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李思韓非(蘇幼顏 鄔慎姜時)_《蘇幼顏 鄔慎姜時》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李思韓非(蘇幼顏 鄔慎姜時)_《蘇幼顏 鄔慎姜時》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第一百九十一章 試讀

2022-10-17 18:37 作者:蘇幼顏鄔慎姜時

章節介紹

「蘇幼顏鄔慎姜時」」的傾心著作,李思韓非是小說中的主角,內容概括: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訂閱比例不足隨機顯示防盜章,48小時後可看,請支持晉江正版哦 「喂,你們就不能去別的房間擠擠嗎?」李思衝到王仲面前,攔住了他和孟玉,「我習慣了一個人睡。水印廣告測…

在線試讀

第一百九十一章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訂閱比例不足隨機顯示防盜章,
48小時後可看,
請支持晉江正版哦 「喂,
你們就不能去別的房間擠擠嗎?」李思衝到王仲面前,
攔住了他和孟玉,
「我習慣了一個人睡。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我們也喜歡一個人睡,眼下山莊不是住舍吃緊才會有此下策。」孟玉手裡揮動着扇子,「這天兒也開始變熱了,
誰受得了兩個大男人擠在巴掌大的小屋子裡,躺一張床。」
王仲眨巴眨巴眼看着李思「李思賢弟,你自不是計較之人,我們素來交情不錯,
你總不能攔着我們不讓進屋吧。」
李思咬了咬唇,
一改往日謙遜的態度,目光如炬「不行!我受不了別人住我房間,
睡我的床!」
孟玉、王仲都被李思這臉色、語氣給嚇住了,平日李思樂呵呵很容易相處,
怎麼今天就變得如此不通情達理。
小廳里正在看書的韓非也因李思這話而抬起了頭,他見李思如此排斥,
應該有她的原因,便道「王兄、孟兄,你們睡我那屋吧。」
王仲深感疲憊,只想好好休息,
聽韓非做了讓步,
拱手「那就多謝韓兄,
打擾韓兄了。」
李思冷沉着臉,低頭不語,孟玉掃視了眾人,指着李思「那韓兄這幾夜就睡你那屋,我也先去打水休息了。」
李思自知方才言語有失,王仲不高興了,可也沒辦法,她屋子裡到底是還有些不能讓他們見到的物件。
「賢弟這些日子忙着應對辯說會,是累了,好好睡一覺,明日心情會好許多。」韓非沖李思笑了笑。
「韓兄……」李思抿了抿唇,不知該如何對韓非解釋。
「沒關係,我就在這兒看看書,倦了就在這兒睡。」韓非坐在軟墊上,一手撐着頭,手肘靠在木桌上。
李思垂眸,韓非乃身份尊貴的韓國公子,她不過是一介草民,怎有讓韓非讓她之禮。可眼下,似乎沒有別的辦法,她乃女兒之身,不能讓男子入她那屋,只能委屈韓非。
「多謝韓兄體諒。」李思最終就是動了動唇,眸光閃爍道。
韓非沒有問起李思緣由,溫文如玉點了下頭「無妨,別放在心上。」
他知道她為難,便不多問,李思心裏一陣暖流而過。
李思回到屋裡,夜裡深了,她躺在床榻上輾轉反側,又是難以入眠的一夜。
不知道韓非在小廳里是否睡得安好,李思想來心裏愧疚,披上外套打開門探頭看向小廳外。
