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張若塵林妃(萬古神帝)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張若塵林妃全集在線閱讀

張若塵林妃(萬古神帝)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張若塵林妃全集在線閱讀 第三千八百七十四章 黑白陰陽火源 試讀

2022-10-17 09:11 作者:飛天魚
  • 萬古神帝 萬古神帝

    張若塵林妃是玄幻小說《萬古神帝》中涉及到的靈魂人物,二人之間的情感糾葛看點十足,作者「飛天魚」正在潛心更新後續情節中,梗概:「這具身體的原主人,到十六歲居然都沒有開啟『神武印記』,肯定是被諸神拋棄的人。我要怎麼做,才能有更大的機會開啟『神武印記』?」在崑崙界,想要開啟「神武印記」,必須得到神靈的認同。被稱為,武權神授。在祭祀大典的時候,神界和崑崙界之間會出現一條天地神橋,連接兩界...

    點擊閱讀《萬古神帝》全文

章節介紹

《萬古神帝》內容精彩,「飛天魚」寫作功底很厲害,很多故事情節充滿驚喜,張若塵林妃更是擁有超高的人氣,總之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萬古神帝》內容概括:木靈希總覺得張若塵和鳳天都這般強硬,相互不見對方,相互都不低頭,不是一件好事。但,本能覺得,張若塵說的有道理。木靈希嘆道:「其實,無常鬼城的城體和陣法,如…

