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雲揚馮崢)金牌名導完結版在線閱讀_金牌名導全集免費在線閱讀

(雲揚馮崢)金牌名導完結版在線閱讀_金牌名導全集免費在線閱讀 第448章 它失去的卻是愛情 試讀

2022-10-16 02:26 作者:淘淘他爹
  • 金牌名導 金牌名導

    《金牌名導》是由創作的關於主人公「淘淘他爹」的火熱小說。講述了:了一聲:「爸,是陌生號碼,我……」蘇老爺子把茶杯一擱,冷聲道:「接,給我開免提!」老四老三同情的看了蘇意深一眼。蘇意深只好接了電話,打開擴音。一個小小的聲音就這樣猝不及防的闖入他們耳朵里:「喂……是小舅舅嗎?」「我是粟寶……我的麻麻是蘇錦玉……你是我小舅舅蘇意深嗎?」小女孩的聲音微弱而又帶着難以言說...

    點擊閱讀《金牌名導》全文

章節介紹

雲揚馮崢是《金牌名導》中的主要人物,在這個故事中「淘淘他爹」充分發揮想像,將每一個人物描繪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創意,以下是內容概括:寵物醫院。沐歸凡把狼狗接了出來,之前狼狗被灌了毒藥,渾身消瘦、皮毛黯淡,站都站不起來。住了幾天院治療,它已經恢復了,雖然看起來還是挺瘦,但精神了不少。回到蘇家,蘇…

在線試讀

第448章 它失去的卻是愛情

寵物醫院。
沐歸凡把狼狗接了出來,之前狼狗被灌了毒藥,渾身消瘦、皮毛黯淡,站都站不起來。
住了幾天院治療,它已經恢復了,雖然看起來還是挺瘦,但精神了不少。
回到蘇家,蘇老夫人正抱着一盆花從陽光房裡出來,看到粟寶又領回來一隻狗,驚訝道「這是之前你們說那隻狼狗嗎?」
粟寶牽着狗繩,點頭道「嗯嗯,外婆,我可以養它嗎?」
家裡已經養了一隻貓一隻狗,粟寶不確定外婆同不同意,要是不同意,就讓爸爸帶回沐家去。
蘇老夫人點頭道「可以呀。不過……」
粟寶心底一緊。
蘇老夫人看了看狼狗。
這麼大高個,卻太瘦了。
「叫吳媽給它拿點吃的吧!都瘦成什麼樣了。」
粟寶鬆了口氣,高興道「謝謝外婆!」
她帶着狗往裏面跑,突然又聽蘇老夫人說道「等等!」
粟寶心底又是一緊……外婆反悔了嗎?
「外婆?」她轉頭疑惑問道。
蘇老夫人眯眼,盯着她額頭「你額頭怎麼了?」
這回輪到沐歸凡心底一緊。
這回他可沒擦紅藥水!
這麼小一塊紅腫,老太太竟然也看出來了。
沐歸凡揉了揉粟寶腦袋,十分『不小心』的把她碎發弄下來,變成劉海遮住額頭。
「沒什麼,蚊子咬了個包。」
蘇老夫人把手裡的花盆放下,用毛巾擦了擦手,一邊走過來「是么?」
沐歸凡拳頭抵着唇邊咳了一聲「嗯。哦對,我上去處理個事情。」
說罷邁步走開。
蘇老夫人半蹲彎腰,撩起粟寶額前的碎發,結果就看到她額頭有一塊拇指指甲蓋那麼大的紅腫,還有點青了。
她頓時臉色一綳「沐——歸——凡!」
沐歸凡那大長腿,簡直是兩步就已經跨進門,消失不見。
粟寶笑眼彎彎,伸出小手摸了摸老太太的頭頂「沒關係噠外婆,一點都不疼~是我跟狗狗玩,它叼了石頭不小心砸到我了。」
她很誠實,把跟狗狗怎麼玩丟石頭遊戲都說了一邊,眉飛色舞。
蘇老夫人卻皺眉。
沾了狗狗口水的石頭,砸了額頭……
看那青腫的地方,誰知道有沒有破皮呢?
「等會吃完飯跟我去打預防針。」
粟寶的笑容頓時凝固「???」
吃完飯,粟寶磨磨蹭蹭,一會說要喂鸚鵡,一會說要喂貓,一會又說喂狼狗。
還要給狼狗取名。
反正就是不想去……
大頭涵哈哈一笑「妹妹,你不會是怕了吧?!上次我去打針你可不是這樣的!」
粟寶嘴硬「胡說,我才沒有怕吶!是狼狗身體不好……它,它被人灌毒藥,爸爸說胃被燒壞啦,我要喂它才行的。」
蘇何問「就是!」
妹妹鬼都不怕,會怕打針?
打針對妹妹來說,就是洒洒水啦~
粟寶蹲坐在台階上,趴在膝蓋上看狼狗吃東西。
家裡又增添了一名新成員。
在寵物這一塊,小五的地位無法撼動(它自認為),烏龜爺爺則是元老地位無法撼動。
除了這兩個地位『無法撼動』的成員外,還有狸花貓懸鈴、死了同伴的流浪狗守望,以及被灌毒鼠藥的狼狗。
一鳥一龜一貓兩狗。
「叫什麼名字好呢~」粟寶歪頭看着正在懨懨吃飯的狼狗。
已經在家裡混熟的守望搖着尾巴,跟個垂垂老人似的蹭到粟寶身後趴了下來——悄悄用自己的身體給她當了靠墊。
懸鈴蹲在樹上,以狩獵姿勢對小五虎視眈眈。
小五則從粟寶的肩膀跳到守望的肩頭,用嘴叨它腦袋「嗨ma
你知道即將要發生的大事嗎?」
守望逆來順受,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小五說道「你說不知道。」
守望「……」
小五搖頭「這件事呢,懂的都懂,不懂的我也就不多說什麼了。只能說這件事很大,用血流成河來形容都不為過,至於是什麼你也別問,告訴你了你也不懂。」
守望「……」
粟寶蘇何問a
d大頭涵「……」
季常眯眼,看了小五一眼。
廢話文學是讓它玩得明明白白……
不過小五身份特殊,不僅是天上飛動物的拘魂使者,它的話有時候還會是一種預言。
大事,血流成河?
……季常悶頭翻起了冊子。
就在這時候,懸鈴陡然從樹上一躍而下,猛的朝小五撲去!
小五受驚嘎嘎飛起「卧槽,卧槽!」
它沒想到粟寶在老六都敢對它動手哇。
翅膀上的羽毛都被拔掉了一根。
果然是『血流成河』!
季常不由得撫額,突然感覺自己有點敏感……冊子上關於粟寶的提示已經很久沒有出現了,他總覺得有點不安。
粟寶一把將懸鈴撈過來,放在面前教訓道「懸鈴,不許凶小五哦!」
懸鈴乖乖蹲在粟寶面前,一臉委屈的喵喵叫,粟寶忽然想到什麼——「你不會在家又被小五欺負了叭?」
懸鈴「喵喵喵!」(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