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謝淵禾斌(玫瑰無原則江赫林煙)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玫瑰無原則江赫林煙)完結版免費在線閱讀

謝淵禾斌(玫瑰無原則江赫林煙)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玫瑰無原則江赫林煙)完結版免費在線閱讀 38.那日的血光 試讀

2022-10-17 18:13 作者:江赫林煙

章節介紹

謝淵禾斌是《玫瑰無原則江赫林煙》中的主要人物,在這個故事中「江赫林煙」充分發揮想像,將每一個人物描繪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創意,以下是內容概括: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紀寒枝的身體微弱的顫了顫,臉色蒼白得幾乎接近透明,可是他的神情卻不是很害怕。水印…

在線試讀

38.那日的血光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紀寒枝的身體微弱的顫了顫,
臉色蒼白得幾乎接近透明,可是他的神情卻不是很害怕。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亓眉的眉間皆是冰雪,皺眉輕喝「你以為我不敢殺你嗎?」
紀寒枝的脖子離亓眉的刀鋒只有一寸「當然。」
他斜眼看着亓眉微微一笑「我從來不小覷您的決心。您可以救我,當然也可以殺我「
「是了,
你們都是不要命的。」亓眉的面目愈發幽冷「你在地牢的時候,
是我給你送水送糧,
也是我斬斷了鐵鏈放你出來。可是……又有什麼用呢?臨到頭來,
個個都將生死拋於腦後。你們到底記不記得,
當初苦苦掙扎想活下去的人是你們,
現在隨後拋棄性命的人也是你們!「
紀寒枝微微嘆了口氣」天下之後方知家國,
國家大義,
從來就在生死前面啊。「
亓眉想哭,
眼中瘋狂強忍淚水「什麼家國天下,什麼國家大義,
什麼忠心為國!這些都抵不上好好活着嗎?在這個世上,
只要我活得肆意張揚,
誰去管洪水滔天,誰去管身後虛名!我為夔城舍了我自己的心,
結果母親要廢了我,
兄長也要廢了我。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就留在荒海不好嗎?什麼大周,什麼世仇!好好的活下去,
難道不是才是正道嗎,
現在都告訴我我錯了?我哪裡錯了!「
謝淵長長的嘆了口氣,
他終於知道這個癥結在哪裡了。
亓眉一直接受的都是活下去就是一切的教條。在競爭殘酷的荒海中,這種想法沒有錯。可對於謝淵他們來說,周禮至上,忠義廉恥,樣樣都排在生死之前。
與認知不同,這就是亓眉痛苦的所在。闖凜冬祭,母兄用教條管束,她差點被廢;為夔城機密,她放棄了禾斌,禾斌慘死眼前。
一切因果匯聚成今日。
她把整個心都放在禾斌身上,最終卻什麼也沒有收回來。
此時此刻,她才是最痛苦的一個。
「沒什麼錯,只是立場錯了。「紀寒枝咳嗽了一聲,嘴角里突然飛出一團血沫,濺在面前的地上隱隱還帶着滑膩的碎肉。
亓眉只覺得手上一濕,血腥味兒撲面而來,此刻就連她手中的刀握得也沒有這麼緊了。
「我或許活不了多久了。」紀寒枝喘了喘粗氣,開口繼續道「若您是因禾斌之事心有怨懟,就讓我這個將死之人去彌補吧。」
他知道自己身上都是深受折磨的舊傷,遍布全身,多而密集,但是他早就沒有時間去修養了。此番他見謝淵,早就將生死置之度外了。
亓眉見紀寒枝喘得厲害,知道自己下不去手之後反而一把扔了手中刀。她獃獃愣了一陣之後卻呵呵呵笑起來,笑得很睫毛顫動,冰涼如霜的眼底閃過濃濃的傷感,不會很快就消失了「你瞧,你也要死了呀,活着多好的事情,你是連命都不準備賠給我嗎?」
