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那年,流年》范寧夏蕙小說大結局章節閱讀

《那年,流年》范寧夏蕙小說大結局章節閱讀 第857章 沒有看到幾輛車! 試讀

2022-10-16 09:14 作者:18044485060
  • 那年,流年 那年,流年

    小說《那年,流年》,相信已經有無數讀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別是范寧夏蕙,文章原創作者為「18044485060」,故事無廣告版講述了:說過,外婆年輕時是村子裏數一數二的悍婦,方圓十里沒人敢惹,將家裡人治的服服帖帖,現在看......嗯,評價真對!任慧卿見閨女又在走神,抬手在她背上狠拍道:「你現在不給我起床收拾,我打得你懷疑自己是別人生的!」聽到這話,寧苒趕緊起身下床,徑直往門口走去。門外的寧家老幺寧小寶見三姐出來,幸災樂禍道:「三...

    點擊閱讀《那年,流年》全文

章節介紹

《那年,流年》,以范寧夏蕙作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網絡作家「范寧夏蕙」傾力打造的一本{分類},目前正在火熱更新中,小說內容概括:第857章沒有看到幾輛車!「可你剛才還說,比賽還沒有正式開始,參賽選手可以自動棄權。」反正就是這麼個意思——董自強自行理解出來的。「那也是在比賽中自動棄權,現在比賽還沒有開始…

在線試讀

第857章 沒有看到幾輛車!

