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安以源顏弈(決絕離婚知乎小說)_《決絕離婚知乎小說》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安以源顏弈(決絕離婚知乎小說)_《決絕離婚知乎小說》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90.fangdao 試讀

2022-10-17 19:03 作者:祁明遠祁舟舟

章節介紹

「祁明遠祁舟舟」」的傾心著作,安以源顏弈是小說中的主角,內容概括: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訂閱比例不足,請耐心等待。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白領每天早上在某小攤買煎餅果子,有天發現攤位不見了,於是問附近的保安:「那個煎餅攤呢?」保安笑着回答:「每年這個…

在線試讀

90.fangdao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訂閱比例不足,
請耐心等待。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白領每天早上在某小攤買煎餅果子,
有天發現攤位不見了,於是問附近的保安「那個煎餅攤呢?」保安笑着回答「每年這個時候,他們一家都會去馬爾代夫旅遊。」
安以源當初看的時候,
有點心疼那個白領。
此時他卻不會心疼這個渣男。
「姐,你明天幫我洗車吧,我快開學了,
那輛保時捷都放院子里好久了。」
「自己沒長手?」
「沒長。」
「那就用腳吧。」
「唉,
要是舅舅舅媽回來,肯定會幫我的。」
「別想了,
他們在跟一品香談供貨,
價錢談攏了數量沒談攏,
我爸不肯放棄以前的老合作夥伴……還不知道要磨多久呢。」
桂鴻「……」
如果說保時捷是最便宜迷你沒準還二手的款,
一品香又是怎麼回事?!那不是全國數的上的大酒店嗎?!不不不,他們一定在驢我,沒準這是一種雙簧,
目的是為了仙人跳什麼的?!
桂鴻忍了忍,
到底沒忍住,「瑤瑤,
你爸爸不是賣魚的嗎?」
宋瑤微笑「對啊,
他承包了好幾個魚塘呢。」
桂鴻「……」
有一句電視劇台詞是這樣的我要讓所有人知道,這個魚塘被你承包了!——這句台詞雖然已經很老很老了,
但其中撲面而來的壕氣,
仍會震傷初次聽聞的人。桂鴻當然不是初次聽到,
但此時卻重溫了當時的感覺。
臉好疼。
桂鴻心裏已經在罵人了。
介紹的那個親戚也太不靠譜了吧,人水運大老闆你就只說賣魚的?!這哪裡是簡稱,這特么就是天坑啊!此時桂鴻再去看宋瑤,只覺得對方周身都洋溢着白富美的氣息,舉手投足特有大氣范兒,朋友圈看到的那些是人女神的個性,家裡這麼有錢還喜歡這麼親民的東西可以說是無敵可愛了。
現在問題來了——
直播機怎麼關掉?
副駕這小子一直虎視眈眈地盯着,不好行動啊!
