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決絕離婚小說(顧茗馮瞿)全文在線閱讀_(決絕離婚小說)精彩小說

決絕離婚小說(顧茗馮瞿)全文在線閱讀_(決絕離婚小說)精彩小說 第一百七十四章 試讀

2022-10-17 19:11 作者:祁明遠祁舟舟

章節介紹

《決絕離婚小說》,書中的男女主角是顧茗馮瞿,這是一本由作者「祁明遠祁舟舟」編寫的甜寵文,內容簡介: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防盜時間72小時,熬夜爆肝,碼字不易,請訂閱正版,謝謝支持! 顧茗睜開眼睛的時候,有一瞬間的懵圈,當自己沒睡醒還在做夢。水印廣告測…

在線試讀

第一百七十四章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防盜時間72小時,
熬夜爆肝,碼字不易,請訂閱正版,謝謝支持! 顧茗睜開眼睛的時候,有一瞬間的懵圈,
當自己沒睡醒還在做夢。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她躺在一張陌生的床上,
整間屋子的布置中西合璧,
極具混亂的時代感,讓她一時半會分不清自己身處何方,最要命的是……動一下也覺得全身跟被車碾過似的,某個地方更是火辣辣的,
如果不是在夢裡,
她的第一個念頭應該是——卧槽!報警!
做為在社會裡摸爬滾打過的老油條,
一腔熱血做過卧底記者,差點被打斷腿,捨命深入調查的新聞稿不能發出去,
後來憤而轉投娛樂圈的懷抱,
做過娛記寫過影星大佬們的花邊新聞,
還做過狗仔,
頂着瑟瑟寒風埋伏在當紅花旦跟小鮮肉的公寓外面,
就為了拍到他們深夜狂歡過後回巢的身邊人,
顧茗酒後跟老鐵把酒言歡,
有時候還挺得意。
五光十色的社會裡鳧水拍浪,
旱鴨子嗆過幾回水,
沒淹死多半也活成了人精。
顧茗半點也沒浪費學到的東西,三十好幾活的油嘴滑舌,兩面三刀,身邊的床伴也換過好幾個,全是走腎不走心的關係,哪一天厭倦了一拍兩散,過後都不帶浪費一秒鐘哀悼這段關係的結束,靠岸做了一家網媒編輯,還花幾年時間經營了一個頗有名氣的公眾號,收錢抹黑洗白的事兒沒少干,且都能自圓其說自成一派還不帶毀滅形象的。
她自譽機巧百變,遇到眼前的情形也有些抓瞎。
女傭就站在她的床前,小心翼翼的喚她「姨太太,起來吃點東西吧?」
姨太太?
那是什麼鬼?!
顧茗蒙在被子里十來分鐘,一直在催眠自己做了一個真實而荒唐的夢,等醒來之後就會回到自己的狗窩,就連被子里殘留的陌生男人的體息都那麼的真實——真實到可怕。
她拒絕去思考。
太過荒唐,大腦停止了轉動。
「顧姨太——」
女傭很是盡職盡責,抬頭看看日漸西沉的太陽,這位姨太太再睡下去,她們都要懷疑是不是被少帥昨晚在床上折騰死了,要送醫院就醫,所以叫的聲音才越來越急切。
顧茗撲拉一下掀開被子,露出凌亂的腦袋,眼睛裏全是疑惑「你叫我什麼?」
女傭冷不防被嚇了一大跳,看到一頭亂髮里灼灼的眼神,心裏已經在猜測這位新姨太太是不是脾氣不太好,便陪了加倍的小心「少帥吩咐這麼叫的,說姨太太姓顧,是顧署長家的千金。」
