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林綿綿蘇瑾鴻《宋窈嚴司琛17章》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林綿綿蘇瑾鴻)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林綿綿蘇瑾鴻《宋窈嚴司琛17章》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林綿綿蘇瑾鴻)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106.番外2 試讀

2022-10-17 18:38 作者:宋窈嚴司琛

章節介紹

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宋窈嚴司琛17章》講述的林綿綿蘇瑾鴻決兩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抱歉,寶寶的訂閱百分比不夠哦~本文版權歸晉江文學城所有 「嗯。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會議…

在線試讀

106.番外2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抱歉,
寶寶的訂閱百分比不夠哦~本文版權歸晉江文學城所有 「嗯。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會議還有十分鐘開始,各部門的經理已經到了會議室,
您看?」
「我過五分鐘過去。」
秘書開門出去,
走在前往會議室的路上,與遇到的同事笑着打招呼。
林總今天穿的紫色西服可真好看,
又迷人又攻。秘書想起林總精明幹練衣服職場女強人的樣子就兩眼冒桃心,忍不住犯花痴。
辦公室里,
林綿綿摘下眼鏡,
掏出手機看看時間。
不知道怎麼回事,
往常寂靜的高中群今天拚命的冒消息,
鎖屏上全是提示信息。
林綿綿隨意的打開群看了一眼,發現是在討論高中班級聚會的事。她來了興趣。
「要聚會嗎?」
大家一看平時都在潛水的林綿綿居然說話了,刷屏刷的更快了。
「是呀,
這周在希爾酒店。綿綿你要來嗎?」
班長說「我在統計名單,
綿綿你來的話跟我說一聲。」
「哇,林總居然出來說話了!」有的同學調侃道。
一時間,各懷心思的同學回復的更頻繁了。
林綿綿有些懷念的看着一個個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好多年了呢。想了想,決定參加這次聚會。
「我去,
班長把我記上吧。」
看看時間,快要到開會的時間了。她拿起資料,
打算髮完這句就出去。
「對了,
蘇瑾鴻來嗎?我給他發消息他從來都不回我。」
整個群沉默了幾秒鐘。
「綿綿你不知道嗎?蘇瑾鴻在G國機場遭遇恐怖分子……」
電梯門打開,
林綿綿鎖屏前的看到的最後一條消息就是這個。
她一時間心神巨震。
「???」
到了會議室門口,
秘書打開門把她請進去。
主講PPT的組長已經走上檯子,周圍的部門經理的注意力都集中在PPT上,林綿綿第一次在開會的時候神思恍惚。
她拒絕再去想省略號的內容,雖然很清楚的知道蘇瑾鴻大概已經凶多吉少了。
一直到各部門經理開始發言,林綿綿強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會議內容。
在結束的時候,她一如既往冷靜的對各部門進行點評。
「散會。」
林綿綿在微信上點開李鈺安的頭像。
旁邊的秘書開始彙報,林綿綿不耐煩的揮揮手說「待會兒再說。」
「在嗎?」
「怎麼了?林總居然有空找我。」話中的口氣一如李鈺安風格的調侃。
然而林綿綿沒空關注這些。她手微微顫抖的打下幾個字「蘇瑾鴻怎麼了?」
「……」
「??」
「他已經……好多年了,你不知道嗎?」
林綿綿難以克制的攤在椅子上。
她茫然,她不相信,她不知所措。
