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方弛遠方弛澈(宋窈嚴司琛小說結局)_《宋窈嚴司琛小說結局》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方弛遠方弛澈(宋窈嚴司琛小說結局)_《宋窈嚴司琛小說結局》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112.計謀 試讀

2022-10-17 18:58 作者:宋窈嚴司琛

章節介紹

《宋窈嚴司琛小說結局》內容精彩,「宋窈嚴司琛」寫作功底很厲害,很多故事情節充滿驚喜,方弛遠方弛澈更是擁有超高的人氣,總之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宋窈嚴司琛小說結局》內容概括: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此為防盜章節,購買V章未到60%的小可愛,要24小時才可…

在線試讀

112.計謀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此為防盜章節,
購買V章未到60%的小可愛,要24小時才可以看 「旭兒今天都去了府城的哪些地方啊?可去了寒甘寺?」正在吃飯的時候趙子琪向趙旭問道。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寒甘寺是元凌府有名的佛寺,
香火鼎盛,
往年如果參加府試的人,
家裡有人信佛的話,
一定會去上香禱告,所以最近幾天寒甘寺非常熱鬧。
「沒去寒甘寺,
去了府城的魚雁街,
看了一下府城的繁華,然後去了算賢堂,
在算賢堂逛了很久然後就回來了。」
坐次上,
方弛遠四個小孩坐在一起,
方喜進和趙旭的叔父趙子琪坐在剩餘的一邊,一夥六人尤其是四個小的,
相處的格外融恰。
趙子琪今年三十一歲,因為趙旭的父親同樣要管理私塾,沒有時間,所以這次就由他來為趙旭送考。
「怎麼沒去多玩玩?」
「因為逛算賢堂花費的時間長了些,
有些累就都回來了。」趙旭想了想還是沒把外面的事說出來讓家人擔心,
反正過去也就過去了,
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安心準備府試。
「累了就好好休息休息,
」趙子琪點頭特意觀察了趙旭的臉色,
發現白白嫩嫩的沒什麼異常才放心了下來。
晚飯過後,
方弛遠四人聚在了一起看書,
夜晚點的是油燈,火苗靜靜的燃燒着,輕煙中帶着一股油香味。
四人圍着桌子做成了一圈,不過一會,隔壁的張賢就提着一個紅色的燈籠找了過來,他一進門就放下燈籠說「好啊你們,你們是在一起開心夠了,也不想想我一個人在那邊「空房燭冷」?」
「哈哈哈哈!來就來了,哪還有那麼多的抱怨話。」趙銘舸笑罵道。
「快坐吧,位置都給你留好了。」方弛林也笑着給張賢讓出一塊空地方出來。
「真的?」張賢看了看方弛林空出來的位置,笑着湊了過去「我就知道你們不會忘記我「空閨一人」的。」
眾人聽了又在一起哈哈大笑,少不得又是一陣挖苦打趣。
「你們看到哪了?是打算一起看的,還是各看各的?」張賢把自己帶來的東西整理好後就問道。
「一起看能更好點吧?」因為五人雖然理解上可能不太一樣,但是四書五經的內容還是都已經早早背完了的,
商量了一下他們還是決定一起討論四書五經的經義。
翻了一會書,張賢已經搜出來五六個題目了,「你們看這句。」張賢指着書上的文字說「《大學》里說知止而後能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我一直理解的是能夠知其所止,止於至善,然後意志才有定力;意志有了定力,然後心才能靜下來,不會妄動;能做到心不妄動,然後才能安於處境隨遇而安;能夠隨遇而安,然後才能處事精當思慮周詳;能夠思慮周詳,才能得到至善的境界[注]。但是你們看這,這裡又有了不一樣的解釋,他說什麼知道應達到的境界才能夠志向堅定;志向堅定才能夠鎮靜不躁;鎮靜不躁才能夠心安理得;心安理得才能夠思慮周詳;思慮周詳才能夠有所收穫。[注]」
