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蘇越梨霍之昀《宋窈嚴司琛小說全文在線閱讀》完整版在線閱讀_蘇越梨霍之昀完整版在線閱讀

蘇越梨霍之昀《宋窈嚴司琛小說全文在線閱讀》完整版在線閱讀_蘇越梨霍之昀完整版在線閱讀 130.番外一 試讀

2022-10-17 18:50 作者:宋窈嚴司琛

章節介紹

宋窈嚴司琛的《宋窈嚴司琛小說全文在線閱讀》小說內容豐富。在這裡提供精彩章節節選: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月明星稀,隔着墨綠色的垂地天鵝絨帷帳,曖昧的私語在小陽台若隱若現。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身着白色西裝的男人晃了晃手中的高腳杯,恣意的抬手撩起對…

在線試讀

130.番外一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月明星稀,
隔着墨綠色的垂地天鵝絨帷帳,
曖昧的私語在小陽台若隱若現。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身着白色西裝的男人晃了晃手中的高腳杯,恣意的抬手撩起對面女/人頰邊的碎發,勾唇調笑道「讓我猜猜,越梨小姐今晚的口紅是什麼味道的?」
「楓糖?柑橘?恩,
還是葡萄?」
男人一邊說著,
一邊低頭湊了過來,夾雜着煙草氣息的呼吸漸漸有些不穩。
眼看就要噙/住眼前佳人的紅唇,
嬌羞不語的女/人低垂的羽睫卻突然劇烈的震顫起來,不等男人靠近,她就猛得向後一仰,白着臉揮手扇了男人一個耳光。
「蘇越梨!你瘋了!」
猝不及防之下,
男人被打得側過了臉,
夾在指尖的紅酒更是濺得滿身都是,他一把將高腳杯摔在了地上,怒不可遏的就要上前抓眼前的女/人。
女/人顫抖着唇竄到了椅後,反手扯開了帷帳,跌跌撞撞的衝出了陽台。
帷帳外,悠揚的圓舞曲縈繞着璀璨奪目的水晶燈盤旋而上,衣香鬢影,
赫然正舉辦着一場宴會。
男人追了幾步,
卻在撞見熟人詫異的目光時剎住了腳步,
狼狽轉身。
「操!」
他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酒漬,
咒罵著掏出了手機。
「老魏,
把車開過來,我現在就要走,對!就是現在!好了好了,老頭子那有什麼事我擔著!」
原本以為是一場你情我願的香/艷逸事,卻沒想到遇到了個瘋婆子,想他宋駿什麼時候遇到過這麼不識抬舉的女/人,居然還敢打他,沒完,這件事絕對沒完!
落荒而逃的女/人提着裙擺一路惶急的衝進了衛生間,砰的一聲關上了門,看着鏡子里那張大驚失色的嬌艷臉蛋,蘇越梨雙/腿一軟,恨不得直接暈過去。
她……她居然穿進了電視劇!
鏡子里的女/人,和她本人生的有六分相像,只是少了那佔據半邊臉頰的礙眼胎記。
她本名蘇越梨,因着與生俱來的胎記,剛出生就被父母扔在了孤兒院,一路跌跌撞撞的長大,靠着在本市影視城大大小小的片場扮死屍跑龍套賺錢讀完了大學,眼看着就要攢夠錢做手術淡化胎記了,就碰上了片場意外,一命嗚呼。
幸運的是,她穿越了,然而不幸的是,偏偏穿成了電視劇里愛慕虛榮,下場悲慘的同名女配。
大概是因為同名,明明是女一號的替身,蘇越梨卻牢牢的記住了女配角的命運。
女配愛慕虛榮,膚淺拜金,明明和男主有了婚約,卻得隴望蜀,勾搭富二代宋駿,給男主戴綠帽。
可惜,宋駿對她不過是玩玩罷了,在男主發家後,被宋駿拋棄的女配後悔萬分,幾次三番的為難女主,卻白白做了男女主之間的助攻,害人不成終害己,最終落得了一個千夫所指的悲慘下場。
想到這,蘇越梨打了個寒噤,然而看着鏡子里那張清艷嬌美的臉蛋,她眼中又多了幾分痴迷原來,沒有了胎記,自己也能變得這麼美。
就衝著這張我見猶憐的臉,和重生一世的機會,她就應該感恩才是。
退一萬步說,情況也許也沒有那麼糟糕,畢竟,只要自己不作死,等到男女主之間感情升溫後大方放手,完全可以頂着這張臉重新征戰娛樂圈,一償自己多年的夙願。
想到這,蘇越梨臉上多了幾分亮色。從小到大,她的人生就一直是hard模式,如果不是有一股樂觀積極的精神,她也支撐不到今天。剛剛握拳給自己鼓了鼓勁,門外就傳來砰砰砰的敲門聲。
「二小姐,先生讓你現在馬上下去。」
蘇越梨心中一驚,輕聲回道「知道了,我馬上就出來。」
不等她拿起手包,門口就傳來鑰匙開門的聲音,「先生很生氣,二小姐你不要鬧了,快出來吧。」
語氣看似平淡,卻透着幾分頤指氣使。
蘇越梨眼疾手快的反鎖住了門,「我說我知道了,給我五分鐘時間!」
「好吧,麻煩二小姐快一點,宋少爺走了,先生正大發雷霆呢。」
宋駿走了?
