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李思韓非《蘇幼顏 鄔慎姜時》完結版免費閱讀_李思韓非熱門小說

李思韓非《蘇幼顏 鄔慎姜時》完結版免費閱讀_李思韓非熱門小說 第一百八十四章 試讀

2022-10-17 18:31 作者:蘇幼顏鄔慎姜時

章節介紹

李思韓非是《蘇幼顏 鄔慎姜時》中的主要人物,在這個故事中「蘇幼顏鄔慎姜時」充分發揮想像,將每一個人物描繪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創意,以下是內容概括: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訂閱比例不足隨機顯示防盜章,48小時後可看,請支持晉江正版哦 韓非:「白馬若…

在線試讀

第一百八十四章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訂閱比例不足隨機顯示防盜章,
48小時後可看,請支持晉江正版哦 韓非「白馬若不為馬,
那為何物?是牛、豬還是羊?」
公孫雲「若白馬為馬,
黑白、黃馬亦為馬,
那就等同於說白馬是黃馬,
可乎?」
李思在一旁聽得頭大,名家說白馬非馬,
這似乎跟指驢為馬又有本質上的區別,
就是那種明知道這話不妥,但聽起來又頭頭是道,
不知該如何反駁。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韓非「那以公孫先生之言,
白馬非馬,
便是逼迫我接受趙人非人的道理。」
公孫雲一怔,公孫家為趙國人,
韓非出言說「趙人非人」豈不是侮辱他們嗎?
「韓非公子當有大家風範,何故辯說不勝,便出言不遜?」公孫雲怒道。
「我並不承認『趙人非人』,所以也不承認『白馬非馬』一說,
而認為『趙人非人』的不是我,
而是公孫先生。」韓非輕笑道。
公孫雲「韓非公子大謬,
強詞奪理。」
韓非「兩者道理相通,
以先生之言,
趙人是人,
楚人是人,
韓人也是人,那趙人等同於楚人……反之,可證趙人非人。」
韓非此言一出,竟說得公孫雲無言以對,堅持辯稱「白馬非馬」,便是承認自己不是人,趙國人不是人?
在旁的李思不禁笑了,韓非就是這樣,總能跳出別人設下的那個圈圈,而從另一個思維邏輯來破解對方的話。
最終又一陣僵持之下,公孫雲不得不嘆氣服輸,欣然地凝望韓非「非公子果然高才。」
若是其父公孫龍來了的話,怕是還能找到另一種說法來與韓非辯駁,可公孫雲畢竟不能與父相比,只能敗陣下來。
李思學到了韓非邏輯思維辯論的關鍵所在,一定不能先入為主地思考對手之言可否有道理,而是想着如何舉出反例戳痛其心擊垮其智,此為「誅心殺論」。
韓非於李思,亦師亦友。
韓非辯勝之後,儒家得到一枚銀扣。
公孫雲迎上來,面帶嬌羞之色「非公子,昨日雲兒托李思小弟送給你的心意,不知可曾收到?」
韓非愣了下,隨即反應過來「哦,多謝公孫先生。」
「五年前,雲兒得知韓非公子大名後,便仰慕已久。」公孫雲楚楚可人望着韓非。
「……」韓非想了想,道,「多謝先生抬愛。」
這一口一個「雲兒」的自稱,聽得李思全身發軟,她餘光瞟了眼韓非……只見韓非面色淡淡,保持着君子般的優雅,還真能撐啊。
韓非做了個拱手的姿勢後,移步要走,公孫雲見韓非沒有別的表示,便道「公子可聽說,來而不往非禮也。」
韓非和李思都怔住了,聽這公孫雲的意思是……要韓非也送她回物?
昨日公孫雲相贈的錦帕,被韓非扔在桌上,李思收了起來。李思忍不住「咳咳」兩聲,原來公孫大姐如此「不拘小節」,女兒家的問男子要禮,換作一般女子絕做不出來啊!
「哦,應該。」韓非點頭,可他身上沒有帶什麼能送人的東西啊,於是就順手把系在腰間的裝飾象牙吊墜取下,遞給了公孫雲。
公孫雲又驚又喜,嬌滴滴地接過韓非手上象牙吊墜「公子果然有心。」
李思見了這一幕,看着兩人的表情,心裏憋着難受,真的很想笑,但是為了尊重當事人,也不能表現出來。
公孫雲羞笑着走開了,兩個公孫家的弟子也帶着欣賞的目光使勁瞧了瞧韓非,從他身邊走過。
「灼灼其華,桃之夭夭。」李思俏皮眨了下眼,韓非是招惹上了一朵「奇葩桃花」。
韓非裝着沒聽見,往前走着,李思跟在後面。
