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謝淵禾斌(玫瑰無原則江赫林煙)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玫瑰無原則江赫林煙)完結版免費在線閱讀

謝淵禾斌(玫瑰無原則江赫林煙)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玫瑰無原則江赫林煙)完結版免費在線閱讀 39.被迫的囚徒 試讀

2022-10-17 18:24 作者:江赫林煙

章節介紹

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玫瑰無原則江赫林煙》講述的謝淵禾斌決兩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嬴滄就穿着一身單衣走在寒風中,領着謝淵走回那方屬於自己的寢殿。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他極其隨意…

在線試讀

39.被迫的囚徒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嬴滄就穿着一身單衣走在寒風中,
領着謝淵走回那方屬於自己的寢殿。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他極其隨意的推開門,神情平靜地命令道「進來。」
謝淵的身上還攏着嬴滄的外衣,抬頭望着殿檐的樣子讓他顯得有些孤清。
屋內的熱氣撲面而來,嬴滄只留下了一個難以捉摸的背影,
讓謝淵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你是不是在揣測我這個時候該怎麼處置你?「
嬴滄慢慢地摘掉腰帶,
脫下了內里都綉着繁複鷹紋的華服,
獨獨留了一身寬鬆的內衣。
不知道怎麼回事,
這不是嬴滄第一次用這樣的語氣和謝淵說話,
但是謝淵就是覺得這個時候的嬴滄非常危險,
就像是刻意保持着表面的平靜。
謝淵說「最壞也就是一死,
看你此刻的樣子,
可見也不會讓我這麼容易就死了。」
嬴滄只是極其細微的抬了抬他那對斜飛入鬢的眉毛,
微微鼓起的眉間透出他此刻的為難「夔城幾乎沒有周人造訪,亓修是希望我禮待你的。「
「是嗎?」謝淵突然勾勒出一個不冷不淡的笑意,
反問道「現在卻覺得我的身份實在是一個麻煩了嗎?」
嬴滄將衣上的佩刀取下掛起來,
轉過頭的時候面目都裹在明明滅滅的陰影里。
「我從一開始就告訴你,
我不在乎你是不是謝良的兒子,或者換一種說法,
我根本不在乎你是不是大周派來探查荒海消息的探子,
你的身份並不能困擾我。但是你卻是一個十分懂得安靜蟄伏的人,隱忍,耐心,
甚至連心思都藏得很深,
我甚至有時候都猜不到你到底把你的心藏得有多深。「
謝淵眼中有什麼情緒一閃而過,
他很敏銳的發現嬴滄看到了某些他並不想示人的東西。
若是上天給任何一個人重來來過的機會,只怕這個人都會覺得是無上的恩賜,一定會好好活着,用這樣一場重新來過改寫未來悲劇的可能。
可是自從謝淵重生以來,他都在冷眼打量這個重來一次的世界。所以他才會用闖宮的方式逼迫王上,才會毫不猶豫的來到荒海這個隨時都會丟掉性命的地方,才會在受到屈辱之後還能瞬間隱藏蟄伏起來……
他麻木的活着,卻沒有對生命的眷戀。
「我把你捧到現在這個位置上,如果你不去一直試探秦九的底線,也許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什麼?」謝淵的情緒再也斂不住,疑惑的目光直指嬴滄。
嬴滄沒有給謝淵答疑,反而自顧自的繼續說「紀寒枝很好,但是他還是不夠好,至少沒有比你更適合站在我的身邊。」
突如其來的氣悶在謝淵的心頭翻湧,瞬間的鑽心之痛令他猝不及防,只覺得眼前一黑,從口中兀自吐出一口濃艷的黑血來。
「我首先是一個男人,而不是你口中可以任人欺辱之徒!」
謝淵暴喝一聲之後,突然兩指顫顫巍巍捏住胸口衣襟,半邊身體都在發麻,渾身的力氣簡直就快要被這一口血給抽幹了。
他在這個時候突然意識到了自己的情況,之前太過安逸的日子已經過了夠久了。許久沒有爆發的跗骨,終於在這一天的夜晚,爆發了。
嬴滄冷厲平淡的麵皮上不顯驚訝,即使是見到謝淵突然吐出一口血來,情緒也全斂在哪一雙深潭一般的眼仁里。只見他不知道從哪裡抽出一塊乾淨的手帕,乾乾脆脆的擦了擦謝淵胸口的血漬。
然後乾燥沉穩的手開始慢慢解開謝淵已經染了兩次血的衣衫,從他的衣襟里抽出那個鐵盒,冷靜的喂他服下一顆跗骨的解藥。
「你想要知道什麼,我都可以告訴你,何必在我的身後和我玩所謂的小動作呢?當我將一切可能都掌握在我手上的時候,任何計策對我來說都是沒有用的。而你,無畏的掙扎在失敗的時候,總是讓人無法接受。」
