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萬古神帝》張若塵林妃小說大結局章節閱讀

《萬古神帝》張若塵林妃小說大結局章節閱讀 第三千八百七十五章 「虛天」出手 試讀

2022-10-17 09:10 作者:飛天魚
  • 萬古神帝 萬古神帝

    張若塵林妃是玄幻小說《萬古神帝》中涉及到的靈魂人物,二人之間的情感糾葛看點十足,作者「飛天魚」正在潛心更新後續情節中,梗概:「這具身體的原主人,到十六歲居然都沒有開啟『神武印記』,肯定是被諸神拋棄的人。我要怎麼做,才能有更大的機會開啟『神武印記』?」在崑崙界,想要開啟「神武印記」,必須得到神靈的認同。被稱為,武權神授。在祭祀大典的時候,神界和崑崙界之間會出現一條天地神橋,連接兩界...

    點擊閱讀《萬古神帝》全文

章節介紹

張若塵林妃是《萬古神帝》中的主要人物,在這個故事中「飛天魚」充分發揮想像,將每一個人物描繪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創意,以下是內容概括:鳳天震怒,世界樹葉片上的諸多陰界為之地動山搖,始祖界中傳出的雷音傳遍三途河流域,驚退許多不明真相的潛行者。鬼城中,數道強橫的氣息,趕向中央鬼帝府,以為有強敵來攻。…