蘇越梨來不及細想,手腳麻利的掏出了手機,將原主和宋駿之前所有的聊天記錄刪得一乾二淨,就連宋駿本人,也被她拖進了黑名單。
出了衛生間,面目刻板的管家劉媽正垂手候在門外,一見蘇越梨,她耷/拉的三角眼裡就多了幾分幸災樂禍「二小姐這次可惹了大/麻煩了,先生氣得連宴會都提前結束了……」
「我知道了。」
蘇越梨瞥了她一眼,擦肩而過下了樓,剛邁下最後一節台階,斥責聲就撲面砸來,「你好大的膽子!連宋少爺都敢打!」
「風平,有話好好說嘛,醫生都說了,你現在不能生氣。」
一個保養合宜的女/人撫了撫暴跳如雷的男人,擰眉看向蘇越梨,「越梨啊,今天可不僅是你爸爸的五十大壽啊,你不會不知道宋少爺今天來是和你姐姐相親的吧。兩家合作在即,你這一巴掌,可壞了大事了!」
一邊說著,女/人還扯過沙發上沉默不語的長髮少女,「你來這個家也一個多月了,阿姨和你姐姐自問對你不差。」
「尤其是你姐姐,她可是一直把你當親妹妹看的。你打宋少爺之前,就沒有替你姐姐想一想嗎?」
她這一句話,似乎是戳中了男人的怒點,他隨手端起桌上的描金瓷杯就砸了過來,「什麼姐妹親情,這個小畜生就是故意來克我的!」
蘇越梨側頭避開了瓷杯,看着這氣勢洶洶的一大家子,心裏不由泛起了一股對原身的同情。
都說可恨之人自有其可憐之處,原主這樣膚淺的女配,卻也有她的傷心往事。
為了迎合國內主流收視群體,電視劇增加了大量狗血色彩,其中最戲劇化的莫過於最惡毒女配蘇越梨和女主江顏之間異父異母的姐妹關係了。
作為一名大學教授,蘇越梨的生父江風平可以說是事業有成,家庭幸福美滿。
然而他的心底卻一直有一道白月光江顏的生/母方蘭。偏偏方蘭早已有丈夫,黯然的江風平也只能退而求其次,選擇了蘇越梨的生/母蘇柔。
蘇越梨三歲那年,江風平和離異的方蘭再次重逢,兩人的婚外情以方蘭懷/孕江風平拋妻棄女作為結束。
剛剛三歲的蘇越梨就這樣失去了爸爸,和菟絲花一樣的媽媽蘇柔在市井間相依為命。
一晃就是十七年,江風平下海經商,事業越做越大,一手創辦的定製傢具公司蒸蒸日上,更眼看着就要和房地產龍頭宋氏結為親家。
卻沒想到,男主霍之昀會突然拿出江老爺子生前的訂婚信物,上門要娶江家小姐。
一邊是商場大鱷,一邊是混跡娛樂圈的小明星,傻/子都知道該怎麼選。
然而礙於男主是公眾人物,擔心惹人非議的江風平苦想出了一個兩全其美的好辦法,讓蘇越梨來完成這個婚約。
柔弱無能的蘇柔,被丈夫拋棄後,咬着牙在小學邊開了家餛飩店,起早貪黑的將女兒養到20歲,卻不想一朝病倒,微薄的積蓄流水般花的一乾二淨。
蘇越梨人長得美,早早被星探發掘進了娛樂公司當練習生,可惜她天生五音不全,為人又心高氣傲,不願接受上層潛規則,又趕上國內音樂市場不景氣,一拖拖到了二十歲合約終止都沒能出道,白白浪費了五年青春。
就在雙重打擊逼得蘇越梨走投無路之際,風度翩翩的生父伸出了援手,在江風平的唱做念打之下,蘇越梨和男主霍之昀訂下了婚約。
然而巨大的落差感卻讓這個才20歲的女孩徹底迷失了,明明她才是爸爸的親生女兒,為什麼江顏錦衣玉食,自己卻從小過得困窘狼狽呢?
