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玫瑰無原則江赫

玫瑰無原則江赫 273.任滿三年 試讀

2022-10-17 18:09 作者:江赫林煙

章節介紹

在線試讀

273.任滿三年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此為防盜章
郭弘磊始料未及,
欲言又止。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瞬間,他眼裡只有紅與白兩種顏色紅的是肚兜,
是細長紅帶子;白的是光潔無暇肌膚,
脊背纖麗,腰肢不盈一握。側身時,
胸前飽滿的白嫩柔軟顫動——
「啊!」
隨着一聲驚叫,
紅與白消失了,被藕色外衫嚴實包裹。
姜玉姝前生還沒婚戀就車禍而亡了,毫無經驗,被嚇得雙手掩緊衣襟,
臉紅耳赤,飛快躲到了矮屏風後,心如擂鼓,
屏息打量氣宇軒昂的俊朗男子。
新婚小夫妻面對面,
洞房花燭夜後,
本該如膠似漆,
但這一對卻像是陌生路人,
萬分疏離。做妻子的,
大喜之日上吊自縊;做丈夫的,
剛拜完堂就遭遇兄長被抓、妻子尋死的困境。
全無一丁點兒恩愛的意味。
郭弘磊高大挺拔,足足比妻子高了一個頭,
他回神即轉身離開,
沉默退出裡間。
「哎?」姜玉姝茫然呼喚,
驚魂未定。她咬咬唇,
猛一拍額頭,苦笑提醒「自己」已經成親了,剛才那位是自己的丈夫。
外間傳來低沉渾厚的催促聲,「快穿好衣裳,出來談談。」
談?
談什麼?談休妻嗎?
同居都城,一旦被休棄,娘家必然知情。到時,長輩十有八\\\\/九不允許我自由支配嫁妝在外生活。而且,很有可能是姜家某個人陷害了我,或許敵人會進一步害我……怎麼辦?
人生地不熟,我不能輕舉妄動。
初穿異世的姜玉姝惴惴不安,迅速整理妥衣裙,深吸一口氣,強打起精神,抬腳邁出裡間。
郭弘磊端坐,下巴點了點圓凳,「坐。」
姜玉姝依言落座,難免有些拘束,靜候對方開口。
「怎的就你一個人?丫頭們哪兒去了?」
「小桃幫我找吃的去了。」再次面對面,姜玉姝悄悄按捺不自在感,好奇打量劍眉星目的侯府貴公子,暗忖記憶中,他十七歲。真高大,肩寬腿長,英氣勃勃。
郭弘磊又問「除了小桃,其餘丫鬟呢?」他外出奔波了一天一夜,飢且渴,自行執壺倒水,仰脖飲盡後,給有名無實的妻子倒了一杯。
至今為止,彼此只在神志不清稀里糊塗時摟抱過而已,尚無真正的肌膚之親。
姜玉姝道謝並接過茶杯,沙啞嗓音據實以答「不清楚,我醒來只見到小桃一個。」
「哦?」郭弘磊劍眉微皺,沒再追問,注視着對方喉間刺眼的淤傷,淡淡問「你的喉嚨不要緊吧?倘若不方便說話,就晚上再談。」
姜玉姝立即搖頭,喝水潤了潤嗓子,忐忑懸着心,正色道「聽你的語氣,像是有大事,還是先談吧,我的傷不要緊。」
郭弘磊點點頭,流露哀傷之色,沉痛嘆氣,緩緩道「大哥去世了,父母悲慟至極,如今府里亂——」
「什麼?」姜玉姝忍不住打斷,愕然問「剛才明明有人稟告老夫人的,說你帶着世子回府了。怎、怎麼會死了呢?」
郭弘磊用力閉了閉眼睛,下顎緊繃,握拳隱忍告知「我確實把大哥帶回府了。但……帶回的是他的遺體,現停在南院聽松樓內。」
「為什麼?究竟因何而亡?」姜玉姝難以置信,嘶啞追問「堂堂侯府世子,說沒就沒了,簡直太離奇。」
郭弘磊虎目泛紅,澀聲解釋道「昨日上午,我們剛拜完堂,刑部突然拿人,不由分說地把大哥抓走了,我外出輾轉打探消息,方得知原來大哥為了償還賭債、竟參與了貪墨庸州軍餉一案!」頓了頓,他繼續說「昨夜,陛下駕臨刑部大堂,三司秘審,證據確鑿,無可抵賴。」
