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決絕離婚小說(顧茗馮瞿)最新章節在線閱讀_(決絕離婚小說)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決絕離婚小說(顧茗馮瞿)最新章節在線閱讀_(決絕離婚小說)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第一百七十一章 試讀

2022-10-17 19:09 作者:祁明遠祁舟舟

章節介紹

書荒的小夥伴們看過來!這裡有一本祁明遠祁舟舟的《決絕離婚小說》等着你們呢!本書的精彩內容: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防盜時間72小時,熬夜爆肝,碼字不易,請訂閱正版,謝謝支持! 顧茗目光落在床頭櫃的槍套上,悠然神往:「聽說少帥的勃朗寧手*槍來自美國。水印…

在線試讀

第一百七十一章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防盜時間72小時,
熬夜爆肝,碼字不易,請訂閱正版,謝謝支持! 顧茗目光落在床頭櫃的槍套上,
悠然神往「聽說少帥的勃朗寧手*槍來自美國。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馮瞿原以為溫順乖巧的姨太太想要贏的多半是少女們都喜歡的首飾華服,
沒想到她卻盯上了槍,訝異的挑起了眉頭「槍可不是玩具,是兇器,要見血的。」
顧茗的神色憂傷起來「我知道啊,
吳副官犧牲了,戰爭也不會停止,
如果有一天身不由已,我也希望自己至少有能夠結束自己生命的能力。」而不是莫名成為一對男女愛情的墊腳石。
馮瞿沉默了一瞬,
微微有些動容「你個小丫頭滿腦子都在想些什麼?」
「沒想什麼啊。」顧茗起床穿衣,渾不在意的模樣「我都能被親爹當東西隨手送出去,除了會說會動,
跟個物件兒也沒什麼區別,我能想什麼。」
馮瞿一愣,似乎從這句話里聽出了自嘲之意,不由動了惻隱之心,
正想安慰她兩句,人已經進去洗漱了。
早飯端上桌之後,
顧茗的胃口極佳,
兩籠蟹黃湯包還不夠,
又添了一碗粥,沒心沒肺,馮瞿覺得自己想多了。
他吃完飯出門去督軍府了,顧茗坐了黃包車去學校,果然在學校門口又撞上了與昨天造型相同的周思輝。
周思輝今天改變了策略,向過路的每一名女生送玫瑰花「認識管美筠嗎?那是我女朋友,她跟我鬧彆扭要分手,你們能不能幫我勸勸她?我好愛她的!」
收到玫瑰花的女生們議論紛紛,都被他的痴情感動。
周思輝見到顧茗,依舊是這套說辭,甚至還厚着臉皮向她贈送玫瑰花。
顧茗沒接,定定看着他。
「你看什麼?」周思輝痴情的形象綳不住了,甚至還有點暴躁「憋着什麼壞呢?」
顧茗「看周公子做賊心虛。」
「我做什麼賊了?」
「採花賊!」
顧茗揚長而去。
管美筠今天無故曠課,班上同學議論紛紛,甚至還有人跑來問顧茗「美筠跟那位周公子是怎麼回事啊?周公子對美筠一片痴心,美筠為什麼非要分手呢?」
「對啊,周公子還開着克萊斯勒汽車呢,家世好又英俊,為了美筠還站在學校門口送玫瑰花。阿茗你跟美筠關係好,不如你勸勸她吧?」
