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玫瑰無原則江赫》小說姜玉姝郭弘磊完結版閱讀

《玫瑰無原則江赫》小說姜玉姝郭弘磊完結版閱讀 275.又滿三年 試讀

2022-10-17 18:16 作者:江赫林煙

章節介紹

姜玉姝郭弘磊小說《玫瑰無原則江赫》是最近的爆款書籍,簡述了女主發生的精彩故事,現已更新最新章節,歡迎閱讀: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此為防盜章王氏坐在板車上,雙手摟着孫子,心疼哄道:「不怕不怕,祖母在此,無論什麼都動不了煜兒!」郭弘哲縮在邊沿,被顛簸得搖…

在線試讀

275.又滿三年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此為防盜章
王氏坐在板車上,
雙手摟着孫子,心疼哄道「不怕不怕,
祖母在此,
無論什麼都動不了煜兒!」
郭弘哲縮在邊沿,
被顛簸得搖搖晃晃,
大聲提醒「嫂子?嫂子,您還是坐起來吧,
戴上斗笠擋擋雨。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王巧珍置若罔聞,
直挺挺仰躺着淋雨。
「哼,不必理她!」王氏忍無可忍,
不悅地責罵「郭家不幸倒了霉,
上上下下都遭罪,
並非獨你一人。巧珍,你縱再悲傷也應該適可而止,
整天哭喪着臉,死氣沉沉,像什麼話?」
「我倒盼着你們別管東管西。」王巧珍一動不動,漠然道「就讓我死了罷,
省得遭罪。」
「你——」王氏怒目圓睜,
無可奈何。
這時,
郭弘磊攜妻子趕到,
尚未站穩便勸說「風雨交加,
您老千萬坐穩了,
仔細磕碰着。來日方長,
有話以後再說也不遲。」
「唉!」王氏搖搖頭,十分失望。
姜玉姝摸了摸湊近的侄子,軟言安撫,對長嫂愈發疏離客氣。
一行人互相攙扶,冒雨趕路,全成了落湯雞。
豈料,當辛辛苦苦走到黃昏時,卻發現通往對岸的木橋已被山洪沖毀!
姜玉姝衣衫濕透,臉色泛青,踮腳眺望前方坡下,有一條近兩丈寬的河,渾濁而湍急,卷着枯枝敗葉打着旋兒,轟然向東流。
「橋呢?」頭領張峰黑着臉,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咬牙問「橋哪兒去了?」
幾個官差四處搜找一番,返回稟告「高處山谷發水,把橋沖跑了!」
「木橋簡陋,洪水一衝便毀。」
劉青從泥漿里拔出腳,走近問「大人,眼看天就快黑了,您說該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張峰按着刀柄,吼道「大雨恐怕一時半刻停不了,驛所在對岸,咱們只能另尋地方過夜。」
「這附近啊?」劉青想了想,「只有決明寺了。」
張峰一揮手,無奈地吩咐「今晚趕不到驛所了,改去決明寺!」
疲勞不堪的人群登時唉聲嘆氣。
「安靜些!」郭弘磊板著臉,嚴肅低喝問「不按大人的吩咐做、難道有誰敢渡河?」
面對湍急洪流,眾人立即噤聲,垂頭喪氣地轉身,跟隨官差往回走,直到天將黑,才叩響了決明寺的山門。
「阿彌陀佛。」慈眉善目的住持雙手合十,和藹答「寺里食物雖不足,空房卻有幾間。諸位自備了乾糧,借宿一晚,當然是可以的。請進。」
張峰抱拳道「多謝大師!」
簡陋禪房內
「突然下雨,還沒完沒了的,麻煩吶。」
「這決明寺偏僻,又沒名氣,香火自是不旺。但總比驛所強,今夜終於不用睡地上了,真好!」翠梅興高采烈,輕快系衣帶。
