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李思韓非《蘇幼顏 鄔慎姜時》_《蘇幼顏 鄔慎姜時》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李思韓非《蘇幼顏 鄔慎姜時》_《蘇幼顏 鄔慎姜時》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第一百八十五章 試讀

2022-10-17 18:29 作者:蘇幼顏鄔慎姜時

章節介紹

《蘇幼顏 鄔慎姜時》是網絡作者「蘇幼顏鄔慎姜時」創作的{分類}小說,這部小說中的關鍵人物是李思韓非,詳情概述: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訂閱比例不足隨機顯示防盜章,48小時後可看,請支持晉江正版哦 「恩公!」身着宮女服飾的少女看見了李思,忙小跑過來跟李思…

在線試讀

第一百八十五章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訂閱比例不足隨機顯示防盜章,
48小時後可看,
請支持晉江正版哦 「恩公!」身着宮女服飾的少女看見了李思,忙小跑過來跟李思打招呼。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李思看了看那少女,
一時間覺得面熟,只聽那宮女又道「恩公可還記得小女,我是趙靈,
數月前,
你在宮外救過我們兄妹二人。」
「……」李思想起來了,少女當時被呂氏食客欺負,她出面相助才讓少女躲過一劫。
此女名叫趙靈,李思猛地就想起了她的哥哥趙高,忙問「你哥哥呢,他還好嗎?」
趙靈欠了欠身,臉上笑得甜甜的「多謝恩公挂念,
哥哥也入宮當差了。」
李思聽了這話,
一時間猶如五雷轟頂,不知該作何表情。她哪裡是挂念着趙靈的哥哥,而是那個叫趙高的小生也入宮了!
他當真就是趙高啊!李思恍然大悟,一時神色木訥。
「恩公怎麼了?」趙靈看出李思的疑惑。
「沒,
沒什麼。」李思緩了緩神,讓自己平和下來,「你們兄妹怎麼入宮的?」
「入宮混口飯吃。」趙靈淺笑,
「我會舞,
被大宮衛選進了伶人館,
哥哥廚藝很好,進了宮裡的膳房。」
李思滿腦子只有一個念頭,趙高也入宮了……雖說同名同姓的人多,但也不至於這麼巧合。
「恩公怎麼也在伶人館?」趙靈瞪大一雙柔美清澈的眼。
「哦,王賜我留宮中,就住在這兒。」李思有爵位,不算是伶人,只是住在這邊而已,「也別一口一個恩公地叫我了,我名叫李思。」
趙靈面帶含羞笑意,點了點頭。
李思看來,趙靈是個水靈靈的可愛姑娘,人也勤快聰明,她見李思身上的衣裳裂了口,便主動提出要幫李思補補衣裳,再送過來。李思也不太會縫縫補補,本想婉拒,可趙靈頗為熱情,很想為李思做點什麼報恩,李思也就回了房間,把有破損的外套給了趙靈。
李思忙着準備與呂不韋初次過招,所以也沒有太多心思在意身為宮中廚子的趙高。
與趙靈閑聊時,李思得知他們兄妹自趙國避難而來。
令李思疑惑不解的是,趙靈自稱出身貧苦農家,但李思仔細觀察了趙靈的手,白嫩細滑,那絕不是做粗活的手。
而這個時代貧苦農家是不太可能有錢供得起讀書求學,李思回想當日趙高,文質彬彬頗懂禮節,像是讀過書的人。
有關趙家兄妹的微小異常,李思看在心裏,她有那麼一種直覺,趙高兄妹另有身份,或許是家道中落,才入秦避難。
……
招賢館近日好生熱鬧,又有四面八方而來之人,投靠呂相國。
李思得秦王特許,可持令牌出入宮門,嬴政藉由李思可隨孟勤出宮外,為他尋覓新鮮玩意兒,以此給李思自由特權。
嬴政讓李思成為他的另一雙「眼」,可看到太后、相國等處,他看不到的地方。
這日李思打扮一身後,來到招賢館大門口,被館外的侍衛攔住,問她可曾有請令,也就是相國府發出來的邀請令牌。
「不更李思求見呂相國。」李思拱手道。
「什麼李思,沒聽說過。未有請令,不得入內!」侍衛冷聲道,這些低級爵位者怎可能說見就能見到相國的。
李思識趣,給這個看門侍衛偷偷塞了點東西。侍衛收了禮,就入內跟呂門管事打了個招呼。
呂門管事是呂不韋的心腹家僕,名為呂宣,他在呂不韋的身邊聽相國提起過李思的名字。相國正想找個機會,見見把太后、秦王哄得高興的李思,他這就上門求拜,呂宣讓門衛將李思放了進來。
呂宣趕緊去告訴了呂不韋,宮裡那個李思也來了。
