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杜芊芊容宣《葉綰綰封堯小說無彈窗》_《葉綰綰封堯小說無彈窗》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杜芊芊容宣《葉綰綰封堯小說無彈窗》_《葉綰綰封堯小說無彈窗》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97.陳闕余和她[前世]一 試讀

2022-10-17 18:26 作者:葉綰綰封堯
  • 葉綰綰封堯小說無彈窗 葉綰綰封堯小說無彈窗

    經典力作《葉綰綰封堯小說無彈窗》,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杜芊芊容宣,由作者「葉綰綰封堯」獨家傾力創作,故事簡介如下:就看見精緻打扮的景清荷正坐在沙發上,翻看雜誌。那是全國最暢銷的商業周刊,上面還印着自己的封面,那一期他被稱為商界不休的傳奇。還是葉綰綰陪他一起去採訪的。「你來做什麼?」封堯關上門,他姐景清荷很少來公司找他,但是一旦來了,就一定是個麻煩事...

    點擊閱讀《葉綰綰封堯小說無彈窗》全文

章節介紹

《葉綰綰封堯小說無彈窗》內容精彩,「葉綰綰封堯」寫作功底很厲害,很多故事情節充滿驚喜,杜芊芊容宣更是擁有超高的人氣,總之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葉綰綰封堯小說無彈窗》內容概括: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前世番外養貓容敏給杜芊芊送了一隻貓,毛髮雪白蓬鬆,一雙…