顧茗幾乎要氣炸了「你們是覺得周公子好呢還是覺得他的汽車好呢?」
圍過來的幾名女生紛紛譴責顧茗,一致認為顧茗嫉妒管美筠有如此死心塌地的護花使者。
夏蟲不可語冰。
顧茗也懶得跟這幫人費口舌,放學回去就打電話給管美筠。
管美筠在電話里幾乎要哭起來「我今早去上學,遠遠看到那個姓周的無賴就回來了。爸爸去找大堂哥,也不知道他們爭執了些什麼,爸爸被大堂哥推了一把,摔傷了尾椎骨住院了。」
背景音是姨太太尖細的恍如吊嗓子的哭聲,聽着十分瘮人。
在一片兵荒馬亂里,顧茗冷靜的問她「美筠,你對姓周的是不是沒有一點點男女之情?」
「阿茗,你還不相信我啊?」管美筠大哭起來「我真的特別討厭他,看到他就覺得噁心!」
「別哭別哭,美筠你別擔心,我去想辦法!」
兩天之後,《奮進者》刊登了一篇檄文,名《我觀自由戀愛之新風》,作者是容城公子。
文章里援引一件女子師範學校門口發生的小事。
「……某周姓公子偶然相識一名女子,抱着娶回家當姨太太的心思緊追不捨,在女子學校門口圍追堵截,該女子立志畢業之後投身於國家教育事業,無意於富戶豪宅金絲雀的生活,沒想到該公子竟然採用極端手段,先往該女子身上潑髒水,逢女子同校同學便講兩人『戀愛』之事,塑造痴情男子的形象博人同情,並企圖用輿論逼該女子就範。
周姓公子自承畢業於金陵大學,並且穿着打扮儼然是一副開明人士的派頭,沒想到思想卻依舊是封建糟粕,開口嘴裏噴出來的都是上千年男人輕視物化女人的惡臭,恐怕用醫用消毒酒精都沒辦法清洗乾淨。
……周姓公子事件並非偶然事件,自由戀愛的新風吹遍華夏,兩情相悅的愛情我輩心嚮往之,然打着「自由平等戀愛」的旗號行玩弄女性之實的事件比比皆是。
華夏女子才從纏足的惡習里跌跌撞撞的解放出來,不辨東西,很容易一頭扎進舊的泥潭之中爬不起來。
……
「自由戀愛」在有心人眼中只不過是玩弄女性換湯不換藥的幌子而已。
奉勸各位適婚女性務必擦亮眼睛,自由戀愛的土壤是自由、平等、尊敬,凡是抱着娶回家當姨太太的男人無論講的多麼好聽,事實上內心深處都視女人為玩物,不但不能給你應有的尊敬與體面,很可能心懷叵測,將你帶進痛苦的深淵。
……
《奮進者》的主編公西淵曾經留學歐美,深感華夏許多陳腐觀念需要改變,回國之後就創辦了一份報紙,並且身邊聚集了一批有見識的留學生,時常登些歐美見聞,國內新舊更迭思想撞擊的火花等等。
《我觀自由戀愛之新風》刊登之後,他接到了不少老朋友的電話,有誇的有罵的,褒貶不一。
周思益新近回國,且還是追隨着他心目中的女神而來,受公西淵之邀在《奮進者》刊登過好幾篇留學見聞,讀到這篇檄文還特意打電話問他「公西兄,你可認識這位作者?」
公西淵在電話里爽朗大笑「怎麼?你想援引為知己?」
周思益苦戀容城才女尹真珠也不是一天兩天了,與他過從甚密的公西淵還曾在酒後打趣——愛情的路上,三個人太擠。
這位先生髮誓要找一位兩情相悅的女子相伴一生,倒是對自由戀愛很是推崇。
「容城公子抨擊自由戀愛,你居然會刊登他的文章,公西兄,你是怎麼想的?」周思益調侃他「不如把容城公子的聯繫方式告訴我,我跟他談一談?」
文章中的「周姓公子、女子學校、金陵大學」等詞彙都讓他心生不妙,莫名想起周思輝。
周思輝前幾日還向他吹噓自己在女子師範學校的艷遇,他恰巧接到尹真珠邀約的電話,計上心頭,便故意約好了讓他晚一點過去,趁機試探試探女神的心上人。
