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宋窈嚴司琛的小說名(江糖林隨州)全文免費在線閱讀_宋窈嚴司琛的小說名熱門小說

宋窈嚴司琛的小說名(江糖林隨州)全文免費在線閱讀_宋窈嚴司琛的小說名熱門小說 146.初一番外 試讀

2022-10-17 18:16 作者:宋窈嚴司琛

章節介紹

小說叫做《宋窈嚴司琛的小說名》是宋窈嚴司琛的小說。內容精選: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此為防盜章 「你高興個屁。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林愛國一巴掌拍上樑深後腦勺,轉而看向江糖,「今天你就陪我一天吧。」「好。」江糖脊樑挺直:「婆婆你說去哪兒,我們就去哪…

在線試讀

146.初一番外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此為防盜章 「你高興個屁。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林愛國一巴掌拍上樑深後腦勺,
轉而看向江糖,「今天你就陪我一天吧。」
「好。」
江糖脊樑挺直「婆婆你說去哪兒,我們就去哪兒。」
說完,她看了眼今天任務,得到梁深的「媽媽,我愛你」。
「我去上學了……」
「等一下。」江糖伸手扯出梁深書包帶子,
「你走前應該和媽媽說什麼?」
梁深眨眨眼「媽媽,我走了?」
「不是。」
江糖搖頭,
「另外一句。」
梁深思索半晌「我會早點回來?」
「也不是。」
梁深苦思冥想,半天也沒說出她想聽的,
江糖沒了耐心,道「你應該說媽媽我愛你。」
話音落下,
梁深的表情立馬變成赤.裸裸的嫌棄,他用力搖頭「好噁心,
我才不要說呢。」
江糖面帶微笑拿起桌上的水果刀,
眼神非常溫柔,
「我剛才沒聽清,
你說什麼?」
刀子閃爍着陰冷的寒光,
倒映出梁深極度驚恐的小表情。
他咕嚕聲吞咽口唾沫,哆哆嗦嗦「媽媽,我……我愛你!」
說完,閉眼風一樣的跑了出去。
任務完成,
獲得生命值0.45天。
江糖放下刀子,
望着背着小書包倉皇逃離的梁深,
目光慈愛「你看他多開心啊……」
充當背景板的林隨州「…………」
他不知道兒子開不開心,反正他不是很開心,心裏一度想起昨夜被槍.支支配的恐懼。
十點過後。
江糖隨婆婆來到了美容院。
她顯然和這裡熟了,美容師們一口一個林姐叫的非常親昵。
「給她做個全身按摩和面部水療。」
「好的。」美容師看向江糖,她亭亭玉立,五官明艷,不由讓美容師出神幾秒,很快回神,「這是您的女兒嗎?長得真漂亮。」
林愛國沒有回答,算是默認。
她們要了一個小包間,香薰淡淡,氛圍頗好。
江糖閉眼享受着按摩,一直緊繃的神經不由放鬆下來,她半抬起眼,小心看向身側,躺在身邊床位的林愛國雖然年過五十,可依舊漂亮。
她忍不住好奇問「媽,這麼多年,你就沒想過再找一個?」
說完,江糖覺得自己冒失了,正準備開口道歉時,耳邊傳來聲音。
「我命里克夫,還是不禍害別人了。」
江糖沒說話。
林愛國有三段刻苦銘心的愛情,一段是自己的初戀,因為她身體原因終結;第二段是比她小三歲的戰友,結果結婚前一周,死於海難;第三段便是和華天娛樂創始人,結果這段感情只維持不到五年,他死後,將所有家產都交給了林愛國和不是親生更甚親生的林隨州。
經歷多了,也許就淡了。
林愛國突然頓悟,整日瀟瀟洒灑,不喜不悲。
江糖莫名有些心疼婆婆,「我們是在五星紅旗下長大的,不要相信這些封建迷信。」
林愛國笑了下「我不信,可是別人信啊。」
「……」
她又說「其實你嫁入我們林家前,有個道士給我算了一卦,他說什麼福星蒞臨,可保家室安康,還給了我一副生辰八字,巧了,正和你的吻合。那會兒老劉病重,醫生說挺不過春兒,我就封建迷信了一次。安排你和小米粥結婚後,他身體突然好轉,雖然還是沒挨過冬天,可也算是奇蹟。」
林愛國口中的老劉便是華天原來的創始人。
她沒說話,靜靜沉默。