「您,放我出城吧。我會親手,將禾斌的屍骨帶回來。」
「還在想着算計我!」此刻的亓眉怒髮衝冠,氣得渾身發抖」你,你們,就連快要死了都要好好利用身邊的一切,夔城就這樣不能讓人忍受嗎?「
紀寒枝的嘴角彎了彎」你真的想清楚要我的命了嗎?既然想要,怎麼不現在就拿走?既然不拿走,那就讓我紀寒枝,再為您做一件讓您舒心的事情吧。「
亓眉愣住了。
她發現自己真的不知道她現在真正在想些什麼。如果她恨得要死,立刻殺了面前這人就罷了,但是她沒有;如果她不想讓他們死,方才盛怒之言,要壓着他們去禾斌屍身前謝罪,也是真心實意。現在輪到紀寒枝的一問,她突然就迷茫了。
因為聽到了謝淵和紀寒枝密謀,謝淵她管不了,若是他稍有異動,嬴滄便能要了他的命,可是紀寒枝若是找死,即刻就會被秦九斬於馬下。她亓眉只是,想阻止他們無畏的送死而已。
對,阻止他們。
「我不會讓你們的計劃得逞的。」亓眉抹去眼中淚水,態度轉眼間便堅硬似鐵「我要立刻告訴兄長,禾斌的屍首有異,需要立刻將他的屍首帶回來。」
紀寒枝抬起頭來,定定的看着亓眉,深邃的眼眸幽幽的望着她,嘴裏堅定的扔出幾個字「您不會這麼做的。」
亓眉冷哼一聲,眼神挑釁,不予答話。
紀寒枝搖搖頭,雙腿支撐的身體似乎搖搖欲墜「如果您真的這樣想,那何必告訴我呢?我且問您,您可知道禾斌的屍首為何有異,何處有異?這個消息若是被城主,主祀,將軍,任何一個人知道,禾斌就不會只是身首異處,而是屍骨無存了。」
亓眉的細眉一擰,殺意頓現。
「可是我卻不同,我與禾斌有私交,不願意看到他落到如此下場。」
紀寒枝這樣一提議,她的殺意已經減退了不少。她開始想着,也許……真的有可能把禾斌帶回來。
「一人之力尚且不足,若是三人之力呢?」紀寒枝趁熱打鐵道「您此刻心中最想的便是尋回禾斌的屍身,好叫他保有全屍,而不是半幅殘軀暴屍荒漠。謝公子與禾斌主僕一場,我也乃禾斌摯友,您之所為,我倆心之所向。如今全城戒嚴,您必然也被拘禁在殿,任我們隨意一人想要出城都是千難萬難,可假使您在兵甲反應之前闖至城口以做策應,我便可尋機出城。某身已千瘡百孔,恐熬不過數日,遑論與周地通信?我紀寒枝此生最重家族昌盛,今日在此發誓,兩日之內,必帶回禾斌,違時家族旁落,永世無法出仕繁榮!「
亓眉怔怔的呆了好一會兒才似聽懂了紀寒枝的所言。也難怪亓眉心驚,她才區區十數歲,雖然從小被兄長言傳身教,心思卻不甚複雜,被紀寒枝縝密的一段話一敲,也不知道他說的是對是錯,只是見他連誓言都道了出來,興是十分誠懇。
只是她突然忽而皺眉道「三人之力,謝淵何在?」
紀寒枝往後踉蹌了兩步,背後抵靠在一根柱前,幽幽嘆道「我之計策,即便沒有謝公子,也亦足矣。」
「我沒有你如此心機,也不在乎多少人參與。只是一點,你若欺我,我便真真殺了你們,絕無半句虛言。」亓眉深吸了口氣,將腦中斷斷續續的念頭俱都收了起來,心中想着謝淵留下也好,她只需看好紀寒枝,便能周全行事。
紀寒枝輕滿不在乎的笑了笑」說您任性不諳世事的人都錯了。若是您用盡心機,他們都得甘拜下風。「
亓眉收了表情,猛推了一把紀寒枝,踉蹌着將他推出門外。
紀寒枝腳步沉重的走了兩步,抬起的腳卻沒有跨過門檻,直接衝著門外整個人歪倒下去,頭顱瞬間磕在門外的石板上,額角被擦破了一大塊,本來蒼白的面孔一下子變得狼狽起來。
亓眉怒意橫生,正準備惡狠狠地衝上前去,卻在突然間,四周火光一片,燈籠火把連成一片,庭院之中瞬間亮如白晝。
紀寒枝斜歪在雪地上,以他胸腹上直插五髒的箭頭為中心,尤帶體溫的鮮血浸透過厚厚的血層,暈成一片絢麗的潑墨畫。
此時此刻,有些人的心裏開始期盼着朝陽能夠一躍而出,遮蓋這黎明前的黑暗。
如柳絮的飄雪簌簌落下,就在這一段時間裏,飛快的掩蓋着灰牆紅瓦。
秦九握着一柄鐵胎角弓,雙臂從發力到鬆弛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他從宮殿的角落闊步走出來,望着對面門內外的三人,眼中的果決與殘忍極為明亮。