在線試讀

第三千八百七十四章 黑白陰陽火源

木靈希總覺得張若塵和鳳天都這般強硬,相互不見對方,相互都不低頭,不是一
件好事。
但,本能覺得,張若塵說的有道理。
木靈希嘆道:「其實,
無常鬼城的城體和陣法,如果能夠再支撐得久一些,優勢
就在我們這邊。
「周乞鬼帝帶領朱雀火舞和魂七,正在搭建時空祭壇,有不小的把握,通過祭祀
將酆都大帝接回這個時代。」{
2]
顯然鳳天斬斷了酆都鬼城的天機,沒有讓時空祭壇的秘密外泄,天圓無缺也難以
推算。
「如果是這樣的」.
張若塵心中更不急了,從容一笑,伸出手掌,將飄浮在陣中的那枚神源收取,道
「此乃遠古冰凰的神源,可謂崑崙界至寶,對你修為提升有莫大的作用。當然,它
也是百鳥朝鳳神陣的陣眼!」
木靈希道:「此物對師尊
肯定非常重要,你將它送給我,師尊必然生怨。」
鳳天就是在崑崙界,借遠古冰凰骨骸中留下的涅粲冷火,才完成由死轉生的重
生。
張若塵搖頭笑道:「不會的,
鳳天乃是不滅無量,有遠大志向,怎麼可能因為這
點小事就生怨再說,你是她的弟子。送你和送她,沒有區別。」
木靈希接過散發著寒氣的神源,能聽到神源中傳出的悅耳鳳啼,嘻嘻一笑:「你
是因為將萬佛陣送給了塵姐,擔心我嫉妒,才將百鳥朝鳳神陣送給我的吧」
張若塵輕輕搖頭:
「我是為了保護你,免得你受到傷害。」
順勢張若塵將木靈希擁入懷抱,感受着她嬌小身軀傳來的柔軟和熱量,眼神卻逐
漸凌厲。
木靈希知道萬佛陣送給了般若,顯然是血屠泄露的。
張若塵並不覺得,這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以木靈希的性格,和她與般若情同姐妹
的關係,不可能因此而嫉妒。
但,血屠是該好好教訓一下了,不然嘴巴始終不老實,誰知道將來會給張若塵惹
多大的麻煩
木靈希和般若不爭。
可是,無月、白卿兒、池瑤、羅沙可都是爭強好勝的主。
木靈希與張若塵一一起,進入萬佛陣,遠遠的看了一眼正在修鍊的般若,便攜手一
起離開。
「血屠之前求過我,他在師尊那裡胡說八道,聲稱你是為了修復無常鬼城的陣法
才沒有去酆都鬼城拜見。他希望我勸你,真的幫忙修復鬼城陣法,不然,師尊肯定不
會放過他。」木靈希含笑說道。
「告訴他,讓他自己去修復無常鬼城的城體和陣法。不提這事了,靈希,今天就
不走了吧」
快走出萬佛陣的時候,張若塵突然停下,緊緊盯着木靈希的雙眸。
木靈希並未聽懂張若塵的言外之意,道:「啊
我得回去復命,師尊那邊還等着
呢!
「行吧,趕緊去。
張若塵將木靈希送出萬佛陣,看着她遠去。
「哧哧!
煉神花的藤蔓,從張若塵衣袖中延伸出來,纏繞在他身上,繼而,凝化成魔音妖
嬈嫵媚的身姿,一雙雪白的玉臂,環抱着他脖頸。
「主人,可否是在無常鬼城中,受了那蓋滅和白無常尊主的影響今夜,魔音願
意侍奉主人。」
2
10
「也好,正好躲一躲他。」
張若塵微微笑了笑,精神力在神境世界中,構建出一座殿宇,抱着魔音,走了進
去。
繼而,神境世界消失不見。
血屠聽了木靈希帶的話,嚇得魂不附體,立即趕來萬佛陣外,先是呼喚「師兄」
又是呼喚「師嫂」,見不得回應,最後直接跪在萬佛陣外,自顧的悔過。
白無常神殿。
修為達到無量境的神靈,鑄煉的神殿,其實就是一座世界。
神殿既是防禦堡壘,也是攻擊戰器,更能儲存奧義吸收來的天地之氣和天地規則
成為修鍊的無上寶境。
「神尊,夜尊主來了!」
一位長着鶴首的鬼族白衣神將,前來稟告。
鶴清從修鍊秘境中走出,身上層層羅衣,穿戴整齊,最外層是一件大袖對襟白袍
帶着藍色花瓣狀水印。纖腰處,以根白玉帶緊系。
她頭.上扎着道髻,雖是鬼修,卻清新脫俗,如人族的道門門仙子。
溟夜神尊看見走出來的鶴清,不禁也生出一抹異彩。
今日的鶴清,顯得格外明艷。
鶴清清冷如玉,道:「你突然過來做什麼,
南城守不住了」
溟夜神尊收斂心神,道:「南城的情況尚可控!
我連夜過來,是有件至關重要
的大事,要與你商議。」
「何事」鶴清暗暗警惕。
溟夜神尊道:『「接下來一
段時間,將會有一位大人物,到白無常神殿常住,你萬
