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決絕離婚小說(顧茗馮瞿)全章節在線閱讀_顧茗馮瞿全章節在線閱讀

決絕離婚小說(顧茗馮瞿)全章節在線閱讀_顧茗馮瞿全章節在線閱讀 第一百六十八章 試讀

2022-10-17 18:55 作者:祁明遠祁舟舟

章節介紹

小編推薦小說《決絕離婚小說》,主角顧茗馮瞿情緒飽滿,該小說精彩片段非常火爆,一起看看這本小說吧: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防盜時間72小時,熬夜爆肝,碼字不易,請訂閱正版,謝謝支持!馮瞿滿臉的不可思議:「我到底哪裡讓你反感至此,非要離開?」顧茗心想:您哪…

在線試讀

第一百六十八章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防盜時間72小時,熬夜爆肝,
碼字不易,
請訂閱正版,
謝謝支持!
馮瞿滿臉的不可思議「我到底哪裡讓你反感至此,
非要離開?」
顧茗心想您哪哪都讓我看不順眼!
但嘴裏說出來的話卻全然不是那麼一回事。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她說「少帥您怎麼可以顛倒黑白?明明是少帥跟尹小姐想要成婚,我成了您二位婚姻路上的絆腳石,這才主動離開,您居然倒打一耙!」她委屈之極的模樣當真可憐,眼眶裡兩滴淚珠將墜未墜「您也太欺負人了!」
馮瞿疑惑……我是這個意思嗎?
她「嗚嗚」哭起來,還用小拳頭捶他胸口「您欺負我沒人撐腰!欺負我被親爹拋棄!欺負我長的不漂亮,
也沒讀過多少書,
蠢蠢笨笨的……」
馮瞿生的高大俊朗,
氣宇軒昂,在軍營里跟手底下的兵蛋子們操練從不心軟,尹真珠撒起嬌來還要顧着世家名媛的體面,自有矜貴之意,前面兩個姨太太討好他都來不及,
哪裡敢這麼沒眼色的對他「動手」。
他一米九的個頭,
胸膛寬厚,
低頭看她哭的滿臉淚花,
如同雨夜裡被拋棄的小貓,
明明都已經走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卻偏偏瑟瑟發抖着伸出爪子撓人。
虛張聲勢。
「你是又蠢又笨!」
明明應該生氣的,
馮瞿卻有點想笑。
顧茗哭的更厲害了「我就是笨!就是蠢!」眼角的餘光窺到他面上沉肅的表情有所緩和,
捶的更起勁了。
她力氣小,跟撓痒痒似的,一點都不疼,馮瞿只覺得有趣。
——比起一臉絕決的要離開他,離開容城,這副模樣可愛多了。
「還長的不漂亮!」他說。
顧茗震驚的仰頭看他,小拳頭就停留在他胸口,氣憤之下連「您」都不肯說了「你眼神不好嗎?我不漂亮你都肯要?」
哭過的眼睛如寶石般澄澈明凈,肆意指責他的口氣連平日里那隱含的一點懼意似乎都消散了。
馮瞿瞠目結舌「……我眼神不好?」
——是眼神不太好,居然看走眼了,明明是個溫馴的小丫頭,居然也有揭竿起義想造反的時候。
她振振有詞「是你說我不漂亮的!」大哭起來「你居然說我不漂亮!」
馮瞿「……不是你自己說你不漂亮的嗎?」
顧茗哽咽哭訴「我那是自謙。自謙你聽不出來啊?就跟自稱犬子,難道就是狗兒子了?」
「狗兒子?」馮瞿幾乎笑的地動山搖,把張牙舞爪的小丫頭強摟進懷裡,二樓回蕩着他肆意狂放的笑聲「你怎麼這麼可愛?」低頭堵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小嘴,直吻的她快要斷氣。
恨不得把她吞吃入腹。
她精疲力盡的靠在他懷裡的時候,滿心怨憤禽獸!媽的!還怎麼演下去?!
*****************
始作俑者周思輝捂着被親爹用藤條打腫的屁股,親自去《奮進者》報館拜訪公西淵,想要拿到容城公子的聯絡方式,結果被拒之門外,連主編辦公室都沒踏進去。
漂亮的女秘書攔在辦公室門口,非常客氣的請他離開「先生有事要忙,不接受無關人等的拜訪,還請周二公子離開。」
周思輝憤然離開的時候,聽到那位女秘書跟同事在他身後指指點點「……方才那位就是檄文里的周二公子,他竟然還有臉來找公西先生。」
周思輝「……」
臉皮厚如鍋盔,此刻也被擊的粉碎,恨不得立刻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外。