姜玉姝哆哆嗦嗦,腦袋發脹,周身忽冷忽熱,臉色蒼白。她一邊披上孝服,一邊慶幸道「幸虧咱們早有準備,人人都是油布包袱。否則,衣衫和乾糧若是被打濕,日子就更難了。」
「哈哈——」翠梅猛地一愣,湊近細看,關切問「您的氣色怎麼這麼差?着涼了么?」
姜玉姝唇無血色,勉強擠出微笑,疲憊答「淋了雨,腦袋有點兒暈乎乎的。你呢?你要不要緊?」
「奴婢倒沒覺得身體不適。唉,姑娘自幼錦衣玉食,不料一出閣,竟受這樣的苦!」翠梅小聲抱怨,催促道「您快躺下歇着,二公子已經找住持弄薑湯和熱水去了,待會兒就有喝的。」
「他還在忙啊?」姜玉姝躺下枕着包袱,腰酸背痛,頭暈腦脹,抬手一摸,臉發燙。
翠梅找出外衫給蓋上,理所當然道「二公子是家主,本就該由他帶領管事出面張羅一切!」
「唉,我是看他太忙碌了,怪可憐的。」姜玉姝蜷縮着,彷彿躺在棉絮堆里,整個人輕飄飄,精疲力盡,神志迅速消失,墜入眩暈深淵。
不知過了多久,當她意識慢慢清醒時,頭痛欲裂,渾身虛軟無力,耳朵里「嗡嗡~」響,聽見有人在哭喚
「姑娘?姑娘?」
「快醒醒,喝葯了。」
「喝了葯便會康復的。」
姜府陪嫁丫鬟們惶恐焦急,一聲接一聲地呼喚。
同屋的王巧珍歪在椅子里,百無聊賴,冷眼旁觀,慢條斯理道「她只是着了涼,並無大礙,按時服藥即可痊癒,你們哭什麼呢?小心嚇着病人。」
下一瞬,半敞的禪房門被推開,郭弘磊提着個小食盒,疾步進入,顧不得避大嫂的嫌,徑直落座榻沿,劈頭問「如何?」
翠梅泣答「渾身燒得燙手,怎麼喊都不醒。若是灌藥,又怕嗆着姑娘。」
「必須讓她把葯喝下去,不然病好不了!」郭弘磊面沉如水,俯身抱起妻子,狠狠心,不輕不重地掐了一下病人虎口。
半昏半醒的姜玉姝蹙眉,掙扎着睜開眼睛,呼吸急促,臉通紅,眸光毫無神采。
「姑娘醒了!」丫鬟們喜上眉梢,有的換濕帕子,有的擦汗,七手八腳爭相照顧。
王巧珍眼神一變,踱步近前,彎腰說「玉姝,你終於醒了,瞧把弘磊給急得!行了,趕快喂她喝葯,明兒還得趕路。」
郭弘磊大感意外,狐疑審視兩眼,客氣道「難得嫂子關心。多謝。」旋即,他扭回頭,正色安慰道「你着了涼,有些發熱,但放心,大夫說並無大礙。」
「真抱歉,我、我給各位添麻煩了。」姜玉姝喘吁吁,不時眼冒金星,一陣一陣地發抖。
郭弘磊嘆道「少胡說!快喝葯,喝完吃晚飯。」
「嗯。」姜玉姝感激頷首,生怕自己病重倒下,強忍噁心,硬逼着自己吞咽葯汁。
王巧珍皺着眉,斜睨幾眼,揭開食盒一看,登時「喲」地一聲,驚詫道「麵條?哪兒弄來的?朝廷有律,流放犯人的口糧只能由驛所供給,嚴禁私自採買。弘磊,你真糊塗,趁官差尚未發現,快丟了它!」
姜世森接過茶盞,卻撂在几上,一口沒喝,平靜問「病還沒好?」
許氏陪坐一旁,以帕掩嘴咳嗽數聲,揉了揉額頭,皺眉答「喉嚨疼得很,頭暈腦脹的。唉,年紀大了,身體越髮禁不住風寒,總是着涼。」
姜世森微笑着說「可聽你方才吩咐下人翻找銀票時,嗓門明明挺響亮的,不像是喉嚨疼。」
「你——」許氏愣住了,驚疑不定,細察丈夫神色,解釋道「妾原是喝了葯在歇息,因下人稟告籌辦端陽節,便叫丫鬟開匣取銀子,才發現銀票不見了的。記憶中你從不碰銀錢,妾便誤以為失了竊,沒法子,只能掙着起身一探究竟。」
姜世森斂起微笑,定定盯着繼妻,久久不發一語。
許氏被看得心裏發毛,想了想,忙關切問「你今天去郭家,瞧見玉姝了么?她怎麼樣?唉,我早就想去探望,偏偏急病了,多走幾步便頭暈眼花。明兒一早,無論如何得去送送她!」
姜世森緊握扶手,不答反問「許氏,你可還記得、當年初見玉姝時說過的話?」
「啊?」許氏再度一愣,手心冒汗,瞬間明白了失竊銀票的去向。她定定神,竭力冷靜,狀似懷念地答「當然記得。那一年在園子里,奶娘把玉姝抱給我看,彼時她不滿兩歲,白白嫩嫩,粉雕玉琢的,不哭不鬧乖巧極了。」
