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熱門小說張若塵林妃《萬古神帝》

熱門小說張若塵林妃《萬古神帝》 第三千八百七十三章 百鳥朝鳳 試讀

2022-10-17 09:04 作者:飛天魚
  • 萬古神帝 萬古神帝

    張若塵林妃是玄幻小說《萬古神帝》中涉及到的靈魂人物,二人之間的情感糾葛看點十足,作者「飛天魚」正在潛心更新後續情節中,梗概:「這具身體的原主人,到十六歲居然都沒有開啟『神武印記』,肯定是被諸神拋棄的人。我要怎麼做,才能有更大的機會開啟『神武印記』?」在崑崙界,想要開啟「神武印記」,必須得到神靈的認同。被稱為,武權神授。在祭祀大典的時候,神界和崑崙界之間會出現一條天地神橋,連接兩界...

    點擊閱讀《萬古神帝》全文

章節介紹

書荒的小夥伴們看過來!這裡有一本飛天魚的《萬古神帝》等着你們呢!本書的精彩內容:張若塵沒有進入陣法中心去驚擾般若悟道,而是在萬佛陣邊緣的一棵須陀洹白銀樹邊坐下。佛光,如雨一般灑落,使得陰山頂部這片死亡黑土出現生機,泥土縫隙中,長出朵朵白色靈花。張若塵取出斷碎的沉淵古劍。此劍,與池瑤手中的滴血劍一樣,…