唉,有個姐控小舅子真是不容易。
野生動物園到了。
這種天氣,沒人想下車去逛,因此桂鴻買的是自駕園區的票,園區內有眾多處於半散養狀態的野生動物,如長頸鹿、犀牛、斑馬、大象、黑熊、羊駝等等。桂鴻看着車窗外的動物,瘋狂想話題。
桂鴻「這些孔雀怎麼不開屏啊?」
安以源斜眼,「求偶才開,你連這都不知道?」
桂鴻「……」
忍耐。
桂鴻「這些熊脖子上還有圍巾,看着挺可愛的,瑤瑤你喜歡的話我們開近點看?」
安以源抱胸,「別,我姐早看膩了。」
桂鴻「……」
要忍耐。
桂鴻「那隻公獅子好威風!」
安以源涼涼道「可以啊,獅群中你一眼看到公獅的威風,那些母獅子都被你忽略到哪去了?是不是很羨慕公獅子開後宮啊,告訴你更刺激的,獅群里的母獅都有血緣關係,比如母女、姐妹、姑侄什麼的……」
桂鴻苦笑示弱,「我怎麼會這麼想,三妻四妾的時代早過去了。」
不得不說,相親男的外表還是很不錯的,稱得上小帥,可就因為這樣,危害才更大。安以源絲毫沒有被對方的示弱動搖,意有所指道「不少人還做夢想回到那時候呢,也不看看自己什麼德性,要真能一夫多妻,保證他們連老婆都娶不上。」
桂鴻深以為然,「是啊是啊。」
「……」
嘖,這傢伙自詡精英,完全沒想到自己是在說他。安以源決定換個思路,扮演惡婆婆。
此時車已開到虎園,周圍都是黃皮黑條紋的老虎,安以源清了清嗓子,道「有件事我要說清楚。」安以源一本正經地開始胡扯,「想當我姐的男朋友不是那麼容易的……冒昧問一下,你是不是處?」
桂鴻「……」
桂鴻的笑容已十分勉強,「瞧你說的,現在都什麼時代……」
安以源目光挑剔,令人聯想到菜市場挑豬肉,「不是也好,新手等於災難。那感情經歷呢?有沒有沒斷乾淨的前女友前男友什麼的?」
桂鴻「……沒有。」
「腹肌幾塊?平常鍛煉嗎?對貓狗的接受度如何?我就不跟你比錢了,反正肯定沒我有錢。對了,一會我們去廁所比劃一下?」
「……」
再忍就成忍者神龜了,桂鴻決定適當地發一下脾氣,讓宋瑤知道自己是個有骨氣的男人,於是作被激怒狀,停車轉臉看向副駕,正準備張口——
「啊!」
女性的尖叫和玻璃被打破的聲音同時響起,桂鴻還沒有反應過來,腦後就被破碎的玻璃刮出血痕,撲街。
安以源直面攻擊者。
打破車窗探頭進來的,是只大老虎,身上的皮毛和腦門上的王字再清楚不過地說明了這點,看來是養在虎園的,但……車玻璃不是紙糊的啊!這特么不是虎妖我跟他她它姓!!
危急關頭,安以源當機立斷掏出一口炒鍋往虎頭一罩,另一隻手舉着把鎚子,大力敲在鍋上!
「當——」
「噹噹當——」
人工製造腦震蕩,你值得擁有。
宋瑤打完求救電話,「要換手不?」
「要!」
姐弟倆完全無視了斜趴在方向盤上的某人,安以源在雙手空出來後立即打了999——修士專用報警電話,Blabla把事情說了一通,重點強調有一隻成精的老虎——反正這話被宋瑤聽見也只會以為他在誇張。希望999的人快點來,否則萬一園區警衛齊上都制不住這虎妖,樂子就大了。
兩撥人是同時到的。
雖然看起來是警衛制服了發狂的猛虎,可在知道真相的安以源眼裡,分明是立於天空那衣袂飄飄的女修出手……咦,這不是幫他登記的漢服妹子嗎?
注意到安以源的視線,漢服妹子沖他笑了笑,一個轉向不見了。
三分鐘後。
漢服妹子……不,換了身現代職業裝的妹子出現在現場,朝趕來的園區領導出示了一本小冊子,然後理所當然地接過了指揮權。英姿颯爽,氣場驚人。救護車把相親男接走的時候,安以源注意到直播機仍在敬業地工作,不由給對方點了根蠟燭。
走好。
被「麻醉」的老虎在籠子里沉沉睡着,園區領導正在和宋瑤安以源兩姐弟道歉,職業裝妹子打了聲招呼,把安以源拖走了。
「又見面了。」職裝妹子笑眯眯道,「有什麼想問的?」
安以源想問的有很多,比如除掉花在路上的時間,你是怎麼這麼快換了套衣服的?!一鍵換裝嗎?!最終他把這比起問題更像吐槽的話吞回了肚子里,有點不好意思,「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
「流光。『夜夜流光相皎潔』的那個流光。」
「流光……仙子?」
「乖。」
「……」
「對了,那個男的是你什麼人?」
「和我姐相親的渣男。」
「怎麼渣了?」
「他居然在直播相親……」
吐槽完畢還意猶未盡,安以源又想起一個問題,「對了,你之前給他們看的冊子是什麼?」
「國安的證件啊。」流光仙子得意洋洋,「國安九處,是國安專門成立的應對修士問題的部門,只有真正的精英才能加入,福利待遇超贊,我已經是正式成員了。」流光仙子拍拍安以源的肩膀,「你也有機會的!加油吧新人!」
「嗯!」
流光仙子安利成功,滿意離開。
她顯然不知道安以源是個三分鐘熱度的佛系,很快就從那種雞血的狀態里出來,回歸了鹹魚的本質。
宋瑤慢悠悠地挪過來,伸胳膊撞了撞表弟的,小聲道「這妹子有多大可能成為我弟媳?」
安以源「沒可能。」想到這個距離流光仙子可能會聽到,安以源補充,「你弟高攀不起。」
妹子再好也至少有200歲……我才不和祖宗談戀愛。
安以源並不知道他立了一個Flag。
也對,又有誰在立Flag的時候會知道呢?