不可得罪。他提出的一切要求,你都要全力滿足。他要做任何事,你都得盡最大努力
配合。」
「不行!」
鶴清立即拒絕。
她與黃泉大帝派遣的使者素有望來,更是需要前往無常鬼城督促蓋滅。若讓別的
修士入駐白無常神殿,她還如何行事
但很快,鶴清就意識到自己的態度太過反常,都沒問那位大人物是誰就拒絕,必
會惹溟夜神尊起疑。
於是,她連忙補救:「白無常
神殿中存放着我們從無常鬼城帶出的各種秘寶,若
被發現,必會惹來禍端。」
溟夜神尊本就心中有鬼,倒也沒有察覺鶴清的反常,道:「那位大人物眼界極高
根本看不上無常鬼城的那些秘寶。」
鶴清順勢問道:
「那位大人物到底是誰」
「等他到了,你自然會知道。總之,他將是我們的大機緣,你萬萬不可得罪。
最後,溟夜神尊幽幽補充
句:「就算受一
些委屈,也是值得的。」仁1
]
張若塵再次出現在萬佛陣外的時候,血屠立即衝上去,道:「師兄,
救我。」
張若塵向四周看了看,道:「你不
是好好的嘛,救你什麼」
「師兄,我錯了,我想了一夜,已經全想明白,今後絕不給師兄添亂,任何事都
守口如瓶。特別是各位師嫂之間的事!」血屠道。
張若塵正色道:
「想要我出手修復無常鬼城的城體和陣法,倒是有一一個辦法。
血屠眼巴巴的盯着。
「你去將我父皇從酆都鬼城救出來。」張若塵道。
血屠傻眼了,苦着臉道:
「師兄別開玩笑了,師尊會殺了我。師尊有多麼殺伐果
斷,你是知道的,敢背叛她,絕對是死路一條。」
「那就愛莫能助了!以後說話,記得想清楚後果。」
張若塵來到黑無常神殿,便見到溟夜神尊。
「帝塵,已經安排妥當。」
溟夜神尊臉上擠出一道僵硬的笑容。
張若塵點了點頭,對溟夜神尊好感大增,對方堂堂神尊,卻如此重視他吩咐下去
的一件小事。這份對他的尊敬,便值得肯定。
「神尊有心了,等到事成,本座必有回報。走吧,起過去。」
終於等來這話,溟夜神尊心中大喜,只感覺
切付出都值得了,連忙道:「本尊
就不去了!
萬一鶴清有得罪的地方,帝塵無須留情,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張若塵暗暗點頭,能夠修鍊到神尊的人物,果然都是聰明人,一點就透,看來昨
夜溟夜神尊趕去白無常神殿查探,已經發現了端倪,不枉自己對他的提醒。
「有神尊這話,本座就不客氣了!」張若塵笑道。
對鶴清這種可能引發局勢惡化的修士,張若塵絕不心慈手軟。
當然,若能利用她,引出黃泉大帝,倒是暫時還能留她一命。
「跟我一起過去嗎
張若塵看向宮南風。
宮南風看了看溟夜神尊,道:「我就不去
了吧,反正不遠,以你的大神通,想要
用我的神魂,
揮手我就能到。』
張若塵走後,宮南風看見後一步進入神殿的血屠,血屠哭喪着臉,全然不見以前
的意氣風發。
「沒想到,堂堂大屠戰神皇,也有今天,哈哈!」宮南風笑道。
血屠怒然,立即便衝上去,將蹲在椅子上的宮南風提了起來,
頓毆打。
白無常神殿比黑無常神殿更加冷清,除了鶴清外,張若塵只感應到十數道氣息,
修為皆沒有達到大神層次,有鶴清的弟子,有偽神神仆,有亡靈坐騎。
這顯然是因為鶴清為了方便行事,將高手外派了出去。
張若塵暫時還不想暴露身份,因此,到達白無常神殿的時候,變化成了虛天的模
樣,身形魁梧,白髮披散在臉頰兩側,眼神如劍般凌厲。
「拜見虛天。」
鶴清見到張若塵,也是大驚失色,哪想到溟夜神尊所說的大人物來頭如此之大。
張若塵學着虛天的模樣,傲然道:「本天的事,
溟夜已經跟你說了吧
鶴清被張若塵強大的氣場所懾,不敢抬頭,道:「他只說,
讓我滿足虛天大人的
一切要求,並未說具體是什麼事。」
「本天到來的消息,不可外傳,若消息走漏,拿你是問。哼,帶本天去看看黑白
陰陽神焰的火源!」
張若塵背負雙手,身上劍音悠長。
白無常神殿中,空間繁多錯亂,瀰漫著鬼霧,路上可見神山飛瀑,山間長滿掛着
人頭果實的陰樹。
鶴清走在前面,心中閃過百般念頭,道:「虛天大人能夠前來就太好
了,無常鬼
城破損城體和陣法,必將得到修復。
張若塵心中通透:「此事不急。