尹真珠對馮瞿念念不忘,很想嫁進督軍府做少夫人,但周思益對馮家門風早有耳聞,很怕她重蹈馮帥夫人的後塵,將來要與一大堆姨太太爭寵。
果然馮少帥對於周思輝提起的女子師範學校的小美人似乎有些意動,連態度堅決的拒絕都做不到。
周思益心塞了好幾日。
公西淵在電話里朗聲大笑「如果你找到容城公子的下落,也麻煩告訴我一聲。我的稿費都不知道往哪寄。」
「什麼意思?」
「容城公子只寄了一封信過來,沒有回信地址,只說如果我們報社不登他的文章,他就寄去《進步者》。我還能怎麼辦?當然是登了。況且他這篇文章也確實寫的很好。當前環境泥沙俱下,總要有人來做淘金者,把箴言洗撿出來,別讓無知少女誤入歧途了。」
周思益「……」
尹真珠看到這篇文章,如獲至寶,下午跟馮瞿約會的時候還特意帶了這份報紙給百忙之中的少帥拜讀。
馮瞿失笑「……這個倒霉的周公子不會是周思益的弟弟吧?」
《奮進者》刊登出來的文章傳播度一向很廣,說不定很快就會有小報記者順藤摸瓜查到這位周姓男子。
尹真珠嬌嗔「阿瞿,你再看看,難道你沒看懂容城公子的意思?」
馮瞿懊惱「看來這次搞不好真要輸一把手*槍了。這丫頭運氣也太好了!」
「阿瞿,你在說什麼?」尹真珠臉色大變「這丫頭是誰?」
馮瞿「報紙上被周公子逼迫的女子啊,上次好像恍惚聽周思輝提過。」他想起顧茗乖順膽小的模樣,下意識竟然撒了謊,不想讓尹真珠知道他對顧茗起了憐惜之意。
尹真珠鬆了一口氣「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最近喜歡上了別的女人。」
「誰能比得上你呢?」馮瞿攬了她在懷裡,親了下她的額頭。
「哼!你就會哄着我開心。容城公子可是說了,我一定要擦亮眼睛,不能掉進痛苦的深淵。」
馮瞿拿新起的胡茬去蹭她的額頭「我像痛苦的深淵?像嗎?」
尹真珠在他懷裡快扭成了一條蛇,咯咯笑個不住,豐滿的胸不小心蹭到馮瞿的胳膊,男人忙扶正了她,神色間也正經不少「真珠坐好,咱們好好說話。」
「人家都笑軟了,哪裡坐得起來?」
她攬着馮瞿的脖子,低低在他耳邊說,全然是戀愛中女子的嬌羞模樣。
「那你靠着我吧。」
馮瞿攬着她,溫柔低語,目光卻落在了報紙上的那行字上面「……奉勸各位適婚女性務必擦亮眼睛,自由戀愛的土壤是自由、平等、尊敬,凡是抱着娶回家當姨太太的男人無論講的多麼好聽,事實上內心深處都視女人為玩物,不但不能給你應有的尊敬與體面,很可能心懷叵測,將你帶進痛苦的深淵。」
他腦子裡不由冒出一個念頭顧茗看到這段話,不知道有何表情?
「這份報紙我帶回去好好研讀啊。」
尹真珠大喜。
「要不……我離開容城?」顧茗擺出委屈求全的姿態「聽說少帥前面的姨太太也是離開容城了,我……我都沒關係的,只要少帥過的好!」心裏卻盤算着離開容城之後的行蹤。
聽說西南不錯,鮮花常開不敗,四季如春,將來還不會被戰爭波及。
馮瞿滿臉的不可思議「我到底哪裡讓你反感至此,非要離開?」
顧茗心想您哪哪都讓我看不順眼!
但嘴裏說出來的話卻全然不是那麼一回事。
她說「少帥您怎麼可以顛倒黑白?明明是少帥跟尹小姐想要成婚,我成了您二位婚姻路上的絆腳石,這才主動離開,您居然倒打一耙!」她委屈之極的模樣當真可憐,眼眶裡兩滴淚珠將墜未墜「您也太欺負人了!」
馮瞿疑惑……我是這個意思嗎?