心中彷彿有什麼野獸在嚎叫,悲傷的要衝出心臟。
為什麼?為什麼會是他?他那麼好!他明明那麼好!!!
林綿綿靠在椅背上,眼角流下一滴眼淚。漸漸的,眼淚越來越多,先是一滴,後來是一串,再後來林綿綿控制不住的小聲嗚咽。
她捂嘴趴在桌子上,眼淚漸漸浸濕了袖子。
眼眶都是淚水,看不太清屏幕上的字。她毫不在意的拿着袖子擦擦眼淚。
「你有空嗎?」
李鈺安「如果是聊蘇瑾鴻,隨時都有。」
「半小時以後,我開車去接你。」
「好。」
林綿綿清清嗓子,開始撥打內線「今天晚上的酒會推掉,還有下午我要出去一趟,沒有處理完的事情明天處理。除非是急事,否則不要打我電話。」
「好的,林總。我這就去通知。」
林綿綿擦擦眼淚。去辦公室旁邊的休息室換了一套黑色的西服。換了一件衣服的她,彷彿又披上了堅硬無比的鎧甲。
很快,林綿綿到了約定好的地方。李鈺安早早就在那裡等待了。
記憶里那個總是嬉皮笑臉的男孩子也已經蓄起鬍子,掛上嚴肅的表情,開始展現男人的魅力。
李鈺安上車以後,「去哪裡?」
林綿綿茫然的看着窗外,「不知道。」
李鈺安觀察着她的表情,「如果你對地方沒想法的話,介意我來開嗎?帶你去個地方。」
林綿綿沉默的和他換了座位。
「你才知道蘇瑾鴻的事嗎?」
「是的。」
「怪不得,他的葬禮上我看到你父母和吳念彤了,還在奇怪你為什麼沒來。」
林綿綿茫然的又重複了一遍,「我父母和吳念彤?」
「是啊,你父母。可能他們是怕你太難過了,才沒有告訴你吧。」
「……」
林綿綿已經沒有氣力去埋怨任何人。她彷彿整個人都被抽空了一般,又彷彿身體里充滿了一種力量。那種力量讓她想流淚,想嚎叫,想毀滅。
漸漸的,車道的車輛越來越少。直到到了一片墓園。
李鈺安停下車,「到了。下來吧。」
林綿綿默默的跟在他身後,經過一個又一個墓碑。
她不敢想像,以前那個俊秀、體貼、勇敢的少年,和那些人一樣,靜靜的躺在底下。
走到蘇瑾鴻的墓碑前,她看着那張黑白照,微微一笑如回憶里的一樣。
她知道不會有了。
那個神采飛揚在球場上吸引了全場女生目光的男孩子不在了。
他不會再鄙視她了。
再也不會有一個人嘲笑她又幫助她,把她氣的半死又在心裏暗暗感激。甚至問他原因也說不出來啥,只能傻乎乎的回答是把她當作妹妹。
但是憑什麼啊?為什麼是他啊?為什麼啊!!!
林綿綿終於控制不住的抱着頭蹲在地上嚎啕大哭。什麼形象也不顧了。李鈺安也濕了眼眶,但他已經經歷過一次了,沒有這麼失態。只是沉默的給林綿綿紙巾。
林綿綿從墓園出去,恍如隔世。抬頭看着刺眼的陽光,嘲諷一笑。
你看陽光那麼明媚,生活還在繼續。
李鈺安看到她神思恍惚,就坐上駕駛位,靜靜開車,給她多一點一個人的時間。
回到市區。
「謝謝你,耽誤你一下午時間。」
「沒事。」
林綿綿開始啟動車子,準備回家。
車窗漸漸揚起,快要關上的時候,李鈺安忍不住說了一句「看到你今天這樣,蘇瑾鴻沒白護你。」
回到家,她換了睡衣躺在床上。靜靜的,什麼也沒想。
過了一會兒,吳念彤回來了。「綿綿你看!我在給你買了可美滋回來。」
林綿綿打開房間的門,沒有看吳念彤手上的東西,神色平靜,淡淡的問了一句「蘇瑾鴻的事你們都知道?」
吳念彤的表情瞬間變了,吶吶的說「你知道了。」
林綿綿閉了閉眼睛,知道家人是為了保護她,強忍住發脾氣的衝動。
「知道了。」
林綿綿這麼平靜的表現,讓吳念彤更加擔心她。
「綿綿你想哭就哭吧,哭出來會好受一些。」
林綿綿抱住吳念彤,沒有力氣再嚎啕大哭,茫然的看着吳念彤背後的地面,眼淚順着臉頰滴入衣領。
「我就是不明白,他那麼好的人,憑什麼遇上這種事。」
吳念彤心疼的拍拍林綿綿。有些話不忍說出口。
人的際遇是不同的,老天從不會按人品分配壽命。
第二天,林綿綿又如同往常一般的上班。只是心裏彷彿缺了一塊,再也補不上。
很快,公司里的人發現,林總越來越嚴厲,笑容也越來越少,在辦公室的時間卻越來越長。
林綿綿最後還是沒有去參加同學聚會。因為聚會的時間和周堯彬婚禮的時間撞上了。兩家合作項目諸多,林綿綿如果不去,很快兩家不合,合作堪憂的輿論就會傳的沸沸揚揚。
婚宴上,林綿綿舉起酒杯微笑,對周堯彬和他新婚妻子敬酒「堯彬哥,嫂子,祝你們百年好合。」