「小米粥可憐,小時候被恐怖分子囚禁七天之久,他父母死在他前頭,我找到他時,已不成人樣了……」林愛國頓了下,「他不太愛表達,有什麼事兒都在心裏憋着,也不知道怎麼親近人,我知道你有時候委屈,覺得小米粥自私自利,沉默寡言,可那不是他本意,只要你願意對他好,他會十倍的對你好。」
聽完這段話,江糖總算明白林隨州為什麼會心理變態了。
完全是被逼的啊!
別說是一個孩子,就算是一個成年人,也受不了那麼多天的心理折磨和肉.體虐待。
江灘突然心疼起自己的反派老公了,在游戲裏,他只是一個出現過兩章,被描述成十惡不赦的,最後眾叛親離,凄慘死去的炮灰反派,可如今,他是一個有血有肉,有苦楚也有柔情的普通男人。
「唉,這話你不要告訴小米粥,他悶騷,不想用自己的經歷博取同情。」
「您放心吧,我不說的。」
林愛國滿意點頭,又道「江糖,一會兒我們去夜店吧。」
「哦,夜店啊……」她應下,幾秒後,「媽,您說去哪兒?!!」
林愛國重複一遍「夜店啊。」
夜……
夜店????
江糖眼神擔憂「您都一大把年紀了……」
林愛國振振有理「有規定說老年人不能去夜店嗎?沒有!」
「……」
掌聲送給社會人林愛國,惹不起惹不起,不敢惹不敢惹。
從美容院出來,林愛國又帶着江糖去瘋狂購物一番,她不差錢,基本見什麼買什麼,江糖多看一眼的都會打包帶走,看着那越來越長的清單,林愛國眼底沒有絲毫心疼,但凡江糖阻止,婆婆基本回答四個字「及時行樂」。
最後林愛國給江糖挑選了一條黑色緊身裙,長裙裹臀,薄紗曼妙,腳上點綴一雙細高跟,襯着她雙腿袖長,身姿誘惑。
看着鏡子里褶褶生輝的江糖,林愛國眼裡有了光「我年輕時候也是這身段,可惜常年軍裝,不能穿這種裙子在,就算結婚……」
她猛然停下,眼中划過瞬間的酸楚。
江糖眨眨眼,環視圈挑了一條和自己這款差不多,但長度稍微保守的黑裙,她遞給林愛國「媽,你試試這條。」
林愛國掩嘴笑笑「那我試試。」
很快。
林愛國從裏面走了出來。
裙子一穿,頭髮一披,配上笑容爽朗,竟有了幾分年輕人的活力在裏面。
「媽穿這個真好看。」江糖由衷說。
到底說女人,被誇好看還是會心裏美滋滋的。
眼見林愛國要刷卡付錢,江糖急忙攔住「這條裙子我來買。」
「我來吧。」
「我送您的,當然是我來付錢。」說著,江糖把卡遞了過去。
她抽回手,重新打量起江糖來。
此時林愛國才發現,自己這個兒媳婦格外的明艷動人,精緻奪目,只是常年自卑,不肯抬頭看人,硬生生讓自己的姿色和氣質打了折扣。
「一年沒見你,倒是像換了個人。」
這句無心之言令江糖心裏一個咯噔。
她心思百轉,牽強一笑「人不是死物,總是會變得,我要是再以前那個德行,孩子還不知道長成什麼樣呢。」
「沒事兒,改過來就好。」
糊弄過去的江糖默默鬆了口氣。
晚十點,婆婆帶著兒媳婦江糖輕車熟路找到一家名為Norway
Forest的夜店,這家店面建立在較為僻壤的城中邊緣處,比起其他夜店來,裝修也格外的優雅大方。
林愛國出示了自己的VIP卡,牽着江糖向裏面走去。
Norway
Forest的室內裝修偏向歐式古典,此時還沒到高.潮時段,氛圍較為平和,漸漸地,進出來往的人多了起來。
老實說,江糖並沒去過幾次夜店,一是工作繁忙,一天下來累成爛泥,哪裡還有時間起來嗨;二是身份特殊,一旦被人拍到出入夜店,就算沒什麼,也會寫成有什麼。
「媽,您經常來這兒嗎?」
「哪有。」林愛國牽着江糖來到吧台,「之前工作來過一次,還挺熱鬧的,現在趁活着要多玩玩,不然進了棺材,只能別人在你墳頭蹦迪了。」
江糖「……」
理是這麼個理,可怎麼聽着這麼彆扭?!
隨便點了杯雞尾酒後,江糖眼神四處打量。
正中的高台上,金髮男女在聚光燈下跳起熱舞,一首緩和輕柔的樂曲過後,突然轉為嗨爆的舞曲,伴隨着陣陣有力的鼓點,氣氛逐漸火熱。
尖叫聲與嘶吼的男高音混合,吵得江糖耳膜發麻。
再看林愛國,完全是一副沉浸其中的狀態。
一曲完畢,光線突然黯淡,只聽啪嗒聲,光束在舞場來回遊離,最終,白色光束停留在江糖身上,將她完整暴露在眾人視線內。
手握酒杯的江糖有些懵。
吧台人員向江糖解釋「這是一個遊戲環節,被選中的要上去跳舞哦,恭喜你了。」
沒等江糖反應過來,幾個人就上前拉住她,將她往台上推搡,兩邊人群散開,高喊起鬨,熱鬧異常。
