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姜玉姝郭弘磊《玫瑰無原則江赫》_(姜玉姝郭弘磊)熱門小說

姜玉姝郭弘磊《玫瑰無原則江赫》_(姜玉姝郭弘磊)熱門小說 277.升遷喜信 試讀

2022-10-17 18:19 作者:江赫林煙

章節介紹

《玫瑰無原則江赫》內容精彩,「江赫林煙」寫作功底很厲害,很多故事情節充滿驚喜,姜玉姝郭弘磊更是擁有超高的人氣,總之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玫瑰無原則江赫》內容概括: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此為防盜章姜玉姝忙側身,耳語提醒道:「翠梅,哪兒有像你這樣直白誇自…

在線試讀

277.升遷喜信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此為防盜章
姜玉姝忙側身,
耳語提醒道「翠梅,
哪兒有像你這樣直白誇自己人的?謙虛點兒。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實話實話嘛,奴婢又沒撒謊。」翠梅樂呵呵。
「快洗洗,
待會兒要趕路了。」姜玉姝彎腰,
撩水洗帕子,
突見水面倒映一個高大身影,隨即聽人喚道
「二公子。」
郭弘磊「唔」了一聲,
無需言語,旁人察其神色便識趣退開。
須臾,
溪畔草地僅剩兩人。
姜玉姝使勁擰帕子,頭也不抬,
「有什麼事嗎?」
郭弘磊張了張嘴,
卻不知從何談起。他盤腿而坐,俯身洗手洗臉,
若有所思。
十七歲的俊朗男兒,
劍眉星目,
鼻若懸膽,
英武不凡。
姜玉姝餘光一掃,
瞥見晶瑩水珠從對方額頭流下,綴在高挺鼻尖,打濕孝服。
看着看着,
她情不自禁,
皺眉把帕子遞過去,
「弄濕衣衫了,
趕緊擦擦。」
郭弘磊接過,抖開一看雪青絲帕,綉着淡雅蘭紋。他依言擦乾水珠,字斟句酌,緩緩問「姜府園中東南角的蘭花,全是你親手栽種的?」
「多半是。」姜玉姝整理着衣袖,眸光一轉,瞭然問「玉姍帶你去看過,對吧?」
衣袖放下,牢牢遮藏鮮紅守宮砂。郭弘磊倉促別開眼,百感交集,不快與煩悶煙消雲散,坦率答「沒錯。她領着我仔細觀賞,稱是自己親手栽種的,慷慨贈送了兩盆。」
姜玉姝想了想,篤定問「一盆紅妃,另一盆翹萼。是不是?」
郭弘磊點點頭。
「哎,真是的……」姜玉姝嘆了口氣,搖搖頭,「她當時明明說要送給表嫂,誰知竟悄悄給了你!」
「原來是你種的。我謝錯人了,該謝你才對。」郭弘磊十分無奈,也嘆了口氣。
事實上,並不是我種的。真正的姜大姑娘,早已香消玉殞。
姜玉姝暗自嘆息,不欲深談,擺手道「兩盆蘭花,並非什麼要緊大事,不必再提。走吧,趕路了!」
她微提裙擺,匆匆上坡,遺忘了那塊雪青帕子。
郭弘磊攥着絲帕,原地頓了頓,腦袋莫名一熱,默默把帕子塞進懷裡。
高處樹蔭下,王巧珍眯着眼睛,骨瘦如柴。她日夜被人看管,無法再自盡,又做不到活活餓死,哀怨地活着,傷勢緩慢癒合。
「哼。」她冷哼,漠然審視下方溪畔的小夫妻,忿忿不甘,嫉恨地想為什麼被陛下賜死的是我的丈夫?而不是姜玉姝的?同為年紀輕輕,我凄慘守寡,她卻備受丈夫保護……刺眼,實在太刺眼!
夜間
「姑娘,時候不早了,歇息吧,如今天天都得早起趕路。」翠梅枕着包袱,昏昏欲睡。
「馬上,就歇了。你先睡。」姜玉姝一邊收拾紙筆,一邊望向門口空地
「出手要果斷!你猶豫什麼?危急時稍一猶豫,恐怕就喪命了。」郭弘磊虎着臉,拿捏准了力道,輕輕把胞弟掀翻在地,催促道「起來,再練練。」
「唉喲。」郭弘軒仰躺,氣喘如牛,懇求道「二哥,今日到此為止,行不行?我、我快累死了。」
郭弘磊拽起胞弟,另點了個小廝,「你來試試,用我昨晚教的那幾招。」
