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江糖林隨州《宋窈嚴司琛的小說名》全文免費在線閱讀_《宋窈嚴司琛的小說名》全本在線閱讀

江糖林隨州《宋窈嚴司琛的小說名》全文免費在線閱讀_《宋窈嚴司琛的小說名》全本在線閱讀 144.番外:梁深 試讀

2022-10-17 18:13 作者:宋窈嚴司琛

章節介紹

《宋窈嚴司琛的小說名》是網絡作者「宋窈嚴司琛」創作的{分類}小說,這部小說中的關鍵人物是江糖林隨州,詳情概述: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此為防盜章【一拳一個小朋友:沒問題,我就是學古典舞的。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她這話也不是吹牛逼。作為演過嫦娥,武媚…

在線試讀

144.番外:梁深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此為防盜章
【一拳一個小朋友沒問題,
我就是學古典舞的。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她這話也不是吹牛逼。
作為演過嫦娥,
武媚娘,九天玄女的中國好演員,
古典舞自然也在必備項目中,
如今教一個小姑娘自然不在話下。
江糖的計劃很簡單。
她現在必須接近夏懷潤,因為只有在他身邊,才能拯救自己的生命。
【夏懷潤……】
那串省略號讓江糖倍感不妙,急忙說夏總,
我上有老下有小,可憐巴拉沒人愛,
老公外面水性楊花,
包養四奶,您就讓我試試,
如果你說不行,
我就去去餐廳端盤子,
反正也能湊合湊合養家糊口。
她這話逗笑了夏懷潤,
直接給出一串手機號和地址,然後說那你周六有時間過來吧,不過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因為我大哥大嫂去世的關係,
蘿蘿有時候會情緒偏激。
【一拳一個小朋友謝謝夏總,
夏總你真是個大好人,
蘿蘿是個乖孩子,
我會拿出做母親的心去包容她的。】
江糖暗暗記下地址,
不由鬆了口氣。
現在她要準備準備,免得到時候被刷下來,不過再開始前,還是要和林隨州通告一聲。
晚上把孩子們都安睡下後,江糖面色嚴肅的將林隨州叫來書房,來了個面對面談判。
「林先生,我有話和你說。」
她神色肅穆,林隨州當下皺眉「你又出軌了?」
又這個字用的非常絕妙。
江糖表情有了裂痕「請你不要從門縫裡看我。」
「哦。」他冷冷淡淡,「離婚?」
江糖「……」
江糖「你這個人怎麼這樣?」
下一秒,江糖搓着手手,一臉諂媚「要是離婚的話,你分我多少家產,你放心,孩子我不會要的,三隻都是你的。」
「……」
林隨州突然拿起手機,調出前置攝像頭,對準了江糖「美嗎?」
屏幕里江糖眉眼如畫,眼波瀲灧,她可勁點頭「美。」
林隨州淡淡一笑「沒你想得美。」
江糖「……」
「明天我要工作,你到底想說什麼。」
老男人真無趣,怪不得追不上未來女主角。
江糖不屑的癟癟嘴「我也要去工作了。」
他神色間總算有了表情,眼瞼微抬,眸光淺淺「嗯?」
江糖一本正經道「作為21世紀的女性,不能做依附男人的菟絲草,所以我決定自力更生,豐衣足食,出去工作,如今和你說這些只是通知你一聲,並不是尋求你的意見,以上。」
「什麼工作?」
「教小孩子跳舞。」
「嗯,好。」
「……」
「…………」
「……你答應了?」江糖不可思議的看着他。
林隨州唇邊的笑意深了深,幽邃的瞳眸閃爍着促狹的光,「怎麼,難不成你不想讓我答應。」
「沒有,我只是有些意外。」江糖說,「我以為你會說什麼家裡很有錢,不需要上班,你好好教育孩子這種話。」
他上前拍拍她的肩膀,苦口婆心「江女士,21世紀了。」
「……」
距離周六還有五天時間,江糖決定從第二天開始就早起鍛煉,畢竟這幅身體已經有好幾年沒接觸過舞蹈。
次日天還沒亮,江糖就被重物壓醒。
她迷迷糊糊睜開眼,隱約見東西在自己身上聳動,一瞬光景,她睡衣脫落。