「不知虛天大人借黑白陰陽神焰的火源,是為了何事」鶴清問道。
「此事與你無關。」
張若塵傲慢不減,一派懶得與她多言的冷淡姿態。
越往錯亂空間的深處走,越來越炎熱,天邊傳來黑白雙色的火光。
所謂的火源,是一黑一白兩座燃燒着火焰的神山。
兩座神山高千丈,怪石嶙峋,宛若陰陽兩儀,相互旋轉,引得周圍空間出現圈
圈波紋。
鶴清不敢隱瞞,道:「調動神氣打入兩座火源,
火源的運轉速度就會加快,從而
吸收天地間的陰陽二氣,陰陽之火便會隨之越燃越烈。」
「傳說,修為若是足夠強,憑陰陽火源,可以焚煉星海。」
張若塵心中大動,使用精神力探查,發現陰陽神源的能量遠在自己的預估之.上,
不僅可以用來鑄劍,甚至能夠用來幫助他修鍊小衍中宮,衝擊不滅無量。
「你退下去吧,沒有本天的允許,不可前來此處。」張若塵道。
鶴清剛剛離開黑白陰陽神焰的影響範圍,便發現,自己對「虛天」和「火源」的
感知消失了,繼而,白無常神殿外,掀起劇烈狂風。
風暴不斷向外蔓延,深入黑土原野。
天地間的陰陽二氣,如同溪流一般,快速向白無常神殿匯聚。
因為,三途河流域的陰氣遠比陽氣濃厚,為了保持陰氣和陽氣的平衡,懸浮在星
空中的萬千恆星和神座星球,皆受影響,比平時明亮了接近一倍。
如此大的動靜,自然震驚鎮守在無常鬼城下的地獄界諸神,齊齊投目望向白無常
神殿。
「整個三途河流域的陰陽二氣,皆在快速匯聚,如此強橫的波動,莫非是白無常
尊主和黑無常尊者在合體雙修,衝擊大自在無量」一位白髮骷髏情緒高漲,欣喜若