「是!」
三四十人圍成圈,全神貫注,照葫蘆畫瓢地比比劃劃。
郭弘磊耐性十足,一邊與小廝過招,一邊嚴肅囑咐「陛下責令郭家人充軍屯田,如今不知庸州是否奪回、西蒼是否太平,一旦與北犰交戰,必有傷亡。倘若戰況緊急,或許咱們一到西蒼就得上陣。所以,務必苦練身手,避免輕易丟了性命。」
性命攸關,誰也不敢懈怠,一個比一個認真。
「怎麼?」王巧珍蜷卧,盯着旁邊的弟媳婦,嗓音嘶啞,「你看弘磊,居然看得呆住了?」
姜玉姝回神一愣,敏銳聽出譏誚之意,登時不悅,淡淡答「哪裡。我是見他們比武過招,覺得新奇。」
「是嗎?」弟媳婦秀美嬌俏,王巧珍摸了摸自己的憔悴臉頰,妒火中燒,啞聲告誡「玉姝,別忘了咱們正在守孝,婆婆若是瞧見你方才痴痴的模樣,她老人家怕是要怒。」
姜玉姝面不改色,「嫂子說笑了。婆婆雖年老,眼睛卻不昏花,她才不會誤會我呢。」
「你——」王巧珍雙目圓睜。
「好睏。」姜玉姝掩嘴打了個哈欠,扯過包袱當枕頭,躺下閉着眼睛,「我睡了,嫂子請自便。」
王巧珍氣得脖頸青筋暴凸。
次日·午後
烏雲密布,悶熱不堪。
「你們瞧,烏雲滿天的,是不是要下大雨啊?」
「看着像。」
「怎麼辦?咱們還得趕路呢。」
「萬一淋雨生病,才真叫糟糕。嘖,這小斗笠,遮陽還行,擋雨估計不行。」
……
眾人憂心忡忡,竊竊私語。
官差們揮鞭大吼「這荒郊野外的,只有驛所才能躲雨!快走!」
下一刻,豆大的雨珠驟然來襲。
天昏地暗,雷聲轟鳴,雨勢洶洶,裹挾亂風橫行,飛沙走石,官道黃土迅速變泥漿,涼意森森。
「哎呀,好大的雨!」翠梅氣呼呼,嚷道「怎麼辦吶?」
姜玉姝抬手按着斗笠,嘆道「沒辦法,只能冒雨趕路了。」話音剛落,她身邊突然多了個人,緊貼着自己——
「啊!」
「別怕,是我。」郭弘磊伸手摟住妻子肩背,風雨聲中附耳,低聲問「道路泥濘,你還走得動嗎?」
幸而,郭氏昌盛綿延百餘載,家生子中便有醫者,又幸而欽差並未查抄不名貴的常用藥材,大夫使出渾身解數診救後,才勉強吊住了老家主的氣息。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靖陽侯時日無多了,甚至已是彌留之際,但誰也不敢流露異樣。
一室死寂,落針可聞。
眾人圍在病榻前,王氏憂慮重重,木着臉,雙目紅腫,卻毫無淚意。
姜世森仍未離去,左手背着,右手捻須,若有所思。父女近在咫尺,姜玉姝餘光不時飄向父親,心思悄轉。
「您喝點兒水?」兄長逝世,次子便居長,郭弘磊始終竭力剋制着,從未顯露頹喪之態。
靖陽侯四肢毫無知覺,吃力地搖了搖頭,灰白鬢髮凌亂,眼神渾濁,奄奄一息。他掃視榻前,皺起眉,疑惑問「慧蘭怎的還沒回來?」
慧蘭?姜玉姝尋思應當是指郭家唯一的嫡女,侯門千金。
郭弘磊眼神微變,卻面不改色,恭謹答「姐姐身懷六甲,出行不便——」
豈料,失望透頂的王氏打斷道「嫁出去的女兒,真真成了潑出去的水!咱們興旺時,馮家天天上趕着親近,千求萬求地娶了慧蘭;可咱們一敗落,女婿立馬沒影兒了,連女兒也躲了!」
「哦?哦。」靖陽侯黯然閉目。
郭弘磊不贊成地朝母親使眼色,仍堅持道「姐姐定是因為行動不便才來遲了,或許稍後就到。您先歇着,孩兒請岳父去書房與親戚們商量幾件事。」
「慢着。」靖陽侯氣色灰敗,眼神卻逐漸清明。
郭弘磊跪在腳踏上,躬身問「您有何吩咐?」
「從今往後,」靖陽侯睜眼注視次子,滿懷期望,一字一句地說「這個家,便交給你了。郭家的一切大事,皆由你做主。」
郭弘磊臨危受命,腰背一挺,鄭重答「父親信任託付,孩兒遵命,今後一定盡心竭力照顧家人!」
「你大哥太不爭氣,敗光祖業、連累全家,為父只能到九泉之下再教訓他了。」罵完了長子,靖陽侯慈愛望着一貫引以為豪的次子,勉勵道「以後的日子,必然艱難,磊兒,你苦一苦,做頂樑柱,撐起郭家。」
「孩兒明白。」郭弘磊眼眶發燙,鼻尖泛酸。
