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玫瑰無原則江赫)姜玉姝郭弘磊完整版在線閱讀_姜玉姝郭弘磊完整版閱讀

(玫瑰無原則江赫)姜玉姝郭弘磊完整版在線閱讀_姜玉姝郭弘磊完整版閱讀 279.再度分別 試讀

2022-10-17 18:24 作者:江赫林煙

章節介紹

小編推薦小說《玫瑰無原則江赫》,主角姜玉姝郭弘磊情緒飽滿,該小說精彩片段非常火爆,一起看看這本小說吧: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此為防盜章姜玉姝手上動作一頓,緊張問:「會是什麼人?」「聽馬蹄聲,至少有四五十人。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張峰背部中了兩刀,…

在線試讀

279.再度分別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此為防盜章
姜玉姝手上動作一頓,
緊張問「會是什麼人?」
「聽馬蹄聲,至少有四五十人。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張峰背部中了兩刀,
官差正為其包紮。
郭弘磊側耳,
凝神細聽半晌,緩緩道「宵小之輩往往東躲西藏、晝伏夜出,
光天化日的,應不至於再來一夥逃兵。」
「你怎知有逃兵?」張峰明知故問。
郭弘磊坦然自若,
「在上個驛所時,
曾聽人提過幾句。」
「唉。」張峰苦笑了笑,
「其實,
我們也聽說了,只是沒怎麼放在心上,誰知道逃兵居然落草翦徑呢?該千刀萬剮的東西,
謀財便罷了,
還濫殺無辜!」
郭弘磊沉聲道「軍令如山,軍紀嚴明,軍中絕不會饒恕逃兵。這些人為了活命,
什麼狠毒事做不出來?」
「畜生,簡直畜生。」張峰紅着眼睛唾罵「懦夫,
沒膽子上陣殺敵,卻敢殘害無辜!唉,
今日折了五個弟兄,
叫我如何交代?」
姜玉姝嘆了口氣,
寬慰道「真是飛來橫禍!還望大人節哀。」
「公子,
忍一忍。」小桃啜泣着,輕柔朝傷口撒金瘡葯。
姜玉姝把乾淨白絹纏了兩圈,麻利打結,旋即起身,急切道「他們來了!快看,是什麼人?」
「我瞧瞧。」郭弘磊柱着長刀站起,姜玉姝忙攙扶。
一時間,所有人齊齊眺望遠方。
郭弘軒跳上板車,伸長了脖子,大聲告知「來了一群身穿戎裝的兵卒,不僅佩刀,還背着箭囊!」
戎裝?姜玉姝登時忐忑不安,提醒道「四弟,別站那麼高,扎眼。」
「對方有箭,萬一又是殺人不眨眼的逃兵,你是想當活靶子么?唉喲,軒兒,趕緊下來!」王氏心驚膽寒地招手。
郭弘軒嚇得脖子一縮,慌忙跳下板車。
「駕!」
「駕!」一隊衛軍揮鞭策馬,簇擁着百戶長潘奎,疾速趕到。
潘奎年近不惑,身長九尺,膚色黝黑壯如鐵塔,遙遙便皺眉,勒馬喝問「吁!你們是什麼人?何故出了傷亡?」
老天保佑,幸而來的不是逃兵。張峰既鬆了口氣,又陡生怨憤,板著臉,直挺挺站立,冷淡答「我們奉旨押解流放犯人前往西蒼,不料遭遇匪徒攔路劫殺,傷亡慘重。我的五個弟兄當場喪命,另有三人重傷、十幾人輕傷。」
「走,瞧瞧去!」潘奎下馬,腰懸長刀手拎鞭子,率眾查看屍體。