署長前面還帶着個副字,不過這位能把親閨女送到少帥床上,說不定過幾天這個副字就可以取掉了。
顧茗驚呆了。
劇情莫名有些熟悉——顧署長家的千金送到少帥床上……這不正是她入睡前看的那本虐戀情深的口水文嗎?
顧署長家的千金當然不是主角,而是個身在曹營心在漢的炮灰,被親爹送人之前就已經有了小情郎,還是個混青幫的窮小子,做為渣男賤女小說組合里試煉男主的試金石,女主不但「聰慧」的發現了她的姦情,還「巧妙」的引導少帥知道了,於是她年輕的生命就被渣男用一粒花生米結束了。
女主踏着她的屍體與男主迎接虐後的糖,誰也不再記得他們愛情路上的鋪路石。
鋪路石顧茗……這特么就是我多年缺德的報應嗎?
她不是個傷春悲秋的性子,裹着被子披散着頭髮跳下地去,湊近了穿衣鏡去瞧,露出藏在頭髮里的半張精緻的小臉,眼眉彎彎,皮膚白到發光,下巴尖尖,做個憂愁的表情,居然有幾分楚楚可憐,年紀約莫在十六七歲,正是書里描寫的那種長相,表面清純可人,內里一肚子yin賤,這是那位少帥馮瞿撞破姦情之後給她的評價。
女傭要來侍候她穿衣,她拒絕了「我想洗個澡。」
浴缸里放滿了熱水,她把自己整個都浸在溫暖的水中,苦中作樂的想少帥府上的物質條件還是很好的,至少她沒穿成街頭的乞丐,或者書里另外一位堂子里的姑娘,當然也是配角,境遇比她還要悲慘。
哦,那位姑娘還沒出場。
顧茗想的有點出神,水都涼了才匆匆從浴缸里爬出來,女傭已經貼心的準備好了衣服,好幾件顏色風格各異的旗袍,她眼光掃過,挑了最素雅的一件。
顧署長家的千金昨天之前還在女子師範學校讀書,曾經想要當一名教師,那位青幫小情郎就是她的第一位學生,每周固定的三天偷偷出來教他讀書識字,成果喜人,說明她還是極有教學天賦的。
傍晚放學回家,就被親爹催促梳妝打扮,跟打包一件東西似的,連夜塞給了馮瞿。
命運莫測。
女子的命運尤其輕賤。
顧茗下樓的時候,樓下的餐廳里已經準備好了飯菜,煲的熱騰騰的歸芪烏雞湯、清清爽爽的炒時蔬、鮮甜的清炒蝦仁……滿滿一桌子菜,偌大的餐廳只有她一個人用餐。
侍候她用餐的是一位老媽子,穿着青色的斜襟盤扣褂子,黑色的褲子,頭髮在腦後挽成個纂兒,插着根銀簪,說話輕聲細語,精明幹練「少帥去忙公務了,我姓林,姨太太若是覺得不合口,告訴我就好。」
一口烏雞湯下肚,顧茗舒服的眼睛都眯起來了,靠外賣跟方便食品活命多年的她,味蕾早被各種調料荼毒,但凡清淡的東西都覺得沒味道,吃東西偏重口,咸香辣麻才是最愛,沒想到這一桌清淡的菜色倒喚醒了她的味覺——也有可能是這具身體的原因,跟她本人沒多大關係。
「林媽,特別合口。真的。謝謝你。」
她誠懇道謝,一雙眼睛水汪汪的,吃相斯文,但速度卻不慢,挾菜的頻率也不低,洗刷了之前小月上樓去服侍之後,下樓傳達給她的信息——顧姨太似乎脾氣不太好。
這哪裡是脾氣不好啊?恐怕是年紀小,初來乍道,有些拘謹罷了。
林媽從小侍候馮瞿,知道自家少帥是個混世魔王,身邊的女人從來就沒斷過,有別人送的,也有自己撲上來的,基於馮少帥的社會地位,他自己壓根不必費心,女人就前赴後繼向他獻身。
「顧姨太不必擔心,少帥對身邊人還是很寬厚的,只要姨太太好好服侍少帥,日子不會難過。」林媽在顧茗的注視之下,不由自主就為馮瞿說起了好話。
馮瞿,現年二十五歲,馮大帥原配所出長子,讀過軍校,跟着馮大帥上過戰場,現在手底下還帶着兩個團的兵,如無差錯就是馮大帥未來的繼承人。