亓修與嬴滄並肩而行,兩人都還穿着華麗的禮服,袖袍蕩漾,無風而舞。
偌大的殿前,連接的青石板一片空蕩。
實際上並沒有沉默太長時間,亓修盯着此刻已經低下了頭顱的亓眉,幽幽的嘆了一口氣,陰陰柔柔的說了一句話「看來我是真的太放任你了,這才會讓你做出這麼多不該做的事情來。「
亓眉地位太尊貴,亓修若是不發話,沒有人敢妄動。只這一句之後,便有人往她站的位置靠近。
亓眉的嘴唇有些微微發乾,聽到亓修率先給自己定了罪,忽然沙聲笑道「什麼是不該做的,什麼就是應當做的?情不由身心,隨性活着就是偌大的恩賜,這些明明都是你教給我的,我哪裡又錯了?」
亓修平靜冷漠的眼神落在亓眉的身上,語氣不急不緩「能在荒海生存的人都必須要遵守這裡的規則,如果你想要一直站在陽光下,就要把自己變成規則之外的人。」
「你們殺掉他了,就連頭顱都帶回來吊在牆頭!我不過想要一個你們已經放棄的人,我哪裡做錯了什麼。如果我不去,誰會去?現在就連他的主子都捨棄他了。」
「你想過否,夔城的存在若被周人得知,一城生死盡數掌握在他人手裡,你是以身殉城,還是屈辱求生?」
「你不要忘了,你是亓姓的血脈。「亓修的話輕輕柔柔,卻讓亓眉的臉色變得蒼白起來。
她忘記了自己是亓氏一脈最尊貴的女姬,忘記夔城的榮辱,甚至忘記自己是誰。她根本不在乎上馬狼狽,下馬屈辱,甚至她也不在乎母親兄長對自己起了殺心,只要覺得自己做的是對的。
可是現在呢?
亓眉意識到自己做錯了什麼,卻不知道錯在哪裡,好像從自己回到夔城之後,就一直在犯錯。
亓眉想自嘲的露出一絲笑容,嘴角卻僵得提不起來。
面對死亡,她不曾畏懼過,只是現在,她竟然有些懼怕。她的腦中浮現出血流成河,浮現出戰殍遍地,浮現出戰敗的夔城與——自縊的主公……
她漆黑的瞳孔驟然暗下去,彷彿是最耀眼的璀璨星空被烏雲遮蔽了。
亓眉對着亓修,彎下雙膝噗通一下便跪了下去。
無須再有更多的解釋了,她這一跪,是徹底的認了錯。
「帶她回去,關起來。」亓修的語氣沒有什麼溫度,就這樣給亓眉做了判決。
亓眉低着頭,被兩個全副武裝的兵甲架着經過亓修的身邊,突然開口問道「以後他只怕連我的夢都不願意來了吧。」
亓修答「我不會把任何消息留給周人。」
亓眉抬起蒼白的臉,露出一個似悲似凄的慘淡笑容。
之後這樣大的場面上,只剩下了倒地的紀寒枝,還有捂着他傷口的謝淵。
謝淵半跪在地上,緊緊的抿着嘴唇,雙手托着紀寒枝,正在努力的按壓着那個還在咕咚咕咚冒着血的傷口。
秦九收了弓箭,饒有趣味的看了一會兒,然後轉過頭,對着應嬴滄那張冰霜般冷漠的面孔,笑得有些不懷好意「主祀大人有什麼說的?」
聽到秦九的聲音,嬴滄一直注視着謝淵的目光突然收了回來,黑色的瞳仁如浸透在寒潭裡一般冰涼。他的臉上極少出現微笑這個神態,但是此刻他的唇角一圈一圈的漾開,沒有讓他那張冷峻的臉顯得柔和,反而愈發的陰寒。
「我想我要如何行事,不需要向你交代。」說完這句話,嬴滄衝著謝淵勾勾手,意味不言而喻。
紀寒枝的情況非常糟糕,但是他還是從昏迷中清醒過來,恰好看到嬴滄的動作。他沒有關係自己逐漸流失的血液,反而緊緊的握着謝淵的手,氣音虛弱「不,不要救我。」
您一定懂的,我和禾斌的所做,都是將您完全的摘出來,俘虜也好,囚徒也罷,只要您還活着,這顆名為大周的種子,就一直種在荒海中。
謝淵一閉眼,神色安靜的站起來,朝着嬴滄走過去。
還有幾步的時候,嬴滄大跨步走過來,脫下自己華麗的外袍罩在謝淵的頭頂,將他摟了一個滿懷,面上絲毫不見喜怒,只是淡淡的說」衣服髒了,回去換一件吧。「
秦九挑眉看着他們倆離開,伸出暗紅的舌頭舔舔乾燥的嘴唇,指着紀寒枝下令道「將他綁至城樓來,和那個周人的人頭吊在一起,懲戒示眾。」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