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張若塵林妃(萬古神帝)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萬古神帝)完結版免費在線閱讀

張若塵林妃(萬古神帝)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萬古神帝)完結版免費在線閱讀 第三千八百七十六章 盡數現身 試讀

2022-10-17 09:13 作者:飛天魚
  • 萬古神帝 萬古神帝

    張若塵林妃是玄幻小說《萬古神帝》中涉及到的靈魂人物,二人之間的情感糾葛看點十足,作者「飛天魚」正在潛心更新後續情節中,梗概:「這具身體的原主人,到十六歲居然都沒有開啟『神武印記』,肯定是被諸神拋棄的人。我要怎麼做,才能有更大的機會開啟『神武印記』?」在崑崙界,想要開啟「神武印記」,必須得到神靈的認同。被稱為,武權神授。在祭祀大典的時候,神界和崑崙界之間會出現一條天地神橋,連接兩界...

    點擊閱讀《萬古神帝》全文

章節介紹

「飛天魚」」的傾心著作,張若塵林妃是小說中的主角,內容概括:三途河流域廣闊無邊,被黃褐色的陰氣,或灰濛濛的死霧籠罩,遍布兇險的屍海、骨山、鬼域、荒澤、血漠,禁區無數,人跡罕至。地煞鬼城,乃是僅次於酆都鬼城和無常鬼城的鬼族第三城,統領七十二座陰界和十萬鬼星,座下強者如過江之鯽。地煞鬼城之主,被稱為「鬼…

在線試讀

第三千八百七十六章 盡數現身

三途河流域廣闊無邊,被黃褐色的陰氣,或灰濛
蒙的死霧籠罩,遍布兇險的屍海、骨山、鬼域、荒
澤、血漠,禁區無數,人跡罕至。
地煞鬼城,乃是僅次於酆都鬼城和無常
鬼城的鬼
族第三城,統領七十二座陰界和十萬鬼星,座下強者
如過江之鯽。
地煞鬼城之主,被稱為「鬼主」,為鬼族一方梟
雄,修混元鬼體,創棄天鬼紋,驚才絕艷,曾是帝

最為可怖的對手,其子都可與帝塵較高下,是這個
時代最為璀璨的風雲人物之一。
但,即便是他這樣的人物,要破無量境,依舊難
如登天。
追隨黃泉大帝後,他修為突飛猛進,才看到未來
的希望。
如今鬼主的修為,已達到太虛巔峰的心停之境,
距離無量,步之遙。
鬼主身穿齊膝鎖子甲,精氣神飽滿,獨自一人