姜玉姝目不轉睛,發覺病人眼裡的光芒漸弱,束手無策。
靖陽侯梗着脖子喘了喘,看向姜世森,歉意說「親家,真是對不住,你家大姑娘昨日剛進門,沒享半點兒福,卻要跟着弘磊吃苦了。」
「唉。」姜世森喟然長嘆,無奈道「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誰料得到呢?看來,這也是玉姝命中逃不過的劫。」
「終究是郭家連累了她。」靖陽侯斷斷續續地喘息着,瞥視二兒媳。
姜玉姝會意,快步上前,猶豫瞬息,學着丈夫跪在腳踏上,輕聲問「您老有什麼吩咐?」
靖陽侯慈眉善目,和藹囑咐「委屈你了,眼下事已成定局,望你和弘磊好好過日子,切勿再做傻事。」
咳,又提到了自縊!小夫妻肩並肩,姜玉姝目不斜視,正色表示「請長輩們放心,玉姝發誓今後絕不會再自尋短見!」
「好,這就好。」靖陽侯欣慰頷首。
姜世森不悅地訓導「你可記住你方才的話!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準任性妄為!」
「女兒記住了。」
靖陽侯徐徐吐出一口氣,終於望向髮妻,耐着性子,語重心長道「弘磊當家,但男兒志在前程,阿哲、軒兒以及煜兒,平日該由你教導。須牢記『玉不琢不成器』,慣出一個弘耀,已是害苦全家,你可別再縱出一個敗家子。」
姜玉姝正好奇琢磨「阿哲」是誰時,婆婆王氏勃然變色,郁懣質問「事到如今,侯爺仍責怪我?耀兒那不爭氣的孽障還在聽松樓躺着呢,您若十分氣不過,我去打他一頓,如何?」
「你、你——」靖陽侯氣一堵,雙目圓睜,眼珠子直凸,梗着脖子抬了抬下巴,腦袋驀地砸在枕頭上,氣絕身亡,魂魄歸西。
「父親!」
「侯爺?」
「來人,快傳大夫!」
……
頃刻後,病榻前哀嚎震天,聽見噩耗的下人與親友亦為老家主一哭。剛遭歷抄家的靖陽侯府,恓惶之上又蒙了一層哀悼陰雲,萬分凄涼。
夜間,聽松樓靈堂內多了一口棺材。
遭逢巨變,哭了又哭,人人咽干目腫,哭不動了。
幾個妾侍悲悲戚戚,嗚嗚咽咽。其中有靖陽侯的,也有世子的。
小輩們跪坐,圍着兩個元寶盆,或啜泣或沉默,人人手拿一疊冥紙,不斷往盆里填燒,堂內煙熏火燎,香燭氣息濃烈,渾濁嗆鼻。
「咳,咳咳。」
「咳咳咳——咳咳!」
咳嗽聲不止,卻並非姜玉姝發出,而是源自一名瘦弱少年。
「三弟,我看你的氣色實在是有些差,不如回房歇會兒吧?」姜玉姝善意勸道。她觀察多時,又特地打聽過,已確定郭家行三的庶子郭弘哲天生患有心臟病。
郭弘哲白皙清秀,文弱膽怯,嘴唇及十指指端呈現淡青紫色,明顯在發病。他聞言,迅速搖搖頭,下意識看了一眼嫡母,規規矩矩答「多謝二嫂關心,但我還撐得住,用不着歇息。」
「哼!」王氏盤腿端坐矮榻,原本正敲木魚念經,聽見庶子答話後,木魚「篤篤篤」猛變作「咚」,怒道「你撐不住也得撐着!自打一落地,年年冬春犯病,府里不知辛苦尋了多少珍貴藥材,侯爺更是四處請名醫。可家逢巨變時,你竟躲在屋裡一整天,甚至沒趕上見侯爺最後一面。弘哲,你自己說說,像你這樣兒的,算什麼兒子?」
「孩兒、孩兒……」郭弘哲瞬間眼淚盈眶,羞慚愧悔,唇愈發青紫,哽咽答「孩兒不孝,孩兒該死,請母親責罰。」
姜玉姝看不過眼,張嘴欲勸,卻被人搶了先
「娘!三哥身體不好,已病倒半個月了,他又不是故意躲着的。」郭弘軒是嫡幼子,從不怕親娘。
「誰問你話了?」王氏扭頭,輕輕訓了幼子一句「專心燒紙,不許多嘴。」
郭弘軒懨懨應了個「哦」。
長媳王巧珍面無表情,絲毫不理睬人,一疊一疊地往盆里扔冥紙;姜玉姝見了,默默拿釺子挑散抖開。
王氏余怒未消,瞪視病歪歪的庶子,目光銳利。
病弱少年戰戰兢兢,大氣不敢喘。
姜玉姝旁觀片刻,到底於心不忍,起身倒了杯茶,端上前道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