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林簾劉妗(林簾湛廉)全本閱讀_林簾劉妗最新熱門小說

林簾劉妗(林簾湛廉)全本閱讀_林簾劉妗最新熱門小說 第1894章 跟我走一趟吧 試讀

2022-10-16 05:21 作者:佚名
  • 林簾湛廉 林簾湛廉

    林簾劉妗是《林簾湛廉》中的主要人物,在這個故事中「佚名」充分發揮想像,將每一個人物描繪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創意,以下是內容概括:但他素來不告訴她公司里的事,她也不愛問。湛廉時穿着浴袍出了來。林簾溫柔的說:「床我收拾了,快睡吧。」湛廉時是臨城乃至全國都有名的大老闆,他的公司盛世集團是全國有名的投資公司,他在臨城跺跺腳,全國都會抖一抖...

    點擊閱讀《林簾湛廉》全文

章節介紹

《林簾湛廉》是由創作的關於主人公佚名的火熱小說。講述了:林簾給湛可可辦了轉院手續,帶着湛可可去了別的醫院。而到醫院,湛可可便醒了。小丫頭揉了揉眼睛,大眼迷濛的看着林簾:「媽咪……」她剛醒,還不是很清醒,都還不知道自己在哪。林簾剛跟醫生交涉完,聽見小丫頭的聲音,臉上頓時覆滿笑,彎身在小丫頭臉上親了下,…