「兩個解釋也沒有多大的差別,只是各自側重不同罷了。」趙銘舸聽後最先回答道。
「你們沒覺得第二個解釋說『心安理得』很怪異嗎?」
「哈哈哈,是有些用詞不當,大概是為了格式一致,為了文體美吧。」[注2]
「哦。」趙旭點點頭,「如此倒也說的通。」
「既然兩個都有特點而且相似為什麼不能取兩種優秀的見解於一身,然後自己創作理解,做出自己的東西呢?」聽了幾人的談話後,方弛林想了想說了自己的見解。
「我覺得加工出來也有不好。」張賢回到「會試山長閱卷的時候,也有自己的主張和傾向,所以把兩種融合在一起可能就有犯了老師忌諱的可能,到時候寫的四不像兩邊都得不了分。」
「對,這也是要考慮的問題。」方弛林點點頭「科考路上如險灘行舟,大家都是小心翼翼,稍不留神可能就要前功盡棄了。」
「唉。」趙旭嘆了口氣,「要過河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只希望跌下險灘的人不是我們五個就好了。」
「嗯。」趙旭一說完其他四人人都點了點頭,古代讀書人想揚名立萬,想成書立說,這是他們最高的夢想,即使現在只是一群連府試都還沒考的小少年,也有着光宗耀祖的美夢。
「現在想這些太早了。」
方弛遠笑笑說「還是想想怎麼能考個好成績,到時候我們一起去縣學就能天天在一起討論了。」
「嘿嘿嘿。」趙旭笑道「還沒考上童生,我剛才就想到我在家裡看書,都長出白鬍子了。」
「哈哈哈,我剛才也在想,我要是連秀才都沒考上,我爹會不會就讓我去種田,不願意供我繼續讀書了!現在想想還好都還沒發生。」
「就你想的遠。」方弛遠捶了趙銘舸肩膀一拳說道。心裏有點酸酸的,也許是他多心了,他總覺得趙銘舸父親續弦後,他心裏藏了很多事。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咱繼續看書,這還有三天可不能浪費了。」
「對,不能浪費了。」張賢看着氣氛有些低沉,就哄喊起來道「我這裡還有題目,大家可要繼續?」
亥時,來送考的三家大人一起坐在庭院的石椅上,夜色微涼,一輪彎月明亮的掛在半空中,「孩子們都還沒睡么?」
張遇問道。
「弛遠已經睡了,其他人估計也該快睡了,沒想到他最小這次卻是最先睡的。」趙子琪說道。
「在家也是這樣,規律的很,你等他明天早上卯時就能醒了吧。」
聽了趙子琪的話,方喜進笑道。
「有規律對身體也好。」
四個小的在屋裡討論題目,三個大的就在外面喝茶,然後隨意的聊一些各自的見聞,或者說一下五個小孩的趣事。
時間慢慢過去,三人正說著,「吱呀」一聲,方弛林推開門走了出來,意外的看見三人,就上前道了一聲好。
張遇問「裏面可討論好了?」
「已經睡了,我現在要去和弛遠擠一擠,裏面沒空了。」
方弛林笑笑「張賢看書的時候睡著了,我們就把他抬床上去睡了,現在他們三個擠在一張床上也睡的下。」
「嗨,這孩子。」張賢笑了起來,「他以前是板正了些,這樣的時候倒也少,也好,他難得喜歡鬧,就讓他多玩玩吧!」
「張賢現在也很板正,剛才討論經義還把我們都教訓了一遍呢!」
「哈哈哈哈,你這小子,快回去睡覺。」方喜進聽了後踢了方弛林一腳,笑着趕他回去休息。
夜已經很深了,彎月也慢慢行到了西方,三月末的天氣柔和中還帶着些寒氣,方弛遠今天睡的很死,方弛林進屋之後把他對床裏面推了推就蓋上被子也睡了過去,此時窗外蟲鳴蟋叫,顯得靜謐美好。
「怎麼了?」方弛遠推推趙銘舸說。周圍都是送考的人,人聲沸沸揚揚,兩人擠在人群里,四周有舉着火把的官兵,在跳躍的光斑下,
趙銘舸一直靜靜的站着。
「沒事。」趙銘舸笑笑搖搖頭。