在線試讀

第三千八百七十五章 「虛天」出手

鳳天震怒,世界樹葉片上的諸多陰界為之地動山搖,始祖界中傳出的雷音傳遍三途河流域,驚退許多不明真相的潛行者。
鬼城中,數道強橫的氣息,趕向中央鬼帝府,以為有強敵來攻。
本可以與木靈希一起離開的棄天,再次被扣留。
有修士看見,焦黑如炭的大屠戰神皇,被人從中央鬼帝府中扔出來,更增了幾分詭異感。
當然,這一切,身在白無常神殿中的張若塵並不知曉,也懶得理會。
人的精力有限,他不僅要鑄劍,還要分出精神力和神魂感知鶴清、蓋滅等人的動向。更要於時空之中,警惕無常鬼城周邊地域中的修士,防止敵人潛行而至,突然襲擊
鬼城。
在張若塵的控制下,黑白陰陽神焰的火源運轉速度變得更快,但,兩座黑白火焰神山的體積變小,距離拉近,相隔不足十里。
天鼎懸浮在黑色火焰神山上方,高萬丈。
鼎身表面,刻有各種古老圖紋,如牧牛農耕、天火燎原、福祿神光、屍鬼地獄……
其中,「天火燎原」圖紋,在下方神焰的焚煉下,越發栩栩如生,漸漸的,竟也釋放出火焰。
張若塵以天鼎做為重鑄沉淵的主鼎。
鼎中,沉淵古劍的殘片,已化為液態。
而斷掉的七星神劍和逆神碑,也被張若塵扔了進去。這兩件物器,是鑄煉新劍最重要的輔料。
七星神劍,是七劍合一。
七劍,昔日每一劍都是神器,煉器所用的材料為天地間最適合鑄劍的寶材,哪怕被黑暗詭異侵蝕了無盡歲月,也沒有完全腐朽,可見其妙。
至於逆神碑,與其說它是一塊碑,不如說它是種極為特殊的材料。
將這兩者融入造化神鐵,用來鑄一柄神劍,可謂奢侈。
用來鑄鼎都夠了!
但,張若塵並不滿足於此。
他腳下,踩着神境世界的一角,地面上有着堆積如山的各種煉器材料、戰器、秘寶。
這些年,張若塵不知斬了多少神靈,甚至包括諸天。
這些神靈的神境世界,藏寶無數,蘊含他們數十萬年,上百萬年的積累。
同時,坐鎮空間神殿和時間神殿的時候,各界神靈,進獻給張若塵的寶物,皆是異物珍奇。
可以說,張若塵雖在白蒼星,給了無月和紀梵心兩座神境世界的資源,留給自己鑄劍的材料依舊富足。
沉淵的劍靈,在張若塵幫助下,當初在時間神殿就已渡過神劫,達到中位神的境界。
劍靈在堆積如山的各種材料、器物中篩選,扔進地鼎融煉。去其糟粕,保留精華。
地鼎,懸浮在白焰神山上方,是鑄劍的輔鼎。
……
一座懸空島,飄在距離黑白火焰神山的百里外,被厚密的劍氣籠罩,再強的火焰也無法進入其中。
懸空島這塊土地,是從劍閣的第十八層,圍繞劍祖神樹挖出來的。
劍祖神樹生長在懸空島的中心,樹榦長滿鱗片,樹枝上垂落下無數虯龍般的根須,樹葉則是紅寶石一般晶瑩剔透。
穿着銀白色神衣的劍骨,盤坐在樹下。
這是劍祖的骸骨!
內蘊始祖神紋,外繞劍道秩序。
分身乏術的時候,張若塵不止一次使用自身血液和劍魂,融入劍骨,做為分身行事。在劍骨的加持下,分身戰力非同小可。
正是如此,張若塵在劍骨上悟到了許多,精神力達到九十階後,甚至能夠看見劍骨身上散不去的劍道秩序。
看見了,才能悟。
悟了,才能化為己用。
張若塵向劍骨深深一拜後,便盤膝坐在劍骨對面,觀悟劍骨身上的劍道秩序和劍道始祖神紋。
鑄劍,需要耐心。
修鍊劍道,更需要一步一個腳印。
相比於張若塵內心的平靜,鶴清卻難以鎮定,但又深知精神力天圓無缺者的厲害,不敢再聯繫蓋滅,更不敢將消息傳給黃泉大帝。
「虛天暗藏到白無常神殿,肯定是為了伏擊大帝。現在外面的流言蜚語,未必不是他的手段,用以掩蓋真相。」
鶴清對溟夜神尊生出恨意,認為這一切,是虛天和溟夜神尊提前商量好的,絲毫都沒有顧及她這個一方神尊的聲名。
甚至,鶴清猜測,溟夜神尊本就已經將她送給了虛天。
畢竟傳說中,虛天曾經可是放浪不羈。
回想之前溟夜神尊的話,鶴清越想越覺得這個可能性大。
「就算蓋滅不動手,無常鬼城的城體和陣法,應該也堅持不了多久。一旦城破,大帝必會攻伐酆都鬼城,若到時候虛天出其不意襲擊……」