姜玉姝想了想,小心翼翼地問「貪污了多少?」
「白銀九十萬兩。大哥原任戶部主事,他是從犯之一,主謀有三人。他貪了六萬兩。」
姜玉姝稍加琢磨,心裏莫名「咯噔」一下,凝重問「所以,是陛下親自下旨、當場處死了大哥?同案罪犯呢?」
郭弘磊畢竟年輕,焦急得燥熱,又倒了杯水喝,「主謀凌遲,並判其全家斬刑,從犯及其全家斬刑。但陛下念及郭家先祖乃開國功臣,賜予大哥一杯酒,留了全屍。」
四目對視,均含千愁萬緒。
「主謀和其餘從犯都是株連全家。」姜玉姝蹙眉,不得不面對乾朝「一人犯法,家族遭殃」的現實。她直言不諱,耳語問「那,靖陽侯府呢?」
「暫未知。但觀測聖意,郭家恐怕難逃一劫。」郭弘磊起身,俯視嬌弱少女,「庸州軍餉屢次被貪墨,致使軍心渙散。去歲臘月初,敵國北犰伺機大舉進犯,今年元宵時,庸州城破,約十萬將士及百姓慘遭\\\\/屠\\\\/殺,屍橫遍地,血流成河,朝野震驚,陛下嚴令徹查,一查兩個月,現已水落石出。」
「庸州失守了?」
郭弘磊沉重頷首。
姜玉姝拍了拍腦袋,撐桌站起,喃喃道「慚愧,我直到現在才聽說。」
「你們姑娘家整日待在深宅閨房,不知情也不足為奇。」郭弘磊略一思索,嚴肅道「姜姑娘,我心知你不願嫁,這樁親事實屬無奈。當時那情形,終究是姑娘家吃虧,我若不儘快應下來,你的處境將十分難堪。」
從記憶里翻出兩人衣衫凌亂相擁而眠的一幕幕,姜玉姝不禁臉發燙,竭力鎮定,脫口問「我聲名狼藉,你居然不介意?」
「郭某看得出,姑娘並非不自愛之人。當日之亂,其中必有隱情,只是姜家不由我做主,故無法還你清白。」
郭弘磊目光深邃,感慨萬千,「我原以為,陰差陽錯,也算是命中注定的姻緣,故冒昧迎娶。但如今,府里恐有一劫,你昨日剛進門,若遭受株連,未免太可憐了些。因此,待岳父來弔唁時,我會同他商量,設法尋個理由寫一封休書,好歹試試。如果可行,你就回姜家去罷。」語畢,郭弘磊大步流星邁出房門,出了門檻卻又止步,扭頭低聲叮囑
「切勿再自尋短見,我會儘力安排你離開。」說完,他頭也不回地走了。
姜玉姝不由得大為動容,倉促追趕,扶着門框問「你去哪兒?」
「南院,須趕緊料理大哥的後事。」
「別關着我,行嗎?」
郭弘磊詫異答「沒關着你。但你傷勢未愈,不宜四處走動。」
「知道!」
目送丈夫一陣風似的走遠後,姜玉姝瞧見小桃帶領兩個丫鬟返回。
「少夫人,讓您久等了。」小桃喘吁吁,把食盒擱在桌上,一邊盛粥,一邊白着臉解釋「因為世子、世子去世,處處忙碌不堪,奴婢在廚房催了半日,才熬了一樣燕窩粥。」
姜玉姝溫和道「沒關係的,我也沒等多久。」
「娟兒見過少夫人。」名叫娟兒的丫鬟屈膝行禮,其同伴隨後道「碧月給二少夫人請安。」
「無需多禮。」姜玉姝餓得站不住,坐下問「你們是……?」
娟兒恭謹答「奴婢是這院里的下人。」
碧月柳眉杏眼,柔聲答「婢子是二公子的侍女。」
姜玉姝掃了掃碧月,此刻才想起來,疑惑問「我的人呢?」
三個丫鬟面面相覷,小桃硬着頭皮答「昨日您自縊後昏迷,老夫人認為下人偷懶疏忽,故吩咐您的人跟着管事嬤嬤學一學侯府的規矩。」
原來如此。姜玉姝無奈頷首。
「請用粥。」
姜玉姝接過匙子,環顧四周後,嘆道「府里正在給世子治喪,你們快把這屋裡的紅東西收起來吧,擺着不合適。」
「是。」三人齊齊應聲,小桃又叫上守門的婆子,麻利收拾屋子。
既來之,則安之。
身為靖陽侯府的二少夫人,同榮同損,於情於理不應該漠不關心。
兩刻鐘後,姜玉姝換上牙白衣裙,以立領比甲遮掩淤傷,未施脂粉,前往南院探看情況。