在鬼城外的一座荒澤邊,望着星空中那棵世界樹,能
跨越時空,以神念提前窺視那裡此刻的種種變化。
地煞鬼城與酆都鬼城所在的世界樹,相隔八百萬
億里,看似遙遠,
鬼神難渡,但實際上也就數十光年
之距,兩者間有古神路,也有空間蟲洞和空間陣法。
不多時,一縷縷鬼火,從陰樹大荒之中漂浮出
來,凝化成一尊身披血袍,手持血魂鬼
幡的神靈。
羅溫,乃酆都鬼城的太虛境大神,身上氣勢不遜
色鬼主多少。
鬼主展顏大笑:「溫神,久等多時了!」
羅溫的一雙血目,從帽檐下露出,沉聲道:「沒想
到你修為進境如此之快,已經走到本神前面去了!」
鬼主道:「這便是追隨大帝的好處
!否則,以你我
二人的潛力,想要破無量,成就神王神尊,談何容
易魂七何等天驕,卻也只是險險成就神王之位。」
「若酆都大帝在,以黃泉印相輔,魂七必可修成神
尊。「
羅溫道。
鬼主冷笑:」可惜,碲乃半祖,酆都大帝回不來
了。黃泉印也已回到黃泉大帝手中,我等鬼族修士,
只有依附到大帝旗下,未來才可期。」
羅溫道:「大帝在何處
本神要拜見。」
「大帝豈是你輕易可以見到想要投靠,得拿出誠
意,或者體現你的價值。「鬼主道。
羅溫道:「本神有極為重要的事稟告,可做投名
狀。此事,片刻都耽擱不得。
鬼主轉過身,向身後灰霧瀰漫的荒澤望去。
荒澤無邊,浮屍千里。
屍水匯聚的小湖中,開滿黃泉
花。花瓣晶瑩,流
光點點。
黃泉花危險至極,散發出來的氣息,可毒死神
「嘩啦!
1
水面凸涌而起。
生死兩重棺破水飛出,棺槨兩端的骷髏頭顯得異
常猙獰,發出萬鬼嘶吼之
聲。無數鬼影隨之湧出,化
為黑雲。
鬼主和羅溫受到那股恐怖氣息的影響,神魂承受
巨大壓力,皆單膝下跪,渾身顫抖。
「拜見大帝!
黃泉大帝的聲音,從棺中傳出,陰沉嘶
啞直入魂
靈:「說吧,什麼重要的事。
羅溫立即道:「周乞鬼帝、朱雀火舞、魂七在秘密
建造時空祭壇,欲通過祭祀,接回酆都大帝。如今,
祭壇已經建造過半。」
鬼主目光
盯着地面,心頭大驚。
鬼主從誕生靈智開始,便知曉酆都大帝的威名,
可謂天生就有一股懼意。先前說得有多麼輕鬆,此刻
就有多麼驚駭。
「本帝知曉了!此為大功件,當
賞。」
生死兩重棺中,一縷縷白色陰氣飛出,湧入羅溫
體內。
羅溫的鬼體,發出「噼里啪啦「的爆響,直接衝破
身停限制,進入太虛巔峰的魂停境
白無常神殿。
鶴清跪在張若塵身下,渾身抽搐,嘴裏發出低沉
而痛苦的叫聲,彷彿
一個將要斷氣的垂死之人。
「嘭!
搜魂結束,鶴清軟綿綿的,倒在了地上。
張若塵坐在本屬於鶴清的神座上,陷入沉思。
繼而,取出天樞針。
右臂抬起,掌心出現一道空間裂
縫,直通黑無常
神殿。
「借神魂一用。
宮南風的一縷神魂,通過空間裂縫,飛入天樞
針。
張若塵調動神氣,打入天樞針,用從鶴清體內收
取到的屬於黃泉大帝的陰氣,推算天機,查找方位。
「嘭!嘭!嘭
道道
沉重的腳步聲,在神殿中響起,越來越
近。
空間隨之震動。
張若塵抬起目光,沿着雕紋青石地板,向灰濛濛
的鬼霧中望去。
蓋滅高大健碩的身軀,出現在眼前,越來越清
晰。
他披散長發,手中提着一個身穿藍色長袍的女
子。那女子,身材纖美高挑,但卻被禁錮,渾身動彈
不得,四肢下垂,因為長發散亂,所以看不清模樣。
倒在張若塵腳」下
的鶴清,承受着強橫的精神力壓
制,無法催動神力,看見蓋滅到來,眼瞳中終於浮現
出喜色。
「張若塵,本座聽說,酆都鬼城中正在建時空祭
壇,欲迎回酆都大帝。你遲遲不
給本座答覆,是在拖
延時間嗎」
蓋滅在十八丈外停下,虎目炯炯。
他腳下自成一片血色魔土,身後是無盡紫色星
空,蓋世魔威外放,展現出天尊級的深厚境界和玄妙
道法。
紫色星空,是他修鍊出來,是真實的星空,如張
若塵的」幻滅星海」,儼然是雛形宇宙。
張若塵處變不驚,將天樞針收起,道:「我並未去
不得,四肢下垂,因為長發散亂,
所以看不清模樣。
倒在張若塵腳」下的鶴清,承受着強橫的精神力壓
制,無法催動神力,看見蓋滅到來,眼瞳中終於浮現
出喜色。
「張若塵,本座聽說,酆都鬼城中正在建時
空祭
壇,欲迎回酆都大帝。你遲遲不給本座答覆,是在拖
延時間嗎」
蓋滅在十八丈外停下,虎目炯炯。
他腳下自成一片血色魔土,身後是無盡紫色星
空,蓋世魔威外放,展
現出天尊級的深厚境界和玄妙
道法。
紫色星空,是他修鍊出來,是真實的星空,如張
若塵的」幻滅星海」,儼然是雛形宇宙。
張若塵處變不驚,將天樞針收起,道:「我並未