「不要想別的,好好準備要去考試了!」
方弛遠皺眉,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只好出言提醒到。這時候人群移動也要輪到溪山縣的考生了,
方喜進三人為他們送行,各種噓寒問暖的說了一遍,方弛遠看着趙銘舸不自在的笑容,心裏有些擔憂。
*
府試的檢查要比縣試更為嚴格一些,這次方弛遠是連乾糧也不允許攜帶的,五人排在一起,先脫了外套讓官兵檢查一番,然後又被士兵上上下下摸了個遍。
「癢,哈哈哈哈」檢查的時候,張賢怕癢的就笑了起來。
「別動!」檢查的官兵卻不問他,一臉凶神惡煞的喝到,張賢身子一震,強忍着癢意被檢查完畢,在張賢身上摸完了之後,官兵把他對前面一推,不在問他。
「你!」官兵又一指方弛遠,「到你了。」
「好。」方弛遠把外套脫了,走了過去,四月的凌晨冷氣重,約么到了寅時,方弛遠才被帶到了座位上。
仔細坐着閉目養神,府試算是科舉路上的開端,可以獲得他讀書的第一個稱號「童生」。雖然這裡對於沒考上秀才的讀書人,習慣上都可以稱為童生,但是若想參加鄉試,獲得功名,他們還需要一步步從縣試再來一遍,而過了府試卻不需要了。
府試的考棚比縣試的要好很多,因為參加府試的人數達到近千人,所以貢院也更大了一些,共分為「天地玄黃,宇宙洪荒」八個長廊,考生與考生之間設了隔板,一個小考房大概兩平米不到,入口處用一塊青布帘子擋上。
靜候了一會,知府開始宣講考試規則,方弛遠坐的靠後,也沒聽清楚元凌知府都說了什麼,然後就有小僮過來髮捲。
瀏覽了試捲髮現沒有問題,方弛遠就提筆寫下了自己的籍貫信息,連帶上又寫下了自己爺奶,父母和溪山縣縣令的名諱,過後才開始認真審題。
周圍幾乎沒有聲音,只有偶爾能聽到巡考教員從他房號前路過的響動,和縣試一樣,第一場依舊是考的墨義,墨義考的就是背誦和記憶,翻來覆去的變換對方弛遠來說沒有多大意義,他瀏覽了一遍試題就開始在草稿紙上先寫一遍答案,然後在謄抄到答題紙上防止出現錯別字。
午時他搖響了搖鈴,有小僮過來帶他前往廁所,廁所兩邊各站了一位官兵,廁門開着,兩個官兵就一起看着裏面,方弛遠不自在的差點沒方便完,就快步回了座位。
中午有小僮過來送上午餐,兩個饅頭一碗水,方弛遠摸了摸,毫無意外,水和饅頭都是涼的。「唉!」他嘆了口氣,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胳膊,看了看饅頭,為了身體着想,就一瓣瓣撕下來慢慢含在嘴裏吃了,水他沒有喝,放在一邊繼續開始謄抄答案。
「嘭!」
方弛遠手裡毛筆一歪,紙上留下了一團污漬,「還是沒練好啊!」方弛遠自嘲的笑了笑,然後就聽見外面的聲音更大了一些,首先是知府的喝問聲,然後就是一陣哭鬧和撞擊聲,在然後聲音就漸漸平息沒有了,聲音模模糊糊的,但是聽着漸漸遠離的兵甲碰撞的聲音,方弛遠知道,有人作弊了。
作弊是一個考場上屢見不鮮,屢禁不止的問題。瓊國對作弊的處罰非常嚴厲,小則終身不可參加科舉發配邊疆,大則連累家人,全家服役,但是在如此大的處罰之下,還是會有人挺而走險,挑戰法律。
方弛遠搖搖頭,沒有為那個人可惜,只是覺得他會連累自己的家人,覺得律法太過蠻橫,然而只是一瞬間,方弛遠沒有多想,把先前留下墨漬的答卷抽下,重新換了一張開始抄錄。
時間過的很快,到了第三天,方弛遠知道自己發燒了,貢院考場的地鋪只有一些稻草梗,被子也是薄薄的一層,即使方弛遠兩天沒有喝那些冰涼的水,但是到了第三天,他還是生病了。
強忍着昏昏欲睡的感覺,方弛遠開始審視着最後一場經義的題目,看到題目方弛遠鬆了一口氣,雖然題目是一道比較生僻的題目,但是恰巧考前三天,他們五人曾經討論過相似的題目,趁着自己頭暈的還不是很厲害,方弛遠這次也沒有打草稿,抬筆就在答卷上寫下了自己的看法。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