鶴清眉頭深深皺起,有些不知該如何應對。
時間一天天過去……
「胯啦!」
無常鬼城的南面,牆體大面積破碎,血泉瘋涌而出,地獄界修士布置的一座座陣法,修建的陣塔、陣殿,能擋住一個時辰的都少之又少,很快就化為血沙。
「無常鬼城守不住了,趕緊撤離,再不撒離,大家都得死在這裡。」
「我們花費三十年布置的防禦神陣,片刻間就腐朽消融,趕緊稟告鳳天,去天南生死墟請擎天,或還來得及。」
城外亂成一片,已經有修士開始逃散。
有人趕去了酆都鬼城,稟告鳳天。
有人前往白無常神殿,請黑白無常兩位尊主。
溟夜神尊在黑無常神殿中來回踱步,但卻不敢走出神殿公然露面,急切道「它經半個月,帝塵為何還沒有破境?他再不出來,無常鬼城必破,等詭異血泉湧入三途問
中三族,乃至於冥族,都將遭受毀滅性的創傷。趕緊去請他吧!」
宮南風顯得很淡定,道「神尊急什麼?無常鬼城的事,是你管得了的?這是鳳天和帝塵,才能解決的問題。已經有人去稟告了,不要急。」
溟夜神尊鎮定下來,嘆道「相比於讓鳳天去請擎天,本尊倒希望,帝塵能夠及時出手。」
「那就看他們誰先妥協了!」
宮南風低聲自言自語。
……
鶴清第一時間趕到神殿深處,向未知虛空中稟告「虛天大人,無常鬼城快守不住了,鶴清懇請大人出手,拯救三途河流域。」
半晌後。
虛空中,傳來虛天的聲音「此事歸鳳天管。」
就在鶴清不知道該如何回應的時候,殿外,響起一道神音「魂七奉鳳天之命,拜訪鶴清神尊和帝塵大人!」
魂七聲音高昂,許多修士都聽到。
一石激起千層浪!
「帝塵竟在白無常神殿中?」
「豈不是說,這些天,在白無常神殿中的修士並不是溟夜神尊?」
「魂七乃酆都大帝的傳人,鬼族新晉神王,斷然不可能無的放矢。而且,他是奉鳳天之令。」
有神靈冷笑「若帝塵真的早就到了無常鬼城,卻一直沒有出手,那才是有意思。」
……
黑無常神殿中的溟夜神尊臉色巨變,哪想到鳳天和帝塵的鬥法,殃及到自己。
擺明了,鳳天這是要逼帝塵出手修復無常鬼城。
宮南風亦是訝然,沒想到鳳天會如此果斷,直接將所有一切都擺到檯面上,不再給張若塵留退路。
這樣也好,二人的矛盾再次升級。
「鳳天出招了,而且是一劍封吸的殺招,也不知塵會如何應對?」宮南風微微含笑。
……
魂七高大的身軀,單膝下跪,七顆頭顱同時向白無常神殿叩拜「魂七懇請帝塵出手,助鬼族,渡過此難關。」
連神王都下跪,無常鬼城這片疆域中的鬼族修士,紛紛跪伏「請帝塵出手,助我鬼族,渡過此難關。鬼族修士必銘記於心!」
張若塵從悟劍中睜開雙眼,對鳳天如此強勢的行為,生出抵觸感。
他當然可以不理會外面的鬼族修士,但,若是無常鬼城真的破了,詭異血泉大量外溢,必會對地獄界造成重創。
他的袖手旁觀,就會惹得滔天非議,今後很難再與地獄界保持良好的來往。
所有地獄界的修士,都會將這一切,算到他身上。
當然更重要的是,張若塵本身就不能允許詭異血泉外溢,之所以一直沒有出手,只是在逼鳳天妥協而已。
現在是,鳳天不妥協,反而利用地獄界的修士反逼他。
「虛老鬼,都是因為你,這個因果必須你來承受。」
張若塵從懸空島上飛出,落到天鼎上方,站在「天火燎原」的異景中,太極四象圖印懸浮在了頭頂,繼而跺腳激發天鼎釋放出命運神光。
天鼎,便是命運之鼎。
「呼!」
他嘴裏吐出一口氣。
下一瞬,白無常神殿爆發出璀璨的命運神華,在神殿上方,凝聚出一尊萬里高的道法光影。
這道法光影,與虛天一模一樣。
在道法光影背後,懸浮有一道命運之門,兩者散發出來的命運神華,照亮千萬里的亡靈疆域。
這片區域內的修士,皆感覺到修為被嚴重壓制,如同落境。
「本天在此,爾等驚慌什麼?」
虛天的道法光影,發出浩蕩神音。
繼而,狂風雷鳴之中,他伸出一隻光影大手,化為五指雲,懸浮在了無常鬼城上空。
這片五指雲中,無數命運、劍道、真理規則在流動,將鬼城中的詭異血泉死死鎖定。