韓非坐卧在軟墊上,衣衫穿戴整齊,背依靠着壁,手肘撐着木桌,手背撐着頭,閉目睡了過去。
李思見狀凝眉,輕輕抽了口氣,回身拿起薄被,躡腳躡手走出屋子,將被子輕輕蓋在韓非的身上。
淡淡的月光從窗外透進來,視線很暗,但李思的眸子里清晰映射出這張絕倫風華的面孔,輪廓是如此分明而俊朗。
李思獃獃凝視了幾秒,她比平時看得仔細,而後轉身回到房間,關上了門。
翌日清晨,李思如往常的時辰起床,她打開門望外面,其他三人竟都起來了。
每天早上韓非空暇時都在弄花,而孟玉與王仲無精打采站在院子里洗臉,不用說,這兩人昨晚一定擠着睡得很不愉快。
「不成,還有好幾日呢,我是一日也堅持不下去了。」孟玉搖頭,對王仲道,「今天我去外面客棧訂房間,晚上我們溜出去住。」
「這幾日來蘭陵的人尤其多,皆為看這場諸家辯說會的熱鬧而來,客棧房間供不應求,而且價格翻了好幾倍。」王仲愁眉苦臉。
「無妨,現在還早,我立馬安排人去訂房間,我結賬。」孟玉洗完臉後,擺了個優雅的姿勢,打開了摺扇,「如此韓兄與李思賢弟也能好好休息,就不打擾他們了。」
王仲樂了,忙將孟玉的摺扇送遞上去,為他揉肩按摩「孟兄仗義!」
李思豎起耳朵聽到這話,心中大石落下,太好了,如此也了此小小心結。
這個月,各派學子先後而到。諸子百家實則有上千家,形成百花盛開的繁榮局面,但頗具盛名的不過是幾十家,而能發展為學派的也就只有十餘家。
能與儒家相提並論的,便是道家、墨家、兵家,其次再是陰陽家、名家、醫家、雜家等。
李思在請教兵家學者項渠後,又很快結識了道家呂清、墨家高漸離、名家公孫雲、陰陽家公輸遠等人,皆是有才之士。
墨家是最後抵達桃李山莊的一批人之一。
李思眯着眼瞧了瞧這位背上背着一架古琴的年輕人,她只知道高漸離是個琴師,與燕太子、荊軻關係不錯,沒想到他是墨家學子。
墨家學派主張「兼愛非攻」即愛人如己,反對攻戰。
因此墨家的學子們和兵家的學子們每次見面後,都會爭得分外臉紅,前者憎恨發動戰爭者,後者認為天下紛亂不得已而以戰止戰。
高漸離冷麵寡言,帶着他的師弟們與諸學子拱手示意禮節,唯獨漏掉了項渠等人,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
「這墨家學子倒是高冷啊。」孟玉拿着扇子冷聲道,他捂住了大半張臉,不用說墨家一直仇視秦國,時常聲討「秦國之罪」。
「墨家學子擅劍術,你說話小心點,擔心他們用劍刺你。」王仲調侃道。
孟玉眼瞳緊收,總覺得墨家學子對來自秦國的自己有敵意,於是就靠邊站離他們遠了些。
三大巨頭同聚,也就是諸子百家中最為輝煌的儒家、道家、墨家。
兩日後便是為期數日的百家辯說大會,諸家切磋學說,其意義就在於相互競爭,共同進步。
李思正在招待這些遠到而來的客人,背後聽到有女子尖聲道「這位小兄弟唇紅齒白,眉清目秀,看着倒是面善。」
這話的語氣似乎另有所指,李思回過身看來,說話的人正是名家公孫雲。
當李思對視上公孫雲的目光時,感覺對方有種極強的壓迫感震懾而來,她目不轉睛盯着自己,彷彿要看穿什麼似得。
李思拜謝了荀卿三年孜孜不倦的教誨,表明心意,她將西行入秦。
荀卿不大喜歡秦國,但也沒有阻止李思,只是提醒道「如今秦國內政局勢複雜,你有心事秦,當先看清大局。」
「弟子謹記夫子提點。」李思明白夫子若有所指,秦相呂不韋的權力遠在秦王之上。