反Flag除外。
回家的路上,安以源將此次事件的完整經過告訴了宋瑤,宋瑤咬牙切齒,「應該讓他見識一下老娘的撩陰腿的,不行,我得發個微信去罵他。」
「罵什麼?」
「桂、公、公。」
「……這樣好嗎?韋爵爺在哭啊。」
「怎麼,你很羨慕那個種馬?」
「……」不敢說話。
「對了,你哪來的鍋和鎚子?」
趁亂把東西塞回儲物手鐲里的安以源面癱狀,「座位底下摸到的,我也不知道為啥有。」
宋瑤想不通又不想問桂鴻,只得放棄,「不管了,鬼知道那神經病在想什麼。」
被友軍誤傷·沒法說·安以源「……嗯。」
意料之中,網絡很快出現了《直播相親渣男終翻車》《極品相親男渣出新高度》《私企白領以直播相親牟利,是人性的缺失還是道德的淪喪?》等新聞,除了和宋瑤的這個視頻,又有以往的視頻被翻出來,儘管因侵犯肖像權很快被封,卻還是對女方們造成了一定影響。
當然,對男方造成的影響更大。
丟工作不說,不知哪位人肉出來的信息更讓桂鴻飽受騷擾,吃瓜群眾一面倒的差評,偶有幾個洗地的也被群嘲……不過這些和姐弟倆關係不大。
倒是熱衷於給閨女牽線的舅媽因此受了打擊消停很多,宋瑤和安以源輪番上陣安慰,成效不大。
只能讓時間來解決了。
此時的安以源,完全沒想到這件事還有一個神展開的後續……半個多月後,安以源在某直播網站看到流光仙子的直播間,眼前一黑。
安以源頂着滿腦袋稻草從床上坐起,又鹹魚般攤了回去。
不行,要奮鬥!
「早。」
「喵。」
慣例和二黃刷了會親密度,安以源一咕嚕從柔軟舒適寬大的床上滾下,準備努力修鍊。之前安以源對修鍊沒有多麼大的執着,可在昨晚的遭遇後,安以源痛定思痛,決定走上努力提升修為的道路。
雖說無論怎麼修應該都趕不上紅衣BOSS……
可即使只讓對方吃一點小虧也是好的,好歹報個仇。
被讀取記憶的時候,真的很疼啊。要是被讀到底,自己就撲街了吧?
變傻那種情況大概不能算活着。
這樣想着的安以源,絲毫不知道他已經讓紅衣BOSS吃了大虧,對方這次是真的心智和記憶都倒退回了幼年時期,而且最開始,也是他先吸了人靈力的。當然,如果算上前世的話,那又是BOSS先出的手……
因果循環,往複不斷。
安以源正在琢磨小聚靈陣。
即使聚靈陣是修真界的入門陣法,小聚靈陣更是在其基礎上精簡許多,但在沒有經過系統教育的門外漢安以源看來,依然非常複雜。圓規、直尺、量角器……安以源腦海中閃過眾多畫圖工具的影子,在他的構想中,有工具輔助陣法會更好畫,可即使如此,難度也不過從S降到A,自己的畫陣水平……充其量是個D吧。
安以源看着鑒定術文字泡里小聚靈陣的成品圖,忽然靈機一動。
網站上應該也有這個圖吧?