江糖哼唧一聲,似睡非睡的掙扎兩下「滾開。」
林隨州的大手撫上她光滑的皮膚,雖說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可她保養的非常好,該圓潤的地方圓潤,該緊緻的地方也緊緻,縱然靈魂不太有趣,**也足以讓他着迷。
「啊呀,你煩死了。」江糖被摸的一陣火大,抬腳踹了上去,只聽一聲悶哼,世界瞬間清凈。
她拉過被子,翻了個身,嘟囔兩聲繼續睡了過去。
林隨州捂住腹部,盯着她背影看了半晌後,怨念無比的躺下,對着江糖的背影自己解決。
他發出的鼻息粗重,江糖刷的下睜眼,一扭頭就對上他那不可描述的動作,眼睛狠狠跳了下,裹着被子赤腳下床,江糖隨便找了個客房繼續睡。
早七點。
江糖下樓來到餐廳。
「初一他們呢?」
「他們想吃米記粥鋪的包子,我讓司機帶着去了。」
「哦。」江糖應了聲,默不作聲低頭吃着早餐。
突然,她感受到對桌傳來的視線。
「過後我們去醫院吧。」
江糖一臉莫名「你不舒服?」
林隨州說「給你看。」
江糖?
「我覺得你性冷淡。」
江糖??????
「你、你說誰性冷淡?」
他直言「你。」
江糖……突然不知說些什麼。
她氣的放下勺子「兄弟,憑良心說,你每天四五點被吵醒,不生氣嗎?拜託你正常點好不好?」
林隨州似是微微鼓了下腮幫,眼神中是濃郁的不滿。
「再說了,你套都沒戴,出人命怎麼辦?」
江糖雖然沒生過小孩,但從這具身體給出的記憶來看,是非常可怕的,她原本就想做個丁克,現在可好,穿越過來一下子兒女雙全,倒是給她省了心,可要是不下心有了……光是想想就全身打顫。
「好吧,我錯了。」
江糖瞥他一眼「本身就是你錯了。」
林隨州沒再說話,默不作聲吃完早餐,起身出門。
林家有專門的舞蹈室,只不過沒用過幾次,她換好衣服,先做了會兒熱身後,開始練習基本功。只有基本功紮實,舞蹈動作才會紮實。
這具身體非常柔軟,即使多年沒有練舞,腰肢和腿部也不見僵硬。
她不知不覺在練功房待了一天,直到門口傳來動靜,江糖才回過神。
梁深和梁淺拎着小書包在門口,瞪大眼睛看着她。
江糖收斂視線,慢慢下腰,「放學了?」
「嗯。」梁深獃獃點頭。
她抬起手,輕輕旋轉一周,梁淺眨眨眼,稚聲稚氣「媽媽,你好像天鵝。」
江糖笑了「你再說我好看嗎?」
梁淺笑容淺淺「好看。」
被誇了一頓的江糖心情頗好,又當著孩子們的面跳了一小段天鵝湖。
窗外樹影搖曳,陽光斑駁,她腰肢纖細,五官美顏,真真是一副極美的光景。
梁淺覺得眼前的媽媽有些陌生,不管何時,母親對待他們永遠都是唯唯諾諾的冷淡模樣,不會笑,不會說話,更不會像現在這樣,跳這般好看的舞蹈。
「難看死了,醜小鴨差不多。」梁深哼了聲,拎着小書包跑了出去。
江糖瞥過一眼「你有種過來再說一遍?」
「我說你醜死了!」
隔着迴廊,他的聲音帶着幾分迴音.
江糖看了眼時間,她關閉音樂,抓起毛巾胡亂擦拭幾下臉上的汗水。
「你哥怎麼了,心情不好?」
梁淺搖搖頭「哥哥的大班老師留了作業,好像是讓媽媽哥哥在家裡的表現,然後哥哥就很不開心。」
「表現?」
江糖笑了。
她來到梁深房間,一眼便看到坐在書桌前,對着作業本悶悶不樂的梁深。
梁深抬起頭,鼻翼皺皺,沒有好氣說「你來做什麼?」
「你們老師不是給留作業了?我想看看。」江糖拉開椅子坐下,伸手抽出放在他面前的作業本。
上面印着一行黑字——讓媽媽說說你在家的表現。
梁深咬唇「你、你就隨便寫兩句。」
江糖來回翻了翻「我很不喜歡你對我用『你』這個稱呼。」
梁深不情不願「媽媽。」
她放下本子,目光直視着眼前不大點的孩子,語氣平靜「之前我很想和你單獨談談,不過一直沒找到機會。」
梁深心裏一緊,半天沒敢抬起頭。
「上次遊樂場,門是你鎖的吧?」
他張大眼「我沒鎖。」
「你不說實話也沒關係,畢竟事情過去,我也不想追究。」
梁深神色着急「我真的沒有鎖!」
「行了。」江糖加重語氣,果真,梁深低頭安靜下去。
江糖看着他「不過身為母親,我很想知道你為什麼討厭我,為什麼處處和我作對?是有人教唆你這樣做,還是你發自肺腑的厭惡我,看不起我。」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