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團寵太太馬甲掉一地(蘇清歡南楚江)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團寵太太馬甲掉一地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團寵太太馬甲掉一地(蘇清歡南楚江)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團寵太太馬甲掉一地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第856章 大情聖 試讀

2022-10-17 14:51 作者:蘇清歡南司城
  • 團寵太太馬甲掉一地 團寵太太馬甲掉一地

    都市《團寵太太馬甲掉一地》目前已經迎來尾聲,本文是作者「蘇清歡南司城」的精選作品之一,主人公蘇清歡南楚江的人設十分討喜,主要內容講述的是:,房間是南老爺子特地為她準備的,少女心的藍色裝扮,衣帽間一堆的名牌包包衣服首飾,看得出來很是用心。四個少爺坐在底下,又聽到了蘇清歡驚嘆的聲音傳來。「哇,這房間好大好漂亮啊。」「這些衣服包包首飾都是我的嗎?」……四人一臉崩潰,南之廷開口道:「我們幾個最帥的就是我了,她不會看上我吧?我今天才覺得長得帥是...

    點擊閱讀《團寵太太馬甲掉一地》全文

章節介紹

「蘇清歡南司城」」的傾心著作,蘇清歡南楚江是小說中的主角,內容概括:南楚江頓時清醒了不少,喜出望外的說,「有道理哈,果然還是女人最懂女人,我知道該怎麼做了,晚上涼,趕緊上去睡吧,明天晚點到公司也沒事。」「我沒關係,反倒是你,喝了不少酒,我還是看着你上了車再上樓吧。」慕容傲雪道。「也行,那明天見了。」…

