半……可能還不到一半,現在信手翻去,她記憶中的那些劇情都有些或多或少的變化。
李珍檬知道蝴蝶效應——她沒有看到的後半本,會不會因為這些細微的改變,讓整個走向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怪不得段響劍要把這本書帶在身上,也怪不得林落焰看了兩眼,就臉色不對。
the_honor_of_sword我在100頁前後就已經來了現世,之後的事被改變了多少,我也不能確定
元氣小檸檬那怎麼辦呀?
the_honor_of_sword小友莫慌
the_honor_of_sword今日那頭「未果」已經被我們合力斬殺,你暫且觀察幾日,看看書里的劇情有沒有復原
the_honor_of_sword至少也沒有繼續變化
the_honor_of_sword如果恢復了,則說明因果線的異動已經被消除,天下太平
元氣小檸檬那如果沒恢復,還在繼續改變呢?
the_honor_of_sword(
元氣小檸檬……TAT
the_honor_of_sword那就得另想辦法
……好吧。
現在也確實沒有別的辦法
這一夜,李珍檬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劇情連貫又清晰,直到醒來她都記得清清楚楚。
她夢見自己又回到了紫陽宗,和許久前的另一個夢一樣,她是林落焰的師妹,成天被他指使着做這做那。
這一次她又多了一個同門,那人在腦後扎了一個又粗又短的小辮子,像一撮撅起來的鴨屁股。
夢裡她跟着他們漫山遍野地跑,去了很多地方,遇見很多事情,有好有壞,還有一些兇險之境。但她在夢裡非常安心,什麼也不怕,就算遇到再危險的事,總有人把她護在身後,總有人會為她拔劍,拉着她的衣袖要她小心。
她夢見另一個夜晚,林落焰站在竹林中央,月光泠泠,夜風颯颯。他的背影彷彿和竹子斑駁的影子融合在一起,她站在竹林這一頭,望不清裏面的景象。
她想叫他,但話到嘴邊,不知該叫他什麼。
他是紫陽宗大師兄,也是自己的班主任。
然而他只能選擇其一,只能以一重身份繼續接下去的人生。
……李珍檬記得,夢中的自己,似乎最後還是喊了他。
她叫出那個名字的時候,竹林里的人回過身,月亮正好從雲後飄出,明亮的月光落在他臉上。
她看到他眯着眼笑了。
——然後她就醒了,在鬧鐘響起前半小時。
睜開雙眼的時候,李珍檬彷彿還能聽見竹葉輕擺的「沙沙」聲。
她朝旁側過頭,看到《響劍傳》就擺在床邊。李珍檬伸手拿過它,翻開,直接翻到最後一頁。
——最後的劇情沒有變化,和自己昨晚看到的一樣。
李珍檬輕輕舒了一口氣,從床上坐起來,換衣,下床,洗漱。
那之後的三天,《響劍傳》的劇情一直非常穩定,沒有任何變化——不管是好的方向還是壞的方向。
但學校里的事似乎正在轉。
校方遲遲沒有公布春遊事件的處理結果——葉黛的溝通起了效果,為大家爭取了不少時間。
林落焰的新聞熱度果然漸漸降下了,但蘇記者作品的票數一直在飛速追趕。截至目前,那張穿着裙子的合影照已經殺進當屆比賽的前三,在投票頁面以大尺寸展示——這又讓票數漲得更快了一些。
「現在我們和前兩名的差距非常小
」陳俊文說,「本來……按照正常增長速度,有很大的把握能在最後截止之前衝到第一。」
如果沒有「本來」兩個字,這絕對是一個令人高興的好消息。
當前時間是周三下午4點,不用來開會還能幹嘛的自習課時間。
這一次的會議沒有在扣扣群,而是現場面對面地舉行,足以說明問題的嚴重性和大家對此的重視程度。
畢竟,距離攝影比賽投票截止還剩下不到48小時了。
「應該沒問題吧?」一個女生說,「我看我們很穩啊。」
「穩就不用開會了,」劉一墨說,「我們現在是第三,但是從昨天下午開始,我看第四第五的漲勢就趕上來了,比我們還猛!」
「我用模型計算過,形勢有點不妙,」陳俊文說,「按照目前的情況,可能明天這時候,我們就被趕超了。」
前三名才能獲得宣傳曝光的機會,剩下的作品都是打包上線——也就是要點開一個鏈接才能看到完整頁面。
但在這個網絡快餐年代,有幾個人會認真看完全部作品?
「為什麼呀,那兩個怎麼突然就發力了?」有人問道。
「可能是發動了公司全體員工什麼的,集體投票吧,」班長說,「這也很常見……」
畢竟很多作品都是以單位組織的名義參加比賽,所以投起票來肯定也是單位、組織,甚至系統內員工,全家出動。
班上又是一片唉聲嘆氣。
「但影響我們票數增長的主要因素不是這個,」陳俊文說,「昨天下午,有條微博被到處轉發,說的是現在的年輕人都沒有男子氣概,說話娘娘腔,還喜歡奇裝異服什麼的。」
「……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本來是沒關係,後來有人在熱門評論里發了一張照片,」陳俊文說,「就是我們的裙裝集體照。」
教室里一靜,然後頓時響起一陣憤憤不平的討論聲。
「屁啊!穿裙子怎麼了?穿裙子我也能一拳撂翻十個鍵盤俠!」蔣子迪拍桌大吼。
「道理大家都懂,」陳俊文說,「但這條評論被頂到熱門第一,還被轉發出去,然後阿林被扒出學校班級和姓名……說他為人師表沒有做好榜樣,教出來的學生也是廢物點心……反正……反正各種難聽的話都有。」
「……那這情況不是比照片沒評上還嚴重嗎?」蔣雨辰說。
教室里的議論聲漸漸安靜下來,所有人都愁眉不展。
「那……我們去和他們吵架?」唐卿卿突然開口,「都是鍵盤,誰怕誰啊!打幾個字而已,誰不會罵人?誰不會放狠話?!」
「……那不是坐實了,阿林教出來的都是垃圾嗎?」蕭雲說。
唐卿卿氣哼哼地撅了嘴,不說話了。
大家都不說話了,大家都很不高興。
——教室門突然被人敲了兩下,李珍檬抬頭一看,門開了。
楊老師從外面走了進來。
教室里立刻響起一陣短暫的竊竊私語,然後很快安靜下來。
「……楊老師。」班長招呼她。
楊老師沖他點點頭,然後走到講台前。她的臉頰微微有些發紅,嘴唇也因為緊張而半開半合。
「我們知道你們這些天都在忙什麼,」楊老師說,「蘇記者也跟我說過了。」
議論聲又輕輕浮起,然後漸漸沒下。
「有件事我一直沒提過,連我們自己班都不知道,」楊老師說著,臉上又紅了紅,「其實我是你們學姐——我也是在這讀的高中,也是18班。」
有女生情不自禁地「啊」了一聲。
「我真是羨慕你們,」楊老師說,「如果我上學的時候,能遇到林老師這樣的班主任……也許我會成為比現在更好的人。」
「至少的至少,我的高中生活會很快樂——而不是因為一個班級編號而受人白眼,班上同學之間也冷淡疏離。」楊老師說。
教室里非常安靜,所有人都望着她。
楊老師甩了一下頭髮,露出天鵝般優美的細頸。
「我會聯繫往屆18班的學長學姐來投票的,」楊老師說,「你們放心,雖然這個編號的班級確實歷來不怎樣,但只要自己足夠出色,別人的看法如何,就不能左右你們的人生——所以你們的18班前輩里有不少厲害的人,他們能幫你們渡過這一關。」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