在線試讀

第1894章 跟我走一趟吧

林簾給湛可可辦了轉院手續,帶着湛可可去了別的醫院。
而到醫院,湛可可便醒了。
小丫頭揉了揉眼睛,大眼迷濛的看着林簾「媽咪……」
她剛醒,還不是很清醒,都還不知道自己在哪。
林簾剛跟醫生交涉完,聽見小丫頭的聲音,臉上頓時覆滿笑,彎身在小丫頭臉上親了下,握住她軟軟的小手,柔聲「媽咪在,可可感覺怎麼樣,腦袋痛不痛?」
她看小丫頭纏着紗布的頭。
醫生說觀察幾天,沒問題就可以出院了。
「腦袋……」
小丫頭下意識摸自己的頭,一摸想起來自己和同學玩,一個不小心就摔了。
她小嘴張開,眼睛睜大「呀,可可想起來了!」
「可可摔倒了!」
睫毛眨巴,小丫頭清醒了。
林簾看她意識清醒,說話條理清楚,明顯沒有大礙。
在小丫頭額頭上親了下,溫聲「沒事,現在我們在醫院,等好些了我們就回家。」
「啊,醫院?」
小丫頭看四周,這才看見這裏面的布置。
「可可受傷了?」
她愣愣的,顯然是不相信。
不相信自己會受傷,還受傷到了醫院。
林簾彎唇「是啊,傷到了腦袋,流了血呢,所以這兩天可可千萬不要亂跑亂動,我們好好把傷養好,媽咪就帶你去玩。」
「玩?」
「真的嗎?」
想到什麼,湛可可瞬間就皺起了小眉頭「可是媽咪,可可還要上學呢。」
林簾把她抱起來,抱在懷裡,讓小丫頭靠着她「媽咪跟老師請了假,正好快暑假了,你這傷到了頭,就先不去學校了,等暑假過,我們再去學校。」
「哇!這麼好嗎?」
「可可真是太……嘶!」
小丫頭一激動便手舞足蹈,搖頭晃腦,忘了自己還受着傷,這不就扯到了傷口,疼的齜牙咧嘴。
林簾心裏一緊,立刻看她的頭「媽咪看看。」
聽見林簾聲音緊張,小丫頭睜開眼睛,看見林簾發白的臉,趕忙說「媽咪,沒事,可可不痛。」
她乖乖的,林簾卻無法放心,仔細看又仔細問,確定沒有問題後她才放下心。
「可可,這兩天就先好好躺着,把傷養好,不要再向剛剛一樣亂動了,可以嗎?」
小丫頭乖乖點頭「嗯!可可聽媽咪的話,媽咪不要擔心,可可會很快好的。」
「好。」
湛可可在這邊醫院住下來,醫生給的話是先住三天,林簾這三天就在醫院裏陪着湛可可,哪裡都不去。
而此時,湛廉時所在的醫院。
方銘掛斷電話過來,對候淑德說「林簾帶着可可轉到了和順醫院。」
湛南洪過了來,他說看到林簾帶着湛可可離開了醫院,大家這才知道林簾已經帶着湛可可離開,便讓方銘去問。
現在得到這個答案,候淑德並不意外。
而且。
她視線落在前方關着的病房門上,湛南洪進了去,付乘也進了去。
其他人都在這外面。
她相信,這件事廉時比她們更早的知道。
只是他沒說。
他很了解林簾,知道該怎麼做才能讓她遠離他。
而他也早便做好了一切,不會讓她知道他所做的事,更不會讓林簾知道他現在的身體情況。
這孩子,早便算好了每一步。
「這孩子,真是傻啊!」旁邊候淑愉忍不住出聲。
候淑德能想到的,她怎會想不到。
這裡的每個人都想的到。
她們懂湛廉時的心思,也懂林簾的心。
正是因為明白,反倒不知道該怎麼做。
「嗚嗚。」
手機振動兩聲,從候淑德掌心裏的手機傳來。
聽見這一聲,大家視線都看過來。
候淑德也低頭,拿起手機看。
屏幕上有一條剛剛發過來的消息,而這發信人不是別人,正是林簾。
候淑德神色微動,點開消息。
【奶奶,我帶着可可轉院了,我想好好的陪陪可可,就我們母女兩人,您不用擔心,我會照顧好自己,也會照顧好可可,您和姨奶奶大家都保重身體,勿挂念。】
簡單的一條信息,候淑德知道林簾的意思了。
她想一個人待着,好好的靜下來,誰都不要打擾。
而這個時候,能在她身邊的,只有可可。
「怎麼了?」
見候淑德看着手機沒反應,候淑愉湊過來,看屏幕上的信息內容,很快她眉心擰緊,眼中布滿心疼。
傷人傷己,廉時,你當真心狠啊。
「都不要去打擾林簾,讓她一個人好好靜靜。」候淑德拿下手機,看着眾人。
到此時,她心中已經有了決定。
大家一致看向她,一下子都不知道該回什麼。
候淑德說「兩個孩子的事讓他們兩個人去處理,我們做長輩的,莫要去插手。」
一瞬,大家都明白了。
是啊,他們都是成年人,不是十幾歲的孩子,他們做的每一個決定,想法,都是經過考慮了的。
即便最後結果不如意,那也是他們自己的選擇。
他們做長輩的,尊重他們的選擇。
病房門打開,湛文申佝僂着身體出了來。
他步子緩慢,每一步都走的極為艱難,甚至要扶着牆才能不倒下。
看到這,方銘過了去,扶住湛文申。
湛文舒,柳鈺敏也都過了去,一起扶着他。
湛文申搖頭「我沒事。」
他擺手,不讓大家扶。
湛文舒看湛文申這滄桑的模樣,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她了解她這個二哥,他不是什麼壞心思,就是對他的事業很痴,就是這樣而已。
可這樣的人,在一方面很出色,在另一方面卻極為糟糕。
她不知道該怎麼說,只希望二哥能撐下去。
柳鈺敏和方銘手放開了,讓湛文舒扶着湛文申離開。
今天湛文舒來,她們也才得知韓琳的情況。
可以說,現在湛家雪上加霜。
候淑德看着離開的兩人,再看前方的病房,付乘和湛南洪還在裏面。
她收回目光,繼續在那等着。
她有話要單獨跟廉時說。
只是,她感覺到什麼,視線落在另一邊。
在走廊的另一頭,那裡站了個人,她看着這邊,眼睛紅的嚇人。
劉妗。
她要過來,但她被一個人給攔住了。
她過不來。
咔嚓,門開。
候淑德看過去,湛南洪出了來。
只有他一人。
他把門合上,視線看過來。
見大家都看着他,他面上的沉重稍稍壓下,視線落在被攔着的劉妗面上,然後走過去「跟我走一趟吧。」
,content_num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