如果早些相認,她也不會飽受公司的打壓排擠,那個肥豬一樣的總監,也不敢再對自己動歪腦筋了吧。
尤其是在得知生父認回自己的原因後,看着江顏訂親對象,嫉妒心日夜啃噬着蘇越梨,讓她憤憤不平,寢食難安。
這種不平,被重生後的女主江顏巧妙的發覺了。
作為重生者,她早已明白宋家如今的繁華不過是大廈將傾,花心的宋駿更非良配,反倒是看似不起眼的霍之昀,日後將一手創辦霍氏科技,一躍成為華國的商業巨子。
想要擺脫婚約的江顏,就將目光放到了蘇越梨身上。
想到這,蘇越梨不由得暗自慶幸起來,幸好她剛才慌亂之下打了宋駿一個耳光,要不然,可就徹底落入女主的圈套了。
按照劇情,今晚江父的五十歲大壽上,蘇越梨和宋駿在小陽台接吻的視頻將會在江顏的操作下在大屏幕循環播放。不僅實現了江顏退婚的願望,更讓蘇越梨徹底得罪了睚眥必報的男主霍之昀。
蘇越梨長舒了一口氣的模樣,落在暴怒的江父眼裡,就成了這個養不熟的女兒挑釁自己權威的證據。
宋家少爺一走了之,想必是對江家不滿意了。也是,這樣的天之驕子,哪裡受得了這樣的氣。
一想到自己苦心攀附的大/腿就這樣被這個死丫頭攪黃了,江父生吃了蘇越梨的心都有了。他圓睜着赤紅的雙眼,一個箭步上前就要扇向蘇越梨,「笑,你還有臉笑!半點家教都沒有,老子今天就好好教教你!」
這具身體練舞多年,柔韌性很是不錯,蘇越梨腰一扭,翻過了身後的天鵝絨方凳,避開了江父的巴掌。
「是,我沒有家教,誰叫我爹跟着小三跑了。你現在想來教我,晚了。」
「你……」
江父氣得倒仰,一腳踹開了方凳,擼起袖子就要打蘇越梨。
蘇越梨能感受到女主落在自己身上那探究的目光,不過她此時也顧不得再像原主那樣小心的討好這一家人。
從前她是孤兒,不是沒有嚮往過爸爸媽媽,然而江風平這樣薄情寡義的負心漢,實在激不起她的孺慕之情,更別說這虛偽的豪門生活里還藏着女主這個重生者,她可不想什麼時候再被她利用一回。
一邊快速盤算着自己的出路,蘇越梨靈活的躲避着怒氣衝天的江父,躲到三角櫃旁時,她正打算繞過去,就被人擋住了去路——是管家劉媽。
劉媽胖胖的身子一動不動的擋住了蘇越梨,她唇角一勾,刻薄笑道「二小姐,玩夠了嗎?」
蘇越梨咬了咬唇,卻怎麼都推不開劉媽,反被這老妖婆擰住了手腕,動彈不得。
眨眼間,身後的江父滿是酒氣的呼吸已是近在咫尺。蘇越梨緊緊的閉上了眼,阿Q般自我開解就當作是在當替身,不就是一個耳光嗎?