果然。
資料不讓下載也不讓截圖,禁止流出,安以源通過九處臨時工APP問了問客服,直接用手機拍下來,確定照片清晰,胸有成竹地出了門。
安以源去了家九處名下的傢具城,找到負責人要求定製指定圖案的床單。
仔細想想,宿舍只是一時居所,遲早要搬,就算是之後租\\\\/買了房,也不一定長住,屋子這種不會動的東西,又怎麼比得上可以隨身攜帶的床單呢?!沒錯,安以源準備把小聚靈陣畫在床單上,使用的時候鋪開再放靈石即可,簡單方便快捷。
不愧為機智可靠小郎君。
由於加了錢,兩天後安以源就拿到了新床單*10,看着床單上繪製的等比例小聚靈陣,安以源認真地把床單鋪整齊,確定沒有一絲褶皺,這才拿出冰箱里的硃砂毛筆,按照賣家給的說明使用起來。
「喵。」
二黃趴在冰箱頂,好奇地看着不知在做什麼的主人,懂事地沒有搗蛋。
然而安以源仍是失敗了。
即使臨摹字帖,也不能保證每個字都和原貼一樣,何況一個小聚靈陣里包含的筆畫足以組出幾十個字,要求又精細,一筆畫歪,滿盤皆輸。要不是畫這個必須修士來——據說這樣才有靈氣,安以源早用硃砂代替油墨直接印了。
屢敗屢戰。
反正買的硃砂足夠足夠畫完10條床單。
財大氣粗,才是安以源真正的底氣所在。
可能六這個數字確實吉利吧,總之安以源在畫第六條床單的時候成功了,當是時,旭日東升,瑞氣千條,彩雲飄飄鸞鳳齊鳴……開玩笑的,什麼異像都沒有,小聚靈陣只是個普通的入門陣法,何況靈石都沒放呢,壓根沒激活。
「啊。」
安以源大大鬆口氣,這才有心情看自己的模樣。
太慘了。
東一塊西一塊全是硃砂印子。
為了畫小聚靈陣,安以源已折騰了三天,足不出戶,吃的全靠靈果和速凍食品,此時陡然意識到自己很久沒洗澡,迫不及待地往浴室走——等下。硃砂還沒幹,寢室有隻貓……
萬一呢?
睿智的安以源把二黃抱到衛生間去共浴了,貓咪天性里對水的厭惡讓二黃髮出尖叫「喵——」
「你好久沒洗澡了。」
「喵!」
「要不這樣,你承認你是大黃,我們這次就不洗了?」
「……」
這個表情一定是鄙視吧?
突然想拍下來做表情包……慢着!難道你忘了被貓鄙視的恥辱嗎!!明明它吃你的喝你的,現在還要鄙視你!!!這能忍?!
安以源內心大聲回答不能!