她「嗚嗚」哭起來,還用小拳頭捶他胸口「您欺負我沒人撐腰!欺負我被親爹拋棄!欺負我長的不漂亮,也沒讀過多少書,蠢蠢笨笨的……」
馮瞿生的高大俊朗,氣宇軒昂,在軍營里跟手底下的兵蛋子們操練從不心軟,尹真珠撒起嬌來還要顧着世家名媛的體面,自有矜貴之意,前面兩個姨太太討好他都來不及,哪裡敢這麼沒眼色的對他「動手」。
他一米九的個頭,胸膛寬厚,低頭看她哭的滿臉淚花,如同雨夜裡被拋棄的小貓,明明都已經走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卻偏偏瑟瑟發抖着伸出爪子撓人。
虛張聲勢。
「你是又蠢又笨!」
明明應該生氣的,馮瞿卻有點想笑。
顧茗哭的更厲害了「我就是笨!就是蠢!」眼角的餘光窺到他面上沉肅的表情有所緩和,捶的更起勁了。
她力氣小,跟撓痒痒似的,一點都不疼,馮瞿只覺得有趣。
——比起一臉絕決的要離開他,離開容城,這副模樣可愛多了。
「還長的不漂亮!」他說。
顧茗震驚的仰頭看他,小拳頭就停留在他胸口,氣憤之下連「您」都不肯說了「你眼神不好嗎?我不漂亮你都肯要?」
哭過的眼睛如寶石般澄澈明凈,肆意指責他的口氣連平日里那隱含的一點懼意似乎都消散了。
馮瞿瞠目結舌「……我眼神不好?」
——是眼神不太好,居然看走眼了,明明是個溫馴的小丫頭,居然也有揭竿起義想造反的時候。
她振振有詞「是你說我不漂亮的!」大哭起來「你居然說我不漂亮!」
馮瞿「……不是你自己說你不漂亮的嗎?」
顧茗哽咽哭訴「我那是自謙。自謙你聽不出來啊?就跟自稱犬子,難道就是狗兒子了?」
「狗兒子?」馮瞿幾乎笑的地動山搖,把張牙舞爪的小丫頭強摟進懷裡,二樓回蕩着他肆意狂放的笑聲「你怎麼這麼可愛?」低頭堵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小嘴,直吻的她快要斷氣。
恨不得把她吞吃入腹。
她精疲力盡的靠在他懷裡的時候,滿心怨憤禽獸!媽的!還怎麼演下去?!
*****************
始作俑者周思輝捂着被親爹用藤條打腫的屁股,親自去《奮進者》報館拜訪公西淵,想要拿到容城公子的聯絡方式,結果被拒之門外,連主編辦公室都沒踏進去。
漂亮的女秘書攔在辦公室門口,非常客氣的請他離開「先生有事要忙,不接受無關人等的拜訪,還請周二公子離開。」
周思輝憤然離開的時候,聽到那位女秘書跟同事在他身後指指點點「……方才那位就是檄文里的周二公子,他竟然還有臉來找公西先生。」
周思輝「……」
臉皮厚如鍋盔,此刻也被擊的粉碎,恨不得立刻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外。
他沒好日子過,管鵬舉也沒落着好,被他揪出來臭罵了一頓。
管鵬舉也很委屈,再三解釋「二公子,我真是不知道管平伯那麼不識時務,竟是連堂妹的前程也顧不得了。為了替二公子出氣,我還跟管平伯打了一架,他現如今還在仁濟醫院躺着呢。」
周思輝冷笑「既然岳父大人都已經住院了,我也應該去探望一番。」
管鵬舉被嚇到了——都鬧成這樣了周二公子居然還肯要管美筠?
他可不記得管美筠能美到令人見之不忘的地步啊。
「二……二公子,您考慮好了?當真……還肯要我堂妹?」他結結巴巴問。
「要!」周思輝咬牙「她都害老子在容城丟盡了臉,不但挨了打,走到哪都被人指指點點,如果不把她弄到手,豈不是擺明了老子強逼她?只要到時候把她弄到手,搓扁捏圓還不是由老子說了算!到時候讓她站出來替老子證明,當初可是她死乞白賴非要求着老子收了她!」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