在線試讀

第856章 大情聖

南楚江頓時清醒了不少,喜出望外的說,「有道理哈,果然還是女人最懂女人,我知道該怎麼做了,晚上涼,趕緊上去睡吧,明天晚點到公司也沒事。」
「我沒關係,反倒是你,喝了不少酒,我還是看着你上了車再上樓吧。」慕容傲雪道。
「也行,那明天見了。」
「明天見。」
南楚江正高興她給自己指了明路,迷迷糊糊的就轉身鑽進了的士。
隨後司機便發動車子,駛入夜色中。
冷風吹來,慕容傲雪下意識提了提身上的外套,這是下車的時候,南楚江給她披上的,剛才倒是忘了還回去。
不過還不還都不打緊,這種事情早就已經不是第一次了,這七年,南楚江越發成熟穩重,對女性更是體貼入微,在他身邊,她永遠不會被冷落。
他的溫柔,像是一株不起眼的爬山虎,偷偷的植入她的內心深處,七年間悄無聲息的瘋狂生長,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將她整顆心都吞噬。
可她也很清楚,她心動的太晚,他們早已錯過,就算再喜歡,也只是徒勞。
想到這個,慕容傲雪苦笑着搖了搖頭,轉身走進公寓。
二十分鐘後,南楚江乘坐的的士,出現在帝都最熱鬧的酒吧街。
片刻後,車子停下,南楚江從車上下來,交付車費之後,直接走進了一家泰式風格的清吧。
進門之後,一眼就看見了趴在吧台上,喝得不省人事的夏天允。
南楚江走過去,一掌拍在他肩上,「我一猜你就在這兒,醒醒。」
夏天允晃悠悠的坐起來,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又不耐煩的轉了回去,端起面前的半杯酒,一口喝了個精光。
南楚江恨鐵不成鋼的搖頭,「打腫臉充胖子充過了吧,那麼在乎還要裝不喜歡,你腦子沒毛病吧?」
「你懂個屁!」夏天允喘着粗氣,打了個酒嗝,兩個手晃來晃去的對着空氣比劃,最後又對準自己,「我問你,我是誰?」
「夏天允啊,還能是誰,你真傻了?」南楚江一臉嫌棄。
「你才傻呢,」夏天允眯着眼睛,不服氣的晃了下腦袋,然後一巴掌拍在胸口上,豪言壯語的說,「我,夏天允,不只是夏天允,我是龍門的人,又是sk的核心人物,我除了要對自己負責,還要對組織負責,老大不在了,我就得替她看好這一切,我不能只顧自己開心的,你明白嗎?」
「我明白,所以呢,我不也是嗎?雖然我沒有正式加入龍門,但這幾年,我們哪一次不是一起出生入死,這跟你接不接受程小媛有什麼關係?」南楚江兩手一攤,滿臉寫着不理解。
「當然有關係!」夏天允說著說著,就開始吸鼻子,含着眼淚苦笑起來,「連老大那麼厲害的人,才二十幾歲就失蹤了,生不見人,死不見屍,就程小媛那個犟脾氣,我要是萬一出了什麼事,得耽誤她一輩子,我怎麼可以這麼自私?!」
南楚江面色稍緩,理解的點了點頭,「你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停頓了一下,又道,「可這樣未免也太消極了,我們又不是一定會出事,把每一天當成一輩子過不就好了,不管怎麼選擇,人生都有遺憾,那為什麼不選擇,當下讓雙方都快樂的那條路呢?」
夏天允一個勁的搖頭,「你的想法太自私,況且這是我答應老大的事,男子漢,怎麼可以為了一己私慾,出爾反爾。」
南楚江無話可說,長長的手臂繞過去搭在他肩上,語重心長的說,「原以為咱倆半斤八兩,但是現在我不得不承認,你才是大情聖,我呢,頂多算是個情種。」
「好!我今天就捨命陪君子,再陪你喝一輪!」
「酒保,上酒!」
——
黎家別墅。
將程小媛哄睡,蘇清歡正打算去洗澡,經過客廳,無意間往門口一瞥,透過門縫,發現黎念白竟然守在外面。
她走過去,將門打開,小聲詢問原因,「寶貝,你是不是找媽咪有事?」
黎念白抬頭看着她,認真的點了下小腦袋。
蘇清歡怕把程小媛吵醒,關了門,帶着黎念白回到他的房間。
「好了。」蘇清歡半蹲下來,耐心的說,「現在可以問了,小白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問媽咪。」
黎念白沉默片刻,然後一本正經的開口,「媽咪,南先生就是爹爹,對不對?」
蘇清歡喜憂參半,略顯意外,「你是怎麼知道的呢?」
「從我第一眼見到他,就覺得很親切,再然後,我發現,他總是有意無意的偷看媽咪,還有今天晚上,媽咪也不反感他的親近,種種跡象表明,你們之間很親密。」黎念白分析道。
蘇清歡笑了,「看來我們的戲演的不好,連小孩子都騙不過。」
「那倒不是,沒有幾個小孩子像你兒子一樣聰明的,妹妹不就沒發現嗎?」黎念白一臉單純。
「那你是說妹妹不聰明了,噢,你完了,明天我告訴妹妹去。」蘇清歡故意開他玩笑。
黎念白瞬間皺眉,生氣道,「媽咪,打小報告不是好孩子!」
「好吧,不逗你了。」蘇清歡抓着他的兩個小手,將實情和盤托出,「兒子,你是對的,現在知道爹地是誰了,高興嗎?」
黎念白沒有直接回答,而是繼續自己的分析,「我查過資料,爹地第一任妻子失蹤的時間,是七年前,我和妹妹也是在那一年出生的,所以媽咪,你就是蘇清歡對不對?」
蘇清歡驚訝的看着他,沒想到他小小年紀,已將事情看得如此透徹。
她不由得嚴肅起來,將他的小手抓緊了些,「念白,這件事情你自己知道就好,不許告訴其他任何人,否則,會給我們一家帶來危險,知不知道?」
「連妹妹也不能說嗎?」黎念白問。
「不行。」蘇清歡為難的說,「你妹妹心思單純,不懂得掩飾,如果她知道真相,會暴露我們的。」
「好,我會保守秘密。」黎念白答應道。
蘇清歡鬆了口氣,可看着他凝重的小臉,又不免心生顧慮,「你不回答媽咪,是不是因為不喜歡爹地?」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