位無常鬼城的神靈,難掩激動情緒,道:「兩位尊主若破境成功,
鬼族實力將
大增。這是天大的喜事!」
黑無常神殿中,溟夜神尊高大卓然的身軀挺立,遙望北方。
療養好傷勢的宮南風,欣然拍手道:『「我明白了,
帝塵肯定是打算藉助黑白陰陽
神焰的火源,和令夫人獨特的鬼體,衝擊不滅無量大境。」
溟夜神尊一雙神目中,充滿陰沉和凜然,盯向宮南風。
如此直接的說出來,對他尊重嗎
宮南風毫不在意的模樣,自顧着繼續道:「帝塵的一
品神道,乃是無極神道。無
極生太極,太極生陰陽兩儀,兩儀衍化四象,四象之後變化無窮。這無極神道,儼然
就是抱守陰陽的集大成之道。
「神尊為何如此怒視於我這是好事啊,天大的好事。
「你想,令夫人與帝塵雙修,這是多少世才修來的機緣這得到的好處,不知多
少修士夢寐以求。」
溟夜神尊認同宮南風的猜測,但這混賬太口無遮攔,這種事是能隨便說出來的嗎
沒看見神殿中還有一人
坐在神殿右側一角的血屠,本是萬念俱灰,一言不發,聽到宮南風的話,卻是猛
然睜開眼睛。
眼神中,既有對溟夜神尊的佩服,也有對修為的渴望。
做男人,就該如師兄那般,憑藉卓絕的實力,為所欲為。
這便是勢,以絕對強橫的勢,可以讓溟夜神尊主動獻出自己的道侶。
突然間,血屠心思百轉,想到該如何回酆都鬼城向鳳天復命了!
看着血屠離開,宮南風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鄭重其事的道:「接
下來
段時間
神尊還是不要露面了,現在所有修士都以為,白無常神殿中的人是你。若讓人知道
不是你麻煩可是不小。」
溟夜神尊努力剋制着自己的情緒,簡直是要百忍成佛。
蓋滅坐在無常鬼城的城牆上,望向遠處陰山上陰陽二氣狂暴的白無常神殿,嘴角
浮現出一抹譏誚的笑意。
酆都鬼城,中央鬼帝府。
雷族始祖界中,鳳天的神音傳出:「張若塵依舊還
是沒有前來見本天的意思
木靈希站在混沌空間的邊緣,自然不會像血屠那樣胡亂傳話,清聲道:「回稟師
尊,無常鬼城的情況,有新的變化,帝塵無法脫身。」
「蓋滅在來到三途河流域前,避過了言輸禪師,已經和黃泉大帝會面過。無常鬼
城的防禦出現破損,就是蓋滅所為。」
「找死!」
雷族始祖界中雷音震耳,響徹星空。
木靈希繼續道:「之前,
帝塵進入無常鬼城探查,和蓋滅交了手,初步可以斷定
蓋滅的戰力,達到了不滅無量中期的層次。」
「蓋滅有求於帝塵,所以,兩人試探性的交鋒後,便停手。」
蓋滅的戰力層次,超出鳳天預估。
不滅無量中期,且藏身無常鬼城,這已達到鳳天不敢輕舉妄動的地步。
鳳天道:「蓋滅是煉化不
了無常鬼城中的詭異血泉,才想利用張若塵幫他吧」
木靈希點了點頭,道:「血泉的詭異之力,
源自黑暗量劫,蓋滅雖吞了荒月,也
不敢吸收太多。」
「哼!破壞無常鬼城,卻不徹底毀掉。即結盟怒天神尊,又勾結黃泉大帝。蓋滅
這是即想待價而沽,又想無所顧忌的待在無常鬼城提升修為。」鳳天語氣中,帶着怒
火。
木靈希躬身道:「師尊,
請恕我直言。無常鬼城中的詭異血泉,若由地鼎煉化,
師尊和帝塵就能消化,何必便宜了蓋滅」
「師尊即吞服了紫心天尊蘭,又吸收了雷族始祖界的力量,數萬年後,必破境至
不滅無量巔峰。」
「但若能吸收長生不死者的血氣,恐怕就不必等那麼久了!而且,這血氣蘊含的
秘力,甚至能幫師尊未來衝擊天尊級和半祖大境。」
木靈希可是知道,鳳天將無常鬼城中的詭異血泉看得極重,其目的,就是在等張
若塵,等地鼎。
血葉梧桐下,鳳天身上神袍緋紅如血,與雪白肌膚形成鮮明對比,眼底浮現出沉
思之色。
木靈希見雷族始祖界中無聲,心知有戲,於是,又道:「我聽帝塵說,
長生不死
者的手掌,是被第二儒祖用天機筆鎮壓。天機筆被虛天奪了去!」
有些話,不能說得太多。
天機筆加上《命運天書》意味着什麼,鳳天比誰都清楚。
長生不死者的手掌落入張若塵手中,天機筆被虛天奪取,這才算是分贓均勻。
鳳天眸中冷色一閃而過,絕美身影消失在血葉梧桐下,穿過混沌空間,出現在木
靈希面前,道:「你也認為,
本天做錯了」
「弟子不敢。」木靈希道。
「棄天背叛命運神殿,乃是事實。許多命運神殿的修士因他而死,也是事實。本
天不知道虛老鬼和張若塵做了什麼交易,他可以置命運神殿的法規於不顧,但本天卻
不能。」
倏然,鳳天的眼神緩和了許多,又道:「不過,
張若塵為命運神殿屢立大功,倒
也算是彌補了棄天的過錯。」
木靈希心中暗喜,卻依舊小心翼翼,不敢傷了鳳天的尊嚴,道:「所以師尊是打
算放了棄天前輩」
「你帶棄天去無常鬼城,告訴張若塵,只要他穩住蓋滅,便記他一功。等到酆都
大帝歸來,自會整頓三途河流域。」
鳳天雖然依舊很強硬,依舊以上位者的身份俯視張若塵,但她能夠放棄天離開,
顯然是已經知道自己誤會了張若塵,做出了她認為的最大讓步,甚至隱隱覺得自己顏
面掃盡,可能會被張若塵嘲笑。
想到張若塵得意的模樣,她藏在寬大紅袖下的手指,緊拽在了一起。
木靈希心中欣喜,正準備離去。
白無常神殿的陰陽二A氣風暴,便是這時刮到酆都鬼城。
鳳天大袖一揮,空間被撕裂而來,可以近距離直視白無常神殿。
白無常神殿所在地域的修士,皆感覺像是天地之威壓了下來,跪伏在地,瑟瑟發
抖。
木靈希道:「應該
是帝塵在借用黑白陰陽神焰的火源鑄劍。」
沒有發現異常,鳳天收回神目和神威。
「師尊,弟子請罪。」
血屠的聲音,從殿外傳來。
鳳天正在怒頭上,懶得理會他,就要返回雷族始祖界繼續修行。
血屠的聲音繼而又響起:「師兄本
是打算即刻就修復無常鬼城的,但他突然發現
了突破不滅無量的契機,於是,去了白無常神殿閉關。都怪弟子,弟子跪求了一夜,
都沒能勸
不等他說完,鳳天終於開口,問道:「什麼破境的契機
他想以無極神道破不滅
無量,怕沒那麼容易。」
「弟子不敢說,不敢胡言亂語。但,現在無常鬼城外的諸神都在傳,也不知是不
是真的。」血屠緊張到極點,這一次,他是真的不敢亂說。
「轟隆!」
不久後,中央鬼帝府中,響起震天動地的驚雷。
城中鬼修,無不驚懼。仁3]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