他沒好日子過,管鵬舉也沒落着好,被他揪出來臭罵了一頓。
管鵬舉也很委屈,再三解釋「二公子,我真是不知道管平伯那麼不識時務,竟是連堂妹的前程也顧不得了。為了替二公子出氣,我還跟管平伯打了一架,他現如今還在仁濟醫院躺着呢。」
周思輝冷笑「既然岳父大人都已經住院了,我也應該去探望一番。」
管鵬舉被嚇到了——都鬧成這樣了周二公子居然還肯要管美筠?
他可不記得管美筠能美到令人見之不忘的地步啊。
「二……二公子,您考慮好了?當真……還肯要我堂妹?」他結結巴巴問。
「要!」周思輝咬牙「她都害老子在容城丟盡了臉,不但挨了打,走到哪都被人指指點點,如果不把她弄到手,豈不是擺明了老子強逼她?只要到時候把她弄到手,搓扁捏圓還不是由老子說了算!到時候讓她站出來替老子證明,當初可是她死乞白賴非要求着老子收了她!」
管鵬舉額頭的冷汗下來了。
他是想攀上周家,可萬萬不是以結仇的方式。
「二公子,這樣不太好吧?」管鵬舉陪笑阻止「強扭的瓜不甜,管平伯又是個死腦筋,到時候鬧的太厲害了,萬一美筠不肯,那個容城公子要是再寫一篇檄文怎麼辦?」
周思輝面色難看起來,大約想起來親爹周嘯柏教訓他的不愉快場景,發狠道「老子就不信挖不出來一個寫文章的!到時候老子打斷他的腿,把他一根一根手指頭全切下來,看他還怎麼寫文章!」
他買了一束花,由管鵬舉陪同,親自前往仁濟醫院探病。
管平伯見到傳說中的周二公子,氣的差點從病床上掉下來,床頭的水果鮮花全都充當了一回手榴彈,被擲了出去,稀里嘩啦砸了個粉碎。
他雖然領着個閑職,可從來也沒想過拿女兒換前程,指着管鵬舉的鼻子臭罵「混帳東西,你這麼著急攀高枝,也別拿老子的閨女做人情,你當老子是死人吶?管家有你這樣的不肖子孫,祖宗有靈都要劈死你!」
周思輝從頭至尾都被他視若無物。
他笑的意味深長「管老先生也不必生氣,我與令媛兩情相悅,老先生還要早點好起來,也好喝一杯喜酒。」
門口「砰」的一聲,有什麼東西掉到了地上。
管鵬舉捂着腦袋從病房裡退出來,差點撞上面色蒼白的管美筠。
少女穿着女子師範的校服,地上的水壺只留下外殼,內膽跌的粉碎,滾燙的開水全潑了出來,還冒着一點殘餘的熱氣。
她應該是放學來醫院照顧爸爸,方才去開水房打水了。
周思輝從病房裡出來,仿若無事般親切問好「美筠,好幾日不見,你過的怎麼樣?」
管美筠不吭聲,眼裡全是厭惡。
周思輝摸摸紅腫疼痛的屁股,陰惻惻笑「我過的特別慘。咱們倆總要同甘共苦不是?」
*************
管美筠給顧茗打電話的時候,聲音都在顫抖「阿茗,那個瘋子來醫院了!」
顧茗跟馮瞿一場似真似假的較量結束在不和諧的運動之中,她踡縮在被窩裡,一根手指頭都不想抬起來,聽到房門關上的聲音,感受着身邊漸漸涼下去的溫度,又睡了快兩個小時,接到了管美筠的電話。
「哪個瘋子?」她睡的有點糊塗,不明白管美筠說的是誰。
「就是那個姓周的瘋子!管鵬舉這個王八蛋,帶着他來醫院了,我爸爸氣的差點把醫院給拆了。姓周的……好像還沒放棄。」
顧茗猛的坐了起來,腰一酸又差點躺回去,拉過被子遮住身體,安慰她「美筠,你別著急,慢慢說。」
她的鎮定感染了管美筠,她開始講醫院裏發生的一切。
顧茗靜靜的聽完,笑起來「看來周二公子受到的教訓還不夠深刻,既然一篇檄文不能讓他學乖,那就再寫一篇。兩篇不成,就寫三篇。聽說周老爺特別愛惜名聲,我就不相信他能坐視不理。」
管美筠有點擔心「阿茗,會不會為你帶來麻煩?他……會不會更加生氣?」
顧茗在社會上摸爬滾打多少年,該油滑時油滑,卻也有難得堅持的時候。
她說「美筠你別擔心,這時候如果退縮,正乘了周思輝的意。你如果退縮一步,他能踩過來十步,直到把你踩到泥地里。你如果堅持不退半步,說不定他就退了。像他這種年輕的公子哥兒經濟全靠家裡,只要周家老輩受不了輿論壓力管制他,這件事情才能平息下來。」
管美筠現在就信服顧茗。
「阿茗,我聽你的!」
顧茗笑起來「周二公子這麼想出名,我一定讓他名滿容城!」
第二天下午,《奮進者》報館主編辦公室,公西淵拆開秘書小姐剛剛拿進來的厚厚一沓信,先看封皮,這是他最近養成的習慣。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