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如果時光可以重來祁崟流離》小說謝華琅衡嘉完結版閱讀

《如果時光可以重來祁崟流離》小說謝華琅衡嘉完結版閱讀 122.番外 試讀

2022-10-17 18:39 作者:祁崟流離

章節介紹

《如果時光可以重來祁崟流離》,以謝華琅衡嘉作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網絡作家「謝華琅衡嘉」傾力打造的一本{分類},目前正在火熱更新中,小說內容概括: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此為防盜章 盧氏端麗面上閃過一抹猶疑:「叫她進來吧。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淑嘉縣…

在線試讀

122.番外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此為防盜章 盧氏端麗面上閃過一抹猶疑「叫她進來吧。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淑嘉縣主正是桃李之年,
言及相貌,
更加肖似生母臨安長公主,渾然天成的秀婉靈徹,
清貴凜然,
也是極少見的美人。
入了內室,
她先向盧氏問安,
謝華琅亦是行禮,口稱縣主。
盧氏端坐椅上,
客氣之中有些疏離「縣主怎麼來了?」
「一是有個消息要同母親講,二來,也是接柳氏回去,
」淑嘉縣主聲氣溫婉,微笑道「那也是郎君的孩子,
既然有了,便該好生照看。」
盧氏不意她竟肯接納柳氏腹中之子,
詫異之餘,
倒有些愧疚,
語氣略好了些「縣主說有消息要同我講——」
淑嘉縣主低笑,
手掌溫柔拂過自己肚腹,
神情有些羞怯,她身後侍女屈膝見禮,
笑道「縣主有了身孕,
醫女診脈,
說是兩月有餘了。」
盧氏聽得怔住,
轉而欣喜道「果真嗎?」
「我也怕醫女年輕,會有誤診,故而請了太醫探看,」淑嘉縣主溫柔道「的確是有了。」
「這可真是好消息!」盧氏聽罷喜不自勝,卻將柳氏忘到九霄雲外去了,連忙叫淑嘉縣主落座,又道「胎像好嗎,阿允可知道嗎?」
「太醫說這是頭一胎,要好生照看,仔細些,不會有問題的,」淑嘉縣主笑道「郎君現下還未歸府,便沒有叫人知會他。」
盧氏先前因鄭後與臨安長公主疑心謝家,安排醫女入府,對淑嘉縣主心生不滿,素日里對她也淡淡的,現下知她有了身孕,態度大有轉圜。
她與淑嘉縣主並不如何親近,此時也不打算派人過去,免得惹人疑心,只道「你母親一直盼着,知曉這消息,該高興壞了,有沒有叫人去送信?」
臨安長公主慣來寵愛長女,若是知道,自然會派人前來照看的。
淑嘉縣主笑道「已經叫人去送信了。」
長媳有孕,對於謝家與謝允而言都是好事,盧氏自然也歡喜,吩咐人好生送淑嘉縣主回去,又叫柳氏一道離去。
謝華琅見內室無人,方才低聲道「也太巧了些吧?」
「誰知道呢。」盧氏半歪在軟枕上,面上笑意未歇「只看結果便是了,過程如何,又有什麼要緊的?」
淑嘉縣主嫁入謝家幾年,恭謙淑惠,論及言行舉止,也挑不出毛病,若不是有隋氏之死梗着,也是極合心意的兒媳。
長兄房中的事,謝華琅不好摻和,知道自己即將添兩個侄子或侄女,也由衷歡喜,母親已經令人將這消息知會二房,想來這兩日,家中便會有宴飲。
「好了,你也該累了,」盧氏望着女兒,溫柔道「回去歇着吧,有事明日再說。」
謝華琅應聲,起身行禮,回了自己院子。
……
先前謝華琅與盧氏說話時,采青采素也在,這二婢常年跟隨謝華琅左右,她見了什麼人,與誰交際,自是一清二楚,聽她與盧氏講已經有心上人,不免詫異。
在盧氏院中,她們沒敢言說,直到跟隨謝華琅回去,左右無人,方才低聲問「女郎說的心上人……」
那二人對視一眼,采青試探道「不會是個道士吧?」
謝華琅自袖中取出那隻珊瑚耳鐺,手指輕柔摩挲,雲淡風輕道「不可以嗎?」
「這,這如何使得,」采青采素慌了神,跪地道「道士無官無爵且不說,又是方外之人……」
先前謝華琅往那道觀中討花,她們也隨同前往,只是不曾入內罷了,此刻卻是悔之不及。
倘若她們一道進去,起碼也會知道自家女郎相中了誰,那人具體又是如何。