其手下總旗名叫錢小栓的,仔細審視屍體後,激動稟告「大人,正是他們!」
「哦?確定是你手下的人?」潘奎滿腔怒火,壓低嗓門,嚴厲道「小栓,你看清楚些,逃兵擾亂士氣,必須一個不落地處死,以正軍紀!」
「是啊。切莫留下漏網之魚,免得他們作亂,大損邊軍威名。」同為總旗的田波附和道。
錢小栓臉紅耳赤,羞愧答「卑職確定,這幾個人全是逃兵。」他打起精神,謹慎清點,稟道「少了一個!逃兵共十一人,屍體卻只十具。」
潘奎便扭頭問「哎,你們見到了幾個逃、匪徒?」
午時已過,北上的一行人尚未用飯,飢腸轆轆。張峰失血不少,忙碌催促眾人先救治傷患,而後就地歇息,喝水吃乾糧。
郭弘磊離得近,想了想,朗聲答「共十一人,但混戰中跑了一個,他趁亂逃進了南坡密林。」
「小子,你可看清楚了?」潘奎橫眉立目,高壯威猛。
郭弘磊正色答「的確逃了一個。當時,逃匪被人踹到山坡旁,順勢便跑了。」其實,那人正是他自己踹的,故一清二楚。
「他是從何處逃進林子的?」
郭弘磊抬手指道「那兒。」
「是么?」潘奎率眾趕到坡下,一邊查看,一邊失望道「小栓,你管束無方,手下出了逃兵,不止你丟人,整個赫欽衛都沒臉,還連累無辜百姓喪命,罪不可恕!」
錢小栓無可辯駁,沮喪道「卑職自知有罪,請您責罰。」
「當務之急是捉拿逃兵。」潘奎恨鐵不成鋼,厲聲喝令「愣着做什麼?立刻抓人去啊!」
「遵命!」錢小栓迅速點了二十人,咬牙切齒地搜山追捕。
另一處
王氏心力交瘁,唉聲嘆氣,疲憊地說「唉,這一災接一難的,究竟何時才是盡頭?玉姝,好生照顧弘磊。」
「嗯。」姜玉姝垂眸,小心翼翼地揭開衣衫,輕聲問「一定疼得很厲害吧?」
郭弘磊臉色發白,安慰答「敷了金瘡葯,其實也不太疼。」
「幸虧及時止住了血!」姜玉姝吁了口氣,一陣陣地後怕,耳語囑咐「你吃些乾糧,然後歇會兒。傷患不少,我去問問張大人,看他打算如何趕路。拿着,快吃!」
郭弘磊手上被塞了三個饅頭,眼裡流露笑意,低聲問「都給了我,你吃什麼?」
「我還有。」姜玉姝匆匆吃了半個饅頭,漱漱口,擱下水囊剛起身,卻見張峰帶領幾個壯漢快步走來。
姜玉姝定定神,詫異問「張大人,有什麼事?」
喲?
嚯!流放的犯人里,竟有如此絕色佳人?田波瞬間震驚,讚嘆不已,緊盯着姜玉姝,從秀美臉龐往下,細究其玲瓏身段,目光久久停留在胸腰上。
四周亂糟糟,誰也沒留意田波垂涎欲滴的眼神。
張峰恢復了冷靜,到底不敢得罪邊軍,客氣道「這位是西蒼赫欽衛的百戶潘大人,奉令追捕逃犯。逃犯傷害了咱們,潘大人需要詳細名冊,你們快報上郭家的輕重傷者姓名。」
「好的。」姜玉姝恍然大悟,郭弘磊已起身,偏頭吩咐「欒順,立刻照大人的吩咐辦。」
「是!」管家頷首,立即再度清點傷患。
潘奎皺眉打量郭弘磊,狐疑問「聽官差說,你小子武藝高強,連殺四名逃犯,可有此事?」
郭弘磊不卑不亢,平靜答「在下武藝平平,只是方才生死攸關,不得不竭盡全力。」
「唔,挺穩重,人也謙虛。」潘奎隱露笑意。
郭弘磊謙道「您過譽了。」
田波無暇理睬旁人,目不轉睛,一直偷偷盯着姜玉姝,眼饞手癢,欲\\\\/火焚心,興奮暗忖年輕貌美的女犯人,缺衣少食,卑賤惶恐……哼,老子堂堂總旗,何愁弄不到手?
稍微恐嚇幾下,她敢不從?