主僕一行趕到聽松樓外時,恰見郭弘磊站在階上,其心腹小廝正回話
「……錢大人、吳大人、馬大人,共八家,兩百多口人,都已經押往刑場。監斬官說了,等午時三刻一到,立即行刑。」
郭弘磊揮揮手,「再去探。」
「是。」
兩百多口人?真可怕!姜玉姝倒吸一口涼氣,毛骨悚然。
「你有傷在身,怎麼來了?」郭弘磊拾級而下。
姜玉姝輕聲問「我能幫上什麼忙嗎?」
郭弘磊頗感意外,剛想回答,卻見管家欒順趕到稟告「二公子!幾處親戚登門弔唁,可府里諸事尚未齊備,您看如何是好?」
「你等會兒。」郭弘磊迎向管家,先商討待客事宜。
「嗯。」
靈堂近在眼前,傳出一陣陣哭聲,姜玉姝剛嘆了口氣,忽然聽見哭聲中夾雜蒼老罵聲
「慈母多敗兒!慈母多敗兒啊!」靖陽侯年近五十,鬚髮灰白,盯着長子的遺體,哀慟指責「弘耀就是被你生生慣壞了。從小到大,每當我嚴加管教時,你總是百般勸阻,只一味地縱容溺愛,養出個驕奢淫逸、嗜賭如命、恐連累家族的敗家子!」
侯夫人王氏雙目紅腫,哀傷欲絕,捶胸哭道「孩子已經走了,你還責罵他?你於心何忍?」
靖陽侯顫聲答「這孽障,完全是咎由自取,罪有應得。千不該,萬不該,他竟敢貪墨軍餉,喪命怪得了誰?」
「區區六萬兩而已,算什麼?打了敗仗,又與弘耀何干?庸州失守,分明是戍邊將士的錯。這傻孩子,欠了賭債,為何不告訴我——」
「住口!無知蠢婦,休得胡言亂語。」靖陽侯厲聲打斷,懊悔不迭,「早知今日,我絕不把世子之位給弘耀,更不准他入戶部任職。」
王氏呆了呆,哽咽提醒「弘耀可是咱們的嫡長子,名正言順的世子!」
靖陽侯對長子失望透頂,憂心忡忡,自責道「唉,本該擇賢而立。弘磊由我親自教導長大,一貫明理孝順,遠比弘耀穩重,讓他襲爵,才是對的。」
剎那間,王氏積壓十幾年的委屈與憤懣被點燃,臉色大變,她猛地起立,正欲反駁,餘光卻瞥見廳外的姜玉姝,頓時火冒三丈,疾步走向新兒媳——
官差下意識握住刀柄,驚訝問「怎麼回事?」
「誰在哭?」
「你倆盯着後院,我們去瞧瞧!」兩名官差不敢怠忽職守,匆匆探查。
驛所內並無閑雜人等,呼救女子恐怕是自家的。
郭弘磊即刻撂下木桶,循着哭聲,隨官差找到後廊一間破舊耳房前。
三個男人見房門半敞,傳出一女子哭聲。
「誰?」官差以刀柄推開門,疑惑望去
小桃衣裳被撕裂,臉頰紅腫,嘴角破裂流血。她跌坐在地,雙手抱胸捂住自己上身,抬頭見了郭弘磊,立刻跪地膝行,委屈哭喊「二公子……求公子為奴婢做主!」
郭弘磊沉下臉掃視四周,劈頭問「誰幹的?」
官差提刀搜查,卻一無所獲,人早跑了。
「快說!究竟誰幹的?」郭弘磊迅速審視門窗。
小桃羞憤不已,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哆嗦答「奴婢、奴婢沒看見他的臉,只看清楚了他身穿戎裝。」
戎裝?
三個男人面面相覷。
官差清了清嗓子,「咳,戎裝?你可看清楚了?不準信口胡說啊。」
郭弘磊催促道「具體說一說!」
小桃急赤白臉,氣憤表明「公子,奴婢看得一清二楚,那卑鄙下流的登徒子就是穿着戎裝,簡直畜牲!」
驛所並不大,且僻靜,小桃尖利的嗓音傳遍里里外外。
因聽見「戎裝、畜牲」,潘奎無法置若罔聞,率領幾個手下大踏步趕到,黑着臉問「哎,你真看清楚了?這驛所里穿戎裝的,除了老子,便是老子的手下,你要是指不出登徒子,就是誣陷!」
「我、我才沒有誣陷。」小桃衣衫不整,被幾個男人盯着,愈發難堪,瑟縮成一團,放聲痛哭。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