「李思……來得是時候,見見吧。」呂不韋早就派人查清了李思的底細,嬴政喜歡並留在身邊的人,呂不韋當然派人留心了下。
呂不韋高坐偏房上座,讓二十幾個以辯為擅長的門客候在房中左右而坐,令呂宣帶李思進來。
在座的呂氏門客目光齊刷刷看向悠然踏入偏房的李思,他們心知肚明,相國是想給這個年輕人一個下馬威的,所以才會讓他們聚集於此。
李思神態自若,步子穩健,來見權傾朝野的呂相國,看似沒有絲毫的緊張膽怯,顯得從容淡定。
步入偏殿後,李思抬頭與呂不韋四目相對,李思躬身一拜「不更李思,拜見相國。」
只見呂不韋目光孤傲冷冽,絡腮鬍子,骨骼健壯,挺拔如松。他衣着華服,不怒自威,一雙眼如同雄鷹般銳利。
「來者即是客,坐吧。」呂不韋嗓音沙啞暗沉。
「多謝相國。」李思站直了身,見右手邊前列有空座,正欲走過去。
「李思,你是楚國人,聽說在楚國的時候,春申君曾經想招你入門下,你為何推脫拒絕?」身後有人發聲質問。
李思停下了步子,轉過身來,目光掃向這位質疑的呂氏門客。
那人小眼睛陰溝鼻,聲音特別尖銳,又道「楚人不侍楚,莫不是見楚國沒了救,呵,素問楚人傲骨,你怎不學學那跳江的屈原啊?」
「哈哈哈哈。」房間里響起了一陣笑聲。
呂不韋面色平靜如常,心裏倒是想笑,姑且看看這李思有何辯說的本事。
李思自知呂不韋是要給他下馬威難堪,不卑不亢道「相國設招賢館,正是不拘一格降人才,引天下名士而來。此房裡坐着的人,怕並非除李思之外,皆是秦人吧。」
在這個房間里,高坐的呂不韋就正是衛國人而非秦人,相國都能侍秦,何況是李思。
又有一人站起來冷笑「你方才也說了,招賢館是引天下名士而來,乳臭未乾的小子,你也算得上名士么?恐怕語氣狂傲了些吧。」
「呃,不能這麼說,李思師承荀卿,那可是荀卿的得意門生。」旁人故意附和道。
「難怪說有其師必有其徒,荀況不就一事無成,所以只能躲在楚國郡縣裡做個教書夫子嗎?」那人心高氣傲地笑了。
說她學藝不精也就罷了,竟然連荀卿、屈原都被拉下水而羞辱,看來不好好教訓這幫人,是難消心頭之怒。
李思正色厲聲道「屈原為楚國左徒時,勤勉不輟,明於治亂,輔佐懷王變法圖強。楚國一度國富兵強,威懾諸侯,功在千秋!我師荀卿不拘於發揚儒家嫡學,更集各家之大成,寫下至理名著,必為千古流傳!請問在座爾等乃何人,姓甚名誰,有何本事嘲諷屈原、荀卿?」
李思當眾呵斥,說得方才質疑他的人面色發青,只好坐了回去。
這時一個看似年紀較大者捋了捋鬍子「既然楚有此二聖人,你為何選入咸陽?當畢生所學報答母國才是啊。」
「屈原大才,卻後遭上官等同僚嫉恨,遭小人誣陷排擠;荀卿在齊、楚連連受讒言所害,亦不得重用。如此之國,如此之道,李思心灰意冷。而素聞秦國唯才是舉,相國乃曠世英豪,治世能臣,李思相信如此秦國,如此相國必能成大業。」李思把這樣的高帽子戴在呂不韋的頭上,門客們若還是喋喋不休地糾結他,豈不是讓相國蒙羞。
呂不韋仍舊不語,目光淡淡,他就不信手裡養的這些個人,連李思都說不過。
老者在呂不韋身邊多年,深知呂不韋的喜好,這個時候就得為相國出面,指着李思高聲道「一介布衣,為名利而棄家國,大義何在?」
看來這些人還真是難纏,李思眯了眯眼,心中思量着眼下情景也只能把呂不韋拉出來擋箭,才能讓這群人消停下來!
既然如此,李思也不再講為客之道,給在座諸位留面子了。
「韓兄,應該和龍陽君不一樣吧。」李思冷眼瞪着孟玉,這話若是被韓非聽到了,必定不悅,哪個男人願意哪這種事兒打趣。
孟玉見李思冷聲質疑,也覺得私下說這種話不夠朋友,撓了撓頭髮「我,我也就是隨口鬧鬧,當不得真。」
「韓兄心懷大志,不拘泥於兒女私情,以後這種話我們還是別說了。」王仲也附和着。
不一會兒,韓非回來了,興高采烈對他們道,方才荀卿找他說話,意思是三年舉辦一屆的百家諸子辯學大會將在桃李山莊舉行,逢秋節會來墨、道、名、兵等各家家弟子。
李思聽了這個消息,眼中大放光彩,那她便可以見識見識何為「百家爭鳴」,各個學派之間爭芳鬥豔必定精彩絕倫!
諸子百家學說在政治、文化等領域對後世影響深遠,李思的心愿便是能吸收百家之精華,盡其所能地接納百家思想。
所以她並不熱衷於參與學派間激烈的爭辯,而是融合他們中的道理見底,自己才好有更深的理解和主張。
接下來荀卿要在眾學子中挑選六名儒家代表,以應戰別派學說之智者。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