年,曖昧不清。而且,本尊聽說,棄天雖被扣留,但
卻並未被虐待,可以自由出入死亡神宮,只是沒有辦
法離開酆都鬼城而已。」
「哦」
張若塵依舊是虛天的模樣,腳踩
在鶴清背上,
道:「鶴清神尊既然這麼了解酆都鬼城的情況,為何沒
有將時空祭壇的事,告知至上柱」
蓋滅並未全信張若塵,不置可否的笑道:「張若
塵,無論你在做何種謀
劃,你得明白一件事,本座未
必一定要和你合作。」
「黃泉大帝的生死兩重棺,可以將無常鬼城中的詭
異血泉全部收取,到時候,本座可以慢慢煉化吸收,
只是花費的時間要
多一些罷了!」
「多些憑你自己煉化,花費的時間將是十倍,
百倍。
張若塵沉哼一聲:「蓋滅,你和黃泉大帝合作之
前,最好想清楚,當今天下到底誰說了算當世半
祖,才是無敵士。你若走到那一步,我必請天姥斬
你。
蓋滅笑道:「本座也
不想,但你若繼續敷衍,豈不
就是在逼本座做無奈的選擇」
蓋滅氣勢稍弱後,張若塵也不再那麼氣勢凌人,
道:「至上柱給我三天時間,三天後,必給你答覆。
「好,三天
本座還是可以等。」
蓋滅的目光,盯向鶴清,嘆道:「帝塵怎這麼不知
憐香惜玉我們做個交易如何」
「嘭!
1
蓋滅將手中的女子,扔在了地上。
此女,正是不久前,被張若塵
派遣出去布置神符
的搖光。
蓋滅覺得,搖光和張若塵有特殊關係,所以才擒
拿了她,以做人質。不然他是不敢輕易進入白無常神
殿!
畢竟,他要面對的,乃是天圓無缺者。

怕高出一兩個境界,闖天圓無缺者的領地,也
得小心謹慎。
更何況,蓋滅也擔心,虛天真的在白無常神殿
中。他此來,既是向張若塵下最後通牒,也是來探虛
實。
張若塵道:
「你要她做什麼」
「做什麼,你應該知道才對!「蓋滅笑道。
張若塵道:「若我不放人呢」
「無妨,本座帶她進無常鬼城也一樣。「蓋滅伸出
雙手,將搖光抱了起來,看着她精
致素雅的玉顏,與
她目光對視,道:「只不過那樣,誰幫你守無常鬼城
呢」
鶴清和搖光皆忐忑不安,眼睛的餘光,同時盯向
張若塵。
「哈哈!
張若塵由虛天的模樣,變化成本
來容貌,大
笑:「沒想到至上柱還是一一個戀舊之人,很好,大家乃
是同道。人,你帶走,將搖光留下。」
蓋滅帶着鶴清離開後,張若塵指擊出,破解了
蓋滅施加在搖光
身上的封印。
搖光起身,看着已經背過身去的張若塵,恭恭敬
敬行禮:「多謝帝塵出手相救。
11
「舉手之勞而已。「張若塵道。
搖光雖出生鬼族,但精神力修鍊法出自道家,身
上有着不沾紅塵的仙韻,道:「但帝塵這般妥協了,無
疑是將弱點暴露在蓋滅眼前。今後,他怕是會變本加
厲,以此繼續威脅。」
「弱點帝妃認為,你是我的弱點」
張若塵轉過身,直視於她。
搖光對眼前這個身具傳奇色彩的年輕男子,怎麼
可能沒有一絲傾慕張若塵自身的氣度和實力,對天
下女
子都有致命的吸引力。更何況,對方剛才還付出
極大代價將她救下。
世人都說,張若塵是風流劍神。
但,搖光卻絕不會自以為是的以為,張若塵救
她,是看上了她的美色,
更不會覺得張若塵非救她不
可。
搖光無法和張若塵對視,微微低頭:「搖光有自知
之明,哪有資格做帝塵的弱點。但,我曾聽朱雀火舞
說過,帝塵重情重義,有一分交情,就能十分付出,
為當世真英雄。

而,又道:「鬼帝便是死在蓋滅手中!搖光與他
有不共戴天之仇,天下任何修士,都可強佔搖光,唯
獨他不行。
搖光,是文和鬼帝的帝妃。
文和鬼帝隕落在北澤長城,死於蓋
滅之手。
此刻搖光身上那股楚楚可憐,又帶着一抹幽怨的
氣質,足以融化最鐵石心腸的男子,繼而將她擁入懷
中愛撫。
但,張若塵卻知,能夠將精神力修鍊到八十四
階,能
夠在酆都鬼城立足的女子,怎麼可能是柔弱之