然而她預料中的巴掌卻沒有落在臉上,一隻大手將她攬到了身側,晃動間,蘇越梨只聞到了雪松與煙草夾雜的淡淡冷香。
「伯父,您這是做什麼?」
男人聲音低啞,詢問中透着幾分冷淡,蘇越梨睜開眼,怔怔的看向眼前高大挺拔的男人。
他身上還穿着藏藍色的西裝,珍珠母貝領扣一絲不苟的扣到了喉結最下方,禁慾而優雅。
逆光下,男人墨黑的短髮上泛起了淡淡的光圈,一縷碎發垂在他深邃的眉目間,似乎感受到了蘇越梨的視線,他虛眯着眼側頭看來,恰好捕捉到蘇越梨眼中尚來不及收回的驚艷。
蘇越梨咽了咽喉,狼狽的借揉手腕上的紅痕低下了頭,心底卻仍忍不住嘖嘖稱奇,不愧是男主霍之昀,劇組裡演他的那位當紅小生,已經算得上是眉目清俊了,卻仍遠遠及不上他本人的俊美出塵。
幽黃的燈光撒在霍之昀額前的碎發上,落在眼前的細碎陰影讓他的眸光顯得越/發幽暗。他不動聲色的點了點方向盤,聲音微啞,「原來是這樣。」
明明語氣不帶半點波瀾,蘇越梨的心跳卻莫名的亂了一拍。
她舔/了舔唇,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剛才說的有些引人遐想,連忙擺手補充道「我估計肯定是周夢的事情讓元維產生陰影了,所以他才想挑一個老老實實的女主角。」
「剛好我下午表現的還行,所以他就隨手推薦我了。肯定是這樣的。」
見她解釋的認真,霍之昀挑了挑眉,因突如其來的元維產生的不愉瞬間消散了。
她這麼擔心自己誤會嗎?
只是男人天生的領地意識卻讓他嗅到了一絲危險的味道。
同在娛樂圈,雖然他本人算得上是離群索居,但也和元維有過幾次參加活動時的偶遇,寥寥幾次碰面,元維給他留下的印象都是桀驁不馴。
這樣一個人,會隨隨便便欣賞誰嗎?
霍之昀眯了眯眼,下意識的將元維這個名字記到了心底。
腦中思緒萬千,霍之昀的表情卻半點不露痕迹,「我想肯定是因為你下午表現的太出色,所以才會讓他們見才心喜。」
「你現在也算正式踏入娛樂圈了,方方面面都需要團隊幫你打理。」
霍之昀頓了頓,沉聲建議道「我和華媒集團約滿後,單獨成立了工作室。工作室現在掛靠在華媒旗下,但財務和資源都是獨立的。負責人是我的朋友穆南,他的為人和能力都很不錯,在業內也算得上是金牌經紀人。」
「越梨,你要不要考慮加入我的工作室?」
加入霍之昀的工作室?
蘇越梨咽了咽口水。
如果她沒有記錯,霍之昀將會在科技公司上市後依靠充沛的現金流和海外融資,以他個人的工作室為跳板,一舉吞併華媒集團,轉身成為六大掌門人,華國娛樂大亨。
現在加入,說不定還能趁機拿到原始股,媽呀,這樣將來被男主拋棄,她也能坐擁金山,背靠大樹了!
想到未來的美好錢景,蘇越梨只覺得眼前的霍之昀渾身上下散發著金光,英俊深邃的輪廓是那麼的寶相莊嚴,舉手投足間都揮灑着財氣。
只是,將來如果他和女主在一起了,會不會覺得她這個前未婚妻礙眼,她非但喝不上肉湯,還得倒喝一壺罰酒呢?