當然荀卿不用問韓非,也知韓非心意。
只是李思言明入秦後,韓非凝眉不語。
荀卿讓童子倒了三杯酒,他飲酒一杯為兩位學子送行,祝他們心愿達成。
韓非跪地而拜,向荀卿磕頭行了個大禮「夫子之恩,非畢生不忘。」
李思見此,也跪地叩首,恭恭敬敬感謝荀卿的傾囊相授畢生之所學所悟。
此夜無月,快到夏天了,炎熱的空氣透着煩悶。
大概是韓非與李思在桃李山莊最後的相聚一夜。
韓非送了李思一柄絕佳的佩劍,做離別禮物。這兩年來,韓非見李思總是頗有閑情地拿着她的木劍,揮舞劍譜上的劍法,早就有心送她劍。
只是韓非派人尋遍鑄劍名師,耗時耗力打造費了一番功夫,所以現在才出手相贈。
當李思將寶劍從精緻的劍鞘中拔出時,即便是微弱的燭光,光線很暗,未試鋒芒,仍舊感受得到劍氣之銳利,劍光之奪目。
「韓兄的心意,李思此生難報。」李思垂眸,內心如潮水般翻湧着。
大概這天底下,除了自己的親人,再難找到如此摯友,待她心誠如此。
「你說這樣的話,便是生疏了。你於我韓非之不在於物,而在於心。」韓非肅然道。
是李思教會了他,即便是終日不得志也該瀟洒舒服地活在世上。人活一輩子,於國於己都當無愧於心。
「這劍贈予賢弟,還沒有名字。」韓非輕笑。
「此劍乃韓兄所贈,勿敢忘此份情誼,就叫『思非』吧。」李思一時間也不知該取個什麼名字,想來這麼一湊合,聽着也還不錯。
「好。」韓非眼角含笑,依舊是這麼溫情地應了一聲。
李思心癢難耐,拿着這把佩劍就去門外院子里揮舞。
韓非走出來,柔聲道「天太黑了,別舞劍,那劍很鋒利,小心傷了自己。」
不知什麼時候,月兒從黑雲後面爬了出來露臉。
清冷的月光微微照亮了大地,院子里披上一層月華朦朧之美。
「我為韓兄舞劍可好?」李思臉上綻放出無比動人的笑容。
第一次用這輕巧長劍,李思覺得又是興奮又是順手,比木劍好用多了,「唰唰唰」還有劍聲。
李思跳高一躍,凌空轉了個圈,右手持劍向前用力一刺,身形似舞步,衣衫隨行飄逸,剛柔結合。
「韓兄,我舞得好不好看?」李思沖他笑,這兩年多她的劍術進步不少,高漸離送她的那套簡譜劍法,她已練得精湛。
「好看。」韓非仍舊是莞爾。
月夜之下,韓非長身而立,黑色眸光分外明亮,眼中唯有她舞劍的影子。
她的劍法談不上絕妙,但在他心中卻是見過最美的劍舞……就算是江山如畫,又怎比得上這清麗絕俗的風景。
韓非上前幾步走到花盆前,挑選摘下一片花葉,右手將葉子遞到唇邊兒,薄唇含葉,下唇往裡稍卷,上唇裹住樹葉吹奏出曲子旋律。
李思愣了下,抬頭望過去,見韓非單手持葉吹曲。她跟着韓非相處三年,沒想到韓兄還會吹葉伴曲。
「韓兄,你吹的曲子,好聽!」李思挑眉一笑,繼續揮劍而舞。
每每事後想到這個夜晚,韓非都忍不住會心而笑,大概這是他這輩子做過最浪漫的一件事。以葉吹曲,為她伴奏。
舞劍累了,李思氣喘吁吁回到屋子裡坐在歇息,韓非倒了一杯水遞給她。
「明日一別,不知何年何月能再見。」韓非壓低了嗓子。
「只要有重逢之日,便不怕今日惜別。」李思仰頭笑,「我與韓兄必有再見之日。」
韓非也笑了,縱然是千頭萬緒,心中不舍,但每次只要看見李思賢弟的笑容,所有煩惱煙消雲散。
「夜深了,賢弟也早點歇着吧。」韓非轉過身去,他閉上了眼,怎會眼角又濕潤了呢。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