三枚精神力神丹,從張若塵掌心飛出,道:「朱雀
火舞有一句話沒有說清楚,其實沒有足夠的交情,但
若有足夠的價值,我也可以幫上一幫。為我所有者,
我惜之。
搖光看出
張若塵有招攬自己的意思,接過三枚精
神力神丹,道:「帝塵今日之恩,搖光銘記。」
「去吧,守護好無常鬼城。鶴清神尊的事,暫時先
別告訴溟夜神尊。「張若塵道。
「若鳳
天問起,我該如何回答今日之事呢「她又
道:「之前,我攜帶八張神符,從白無常神殿走出去
後,鳳天就投影下分身見過我。」
張若塵心中一陣無語,堂堂死亡神尊,小動
作不
斷,就不能主動前來一見嗎
靈希應該已經向她,將自己和虛天的事,解釋清
楚了才對。
「不行,我不能退這一步。以前修為不夠強,在她
面前,已經退得夠多,處處妥協。現在天圓無缺,若
還先讓步,今後她必更加得寸進尺。今日拿父皇,明
日又是何種手段」
在白蒼星,張若塵和封塵劍神暢聊了一夜,收穫
無數寶貴經驗。
按照封塵劍神的說法,越是強勢高傲的女子,越
是不能曲意逢迎,越得給她立規矩,畫底線。
你越屈從,
她越視你為無物,今日割五城,明日
割十城,然後得一夕安寢。起視四境,而她又作妖
了。你有多少退路可退
張若塵沉吟,道:「她若問起,你如實相告便