即便是個剛烈的,老子強要了她,又有何懼?
張峰瞥了一眼郭弘磊,念及救命之恩,登時有些猶豫,含糊答「我們來自都城。其實,這群人並未犯法,只是受了牽連。」
「哦?受了株連的?」潘奎原本漫不經心,一聽倒好奇了,又問「小子,你家誰犯法了?想必犯了大罪,不然也不至於——」他頓了頓,納悶問「哎,你們這百八十口人,該不會是一大家子吧?」
面對強悍邊軍,姜玉姝憶起庸州貪墨案,心裏「咯噔」一下,咬牙屏息。
郭弘磊明白躲不過,暗中早有準備,坦率答「兄長犯下貪墨之罪,牽連全家流放西蒼。」
「貪墨?」潘奎驚訝揚聲,心思一動,笑意蕩然無存,皺眉審視犯人們,緩緩問「你叫什麼?」
郭弘磊答「罪民姓郭,名弘磊。」
「貪墨庸州軍餉的靖陽侯之子,是你什麼人?」潘奎驀地沉下臉。
郭弘磊無法迴避,「那位便是罪民兄長。」
「原來,」潘奎勃然變色,怒問「你們居然是靖陽侯府的人?」
郭弘磊唯有點頭。
「哼!」潘奎霎時火冒三丈,厲聲質問「前幾年,邊軍糧餉屢遭狗官貪墨以飽私囊,害得將士們隆冬臘月饑寒交迫、餓着肚子上陣殺敵,士氣大傷!甚至害得庸州失守,十餘萬人慘被屠殺,屍橫遍地血流成河。這些,你們知不知道?」
郭弘磊深吸口氣,再次點頭。
「算了罷!」潘奎怒目而視,激動斥罵「呸,你們這些貪婪無恥的紈絝,自幼安居都城,怎會知道邊衛將士的艱苦?只可憐那慘死的十餘萬人,白白喪命。」
百戶憤怒,兵卒亦變了臉色,紛紛鄙夷憎惡。
田波呆了呆,心想她竟是侯府的人?看言行舉止,應是紈絝之妻。侯府兒媳,必為名門閨秀,怪道如此標緻……老子尚未玩過大戶貴女,不知是什麼滋味?
唉,他們果然遷怒了。不過,此乃人之常情,要怪只能怪世子犯法,連累全家。姜玉姝無可奈何,默默陪着丈夫挨罵。
郭弘磊飽含歉疚,鄭重表明「家兄犯了法,早已被陛下賜死;家父自愧教導無方,悲慟病逝。如今,陛下責令罪民一家充軍屯田,用餘生為長兄之錯贖罪。待投了軍,罪民一定赴湯蹈火在所不惜、肝腦塗地殺敵衛國!」
「呵。」田波皮笑肉不笑,「大話誰不會說?上陣殺敵,靠的是真本事,而不是嘴皮子。」
姜玉姝這才注意到田波,十分不悅,暗忖陰陽怪氣的,別人不敢比,但二公子肯定比你強!