在線試讀

第三千八百七十三章 百鳥朝鳳

張若塵沒有進入陣法中心去驚擾般若悟道,而是在萬佛陣邊緣的一棵須陀洹白銀樹邊坐下。
佛光,如雨一般灑落,使得陰山頂部這片死亡黑土出現生機,泥土縫隙中,長出朵朵白色靈花。
張若塵取出斷碎的沉淵古劍。
此劍,與池瑤手中的滴血劍一樣,是用造化神鐵鑄煉而成。
但兩劍的屬性,截然相反。
沉淵古劍,是「生劍」,可食天下之兵,提升品階,越來越強。
滴血劍,是死劍,可吸收眾生之血,以不斷成長。
造化神鐵自然是奪天地造化的煉器材料,不然二劍也不會有如此了得的成長屬性。
但,煉製二劍的鑄劍師,並不算高明,也就導致它們很難跨過神器的門檻。
如今,張若塵精神力達到了九十階,之前也嘗試過煉器,很快就登堂入室,自然也就有了重鑄沉淵的想法。
張若塵是準備直接將沉淵煉成一柄神劍,所以才沒有冒然開始。
鑄一柄神劍,絕非一朝一夕之功,不確定因素太多。
虛天一生在準備鑄劍材料,修成劍二十三,才開始鑄劍。花費萬年之功,劍尚未成。
自己鑄劍,融入精氣神,勾勒劍道感悟,才最適合自己,從而發揮出最強戰力。
張若塵以前持沉淵,收天下之兵,也是鑄劍和養劍的過程。
以造化神鐵的吸收屬性,張若塵若要鑄劍,花費的時間,自然不需要那麼久。
這些年,他奪取到各種戰器不計其數,其中不乏有至尊聖器和神器,可謂是準備充分。
但,有一件事,他依舊不決。
是否將逆神碑煉入沉淵?
逆神碑的物質,能夠消弭天下一切銘紋和規則。
甚至包括天地規則。
將逆神碑煉入沉淵,與「造化生鐵」吞天下之兵的特性,倒是不謀而合,能夠相互增強。
但,這也意味着,無法在沉淵古劍內部刻畫銘紋。
鑄出的劍,威力如何?能否稱為神劍?會不會功虧一簣?
忽的想到了什麼,張若塵將天鼎、地鼎、洪鼎、巫鼎相繼取出,細細凝視。
巫鼎,也就是玉皇鼎,曾被不動明王大尊祭煉過,所以,內部存在高深的煉器銘紋。
但,天鼎、地鼎、洪鼎,內部皆沒有銘紋。哪怕表面有煉器銘紋存在,也是後世修士加上去的。
沒有銘紋,或許就是其他修士,無法催動它們的原因。
張若塵有一種豁然開朗之感,再也不猶豫。
耳邊傳來腳步聲,張若塵立即將四鼎和沉淵古劍的殘片收起,抬眼望去。只見,披着大紅袈裟的言輸禪師,大步行來。
「哈哈!溟夜啊,溟夜,你還敢騙貧僧,那不就是帝塵?」
溟夜神尊擋不住言輸禪師,連忙走到張若塵面前賠罪,道「言輸禪師說,他從血屠那裡已經得知帝塵君來到無常鬼城的消息,一定要見你,本尊攔不住。」
「無妨,言輸禪師不是外人,此事你不用自責,退下去吧!對了,我聽說無常鬼城有黑白陰陽神焰的火源,你們應該帶出鬼城了吧?」張若塵道。
溟夜神尊就怕張若塵無所求,聽到這話,心中大喜「撤離的時候,火源的確帶出了鬼城,目前存放在白無常神殿中。帝塵若是要用,本尊這就去取。」
「不急!等我會過了言輸禪師,與你親自前去白無常神殿。」張若塵道。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溟夜神尊點了點頭,眼神逐漸深沉且堅定,道「本尊這就先過去安排妥當,必讓帝塵滿意。」。
溟夜神尊大步而去,消失在夜霧中,給人一種決然無悔之感。
言輸禪師看了一眼溟夜神尊的背影,道「貧僧聽說,黑白陰陽神焰的火源,乃是無常鬼城的至寶,取於陰陽,可煉萬物,帝塵強奪此寶,必惹因果,何必呢?」
雖出生冥族,但言輸禪師修佛,因此看不慣恃強凌弱。
張若塵伸手,示意言輸禪師坐下,笑道「無冤無仇,若塵絕不會做出強取豪奪的事。溟夜神尊應該是誤會了,我只是想借黑白陰陽神焰的火源鑄劍,僅此而已。」
「原來如此,是貧僧誤會帝塵了!阿彌陀佛!」
言輸禪師雙手合十一拜,隨即,大大方方在張若塵對面坐下,絲毫都不拘謹。
張若塵沒有隨時窺探他人內心的習慣,也懶得理會溟夜神尊在想什麼,直接開門見山,道「怒天神尊承受的壓力,我懂,但想要收蓋滅為己用,那麼就不能讓蓋滅的修為,恢復到天尊級。壓制在不滅無量巔峰,已是極限。」
言輸禪師道「那位張施主認為,天姥已達至半祖境,足以壓制蓋滅。而且,蓋滅就算恢復到天尊級,掌握的奧義不多,且被天地規則壓制,戰力絕對達不到天尊級的層次。」
張若塵道「這才是最可怕的!因為達不到天尊級,因為心中不甘心,所以會想盡一切辦法彌補缺陷,那麼,什麼事都做得出來。怒天神尊可以用大魔神的魔心,讓蓋滅幫他做事。」
「但,巴爾、九死異天皇、骨閻羅,卻也可能拿出更加誘人的條件,讓蓋滅倒戈。」
「有兩個秘密,怒天神尊或許還不知道。其一,骨閻羅乃是大魔神殘魂的奪舍體。其二,崑崙界的幽冥地牢,逸散出了大量魔氣。大魔神可能沒有死透!」
言輸禪師臉色激變,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道「本以為半祖出世,可以壓得蓋滅不敢生出異心,現在看來,真不好說。但,蓋滅已經隨貧僧一起過來,恐怕不會輕易回黑暗之淵。」
張若塵道「我已經見過他,他現在,就在無常鬼城中。」
「這下怎麼辦?蓋滅吞了荒月,可以吸收無常鬼城中的血氣,修為必然迅速恢復。現在阻止,還來得及嗎?」言輸禪師道。
張若塵道「除非天姥親至,不然出手阻止他,必會一戰毀掉無常鬼城。」
「不行,絕對不行。」
言輸禪師道「那位張施主,之所以答應讓蓋滅來解決無常鬼城的事宜,乃是知道這邊的情況危急。一旦詭異血泉湧入三途河,隨河水而下,必將灌注進幽冥煉獄,整個冥族就毀了!」
幽冥煉獄,是冥祖留下,位於三途河流域的下游末端,與冥族所在星域相連,乃是由十八座大世界組成。
