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大佬的沖喜新娘(夏安心蔣秀珍)全文免費在線閱讀_大佬的沖喜新娘熱門小說

大佬的沖喜新娘(夏安心蔣秀珍)全文免費在線閱讀_大佬的沖喜新娘熱門小說 第1290章 但那人,不會是陸少棠 試讀

2022-10-17 15:33 作者:夏安心慕北宸
  • 大佬的沖喜新娘 大佬的沖喜新娘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說叫做《大佬的沖喜新娘》,是以夏安心蔣秀珍為主要角色的,原創作者「夏安心慕北宸」,精彩無彈窗版本簡述:」所有人都在笑話,傻子和醜八怪是天生一對。可就在眾人捂嘴大笑時,慕北宸摘掉眼鏡,撕掉面具,從輪椅上站了起來。整個都城的女人都瘋狂了。誰說這是殘廢醜八怪,這是個頂級鑽石王老五,絕頂男神...

    點擊閱讀《大佬的沖喜新娘》全文

章節介紹

《大佬的沖喜新娘》是由創作的關於主人公夏安心慕北宸的火熱小說。講述了:慕北宸滿身殺氣還在,眼底閃爍着滲人的寒意,靠近過去為他打開了繩索,淡淡道,「平日里不是很能打么?怎麼,連個青龍寨都對付不了?看來最近假期太長,你疏於訓練,身手都退化?」陸少棠聽言,拳頭捏得咯吱作響。如果不是因為蘭小玲在他們手上,他…