姜世森目光如炬,一字一句地提醒「當初,你親口承諾,待玉姝將視如己出。」
許氏藏在桌下的雙手用力交握,點了點頭,「沒錯,妾——」
姜世森驀地忍無可忍,「嘭~」拍案而起,厲聲大吼「視如己出!視如己出!」
「依我看,你怕是不懂『視如己出』是什麼意思!」
「玉姝明早要被流放去西蒼了,一別不知何時能重逢,我真擔心她體弱多病撐不住、客死異鄉。你倒好,只顧着給玉姍辦及笄禮?辦端陽節?」
「玉姝險些自縊身亡,你到底有沒有良心?」
許氏心驚膽戰,倉惶起身,踉蹌後退幾步,緊張道「有話好好說,你今兒是怎麼了?大喊大叫的,仔細氣壞了身體。」
姜世森喘着粗氣,舉拳連砸桌面三下,顫聲質問「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真以為我不知道?誰才是一家之主?家裡大大小小的事兒,沒有我不清楚的!」
「你、你什麼意思?」許氏不停後退,直到貼着牆壁。
姜世森一腳踹翻圓凳,瞪視繼妻問「你大哥去年升為刑部郎中,是不是他事先告訴了你靖陽侯府要倒?」
「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許氏熱淚盈眶,一口否認道「大哥怎麼可能向我透露朝廷公務?你無憑無據,信口誣賴人!」
姜世森暴跳如雷,從牙縫裡吐出字,壓低嗓門說「那是因為他知道你把玉姍許配給了弘磊!你一貫偏疼親生女兒,只要不出格,我便包容。但萬萬沒料到,當你得知靖陽侯府將倒時,不敢退親,為了保全玉姍,竟把玉姝推進了火坑!」
說話間,他幾個大步,高高揚起右手,「啪」地一下清脆響亮,狠狠把拒不承認的繼妻摑得倒地。
「啊——」許氏狼狽摔倒,呆了呆,捂臉大哭。
姜世森臉色陰沉沉,冷冷告誡「若非看在你給姜家生育了兩個兒子的份上,我絕不諒解。再有下次,你就回許家去,我另娶新填房。」
「這個家,由我做主,不容任何人胡作非為!」語畢,他拂袖而去。
徒留許氏躺在地上,痛哭流涕。
片刻後,姜家次女姜玉姍白着臉,暗中目送父親走遠,從藏身處站起,對貼身丫鬟說「你倆守着門,我進屋瞧瞧。」
「是。」
姜玉姍心急火燎,提裙飛奔而入,定睛一看,登時雙目圓睜,忙蹲下攙扶,惶恐問「娘,您這是怎麼了?誰打的?難道是父親?我剛才見他怒氣沖沖地走了,嚇得沒敢上前請安。」
許氏嘴角破裂流血,被攙起後跌坐圓凳,一把摟住親生女兒,泣道「姍兒,娘為了你,把你父親得罪狠了!」
「怎、怎麼?莫非他知道了?」姜玉姍惴惴不安。
許氏點了點頭,臉頰火辣辣疼。
姜玉姍咬咬唇,心煩意亂,懊惱道「知道了又如何?郭家不是沒被判斬刑么?流放而已——」
許氏捂住女兒的嘴,頭疼道「快閉嘴!今後,除非迫不得已,否則不準提這件事。」
「哼。」姜玉姍冷哼一聲。
許氏看着女兒,嘆道「你自幼嬌生慣養,不曾吃過一點兒苦,娘實在捨不得——唉,罷了,不提了。幸而順利保下了你。」
姜玉姍撅了噘嘴,悶悶不樂。
「近日小心些,無事少出房門,以免不慎惹惱你父親。」
「哦。」
「等過了這陣子,娘再給你另挑一個青年才俊。」許氏拉着女兒的手,教了又教,哄了又哄。
娘家上房雞飛狗跳,姜玉姝全然不知。
此刻,她正坐在床上,埋頭把銀票分成兩份,小心塞進油布錢袋裡,遞給丈夫一份。
郭弘磊站在榻前,不肯伸手,「岳父給的,便是你的體己,給我做什麼?你自己收着。」
「知道嗎?雞蛋不能放在同一個籃子里。」姜玉姝嚴肅道。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