在難言的勇氣驅使下,安以源撲了上去。
「喵嗷!」
10分鐘後。
人貓大戰結束。
滿是翻倒的牙刷、毛巾、梳子……的衛生間里,安以源以一個扭曲的姿勢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出聲「你、你給我等着……」
「喵~」
二黃蹲在洗手台的乾燥處舔着爪子,叫聲婉轉,彷彿對爪下敗將的嘲諷。
努力修鍊!不然一個大男人連只小貓咪都制不住……安以源想到這裡,不禁流下了悲傷的淚水。
不過現在,還是先養傷吧。
「安哥,你們班換了個輔導員你知道嗎?」
「不造……」
張揚的電話打進來時,安以源正生無可戀地躺在床上,表情要多喪有多喪,和張揚元氣滿滿的聲音形成鮮明對比,「還有,十大美女榜第二位的單菲一個暑假過去變得更漂亮了,不少人說她比第一的蘇雁還漂亮,榜單位置要變了!」
「哦。」
「單菲去年還跟你表白過呢,你不記得了?」
「不記得。」
不是安以源薄情,而是作為一個富二代帥哥 小有名氣的導演,向他表白過的妹子怎麼數也有十來個了,記不清楚也很正常。張揚自然明白,不以為意繼續道「跟你說,我今天去圍觀了單菲,長相還是那個長相,但像PS過了一樣……就是像素高了很多的那種感覺,我也不知道怎麼形容……」
「……」
你已經形容出來了。
「安哥,你去BBS上看啊,有她照片,你們輔導員的也有。」
「好。」
「對了,你這幾天怎麼沒上群?」
「我比較習慣用電腦上群……」習慣電腦上Q\\\\/Q手機上微信的安以源有氣無力吐槽,「但我怕舉着筆記本的時候,它會來一個平沙落雁式,把我砸成大餅臉。」
「???」
「扭到腰了,躺着呢。」
「……節哀。兄弟我去探望一下?」
「好啊,探病禮物不要水果,左手一隻雞,右手一隻鵝就差不多了。」
「……」
和十天半月沒新聞的修真界相比,中州大學要活躍得多,養傷不到一天,張揚就送來兩個新消息。安以源手機登上BBS(學校論壇),很快找到了單菲的照片。如果說之前安以源還會驚艷的話,此時他的內心已全無波動——流光仙子可以甩單菲八條街,四天前那個晚上的紅衣BOSS雖然長相記不清,可神\\\\/韻氣質足以甩單菲十條街。
不知修到幾品,才能想起來紅衣BOSS的容貌?
現在只要一想起對方,腦海中浮現的就是白霧擋臉版本,馬賽克之簡單粗暴,令人潸然淚下……
好歹其他地方也弄點霧搞個飄渺仙境的場景行不行?!
暴殄天物啊。
是的,雖然記不起BOSS長啥樣,但安以源確定是個美人。
安以源又看了一下新來的輔導員的資料,姓名鍾落,年齡28,看履歷很完美,照片年輕帥氣,據說是冰山型單身貴族,剛來就得到了兩位女講師的芳心,成為N位女同學的男神——N的數量可以參考下方評論。
退出帖子刷新,安以源驚奇地看到單菲搭訕鍾落的帖子,樓主表示有圖有真相,安以源打開一看,裏面有張明顯是偷拍的照片,角度不太好但兩位主角的臉都入鏡了,引得評論鬼哭狼嚎,而安以源的視線,卻落在單菲的胸前。
那兒有個玉龍掛件,和儲物手鐲里的很是相似。
等等,那不是腰飾嗎?
安以源當時是一身道服自帶掛件不好多加,就順手跟佛像一起貼肉戴着,單菲的情況顯然不是這樣,所以一身紫色·跟古風不搭邊·連衣裙配個白龍項鏈是什麼操作?!現在的妹子真讓人搞不懂。安以源退出帖子,去刷別的消息了。
沒錯,面對「應該是凡人的女同學有了疑似修真界的法寶」這種情況,安以源只是思考了一下以上問題就懶得管了,如果讓故意沒阻止偷拍、想藉此看看安以源應對方式的鐘落知道,估計會吐血吧。
佛系的思維你不懂。
又過了幾天,安以源已養好傷開始用小聚靈陣輔助修行,報名的時間也到了,同學們陸續到達,工商管理2035屆一班匯聚一堂,鍾落總算見到了安以源。
彼時鐘落毫不掩飾地盯着人看,安以源假裝沒注意,直到鄰座同學戳了戳他「你知道嗎?輔導員拒絕了單菲,現在大家都懷疑他是個同性戀……小心點。」
「……」
安以源正在思考,是不是修為和魅力成正比。
鍾落講完話,和同學們刷了一波好感度,臨走前道「安以源,你跟我來一下辦公室。」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