畢竟,江顏可不是個善茬。
想到這,蘇越梨對了對手指,割肉般壯士斷腕道「還是算了……」
頂着霍之昀幽深似湖的目光,蘇越梨有些說不下去,男主畢竟是好心,她總不能說,將來你會愛上別人,我這是怕被你女朋友穿小鞋吧。
委屈的抿了抿唇,蘇越梨靈機一動,忽然想起孫嘉的邀約「唉,其實我也挺想簽你工作室的,可是孫嘉不是也向我邀約了嗎?《暗戀》又是元氏娛樂的自製劇,我要是簽了別的公司,會不會不太好?」
霍之昀下頜有些緊繃,卻在看到蘇越梨緊攥着衣角的細白小手時心頭一軟。
「你說的也有道理。這樣,明天我讓我的助理陪你一起去,如果元氏那邊要和你簽約,他也能幫你把把關,你看怎麼樣?」
看着男人和煦的模樣,蘇越梨的心中莫名湧起了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滋味男主他,其實是個很仗義的人吧。就算是做他的朋友,也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好了,時候不早了。你明天還有事,走吧,我送你上樓。」
霍之昀一直將蘇越梨送到了家門口,眼看着她進了屋,這才轉身下樓。
驟雨初歇,空氣里還帶着濕/潤的雨意,橙黃色的路燈伴着霧氣洋洋洒洒的氤氳着,霍之昀仰頭看了看蘇越梨家的窗戶,卻沒有急着啟動車。
他點了一支煙,煙霧瀰漫中撥通了經紀人穆南的電話,「老穆,鄒曼那邊你還沒有回絕吧,我改主意了。」
電話那頭的穆南嚇了一跳,「不是,你不是說不想摻合華媒內部的鬥爭嗎?怎麼又改主意了?」
鄒曼是華媒集團藝人部的副總監,手下曾帶過兩任影后,曾是華國娛樂圈響噹噹的金牌經紀人。
只可惜她因為規劃路線不符合第二任影后宋涵的預期,被解約後又陷入婚變,債務纏身,事業停擺了一年多。
好不容易在上半年加入華媒集團,卻被公司幾個大經紀人排擠,眼看就要黯然收場。
霍之昀的工作室如今掛靠在華媒集團,他實力人氣兼具,是公司力捧的新一代小生。名下更持有公司大量原始股,在華媒地位超然。
如果他願意伸出援手,鄒曼的一盤死棋就有救了。
為求自保,鄒曼曾有意向他示好。不願摻合公司內鬥的霍之昀原本已經決定回絕,卻在剛才突然改變了主意。
娛樂圈這樣的名利場,複雜莫測,蘇越梨性格單純,他實在是不放心任她獨自打拚。
鄒曼性格雖然耿直,能力手腕卻不錯。
讓她簽下蘇越梨,同在華媒,自己也能放心一點。
只是這些話,霍之昀有些赧於說給發小穆南聽。
穆南是個急性子,見霍之昀突然改了主意,又半天不肯說原因,當即決定找上門問個清楚。
霍之昀前腳剛到家,後腳穆南就找上了門。
「所以說,你想讓鄒曼簽下蘇越梨?」
穆南大吃一驚,畢竟前幾天自己還幫霍之昀找律師寫下了詳盡的「假扮未婚夫妻」契約,怎麼一轉眼,兩個人就要假戲真做了呢?
「不是,那合約呢?還簽嗎?」
發小眼中的驚詫讓霍之昀有些不好意思,他清咳了一聲,轉身進了餐廳,「不簽了。合約這件事,不要說出去。」
穆南挑了挑眉,追着霍之昀進了餐廳,「呦吼,這麼說弟妹讓你挺滿意,誒你什麼時候學會做菜了?」
餐桌上的菜已經涼了,卻還隱隱帶着香氣,穆南揉了揉肚子,端着盤子就要放進微波爐加熱,「剛好我晚上沒吃飽,也讓我嘗嘗你的手藝。」
「不行,這是越梨給我做的。」
霍之昀身高腿長,胳膊一伸就從穆南的手裡搶回了盤子,「留着我明天吃。」
「我去,你們這進度夠快的啊,都發展到登堂入室了?」
穆南眼疾手快的拈了一塊魚肉,塞進嘴裏,「誒,味道真不錯,弟妹這手藝不比大廚差。」
穆南一口一個的弟妹莫名取/悅了霍之昀,再加上家裡沒有保鮮盒,霍之昀想了想,到底還是把盤子放進了微波爐里,大方的和穆南分享了宵夜。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