外界提起馮瞿,對他打仗治軍的功績不甚清楚,反倒是花邊新聞不少,「馮女郎」們可是個龐大的群體,真真假假卻也說明了這位少帥在男女之事上比較隨意。
顧茗吃過了飯,略微收拾,便問林媽「我能不能出門?」
林媽笑眯眯說「姨太太說笑了,又不是坐牢,等我叫兩個隨從陪您出門,現在外面有點亂,也要注意安全。」
顧茗沒別的想法,就是想出門透透氣,看看外面的世界。她至今還有一種不太真實的感覺,總覺得做了個冗長的噩夢,也許不知道什麼時候就醒了,依舊躺在她的狗窩裡。
林媽的辦事效率很高,等她從樓里出來,已經有兩名穿着對襟黑褂子、黑褲子的年輕人在小樓前面候着,見到她彎腰行禮「姨太太好。」
這陣仗有點嚇人,顧茗揣摩原主的心理,露出點羞怯的笑容「有勞兩位了。」如果不是她對書中劇情熟知,暫時不需要做情報工作,按她自己厚如城牆的臉皮程度,狗仔般靈敏的嗅覺,自然是先跟馮瞿身邊的護衛們搭上話,打聽些有用的消息,想辦法脫困。
林媽安排了汽車,顧茗拒絕了。
「我就是想走走,消消食。」
她走出這片小洋樓,回頭去看,才發現此處極為清幽,身後林立的七八座小洋樓矗立在濃蔭之中,她昨晚安身的只是其中之一,也不知道後面那幾棟樓里都住着什麼人,面前的街道寬闊乾淨,周圍都是差不多的建築,推斷這是個非富則貴的住宅區,也許住的全是本城軍政要員。
狡兔三窟,這只是馮少帥的住處之一。
兩名黑衣人遠遠跟着,她信步而行,走了大約快四十分鐘,發現穿過了那片富人區,居然闖進了鬧市,路口對面各種商店鱗次櫛比,有穿着旗袍逛街的女郎、穿着西服或者長衫的男子、還有賣報賣煙的小童、賣花的姑娘……熙熙攘攘。
顧茗不由倒退一步,恍然闖進了別人的世界,熱鬧到真實的世界。
她倉皇轉身,疾步往回走。
「我累了,想回去休息。」她說。
太陽快落山的時候,她坐在卧房窗前的藤椅上發獃,聽到樓下院子里傳來汽車的聲音,很快有軍靴踏着地板響亮的聲音,有傭人殷勤問候「少帥回來了!」
文中寫道「……今日之華夏,是沉痾之症,大抵瘡病太多,良醫太少,肯於沉睡之中有驚雷之效,驚醒舊夢的智者太少,不如就讓我做一隻蜜蜂,雖嗡嗡擾人,但也能口出良言,讓沉睡者有片刻的清醒,不必思考家國大事,只對己身的命運負責。
我持續關注周姓公子事件,發現這位周姓公子的思維值得大寫特寫,一再分析。近來他又做出一樁駭人聽聞之事,追蹤女學生到了醫院,當著女學生生病的老父大放厥詞,表示要繼續逼迫該女子就範。
我無從得知周姓公子的打算,姑且做一回惡人揣測一番,周姓公子大約很好面子,追求不成懷恨在心,整件事情讓他顏面掃地,假如能夠逼迫該女子就範,到時候開個記者會為自己先前的舉動洗白,又有該不得不從的女子配合,說不定能保持「痴情」形象而不倒,引來輿論的讚揚。
華夏的民俗歷來有趣,很多人進了世俗的大染缸,明明不合理之事,竟也能視若無睹。譬如一個女人的價值大約都體現在她的婚姻之上,她要嫁一個功成名就有社會地位的丈夫乃是平生終身成就,值得四鄰三親稱頌,彷彿她平生所有的價值都在男人身上。但是她若被某個紈絝子弟糾纏不休,不堪的反而是該女子,而不是紈絝子弟。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