這時孟玉匆匆走來,對韓非、李思焦急道「不好了,看樣子兵家和墨家看樣子又要打起來了,張蒼師兄的意思是,請韓兄去從中調停緩和。」
張蒼故意給韓非使了個絆子,明知道這兩家是不可調和的,況且他們在辯論學說,也不容第三方介入。
「先去看看吧。」韓非做了個手勢。
「墨家、兵家一向不和嗎?」孟玉小聲問韓非。
「並不是的。」韓非道,「其實一直以來,真正對立的是墨家與儒家。兩家觀點是尖銳互斥的。」
「可我覺得,墨家儒家也有相通之處,比如都提倡以仁治天下。」孟玉道。
韓非答道「墨家理想化了人與人的關係,認為君王與百姓是平等的。而儒家提出的「仁」,以皇權至上為先。其實兩者含義是不一樣的。」
但近數十年來,各國之間戰亂不休,兵家活躍,所以墨家的矛頭就逐漸指向了兵家。
李思沉下心來想了想「韓兄,我們貿然過去,怕是反而更引起尖銳紛爭,令兩家不滿。」
韓非微笑「所以,賢弟應當想到了什麼好辦法。」
……
這日,李思在院子里用匕首用木頭大致削了個劍形狀的做武器,學着那日墨家高漸離揮劍的樣子「唰唰唰」——
各家弟子在百家辯說會結束後,陸陸續續準備離開桃李山莊。
而就在此中,發生了一個大八卦流言,鬧得沸沸揚揚,那就是諸家學子們紛紛傳言韓非公子看上了名家公孫雲,還送了定情信物。
「天啊,韓兄怎麼如此想不開,千挑萬選卻是相中了那麼只母老虎。」孟玉驚呆。
「噓~」王仲做了個手勢,「我看公孫雲也沒那麼糟糕,至少在韓兄面前溫柔可人。」
孟玉和王仲實在疑惑不解,就把李思請來詢問。
「這是誰說的?」李思蒙圈。
王仲搖頭「不知,總之現在所有人私下都在議論,說是連信物都互送了。」
在這兩人的詳細解說下,李思聽得似懂非懂,但她是明白其中道道的「唉,一場誤會,韓兄送那象牙吊墜,不過是君子之禮。」
「君子之禮,那韓兄怎不送你我,偏偏送公孫雲?」孟玉噘嘴。
「也許是公孫雲誤會了吧,我還能不了解韓兄?他真沒那個意思……」李思扣了扣頭,難道這個消息就是公孫雲本人放出來的?
這個公孫雲也真是夠作妖的,李思懶得理會,繼續拿着她的木劍在院子里毫無章法地練着。
恰好被一個路過的墨家弟子看見了,這個弟子就告訴了師兄高漸離。
高漸離在桃李山莊這數日來,多虧李思小心照應,見她對墨家劍法有興趣,於是臨走前就送了她兩封竹簡,上面有劍譜圖畫。
「你可按照上面的圖說來練劍。」高漸離面色雖冷,但語氣是柔和的。
「高師兄如此大禮,李思欣然感激。」李思小心翼翼接過這兩竹簡,一時驚喜得不知該說什麼感謝的話來。
別看高漸離冷漠寡言,卻是個外冷內熱的人,受人滴水之恩願湧泉相報。
李思又有猶豫「高師兄,我聽聞墨家紀律嚴明,非墨家弟子不得學墨家劍法。」
「這並非墨家劍法,是我自創的招數。」高漸離朗聲道,「你不嫌棄就好。」
「我必視若珍寶,怎敢嫌棄。」李思屈身一拜,謝過高漸離贈劍譜情誼。
李思如獲至寶地抱着這兩卷劍譜回到寢房,撞見了站在門口的韓非。
「賢弟……」韓非動了動嘴唇,似乎是刻意在等她。
「韓兄,墨家的高師兄送了我劍譜,以後我若是想活動筋骨,就能照着這劍譜練練。」李思喜不自勝道。
李思走進房間,將劍譜書卷放好。
「……」韓非跟着進了屋子,又要動口。
「只可惜啊,我這是木劍,若是有上好的佩劍就好了。」李思收好書卷後,又擺弄起她的木劍來。
韓非站在李思面前好一陣子,李思才晃過神來「韓兄可是有什麼事兒要跟我說?」
「哦,是。」韓非嘴角盪起一抹明媚笑意,「院子里的菊花開了,賢弟可觀賞看看。」
「菊花?」李思搖晃了頭,韓兄整日空暇時都愛擺弄花,為何要讓她去欣賞菊花。
見李思目瞪口呆,韓非又道「那日蘭陵山捉魚,我輸給了賢弟,答應賢弟種上幾盆菊花觀賞。」
李思身子一僵,猛然間想起來了,當時她開玩笑是說過喜歡菊花,讓韓兄種幾盆菊花。
不過是玩笑之言,李思眨巴眨巴眼,沒想到韓非當真了,這春去秋來幾個月,他真的精心做了幾盆菊花。
李思只知道韓非在院子里種的花盆數量越來越多,也沒有在意他多種了些什麼花。
「韓兄……」李思朱唇輕啟,眸光閃爍。
一個朋友把你的玩笑話深深記在了心裏,並真的那麼做了,李思臉上露出不太自然的笑容,覺得韓非此時不是智者,而是有點傻,傻得可愛。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