「你們是我的僕婢,不是阿爹的,也不是阿娘的,」謝華琅將那隻耳鐺收起,目光微沉,垂眼看着她們「不該說的話,都給我咽進肚子里去,知道嗎?」
采青與采素對視一眼,叩首應是。
「起來吧,」謝華琅微微一笑,道「跪來跪去的,像什麼樣子。」
……
第二日清晨,謝華琅早早起身,往盧氏處去問安,卻知母親此時尚未起身。
僕婢低聲道「縣主有孕,夫人着實歡喜,加之二郎君婚事漸近,昨夜同老爺說了大半宿的話,午夜時分方才歇下。」
「原來如此,」謝華琅笑道「不必驚擾阿娘,叫她知道我來過便是。」
僕婢微怔,見她衣裙華美,朱釵挽發,極是鮮妍,訝異道「女郎又要出門嗎?」
「你便說我出門訪友去了,」謝華琅莞爾道「阿娘會明白的。」
僕婢聽得半知半解,卻還是頷首應了。
……
昨日出城時,尚且有元娘憲娘說話,今日催馬揚鞭,卻要快得多。
謝華琅輕車熟路,到昨日道觀門前,施施然下了馬。
門前仍舊有年輕道士洒掃,看她又至,就跟見妖怪來捉小孩兒似的,驚道「你怎麼又來了?」
謝華琅見是個熟悉面孔,禁不住笑道「昨日還口稱『女郎』,今日便你你我我起來,你這道士,也太不把我當外人了些。」
晨光熹微,她生的又美,莞爾一笑時,但見唇紅齒白,清新嫵媚,別有風流。
那年輕道士臉頰漲紅,一時說不出話來,好半日才道「女郎,桃花也討了,你今日來此,又有何貴幹?」
「桃花是討了,但我卻丟了耳鐺,」謝華琅理直氣壯道「來時還在的,走時卻沒了,今日特意來尋。」
「耳鐺?」那年輕道士微怔,旋即搖頭「我們的確不曾見到。」
「你們沒見到,不代表別人也沒見到,」謝華琅道「興許是別人撿到,交到你們觀主那兒去了呢?」
年輕道士道「這我便不知道了。」
朽木不可雕也。
謝華琅聽得搖頭,不禁失笑道「那還不快去問。」
……
那年輕道士入了門,向衡嘉講了此事,顧景陽正在案前翻書,淡淡道「怎麼了?」
衡嘉原想說「枝枝女郎又來了」的,轉念想起昨日之事,匆忙改口,輕聲道「陛下,謝家女郎來了,說在此丟了一隻耳鐺,特意來尋。」
顧景陽手指頓住,垂下眼睫,輕聲道「叫枝枝進來吧。」
衡嘉應聲,親自出門,將謝華琅請了進來,隨即便退下,順勢掩上了門。
一日不見,他還是舊時模樣,面容明俊,隱約清冷,眼帘習慣性的低垂,好像天生就拒人於千里之外似的。
謝華琅也不在意,落座之後,笑吟吟道「道長,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顧景陽並不看她,只道「油嘴滑舌。」
「那我便說正事了。」謝華琅托着腮,輕輕道「我昨日來此,丟了一隻耳鐺。」
顧景陽仍舊低垂着眼睫,道「嗯。」
謝華琅望着他,又道「你有見到嗎?」
顧景陽眼底盪起了極淺的漣漪,抬眼看她一看,復又垂眼道「不曾見到。」
謝華琅張開手,掌心那一隻珊瑚耳鐺色澤瑩潤,光彩耀人。
「可惜了。」她惋惜道「那雙耳鐺是我最喜歡的,失了一隻,此後再也不能佩戴了。」
顧景陽眼睫微顫,正欲開口,卻聽窗外傳來撲簌簌的聲響。
謝華琅側目去看,便見窗邊飛來一隻牡丹鸚鵡,紅頭、黃胸、綠尾,羽毛鮮艷,極其美麗,它梳理一下羽毛,扭頭見謝華琅在,黑豆似的眼睛也頓了一瞬。
謝華琅見它漂亮,有些喜歡「道長,這是你養的嗎?」
顧景陽淡淡道「嗯。」
兩人說話間,那牡丹鸚鵡已經將謝華琅打量了一圈,忽然飛過去,踩在了她肩頭。
謝華琅微吃一驚,側眼去看,便見它也正望着自己,忽然又飛起來,落到了案上,啞聲叫道「好漂亮!嘎,好漂亮!」
顧景陽唇角微彎,伸手摩挲它的羽毛,又抬眼去看謝華琅。
她似乎偏愛綺麗,兩次相見,皆是錦衣綉服,朱釵華貴,然而人比花嬌,美越珠玉,令人不以外物累贅,反而覺得恰如其分。
增之一分則太長,減之一分則太短;著粉則太白,施朱則太赤;一肌一容,盡態極妍,不過如是。
顧景陽少見的出了神,卻聽她忽然喚了一聲「道長」,驟然回神。
謝華琅歪着頭看他,笑道「你盯着我看了好久。」
顧景陽神情中有些被看破的窘迫,但更多的是淡然,他別過頭去,眼睫輕輕顫了顫,卻沒言語。
謝華琅最是喜愛他這模樣,身體略微前傾,笑問道「我好看嗎?」
顧景陽望着那隻牡丹鸚鵡,淡淡道「尚可。」
謝華琅忍俊不禁,故意轉開話頭,道「我的耳鐺怎麼辦?」
顧景陽側目看她,道「你想怎麼辦?」
「耳鐺是在你這兒丟的,」謝華琅眼珠一轉,理直氣壯道「你得賠我。」
顧景陽道「我並不曾見到。」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