謝淵聽着嬴滄的話,知道他指的就是禾斌出城被殺,紀寒枝攛掇亓眉出城的事情。
為什麼呢?謝淵的面色上儘是疑惑。
嬴滄唇角微微一揚,很快卻又收起這有些放肆乖戾的弧度「亓眉也許是真的很喜歡禾斌,我也很欣賞紀寒枝,但是他們都表現得太過急切了。假如他們能夠和你一樣沉得住氣,說不定並不會丟了性命。你現在可以告訴你,你在夔城呆了這麼長的時候,看到了什麼嗎?」
謝淵抿了唇一聲不吭。
」貧窮。「嬴滄絲毫不在意的扔出一個詞繼續說「荒海這個地方出了沙粒就是朔風,不盛產黃金,也沒有珍寶,在這裡唯一珍貴的只有水源,而所有荒海人心中最珍貴的,只有自己的性命。自古帝王都會衡量一個地域的監管機制,如果他將荒海收在自己的版圖下,荒海廣通他國,荒海以北另有異族,如果這裡廣闊的土地要遍布防線,那麼運輸淡水給邊防的人員花費,並不是一個小的數字。不如將荒海變成屬國,讓我們成為抵禦外族的第一道防線。「
「既然如此,那你為什麼要阻止禾斌,如果他將你們的態度傳回來,難道不正合了你的心意了嗎?」
嬴滄的表情變得有些譏誚「不,這並不一樣。任何一個無意中透露給他的信息都有可能改變他的決定,這種事情當然要選擇一個恰當的時機和恰當的人來完成。禾斌並不是最好的一個。「
謝淵「你想用我的身份給王上透露虛假的消息嗎?你會不會異想天開了一點?不論是我周人的身份,曾經在王都的地位,還有我的父親,都不會成為你的助力,而王上,也不會因此而相信薄薄一紙書信。」
嬴滄又露出那一抹高深莫測的笑意「我並不覺得荒海現在的武力能夠戰勝大周,但是至少我要保證能夠讓最後的一場成為周王一聲的痛楚,讓他的一生只要想起來,便覺得後悔,乃至恐懼。等到了那個時候,我希望你能夠代表荒海,出使大周。」
「出使?!」
謝淵將這個詞在唇間咀嚼了一遍,似乎是不敢相信嬴滄竟然會想到這樣一個詞。
「你沒有聽錯,我希望你出使大周。」嬴滄的眼角加深了幾抹笑意。他並不是一個經常微笑的人,但是今天他彷彿已經將他一年中的微笑表情都用完了。
「你憑什麼覺得我會幫你做這樣一件通敵賣國的事情,天理昭昭,眾口鑠金,我承擔不起千古的罵名。」
嬴滄在這個時候顯示出了絕對的耐心,他伸手撫了撫謝淵虯結的眉心「
等你回到大周的時候,是作為一個在荒海受盡折辱的周人,一個滿身寫滿了我嬴滄痕迹的人。在你名姓響徹大周的時候,我嬴滄的姓名必然也會響徹大周。」
謝淵此刻才覺得寒意入骨髓,再溫暖的環境也暖化不了他眉梢間的料峭冰寒,他此刻氣得緊咬牙齒,恨意十足的抬起頭,凌厲的眼神死死的釘在嬴滄的臉上。
他的氣血翻湧而上,剛才跗骨發作時那種四肢無力的感覺又再一次的湧上來。他感覺自己的身體一軟,恰好被嬴滄摟一個滿懷。
嬴滄半摟着他,讓他好好的躺在床上,然後自上而下俯視着謝淵「我自荒漠上救你,秦九手中奪過你,知道你心懷不軌,還是留下你。如果你願意,得到的會比失去的多很多。」
謝淵」不,你只是在逼我選擇,逼我和你們站在一起。「
嬴滄此刻的眼仁很幽深「至少我有一件事情是沒有逼你的,劫掠為約,你也是心甘情願的。」
轟——
謝淵只感覺嬴滄在自己心頭狠狠劈了一刀——那一天的幕天而眠,席地同歡,嬴滄雖然是強迫謝淵,但是謝淵也明白,若是掙扎拒絕,後果一定比受到屈辱更重。他孤身一人,在這種情況下只有裝作掙扎半推半就,心裏卻早就想好了因此跟着嬴滄深入荒海。
此刻被嬴滄一語道出,只覺得氣血翻騰,一口不順的淤血從自己的五臟溢出。
嬴滄冷冷淡淡的繼續給他擦了擦嘴「剛服下解藥就動氣,說不得還會加快跗骨的毒性,你若是想活的久一點,還是舒心些。」
謝淵已經不再掩飾骨子裡的陰鬱和惱怒「如果在你的計策實現之前,我沒有能殺了你,我一定會在回王都之前自刎。」
嬴滄根本不屑與對方再計較,反倒是聽到謝淵的話之後,壓着謝淵的胸膛雙眼微眯,輕聲說道「我勸你還是不要想着逼我惱怒。」
這句話說得極輕,但是聲音卻寒得足夠從人的骨縫中滲透進去,令聽聞此話的人不寒而慄。
「我會的。」謝淵將雙唇抿成一條線,蒼白的臉上露出一絲紅潮。
「看來你還是太放肆了些,相比看你一本正經的模樣,我還是更加欣賞你瀕臨崩潰的表情。」
……
「打開你自己,接納我。」
「叫出來。」
在那一刻,謝淵覺得有些東西真的太燙了,一直燙到謝淵身體最深的地方。
……
冰冷,邪佞,殘酷,毫不留情。
這才是真實的嬴滄。
天光微明。
嬴滄散着頭髮推開門,秦九負手站在殿外,冷冷笑着「主祀大人好大的火氣,不知道撒出去了多少。若是周人骨頭太硬難以管教,九願為代勞。」
嬴滄面色有些冷,潮紅的面頰尤自帶着一絲釋放之後的快慰,斜勾唇角「讓秦九公惦記了。主公曾吩咐,謝淵懲處一切由我,秦九公此番便這樣回復主公罷。待夔城鐵騎馳騁大周疆場,滄必定親自精心為公挑選俊少美人。」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