所有人都驚呆了,真的是一波三折,原來白無常神殿中的是虛天。
「虛天……倒也不奇怪。」有人如此輕輕念道。
單膝跪在殿外的魂七,臉色驚異,眼中卻茫然。
本來鳳天派遣他來傳話,他是拒絕的。他知道一些內幕,不敢蹚這越渾水,害怕落得血屠一樣的下場。
血屠已經被派遣到無常鬼城南面的第一線。
鳳天為穩定軍心,不久前放話,天下垂危之際,死亡神宮的修士當身先士卒。鬼城若破,本天弟子必是第一個殞身。
「原來不是帝塵,是虛天。」
魂七暗暗鬆了一口氣。
虛天和鳳天鬥法,他認為,必然在理智之內。
但,帝塵和鳳天鬥法,很可能會失控。因為他曾聽周乞鬼帝說過,這二人之間,還有另一層關係。
那層關係,和,則親密無間。離,則生死難料。
虛天的聲音,從白無常神殿中傳出「搖光,進殿見本天。」
無常鬼城南城下,眾修士不再慌亂,紛紛返回。
嚇得腿軟的血屠,連忙催促道「搖光神師,虛天喚你呢,還不趕緊去?。」
這一次,血屠是真的怕了,沒想到親師兄和親師尊鬥法,這麼兇險。
幸好師兄化身為虛天,算是避免了與師尊的正面交鋒,一切還有迴旋的餘地。也幸好師兄出手了,不然他被逼無奈,只能第一個沖向詭異血泉。
血屠心念急轉,思考補救之法。
當前最重要的,無疑是將白無常神殿中是虛天坐實,這樣,即可保全師兄的名聲,又可威懾黃泉大帝和屍祖。
這時,恰好血屠聽見不遠處,有一膽大包天的修士在妄議「魂七明明說的是帝塵,怎麼變成了虛天?我看無常鬼城中散發出來的命運神元,不算強,殿中未必真是虛
天。」
血屠顯化出巨身神軀,展現出怒極猙獰之態,抓住那骨族修士頭上的白髮,如同拔蘿蔔一般提起,道「老傢伙,你敢說虛天不夠強?你敢質疑虛天?好,成全你,讓
你親自進無常鬼城感受下命運神光夠不夠強。」
「不要啊,大屠戰神皇饒命……」
白髮骷髏帶着哭腔,被血屠扔進無常鬼城,消失在城牆上方。
下場,可想而知。
「非議虛天者,死!」
血屠說完這話,跟隨搖光一起,去了白無常神殿拜見虛天。
殿中,張若塵單獨會見血屠和搖光。
「本天的道法手印只能封住詭異血泉一時,無法持久。搖光神師,這是本天煉製的八張符篆,你拿去印在無常鬼城的八方,每一張符篆都必須有一位神師坐鎮。」
張若塵擁有帝符,相比於煉器、詛咒、幻術、陣法之類,在符道造詣上,自然是要高一些。
搖光向虛天道法身影行禮後,帶着八張符篆離去。
血屠見搖光走出精神力場域,立即跪下,道「師兄,我錯了,今後再不敢因言壞事。師兄的任何秘密,必守口如瓶。」
血屠是一個能做事,且敢做事的人,而且當初天下人都以為張若塵死了的時候,血屠也能庇護池崑崙。
張若塵只是想對他小懲大誠,倒沒有真的要致他於死地。
「你既然知錯,我便給你一個悔過的機會。幫我做一件事!」張若塵道。
血屠舉起拳頭,道「我想做十件!」
張若塵擺了擺手,道「你去一趟摩犁疆,幫我給屍祖帶一句口信,就說三天後,無常鬼城中,我想與他見一面。你若找不到見屍祖的門路,可以先去找濕婆羅大帝,他會幫你。」
「以虛天的名義,還是帝塵的名義?」血屠道。
張若塵道「都可以。記住,此事是大秘!」
「明白,絕不走漏風聲。不過,師尊下令讓我守護無常鬼城……」血屠露出為難的神色。
「你所做的事,就是在守護無常鬼城。」
血屠離開後,張若塵的臉色變得凝重了許多,總覺得,黃泉大帝很可能並不在黃泉禁域,而是就在附近。
因為,像剛才那樣無常鬼城險些被衝垮的危機,若張若塵沒有出手,必會造成大動亂。
這樣的動亂,就是黃泉大帝直闖酆都鬼城的時機。
張若塵換位思考後,越想越覺得危險,所以,才下定決心,探一探屍祖。其一,是不希望屍祖繼續隱藏在暗處,讓人防不勝防。
其二,若能利用屍祖,先收拾了黃泉大帝,局勢必將大為不一樣。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