江糖到了台中央,偌大的夜店近乎人滿為患,不管是角落的休息椅還是邊緣處的角落,都坐滿曖昧的男男女女,旋轉的燈光下,江糖看到林愛國沖她揮揮手。
她抿唇微微一笑,沖一邊的樂隊打了個手勢後,音樂變成了《I\\\\\\\\\\\’m
Gonna
Getcha
Good》。
駐場歌手是個青年人,他聲線低沉,唱這首曲子時格外磁性富有張力。
江糖天生適合舞台,有人說她生來萬眾矚目,成為焦點,鼓點響起的那刻起,江糖全身上下的每一處汗毛都在書寫着性感,她揚起的髮絲,擺動的腰肢,魅惑的雙眸,都深深吸引着在場男女。
口哨聲此起披伏,她的舞步成功炒熱氛圍。
音樂愈發密集,就在此時,一行人自裏麵包間出來。
被圍在幾人中的青年人穿着白襯衫,黑長褲,身姿挺拔,氣息溫潤,他柔和的面龐和如玉的氣質與混亂熱鬧的夜店格格不入。
他腳步突然停下,雙眸穿過人海,直直看向舞台上發光發熱的江糖。
眉梢似是揚了下,目光卻未從她身上離開。
「阿潤,看什麼呢?」夥伴順着夏懷潤視線看去,笑了,「新來的領舞?怪火辣啊。」
夏懷潤微一定神,蹙眉未語。
餘光瞥去,發現幾個男人鬼鬼祟祟圍在吧台前,其中一個掏出一小包粉末,撒向其中一杯半滿的雞尾酒里……
一會兒工夫,一曲已經結束。
滿頭大汗的江糖拒絕了再跳一支的起鬨聲,穿過人群來到自己的位置前。
夏懷潤眯眯眼,發現她舉起了那杯雞尾酒……
夏懷潤放出的監控完全還原當時情況,緊接着,有其他在現場的放出拍攝視頻。
視頻里,男人人高馬大,言語粗鄙,瞬間襯托出江糖素養,尤其見到初一幫妹妹擋奶茶的畫面,這讓一群人倍感臉熱。
明明是惡人先告狀,他們竟然還幫着惡人去罵三個無辜的孩子,簡直不是人。
夏懷潤的出面成功扭轉局勢,原來還罵江糖的立馬翻臉,改去人肉另外那一家三口,就連東方速報的微博都爆了。
也許是為了蹭熱度,事到如今,東方速報依舊沒有刪除原來微博,像是無事發生一樣將那條本末倒置的新聞掛在置頂上,明晃晃給點進來的人看。
自然,這行為又是惹來一頓罵,紛紛讓東方速報刪博道歉。
林隨州再次打通那個電話「不需要監控了。」
收回手機,默不作聲看向窗外。
*
江糖原本做好了舌戰群儒的準備,哪曾想畫風突變,自己從「熊家長」變成「神奇女俠」,她本人也覺得神奇,最後發現是有人出面。
望着夏懷潤的頭像和三千萬的粉絲,她不禁陷入沉默。
謝自然是要謝的,畢竟此事於他無關,幫是情分,不幫也無可厚非,尤其他這麼大一人物,實在沒必要管這種事情,一不小心就會被貼上炒作的標籤。
江糖咬咬唇,之前那張名片早就被林隨州丟垃圾桶了,抱着試試的心態,江糖點開私信。
【一拳一個小朋友夏先生,很感謝你能幫我發聲,也不知你能不能看到。但還是要說一聲謝謝。】
沒想到夏懷潤很快回應。
【夏懷潤舉手之勞。】
「……」
靜默。
【夏懷潤不用在意網絡評論,總有人嫉惡如仇,急於尋找發泄缺口,如果為此動了情緒,正如了他們意。】
這是在安慰她?
江糖笑了,說「謝謝夏先生,不過我每天開心的事很多,實在沒工夫為他們言行難過。」
【夏懷潤那就好。】
江糖想了下,還是打字說「夏先生你隨時都在看私信嗎?」
【夏懷潤只是湊巧看見。】
也是,他一個大人物,哪有空看這麼多私信。
事情暫時解決,江糖放下手機,開始看今天的任務,結果一點開窗口,就發現昨天任務尚未完成,扣除生命值三十天。
江糖一臉黑人問號。
「小可,我怎麼就沒完成,你給我說清楚。」
腦海里傳來小可聲音「任務是得到梁淺的『媽媽,我愛你』,宿主你的確沒有完成,按照規定,這是要扣生命值的。」
操!
她忍不住罵出聲。
小可又說「宿主要注意哦,你的時間不多了,你可以在個人面板差點自己所剩生命。」
江糖按照小可指示,在面板處找到一個個人信息。
個人信息江糖。
生命餘額11個月零三天七小時十八分四十二秒。
「……日你。」
她壓下火氣,點開今天份任務,發現除了每日任務和支線任務外,又多了一行金色的主線任務。
【恭喜完成三天每日任務,您已開啟生命主線任務——拯救奇蹟影業,改變必定結局。】
【人物主線任務——成為賢妻良母。】
江糖皺眉咬唇。
人物主線任務倒是好說,不過上面的……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