中三族的修士,只有進入幽冥煉獄,才有機會脫變成冥族。
中三族修士無法繁衍後代,冥族卻可以。
這是逆轉生死之地!
當然,冥族並不算生靈,只不過已經不是死靈,是一種因冥祖而一起誕生的另類種族,非天地所生。
幽冥煉獄對冥族的意義,相當於修羅戰魂海對修羅族的意義。
張若塵道「禪師不用如此驚慌,蓋滅和無常鬼城中的詭異血泉,由我來解決。」
言輸禪師心神稍定,自然知曉眼前這個男子,已是站在宇宙頂端的存在,但還是有些不放心,道「黃泉大帝虎視眈眈,不可輕舉妄動,讓其坐收漁利。另外,那位屍祖亦在積蓄力量,不可不防。」
「我明白!三途河流域風高水急,禪師還是儘早回黑暗之淵吧!」
張若塵取出一枚自己親自凝練的天圓無缺藏身符,遞過去,道「世道不太平,以防萬一。」
言輸禪師自然是不會與張若塵客氣,將符篆收下,道「有時間,到空冥界做客,算了,不來也行,免得徒增煩惱。」
顯然這裡指的不是張若塵徒增煩惱。
張若塵腦海中,先是浮現出絕妙禪女的身影,繼而又想到跟隨絕妙禪女修行的風兮,道「等這邊事結,我會往空冥界走一趟。」
空冥界牽至了黑暗之淵,代替黑暗神殿,抵擋太古生物。
血後和冥王,皆在怒天神尊的營帳中。
張若塵怎麼可能不去?
至於摩尼珠,張若塵不放心交給言輸禪師攜帶回空冥界,擔心害了他。
言輸禪師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塵土,似想起了什麼事,道「你可知崑崙界張家那個老頭子,不久前去過空冥界?」
「哦!」
張若塵露出訝色,沒想到池瑤還真將劫天忽悠去了黑暗之淵。
張若塵道「沒發生什麼事吧?」
「兩位張施主,大吵了一架,沒人敢靠近,貧僧只隱隱聽到,劫天提到祭祖和空梵寧的事。最後,他被我家那位張施主轟出了空冥界。
言輸禪師一貫稱呼怒天神尊為「張施主」,這其中,既有對怒天神尊的不滿,也有對不動明王大尊的理解。
畢竟,言輸禪師更親近六祖,更相信因果,心中對崑崙界張家的怨氣不算強烈。
言輸禪師離開前,向張若塵提到另一件事。不少太古生物,闖過地獄界的防線,已經潛入黃泉星河。
……
木靈希到來的時候,萬佛陣外,上百隻異鳥齊飛,發出雀躍歡啼,如百鳥朝鳳—般。
百鳥之魂,是從,上百顆神源中飛出。
其中,最中心的,乃是一隻羽毛鮮亮,神采飛揚的冰凰,神光耀目,散發著絲絲寒意。
張若塵坐在百鳥中心,遠遠的,便盯着她,含笑讚歎「端木師姐越發英氣了,頗為一宮之主的風範。」
木靈希湖綠色的袍衫拖在開滿白色小花的地面,背着雙手,十指交錯擰動,仰着下巴看着飛在四周的雀鳥神魂。
「誰胡說的?我哪是什麼一宮之主,只是幫鳳天做一些雜事罷了!」
緊接着,她清了清聲,道「帝塵弄出這麼大的陣勢,放出這麼多的神源和神魂,是要做什麼?」
「喜不喜歡?」張若塵問道。
木靈希道「喜歡倒是喜歡,與我有什麼關係?」
張若塵起身,走過去,道「此乃百鳥朝鳳神陣,是從陣滅宮副宮主謝天衣手中奪取,又由我重新修復和祭煉。所謂百鳥朝鳳,朝的自然是最美的那隻小鳳凰!」
木靈希如偷吃蜜糖一般的甜,卻故意裝着聽不懂,驚呼一聲「你說的是鳳天嗎?」
「她是大鳳凰。」
張若塵已是來到木靈希的面前,眼神極具侵略性,不給她移開視線的機會,道「以前沒得選,也擔心沒辦法保護你,現在我想已經有為你撐起一片天的實力。隨我走吧!」
木靈希比張若塵要矮半個頭,痴痴的盯着他,道「可是師尊……」
「鳳天那邊,我會與她說。」
張若塵有十足底氣,逼鳳天放人。
放的不僅是木靈希,還有明帝。
木靈希自然是一千個願意,輕輕點頭,道「不過,師尊對你,對我,對棄天前輩,皆沒有敵意,有什麼事,你可以與她好好商量的。」
張若塵道「你是來為她做說客?」
木靈希立即搖頭,道「我是擔心,你們之間有誤會,被他人離間。現在三途河流域的局勢,需要你和師尊聯手,才能應對,萬不可互生嫌隙。有一個問題,我不知道該不該問。」
張若塵心中暗嘆,知曉因為達到天圓無缺,所有修士在面對他時,心態都發生了微妙變化。
這是必然的事!
張若塵抓住了木靈希的手,柔聲道「靈希,無論這個世界怎麼變化,你在我這裡,都可以暢所欲言。」
木靈希最為感性,聽到這話,眸中已是水霧迷離。
許久之後,她內心才恢復平靜,將鳳天扣押明帝的原因,講了出來。
雖然只是她的猜測,但她和鳳天曾經—體,相互之間有着微妙感應。木靈希自認為,對鳳天十分了解,鳳天也並不是一個喜歡隱藏內心的人。
「虛老鬼竟真的這麼無恥?」
張若塵早就聽到了一些傳聞,但,並不認為是真的,只以為是量組織離間他、虛天、鳳天的手段。
哪想到,虛天竟真的當著諸神的面,給他挖了這麼大的坑。
用鳳天手中的《命運天書》,換取長生不死者的手?
「虛老鬼,你等着。」
張若塵早就覺得此事蹊蹺,現在,算是破案了!
木靈希道「師尊說,《命運天書》
本就是你找回,你用它和虛天交易,無可厚非。但棄天是命運神殿的叛徒,放走了殞神島主,許多命運神殿的修士因那一戰而死,必須得按《命運天書》上的法規處置,不然,無法服眾。一切都是公事公辦!

「要不……去鳳天解釋一二?」
張若塵搖頭「鳳天是什麼性格,你還不清楚?就算解釋清楚了,她也不會放人。一旦放人,就等於是在告訴別人,她誤會了我,她做錯了!你覺得,鳳天是一個會認錯的人?她只會以更加強勢的姿態回應,再次告訴我,她是公事公辦。放人,就更難了!」
「那怎麼辦?」木靈希道。
張若塵道「那就公事公辦!反正,我是劍界之主,不是地獄界諸天,無常鬼城的事與我何干?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