第857章沒有看到幾輛車!
「可你剛才還說,比賽還沒有正式開始,參賽選手可以自動棄權。」
反正就是這麼個意思——
董自強自行理解出來的。
「那也是在比賽中自動棄權,現在比賽還沒有開始,棄不棄權的,這事現在難說。」黃經理悠悠開口「比賽有比賽的規定,你們教練已經遞交了報名表,要想要回去肯定是難的我也說了,你們可以選擇人來代替你。」
其實賽制規定是沒有這一項的,但他就是怕所有人都去參加市賽了,季賽無人問津,昔日的榮光比賽慘遭冷門,這說出去打不打臉?丟不丟人?
只能暗搓搓的通過這種辦法留人。
雲錦面前的茶水早已經放涼,她看着黃經理一直在喝,嘴唇也不禁乾澀。
她端着茶杯,小口抿了一口,頓時被苦澀味道給鎮住了。
這是苦茶!
難為黃經理面不改色的喝了好幾口,怕是平日喝習慣了。
「怎麼了?」董自強注意到她的反應,漆黑深邃的眼眸霎時落到茶杯上,眼中晦澀難辨。
雲錦壓下嘴裏的苦意,不想大驚小怪,故而淡定道「沒事。」
「喝了苦茶還說沒事,這茶跟中藥一個級別的,嘴犟!」董自強瞪了她一眼,握着茶杯離她遠了些,轉而對黃經理道「經理,你們一般都是用苦茶來招待客人的嗎?」
雲錦驚訝「你知道這是苦茶?」
也沒看見董自強喝啊!
董自強琳琅得意「我家老爺子喜歡喝,我從小看到大,瞅一眼就知道這是苦茶!」
雲錦笑開「這樣啊,你好厲害啊!」
這茶她是不想喝第二口了,活生生折磨自己。
黃經理動作麻利的換了茶,歉意的低頭「真抱歉,平常來的客人也不多,就習慣性的泡苦茶了。」
這話題拐了好幾個彎,正事談不下來,雲錦念着在外面等他們的的士,心裏也着急,她拿出手機,對着董自強指了指時間,然後切開苦茶話題,直截了當道「經理,我們趕時間,您不妨直接說,這報名表還能不能要回來?」
黃經理高深莫測的笑笑「我只有一個條件,只要你們答應,這事就辦成。」
潛台詞就是,別掙扎了,還是讓董自強乖乖留下了吧!
換個人參賽?這事萬萬不能成的。
其一,這是別人的選擇權。
其二,目前他們訓練館裏,誰能代替董自強?
其三,這事傳出去了,只怕被人詬病,說違反了賽制規則。
攤開說明白了,這就是黃經理同來留住董自強的借口,讓他知難而退,打消退賽的念頭。
既然這樣,董自強也不端着了,直接道「我要是執意退賽呢?」
黃經理繼續笑,手中捧茶的杯盞中只剩了一個底「季賽和市賽屬於聯合性賽制,如果季賽退賽,那麼市賽你也參加不了。」
把路堵死,董自強只剩一個選擇,留在季賽中。
「我在跟你們說一件事,再過兩天我就會放出參賽名單,到那時,你要麼棄權要麼退賽!」黃經理喝了最後一口茶,臉上的笑容自始至終都沒有下去過。
出了弧形大門,雲錦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眉眼間的失落藏都藏不住,就這麼明晃晃的表達出來「那該咋么辦?他擺明是壓着你的報名表不放!」
從一定程度上來說,黃經理這麼做也無可厚非,報名表這事他不能擅作主張,規定就擺在那兒,一切按正常流程走!
董自強藏得住心思,心裏在失望也能按住不當著雲錦的面釋放,他淡定的摟過雲錦,努力讓自己不那麼在乎「沒事,大不了就老老實實參加季賽嘛!這事本來就是我想的太好了,以為我親自過來就能要回報名表,黃經理也算是按規則辦事!」
「那他提的那麼條件也算是規則嘛?」
雲錦失望太大了,從而忽視掉了搭在她肩膀上的某隻爪子。
這一周相處,她早就把董自強當成了朋友和幫助自己的好人,董自強這邊有了難事,她真心失落。
董自強頓了頓,面不改色的說「算!我走了來人代替多正常啊!」
雲錦也不是個傻的,後知後覺覺得倆人現在的姿勢有點親密,她突然彎腰,避開了董自強的爪子,繼而堅定道「這不算,這是他的個人私心。」
兩人原路返回去找的士。
眼見這個事說不過去了,董自強不想影響雲錦的心情,只好調侃着眯眯眼,一臉驚奇的盯着雲錦,眼神里泛着光「我發現了一件事情!」
雲錦抬頭,眼中疑惑「怎麼了?」
「你今天的話格外的多啊,這可不像你平時的畫風,你應該是那種內向的,不愛說話的,每天低着個頭,一副我是個背景的樣子!」
董自強似乎是剛剛注意到這個不同尋常的事,此刻越琢磨越不對勁,感覺雲錦被魂穿了。
雲錦啼笑皆非「你說的對,我就是那種性格!」
董自強投來不解的目光。
雲錦給自己的反常做出了解釋「因為你是朋友,我在你面前會下意識放鬆,也是潛意識裡想留在你這個朋友,所以我就會讓自己努力融入進去。」
這種反常發生的次數很少,雲錦這是第三次,跟自己真實的內向性格大相徑庭。
怕被嫌棄!怕失去!所以只能讓自己變得跟其他人一樣,也就相當於親手給自己戴了一副假面具。
董自強是她來到訓練館裏感受到的第一份確確實實的善意,這男人雖然看上去不着調還自戀,但他所給予在雲錦身上的溫暖,她心裏都認認真真的記着。
眼下只有兩個人相處,沒有旁人,她在努力做出改變。
而且還是不自覺的,自己沒有意識到的,即便是意識到了,她也能迅速做出解釋。
董自強突然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就是內心深處突然多了一份很奇怪的感覺,是以前的他未曾有過得感覺。
熱熱的在不斷升騰,馬上就要衝破桎梏!
男人定定的看着雲錦,突然摸了摸她的頭髮……
董自強,「不用這樣,不用特地因為什麼人改變,你原本就很好!」
只是跟人的交流有些少而已!
「是這樣嗎?不用刻意去改變?」雲錦感受到覆蓋在頭上的輕微觸感,只有短短一瞬。
董自強堅定道「不需要!」
這三個字像一隻強心劑,穩穩的打在了雲錦的心裏面。
不多時,他們走到了的士的停靠地點,但那裡,什麼都沒有。
車沒有人沒有!
董自強眼神複雜,有點想罵人!
雲錦抬起手機,弱弱提醒「半小時已經過了。」
「哪怕多等十分鐘,就是皆大歡喜的局面!」董自強咬牙。
他們只遲到了十一分鐘而已!!
雲錦四下望了望「附近沒有車,我們……難道走回去?」
這麼熱的天,走回去?開玩笑呢?
董自強努力恢復到平和心態「這附近應該有公交站牌,我們去找一找!」
這裡的確有公交站牌,但只有一路車能夠來往這裡,如果他們要等,恐怕要很長時間。
到時候,兩人已經熱熟了。
順着這條道一直走,四野空曠,公交站牌這種東西應該一目了然,但兩人硬是走了二十分鐘,才遠遠的看見了一個小小的站牌。
「嘖,我現在真好奇,賽委會那幫人是每人一輛車嗎?」
董自強找了個沒被太陽曬過的地方坐下,順便拉着旁邊懵看的雲錦。
雲錦遲疑了一下,隨即跟着坐下。
雲錦道「我們去的時候,沒有看到幾輛車!」
也或許是有隱藏停車場,總而言之,他們現在很羨慕那些有車的人。
董自強嘖嘖兩聲,繼而戳了戳雲錦「站起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