「唉。」潘奎壯碩的胸膛劇烈起伏,勉強壓着怒火,搖頭說「罷了,貪墨的也不是眼前這些人。走!」語畢,他行至山坡樹蔭下,命令手下清理屍體。
張峰欲言又止,最終嘆了口氣,高聲道「歇息半個時辰,受傷的人趕緊包紮,還得趕路呢!」
挨了一頓罵,郭家人自是難受。
「我們已經這麼倒霉了,他們還想如何?」王氏氣得哆嗦,傷心道「難道非讓陛下誅殺全家,他們才滿意?」
王巧珍靠着板車,譏誚一笑,冷冷道「哼,有本事上都城告御狀去,求得陛下處斬了我們。可惜呀,一群粗俗莽夫,怕是連皇宮都找不到,哈哈哈。」
姜玉姝不贊同地皺眉,「嫂子,小點兒聲,仔細他們聽見。」
「聽見又如何?大不了一死,反正我不想活了!」王巧珍雖嘴硬,卻越說越小聲。
郭弘磊面色平靜,勸解道「大哥確實犯了錯,貪墨軍餉,難怪將士氣憤。咱們生在靖陽侯府,之前安享富貴,如今為家人贖罪,也是應當。」
「他們那麼厭惡咱們,」郭弘軒既委屈又沮喪,惶恐問「會不會故意刁難人?會不會暗中謀害?」
姜玉姝鎮定答「四弟,陛下已開恩赦免郭家死罪,咱們可以堂堂正正地活着,只要足夠強大,誰能輕易欺壓你?」
「不錯!」郭弘磊勉勵道「男子漢大丈夫,豁達些,別怕吃苦,總有否極泰來的時候!」
因着逃匪有傷在身,跑不快,沒過多久便被生擒。
錢小栓汗濕戎裝,稟道「大人,逃兵抓到了!」
「捆上,死的活的都帶回去,好交差。」潘奎一聲令下,兵卒迅速把逃兵屍體搬上馬背。
另一側
「慢些,輕點兒。弟兄們放心,等到了驛所我就託人買棺材,帶你們回家。」張峰親自動手,與同伴一道,把官差屍體整齊摞在板車上。他抬頭看看天色,大聲喊
「潘大人?」
潘奎正整理馬鞍,扭頭問「何事?」
張峰懇切道「天色不早,我們八成得趕一段夜路,假如血腥味兒引來野獸,可就糟糕了。不知您能否——」
「行!」潘奎會意地打斷道「我們也是去驛所,一起吧。」他想了想,吩咐道「重傷者過來,跟我的人擠一擠。」
「多謝!你們幾個傷勢重,快去騎馬。」張峰鬆口氣,忙碌安排了一番,催促道「走吧,跟着潘大人,不必擔心野獸襲擊。」
於是,潘奎騎馬,按轡徐行,率眾前往驛所。
走着走着,夜幕降臨,深山密林黑黢黢,倦鳥歸巢,晝伏夜出的獸類則開始覓食,各種嚎叫聲此起彼伏,怪異刺耳,滲人極了。
郭弘磊再三囑咐「挨緊些,互相照應着,千萬別落單!」
「二、二叔,煜兒害怕。」郭煜縮在奶娘懷裡,嗚咽抽泣。
郭弘磊安撫道「怕甚?咱們這麼多人。你睡一覺罷,睡醒就到驛所了。」
「我害怕。」郭煜畢竟年幼,止不住地啜泣。
潘奎扭頭望了望,慢悠悠嚇唬道「哭什麼?再哭,狼把你叼走。狼最喜歡叼小孩兒了。」
「不要!」郭煜嚇得哇哇大哭。
姜玉姝哭笑不得,剛想哄一哄小侄子,猛卻聽見西側林中一陣異響,夾雜着陰沉沉的悠長狼嗥
「嗷嗚……」
眼睜睜看着老人吐血昏厥,姜玉姝一怔,拔腿飛奔。
「父親!」郭弘磊心驚膽寒,搶步攙住,家下人慌忙湊近,七手八腳地把人抬進屋。
幸而,郭氏昌盛綿延百餘載,家生子中便有醫者,又幸而欽差並未查抄不名貴的常用藥材,大夫使出渾身解數診救後,才勉強吊住了老家主的氣息。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靖陽侯時日無多了,甚至已是彌留之際,但誰也不敢流露異樣。
一室死寂,落針可聞。
眾人圍在病榻前,王氏憂慮重重,木着臉,雙目紅腫,卻毫無淚意。
姜世森仍未離去,左手背着,右手捻須,若有所思。父女近在咫尺,姜玉姝餘光不時飄向父親,心思悄轉。
「您喝點兒水?」兄長逝世,次子便居長,郭弘磊始終竭力剋制着,從未顯露頹喪之態。
靖陽侯四肢毫無知覺,吃力地搖了搖頭,灰白鬢髮凌亂,眼神渾濁,奄奄一息。他掃視榻前,皺起眉,疑惑問「慧蘭怎的還沒回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