周堯彬意氣風發的攬着他妻子的腰,「哈哈哈謝謝綿綿的祝福。我老婆不方便喝酒,我替她喝了。」說完,爽快的一飲而盡。
婚宴漸漸散去,吳念彤擔憂的看着林綿綿「綿綿,你沒事吧,我看你喝的挺多的。」
林綿綿搖搖頭,告訴她別擔心。
她在心裏苦笑,難過的時候,喝什麼都不會醉。
過了幾天,林綿綿去蘇家登門拜訪。或許是因為喪子的原因,蘇父蘇母老的很快。看着他們,林綿綿感慨萬千,在心裏決定;以後替蘇瑾鴻照顧他們。
過了一段時間,S市的上流傳言蘇父蘇母收林綿綿為乾女兒了。
幾年以後,吳念彤也結婚了。生下了一對雙胞胎女兒。她開始催林綿綿「綿綿,你也該結婚了。」
林綿綿習以為常的打個哈哈過去。吳念彤只能嘆口氣,不願再去逼她。
幾十年過去了。林綿綿躺在病床上,帶着呼吸罩,生命走到最後一刻。
一道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宿主選定,靈魂檢測中,倒計時十秒正式啟動十、九、八、七、六……」
後記林綿綿,林氏集團的總裁,帶領林氏集團走上巔峰的事業型女強人。一生兢兢業業,可惜不婚無子,令後人惋惜。
「宿主,系統是不能直接插手劇情世界,否則我們就直接把劇情修了。」(還要你們人類幹嘛,小聲bb)
「也是,你要那麼厲害,也不會還在這裡帶新人了。」
球球內心我要有那麼厲害先把你弄死:)
蘇瑾鴻緬懷着隨着數學老師到來而逝去的體育課,可憐的球球成為了他發泄情緒的犧牲品。
旁邊的林綿綿看着蘇瑾鴻耷拉着腦袋,脫離了原本充滿活力的狀態。那麼一大男生委屈巴巴的窩在凳子上,沮喪的就像一隻搖不動尾巴的大狗狗。
林綿綿於心不忍,雖然不太理解他們男生對體育課近乎狂熱的執着,但是還是不想他那麼沮喪。正思考着怎麼安慰他,就看到後排的李鈺安拿着筆戳蘇瑾鴻的背。
「李鈺安,你別戳我,我沒心思跟你鬧。」蘇瑾鴻頭都沒抬起來,不耐煩的扭了兩下身體,表示對李鈺安的不滿。
李鈺安鬼鬼祟祟的趴在桌子上,無視了蘇瑾鴻的話,嬉皮笑臉的繼續戳他「鴻哥,我有個可以讓我們下節課去打球的好辦法。」
蘇瑾鴻一瞬間轉過身,眉毛高高挑起,斜瞄着李鈺安,不太信任的問「什麼方法?」
李鈺安嘿嘿的笑了兩聲,「一班體育課正常進行,她們班數學老師有事,沒占他們這次的體育課。我有幾個哥們在一班,一會兒咱們混進去,站在他們之間,不會有人發現的。」
蘇瑾鴻眯了眯眼睛,快速的思索起方案的可行性。
被老師發現的概率……
幾乎是百分之百。
畢竟數學老師又不是瞎子,站在講台上看底下那麼明顯的空位還看不出來嗎?也就李鈺安這傻孩子才想的出來。蘇瑾鴻默默的嘆了口氣。
不過管他呢,自己只是一個沒心沒肺、偶爾會犯一些小錯誤的年輕人:)
蘇瑾鴻欣然的接受了李鈺安這個不靠譜的提議,花了一秒鐘說服了自己,心安理得的準備下節課悄悄去打球。
雖然接下來的暴風雨已經可以想像到,但是已經大學畢業好幾年的真·老油條·蘇瑾鴻並不太在意。甚至還有種自己回到青春期,和家長、老師對着干,那種叛逆的快感。
畢竟他只是個正處於叛逆期的男孩子(x)
林綿綿很驚奇的發現,原本萎靡不振的蘇瑾鴻一瞬間又恢復了冷淡平靜、神采奕奕的樣子。彷彿剛剛那個無精打採的大狗狗開始裝作威嚴的搖起來尾巴。
林綿綿被自己的腦補逗笑了。
蘇瑾鴻碰巧轉過頭看到林綿綿眉眼彎彎,笑起來的眼睛裏灑滿了光芒。
這丫頭還挺好看的。
蘇瑾鴻一邊收書一邊在心裏想。
球球「宿主你還記得自己才二十六嗎?還說女配小丫頭。」
「可她才十六啊,我比起他們已經算大叔了。」
蘇瑾鴻在心裏感慨歲月是把殺豬刀啊。
「真的只是一個很小很小很小的……小姑娘呢。」
默默的感嘆一下逝去的年華,他興緻勃勃的準備經歷第二次青春叛逆期。
李鈺安看了看錶,還有兩分鐘就上課了,不行,要在數學老師來之前趕緊溜。
他小聲地招呼上蘇瑾鴻和另外幾個男生之後,神不知鬼不覺,幾個男生偷偷的從後門溜了,除了一直暗暗關注他們的林綿綿。
林綿綿先開始還以為他們去上廁所。
直到上課了五分鐘以後,蘇瑾鴻一直沒回來,林綿綿開始有些慌了他們不打算上數學課了嗎?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