三日,轉瞬即至。
張若塵嘗試了衝擊不滅無量,但以失敗告終,在
體內凝聚中宮小衍,陽氣太重,能焚滅不滅法體。關
鍵時刻,散去凝聚出的五陽,才保住性命。
好在體內
不滅物質夠多,傷勢不重,不影響接下
來的行動。
在白無常神殿中布下陣法,又將魔音和劍靈留
下,看守鼎火。
以劍骨分身,守護二鼎。
做好周密安排,這才動身。
因為此
次進入無常鬼城,天機紊亂,福禍難料,
必須慎重。
謀人者,人亦謀之。
能夠稱霸一個時代的老傢伙,沒有一個是簡單
的。
以無極圓圈和天圓無缺藏匿,張若塵依舊覺得不
保險,於是,又激發帝符的符紋,身形消失在空間
中,隨即,才邁過無常鬼城的陣法光幕。
進入無常鬼城,張若塵就感應到蓋滅故意釋放出
來的氣息,位於鬼城中心的本源
神殿。
張若塵沒有立即趕過去,而是沿着無常鬼城的城
牆行走,不動聲色的觀察城中環境。
自然不敢釋放精神力和神魂,他全憑心念。
大半天過去,張若塵依舊不着急,身
形在一棟棟
淹沒了一半的建築上躍行,似在挑戰蓋滅的耐心一
般。
整整一天過去
本源神殿中,一座沒有被淹沒的神山頂部,蓋滅
跳躍而起,落到一尊千丈高的巨石雕
像肩頭,揚聲
道:「張若塵,本座知道你已經來到無常鬼城,若再不
現身,本座只當你是毀諾了!」
「至上柱急什麼,本帝說到,自然會做到。」
張若塵的身形,出現在本源神
殿中,距離蓋滅所
在的神山,僅隔了一片百里寬的血海。
整個本源神殿都被詭異血泉淹沒,似血海,只有
少數一些神山的頂端還露在外面,如同小島。
張若塵其實已經準備
撤離,因為蓋滅耐心太足
了!
耐心足,說明做了釣手。
蓋滅心中暗驚,自己的規則神紋遍布本源神殿,
如同億萬觸手,但張若塵還是無聲無息的潛入進來。
蓋滅道:「三天已
到,你的答覆呢」
張若塵觀察四周,平靜道:「鶴清呢我怎麼沒有
感應到她的氣息
「這裡詭異力量濃郁,以她的修為,未必抵擋得
住,自然待在本座的神境世界蓋滅還未說完。
張若塵已是施展出流光神光,向本源神殿外遁
去。
「張若塵,今日你走不了的!」
黃泉大帝的聲音,每一個字都是鎮魂咒,衝擊張
若塵的神魂。
生死兩重棺從血海中飛出,掀起千重浪,追向張
若塵。
「張若塵,要怪只怪你太不信任本座,一再敷衍,
本座只好另做謀劃。」
蓋滅手心相對,雙手舉天,向上空吐出一口魔氣
光柱。
他腳下,出現一片億里魔土,是由無窮魔道規則
交織而成,蘊含秩序之力,宛如世間最堅固的牢籠。
不通秩序者,無法破之。
紫色星海則是出現在天穹,如「天圓地方」中的
天,將整個本源神殿覆蓋。
見此景象,早有準備的張若塵,融劍道和空間之
道,劈出道一字劍氣,將堅固的空間撕開一道數丈
長的裂縫。
「嘩啦啦!
已經追至身後的生死兩重棺中,飛出八根鎖鏈,
擊向空間裂縫的八個方位,打得空間震蕩。
先不提無常鬼城所對應的虛無世界被虛天布置
過,很難藉此逃脫,現在這樣的局勢,哪怕逃進虛無
世界,也會被八根鎖鏈擊中。
身後生死兩重棺,已攜帶毀天滅地的恐怖死亡力
量,撞擊而來,頃刻間便至。
千鈞一髮的時刻,張若塵所幸不走了,身上飛出
萬千符策,轉身一拳擊出,與生死兩重棺對碰在一
起。
轟隆!
排山倒海的力量,從手臂上傳來,張若塵倒飛出
去,撞破還沒有閉合的空間,墜入漆黑一片的虛無世
界。
虛無世界中,立即便有密集劍氣飛出。
是虛天留下的殺招,劍氣匯聚成河,銳不可當,
堪比劍二十三。
張若塵背後出現太極四象圖印,身形閃,於虛
無世界中空間挪移,堪比掌握了空間秩序。
劍氣長河與張若塵擦肩而過,擊中追來的生死兩
重棺。
「嘭嘭!」
金屬碰撞聲,宛若神雷陣陣。
生死兩重棺被擊退出去,劍氣也跟着消弭殆盡。
張若塵從破碎的空間中走出來,心中將虛天咒罵
了十遍不止。
無常鬼城的防禦陣法敷衍了事,但虛無世界中的
劍陣、虛無神陣、幻陣密集成網,別說張若塵,換做
天尊級前來,也得費一番功夫才能盡破。
這斬斷了張若塵從虛無世界退走的可能性。
張若塵甚至生出了某種懷疑
張若塵抬頭看了看上空的紫色星海,又望向神山
之巔的蓋滅,和懸浮在虛空的生死兩重棺,四象在四
方顯化出來,呈金、木、水、火四種屬性。
「二位就算聯手想要將我留下,怕也不夠吧」
隨着張若塵聲音響起,更多的符篆,從身上飛
出,在血海上方顯化出符光海洋。
蓋滅道:「你不是想知道鶴清去了哪裡她去了白
無常鬼城,你借黑白陰陽神火的火源,不是煉器,就
是煉丹。無論是做什麼,必用九鼎。」
「你這是想亂我心境「張若塵道。
蓋滅道:「若能奪得九鼎,哪怕只是其中一隻,就
算今日留不住你,也算大賺。」
生死兩重棺中,聲音響起:「就算你逃走了,我們
也可毀滅無常鬼城,釋放詭異血泉,製造三途河流域
的大動亂。到時候,鳳彩翼必顧此失彼,大事可成。」
「當然,今日你哪怕拚死,逃走的機會也最多只有
一成。」
張若塵目光落在蓋滅身上,道:「不再考慮考
慮」
「無需考慮了!黃泉大帝說,九鼎並非只有你一人
可以催動,使用始祖之力,也可催動可以被代
替!「蓋滅道。」那看來,今日是非戰不可了!」
張若塵道:「但不是一對二,而是二對二。屍祖現
身吧!
灰濛濛的屍氣雲霧,穿透紫色星空,向血海中蔓
延,很快就覆蓋半個本源神殿。
在前來本源神殿之前,張若塵就與屍祖會面過,
敲定了利益交換。
相比於黃泉大帝,屍祖更尊重這個時代,從一開
始就在清剿隱藏在三途河上的古之強者殘魂,對當世
諸天釋放善意。
屍祖的聲音,從灰霧中傳出:「張若塵,不是二對
二,是三對一。
張若塵眼睛一眯,轉身望去,臉色倒也沒有太大
變化,顯然做了最壞事態發展的心理準備。
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局面!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