在線試讀

97.陳闕余和她[前世]一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前世番外
養貓
容敏給杜芊芊送了一隻貓,
毛髮雪白蓬鬆,一雙眼睛珠子有兩種顏色,一隻藍色一隻綠色,
看起來可愛極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杜芊芊將貓抱在懷裡,
喜歡的不得了,
她和陳闕余成婚三月有餘,
相處的並不怎麼和諧,有時候吵架吵得狠了,陳闕余就不肯理她了,
當然,他自己不好過,
她也別想好過就是了。
不讓她出門不許其他人陪着她鬧,這幾天杜芊芊已經快被憋死了,多虧了容敏送來的這隻貓,還能給她解解悶。
白朮看着樂不可支的她,
都不忍心開口煞風景,過了一會兒,等杜芊芊終於肯將貓兒放在榻上,
她才說道「小姐,
養貓的事怕姑爺不會同意啊。」
姑爺瞧着就不是什麼好相與的人,
看起來更不像是會喜歡這種毛茸茸的小動物。
杜芊芊才不管陳闕余怎麼想呢,他不喜歡不同意和她有什麼關係嗎?她又不會叫他去養,
再說了,
這隻白貓如此可愛,
她就不信陳闕余連只貓都不讓她養。
事實證明,這種事他還真的做得出來。
這日,陳闕余臭這張臉來了她的屋子,臉上的表情活像是她欠了他錢似的,杜芊芊只抬眸看了他一眼,便立即將視線收了回來,繼續逗弄懷裡的貓兒。
陳闕餘一開始還沒有看清她懷中抱着個什麼玩意,走近一看,就發現了個白白的毛茸茸的生物,他當即皺下了眉頭,往後退了好幾步,表情嫌惡,「你拿的這是什麼!?」
杜芊芊回道「貓啊。」
陳闕余的臉色就更加的臭了,咬牙切齒,神色猙獰像是要將她還有她懷裡的貓給生吞活剝了,「你從哪裡弄來的這麼個小畜生?!」
成婚之後,杜芊芊早已見識到他的壞脾氣,強壓了一口氣,才忍住要和他吵架的欲\\\\/望,她回道「你能不能好好說話?我倒是覺得乖寶比你好多了。」
陳闕余眉心直跳,「乖寶?」
「他的名字,我起的,你要是不喜歡你就別過來,反正你也不喜歡我,不來不是更合你意。」他們才成婚三個月,這時候杜芊芊的脾性也還沒有磨平,說話也總帶着刺。
陳闕余小時候倒也不討厭貓狗一類的小動物,偶爾還會逗逗他們玩,可他五歲時被只野貓給咬了一口,那貓下口可狠,差點把他胳膊上一塊肉給咬下來,打從這之後,他便討厭死貓這種生物,連帶着對狗也很是厭惡。
「整個府里,我說了算,我就是討厭貓,哪怕我不來你這裡,你也不許養。」陳闕余淡淡的說。
他這副置身事外頤氣指使的態度讓杜芊芊很是惱火,她蹭的站起來,走到他面前,仰着下巴盯着他看,彷彿一點都不害怕他,她氣呼呼的說「你不要欺人太甚!這個不許那個不許,你還要什麼是讓我做的?我爹我的兄長都沒有你管的嚴!」
陳闕余看她氣的半死的樣子反而笑了,眼角往上挑了挑,像是在挑釁,「你若是安分守己乖巧聽話,我也不至於給你立這麼多規矩。」
杜芊芊胸口此起彼伏,真是給氣壞了,可她罵人向來是罵不過他的,說話也沒有他惡毒,回回吃虧都是她,「你你你你……」
「我如何?」
杜芊芊冷靜下來後,才想明白,既然吵不過他就不吵了,她轉身將軟塌上的貓兒緊緊抱在自己懷裡,一副護着崽子的兇惡模樣,「你別想。」
別想着把貓給弄走,陳闕余哼了聲,簡直就是在嘲笑她的幼稚和單純,他是不肯上前去搶她的貓,但是還不敢指使別人幹嘛?
陳闕余隨隨便便使了個眼神,身邊的人便意會了,上前就要奪她手裡的貓兒,他硬來杜芊芊自然是沒法子反抗的。
乖寶被人抱走後,杜芊芊眼睛都紅了,心裏頭都恨死了陳闕余,這個人太壞了太壞了。
而且好像就對她一個人壞。
她用通紅的雙眼盯着他看,一衝動就撲了上去,「我跟你拼了。」
杜芊芊雙手死死揪着他的衣服,整個人都掛在他身上,像是個潑婦,陳闕余沒有防備,被她撲了個正着,脖子都被掐紅了,他怒聲道「你給我下來。」
「我就不!除非你把乖寶還給我。」
「你做夢。」陳闕余冷笑。
杜芊芊也冷冷一笑,毫不留情的擰着他後背的肉,「我掐死你。」
許多事情她都忍了,今天不想忍了,陳闕余就是看她勢單力薄,才肆無忌憚的欺負她!
陳闕余倒吸一口涼氣,疼的臉都白了,「你真以為我不敢跟你動手?」
杜芊芊氣笑了,把臉湊到他眼前,「你打我,來,打死我,反正你討厭我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打死了我也好重新去找一個你喜歡的姑娘。」
論撒潑,她也是一把好手。
陳闕余伸手扣住她的手腕把人從自己身上給弄了下去,他看着軟塌上委屈巴巴的人,哼了哼,「我懶得和你計較。」
杜芊芊心裏的委屈都要溢出來了,眼中盛滿了水光,又硬是把眼淚給逼了回去,她隨手拿了邊上的軟枕,朝他的臉砸了上去,準頭極好,正中他的臉,她帶着哭腔說道「我討厭死你了。」
陳闕余站着沒動,眉頭擰的更加深。
杜芊芊顯然還發泄夠,軟塌上能砸的不能砸的東西都一股腦的朝陳闕余飛了過去,「怎麼有你這麼壞的人!」
陳闕余再也忍不住,衝上去把人按在軟塌上,緊緊扣着她的手腕,兇巴巴的威脅她,「你不要得寸進尺。」
杜芊芊不說話,先是瞪着他,隨後拿着爪子去撓他。
屋子裡雞飛狗跳,夾雜着各種聲音,沒過多久,裏面便已是一片狼藉,不堪入目。
杜芊芊身上的腰帶開了,髮髻的金釵早就不知道掉到哪裡去,頭髮亂七八糟的披散着,活像是個小瘋子,陳闕余也沒有好到哪裡去,臉上有她留下的抓痕,衣服也早就被她給抓亂了,可以說也是很狼狽。
他們這副樣子又恰好被陳闕余的父親看見了,兩個人都少不了一頓罵,不過被罵的更狠的還是陳闕余。
夫妻兩個差點打起來,自然是逃不過懲罰。
這天夜裡,陳闕余的父親罰他們兩個去祠堂里跪着反省。
兩個人跪在牌位前,誰也不看誰,誰也不理誰。
到了後半夜,杜芊芊實在受不住膝蓋上的疼,拿出她偷偷準備好的護膝,還沒戴上,耳邊響起一道冷嘲熱諷的聲音,「你敢用我現在就去告訴父親。」
杜芊芊直接把護膝砸在他的臉上,壓低了嗓子,「你去去去去去去去啊!你煩不煩啊啊啊啊!」
看她快要哭出來,陳闕余才收了聲,撇了撇嘴沒再說話。
過了好一會兒,陳闕余見她還沒有撿起護膝戴上的打算,默默將地上的護膝遞到她跟前,「你的東西,拿去。」
杜芊芊別開臉,也不知道是在和誰置氣,「我不要了。」
「不要拉倒,疼的是你又不是我。」
杜芊芊頓時更氣了,心堵堵的。
這個天殺的男人。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