在線試讀

第1290章 但那人,不會是陸少棠

慕北宸滿身殺氣還在,眼底閃爍着滲人的寒意,靠近過去為他打開了繩索,淡淡道,「平日里不是很能打么?怎麼,連個青龍寨都對付不了?看來最近假期太長,你疏於訓練,身手都退化?」
陸少棠聽言,拳頭捏得咯吱作響。
如果不是因為蘭小玲在他們手上,他何苦遭受這些皮肉之苦,早就帶着兄弟們剿除整個青龍寨。
「小玲呢?」
陸少棠沒回應他的話,反問道。
慕北宸架着他朝出口走去,聽到他這麼問,偏頭深深的看了他許久。
看來這個兄弟真的動情了。
如此,事情真的麻煩了。
「安心也過來了,她負責去救蘭小玲。」
算了下時間,安心也差不多找到了蘭小玲了。
只是慕北宸還是有些擔心,畢竟安心的身體剛恢復不久。
離開了地下室,前方傳來不小的打鬥聲。
慕北宸放心不下夏安心,將陸少棠交給了暗網的部下,閃身前去一探究竟。
遠遠的,他就看到夏安心被一群青龍寨的小羅羅包圍,雖然安心身手好,但對方人多勢眾,且都拿着短匕木棍,安心分明有些力不從心。
至於藍書那邊,同樣被一群人包圍着。
慕北宸快步趕上去,在一個人的木棍準備砸向夏安心後背時,朝着對方開了一槍。
下一秒,痛苦的嚎叫聲響起。
只因慕北宸沒要那人的性命,而是正中不誤的打穿了對方的掌心。
一個血窟窿流血不止,遠遠看着好不瘮人。
隨着慕北宸加入廝殺中,青龍寨的人不敢在輕易上前。
雖然靠搶劫為生,但在生命關頭上,誰都不敢輕易去賭。
畢竟,誰當了出頭羊,說不定就沒命見到明天的太陽了。
「猴子,還殺不殺啊?」有兄弟問道。
剛才就兩個人,但隨着慕北宸出現後,暗網的成員也出現了。
算人頭數,他們青龍寨的人占不得上風。
「殺什麼殺,逃命再說。」
叫做猴子的男人,步步後退,到了安全範圍之內,趕緊倉皇逃離。
其他兄弟見狀,面面相覷許久,說了聲撤,大家也都紛紛往外跑。
被丟在一旁的凶焱見狀,氣得咆哮,「一群廢物,給我回來。」
然而沒人鳥他,很快所有人都跑得無影。
凶焱感到絕望,今日落到暗網手上,他必死無疑。
「暗主,要追么?」藍書請示道。
慕北宸凝眉,擺了擺手,「不必了。」
就一群小羅羅,興不起風浪。
不過這青龍寨,留不得。
夏安心懂了男人的意思,等一眾人踏出青龍寨,直接一枚液體彈擲出去,整個青龍寨頃刻之間夷為平地。
回到暗網,凶焱被關進了地牢,慕北宸原本想讓藍書好好教訓他,誰知道陸少棠撐着滿身是傷的身體過來,準備要自行報復。
慕北宸知道陸少棠的性子,沒多加阻擾,隨着他發泄怒意。
至於蘭小玲受到了驚嚇,夏安心送她去了醫療室休養,不過卻安排在離小蘭最遠的病房,免得小蘭察覺到什麼又發病。
「安心,謝謝你救了我。」蘭小玲感激的說。
本來她的打算是,傷了凶焱最好,要是沒法碰到他的人,她打算和凶焱同歸於盡。
只是她太高估自己的實力了,在一個匪寇徒子面前,她的反抗無疑是不自量力。
夏安心為她包紮傷口,揚頭看着她哭紅的眼睛,淡淡笑道,「你我之間何須客氣,好好養傷,最近不要下地,有什麼事就讓護士進來幫忙。」
蘭小玲抿了抿唇,眼神有些猶豫。
夏安心知道她在想什麼,卻沒有點破,專心的進行手上的工作。
有些情藏在心裏,對於大家才是最好的。
但若是坦白了,反而會造成別人的負擔。
蘭小玲自然知道這個道理,因此並沒有將話說出來。
「安心,我能不能請你幫個忙?」蘭小玲想了許久,這才開了口。
夏安心嗯了聲,「你說。」
蘭小玲抿了唇,像是下定了很大的決心般,說道,「我知道姐姐的情緒緣由我的存在,所以我想請你幫我找個房子,等我能下地了,我就離開這裡。」
不管如何,她都必須離開,否則姐姐會生氣,也會讓陸少難做,造成他的精神負擔。
夏安心微微怔了下。
從蘭小玲開口那瞬間,她就在心裏猜測無數種可能,只是沒想到她既然會這麼說。
想了想,她點了下頭說道,「行,這事我來安排。」
既然陸少棠不讓蘭小玲離開,又不忍心傷害小蘭,那就讓蘭小玲單獨搬出來,減少三人的見面機會。
如此,看看能不能化解小蘭心中的怨恨。
「還有,這事我不想讓陸少知道。」蘭小玲的手指頭,用力的抓着床單。
夏安心看得出來,讓她做出這種決定很痛苦,但長痛不如短痛,對於三人來說才是最好的。
「可以,我會幫你保密。」
「謝謝。」
蘭小玲朝她笑了下,亮閃閃的眼睛裏布滿了淚霧。
夏安心握住了她的手,安慰道,「小玲,像你這麼好的女生,一定會找到值得你託付終身的男人。」
但那人,不會是陸少棠。
和蘭小玲又聊了會兒,夏安心才離開了病房,剛踏出去,便看到慕北宸等候在外面。
夏安心朝她柔笑了下,隨後走近上前,輕輕的將他抱住,「怎麼來了?凶焱的事情處理好了?」
慕北宸反抱住了她,毫不顧忌這裡是公眾場合,就這樣俯身用鼻尖蹭了下她的。
「少棠自行處理,我送你回去休息。」
「好。」
夏安心和他手牽着手,兩人一起走出了醫療室,此時正值傍晚,夕陽西下,霞光溫暖而嬌美。
……
此時的地牢,陸少棠眸色兇狠的看着凶焱,從部下手中接過了一把短匕,就這樣快速靠近對方。
空氣中傳來『嘶』皮肉綻開的聲音,緊接着便是凶焱歇斯底里的痛嚎聲。
「陸少,我知道錯了,求你放過我一條生路吧。」
然而陸少棠對於他的求饒聲熟視無睹,又是一刀划過,鮮血就跟噴泉般噴射而出。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