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托尼愛麗絲《粟寶蘇深意》全文免費閱讀_粟寶蘇深意全集在線閱讀

托尼愛麗絲《粟寶蘇深意》全文免費閱讀_粟寶蘇深意全集在線閱讀 第450章 乖,你咬我 試讀

2022-10-16 02:33 作者:粟寶蘇深意
  • 粟寶蘇深意 粟寶蘇深意

    長篇都市小說《粟寶蘇深意》,男女主角托尼愛麗絲身邊發生的故事精彩紛呈,非常值得一讀,作者「粟寶蘇深意」所著,主要講述的是:了一聲:「爸,是陌生號碼,我……」蘇老爺子把茶杯一擱,冷聲道:「接,給我開免提!」老四老三同情的看了蘇意深一眼。蘇意深只好接了電話,打開擴音。一個小小的聲音就這樣猝不及防的闖入他們耳朵里:「喂……是小舅舅嗎?」「我是粟寶……我的麻麻是蘇錦玉……你是我小舅舅蘇意深嗎?」小女孩的聲音微弱而又帶着難以言說...

    點擊閱讀《粟寶蘇深意》全文

章節介紹

《粟寶蘇深意》,書中的男女主角是托尼愛麗絲,這是一本由作者「粟寶蘇深意」編寫的甜寵文,內容簡介:狼狗比前幾天好了一些,粟寶的藥方管用。聽到蘇老夫人叫它吃飯,它不情不願挪步過來,似乎看到吃飯就怕。它被毒鼠藥燒灼了胃,吃飯對它來說再也不是一件快樂的事了。蘇老夫人把飯盆放下,左手把狼狗撈過來,右手拿着湯匙…

在線試讀

第450章 乖,你咬我

狼狗比前幾天好了一些,粟寶的藥方管用。
聽到蘇老夫人叫它吃飯,它不情不願挪步過來,似乎看到吃飯就怕。
它被毒鼠藥燒灼了胃,吃飯對它來說再也不是一件快樂的事了。
蘇老夫人把飯盆放下,左手把狼狗撈過來,右手拿着湯匙,舀起飯就往狼狗嘴裏塞。
「多吃點啊,粟寶給你開的葯呢,看你這幾天都精神很多了。」
「不吃肚子更疼,好好吃,再過幾天你肚子肯定就不疼了。」
「粟寶給你稱過重量了,你這身板,這一盆飯肯定是沒問題的,必須要吃完的。」
每說一句話,就給狗喂一勺飯。
外婆喂狗,一口接一口。
狼狗「……」
它不得不往下咽,大半盆進肚,它吃不下了。
蘇老夫人執着「飽了?不,你沒飽!」
說完掰開它的嘴繼續喂。
狼狗「……」
蘇老爺子「……」
他好笑又無語,這老太太,真是閑得蛋疼。
不過他可不敢直接說出來。
蘇老爺子站起來伸了伸腰,負着手走到蘇老夫人面前,看她這麼辛苦的樣子就幫她端起了地上的碗。
兩個老人就這樣,饒有興緻的蹲在門口給狗喂飯。
狼狗一臉生無可戀,終於把一盆葯膳肉骨頭飯吃下去了。
朝夕相處的,蘇老夫人都沒注意到它的毛髮比前幾天更有光澤了一些,看起來也更強壯有力了點。
「還是太瘦了。」蘇老夫人搖頭「要不要再添一點?」
狼狗「……」
它扭頭,看向一旁眯着眼曬太陽的守望。
守望扭過頭別看我,我也吃不下了。
就在這時候,狼狗的兩隻耳朵忽然豎了起來,前一秒還溫順的表情一下子變得兇狠,一雙銳利的眼睛盯着門口。
蘇老夫人轉頭看去,什麼都沒有。
「看什麼呢?」她奇怪問道。
狼狗陡然站起來,一陣狂吠,溫順得有點逆來順受的守望都做出一副攻擊的姿態。
蘇老爺子詫異道「都怎麼了這是。」
狗對着門口的方向狂吠,門口卻什麼人都沒有。
這詭異的一幕,讓蘇老夫人心慌慌的,總覺得下一秒眼前會出現個什麼『人』來。
蘇老爺子低聲道「先進去吧!」
他把聶叔叫來,聶叔帶着保安把整個蘇家莊園檢查了一遍,並沒有什麼異常。
蘇老爺子安慰道「現在大中午的,什麼事都沒有,別多想。」
蘇老夫人嗯了一聲,但心底的不安依舊沒有減少。
現在雖然是大中午,但天氣已經變冷,外邊雖然陽光燦爛,但屋內總有一股子陰冷。
狼狗在外面叫喚,蘇家莊園夠大,兩隻狗都是放在外面養的,沒有進來。
蘇老夫人一抬頭就對上一雙眼睛,嚇得心臟猛的一緊,旋即沒好氣的說道「懸鈴,你蹲在這幹什麼?」
懸鈴盯着走廊,喉嚨里發出低沉的吼聲,像是在警告什麼。
蘇老夫人回頭看了一眼走廊,更是頭皮發麻。
空蕩蕩的走廊,什麼東西都沒有呀……
誰也沒看見,走廊盡頭直挺挺的站着一個女人,穿着一身白,頭髮直直垂立,一雙如死魚般的眼睛盯着老夫人。
她直直的伸出手,對着蘇老夫人飄過來……
懸鈴陡然尖叫一聲,撲了上去!
但沒用。
女鬼穿過懸鈴,一雙手猛的掐在了蘇老夫人脖子上……
**
粟寶在幼兒園剛午睡起來,就看到聶叔匆忙來接她。
她還沒完全睡醒,茫然問道「咦?聶伯伯來接我了?」
她一覺睡到放學啦?
卻聽聶叔低聲說道「小小姐,快回去……你外婆突然病倒了!」
粟寶一下子就回神了,鞋子都不穿了就跑,聶叔撿起鞋子追在後面「小小姐,等等!」
季常飄在她旁邊,安慰道「別擔心,老太太沒那麼快……乖,先把鞋子穿上,天涼了!」
粟寶一頭鑽上了車,聶叔不由得詫異,小孩子跑起來的時候真的追不上,他老了……
車子開回蘇家,粟寶小臉上都是着急,突然知道了爸爸開車的好處。
要是爸爸開車,現在都到家了!
她急也沒辦法,捏着手指算了一通。
聶叔見她在玩手指,小大人似的皺眉,問道「外婆是怎麼病倒的?今天家裡有什麼奇奇怪怪的事情發生嗎?」
聶叔道「中午老夫人在主樓門口喂狼狗,狼狗突然大叫起來,老爺子擔心是不是有小偷翻牆進來,就讓我們去看了一下,發現一切正常。回到屋子裡後老夫人就倒下了。」
粟寶問「直接倒下的嗎?還是慢慢倒下?」
聶叔想了想「是直直倒下。」
粟寶眉頭皺得更緊了。
此時蘇老夫人眉心發黑,唇都變紫了,瞪着眼睛對着眼前的空氣罵罵咧咧,狀若瘋癲。
突然她一張嘴,狠狠咬到了自己的舌頭,血一下子就噴了出來。
眾人大驚,連忙去掰開她嘴巴,家庭醫生急得滿頭大汗「老夫人這癥狀看着像癲癇,不能讓她咬了舌頭!」
但老太太牙關緊咬,甚至還發出咯咯的聲音,蘇老爺子心驚膽戰——這還不得把舌頭咬斷了!
他一狠心,用力捏住蘇老夫人兩頰,又去摳她嘴巴,想把自己手伸進去讓她咬。
可不知道怎麼回事,連家庭醫生的專業手法都用上了,就是掰不開她嘴巴。
眼看老夫人就要把自己舌頭咬下來。
突然一個小小的身影飛奔而至,一巴掌打在了她臉上,嘴裏冷喝道「外婆!快醒醒!」
蘇老夫人迷迷糊糊。
她先是看到眼前突然出現一個女鬼,那女鬼吐着舌頭,七竅流血的掐她。
她自然是不會屈服的,跟女鬼打了起來,然後一口咬在了女鬼手上,想要把女鬼撕下一片……
可就在這時候,啪的一個小小巴掌打了過來。
蘇老夫人愣了愣,眼前突然一片清明,哪裡還有什麼女鬼,只有一臉焦急的眾人正掰着她嘴巴。
吳媽「老夫人,您快張嘴呀!」
老爺子「死老太婆,咬自己幹什麼?你要咬你咬我!」
粟寶「外婆,快醒醒!」
蘇老夫人不由得張嘴,還沒來得及感受舌頭的疼,蘇老爺子那隻臭爪子就塞了進來。
「?」
蘇老爺子一臉心疼,低聲哄勸「乖,咱不咬啊!要是想要你咬我手,我皮糙肉厚。」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