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柳無邪雷濤(柳無邪徐凌雪)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柳無邪雷濤全集在線閱讀

柳無邪雷濤(柳無邪徐凌雪)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柳無邪雷濤全集在線閱讀 第二千三百四十四章 全部伏誅 試讀

2022-10-16 02:03 作者:仙界第一贅婿
  • 柳無邪徐凌雪 柳無邪徐凌雪

    最具實力派作家「仙界第一贅婿」又一新作《柳無邪徐凌雪》,受到廣大書友的一致好評,該小說里的主要人物是柳無邪雷濤,小說簡介:坍塌,幾十人受傷,姑娘嚇得不敢出門,許多賓客還在醫館療傷,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難道打算拍拍屁股就走人嗎?」女人四十多歲,臉上塗著厚厚的胭脂粉,刺鼻的香氣,有些嗆人,一張弔死鬼的臉看起來讓人噁心,站在柳無邪面前,大呼小叫。「賠償的事情,我會安排人過來商談。」徐義林狠狠瞪了一眼柳無邪,不是訓斥他的時候,...

    點擊閱讀《柳無邪徐凌雪》全文

章節介紹

《柳無邪徐凌雪》中有很多細節處的設計都非常的出彩,通過此我們也可以看出「仙界第一贅婿」的創作能力,可以將柳無邪雷濤等人描繪的如此鮮活,以下是《柳無邪徐凌雪》內容介紹:地獄神殿出現的那一刻,生死台四周不論是弟子還是高層,再一次站起來。煉化了碧落黃泉水後,地獄神殿出現了劇烈變化,更接近實質。從地獄神殿深…

在線試讀

第二千三百四十四章 全部伏誅

地獄神殿出現的那一刻,生死台四周不論是弟子還是高層,再一次站起來。
煉化了碧落黃泉水後,地獄神殿出現了劇烈變化,更接近實質。
從地獄神殿深處,傳出滾滾魔焰,一尊漆黑的魔神,傲立蒼穹,一拳朝丁玉泉砸過去。
召喚地獄神殿的時候,柳無邪配合了召喚術。
「這是什麼仙器,為何我們從未見過?」
他們以為地獄神殿也是仙器。
「你見過仙器釋放出滾滾魔焰的嗎。」
周圍那些弟子狠狠白了一眼,柳無邪祭出的地獄神殿,跟仙器一點關係都沒有。
既不是仙尊器,也不是仙君器,地獄神殿獨立且神秘。
從虛影,到實質,經歷了無數劫難。
袁紹眼眸中,流露出一絲凝重之色。
柳無邪操控魔器,這要是傳出去,對碧瑤宮極為不利。
自古以來,人魔不量力。
「奇怪,為何這尊神殿看起來不是那麼邪惡呢?」
不少高層神識密切注意地獄神殿的變化。
如果是魔器,裏面必定蘊含恐怖的魔界法則,人類很難共存。
奇怪的是,地獄神殿釋放出的氣息純正無比。
縱然是他們吸收,也不會危害自身。
「這不是魔器,而是一種超脫了我們理解的仙器,目前來看,這尊仙器還未完全成型,處於孕育階段。」
寧池這時候開口說話。
很多時候,宗門大小事情,都是由袁紹管理。
寧池雖然也是副宮主,大部分時間,都在閉關修鍊。
「轟隆隆!」
地獄神殿發出轟隆隆的聲音,偶爾伴隨着電閃雷鳴。
場面恐怖至極,計沛站起來,臉上流露出一絲不自然。
如果連仙尊器都無法斬殺柳無邪,那接下來的戰鬥,可想而知。
「轟!」
黑暗魔神出手了,一拳擊中玄冥盾。
恐怖的漣漪,將丁玉泉直接掀飛出去,鮮血再一次染紅蒼穹。
連續被柳無邪擊中兩次,丁玉泉傷勢越來越嚴重,丹田中的仙氣,所剩無幾。
黑暗魔神邁着堅定的步伐,一步步朝丁玉泉走去。
每走一步,地面跟着晃動一次,丁玉泉面若死灰。
「計師兄,快殺了柳無邪,我要撐不住了。」
丁玉泉慌了,他負責防禦,失去了玄冥盾,很快就會被柳無邪殺死。
所有的希望,落在了計英卓的身上。
此刻的計英卓,同樣是憋屈無比,他的玄冥塔,力量在不斷削弱。
黑暗魔神撞飛玄冥塔之後,柳無邪並未停止。
手指一點,地獄神殿撞向玄冥塔。
「快捂住耳朵!」
袁紹大喝一聲,讓所有人捂住耳朵。
生死台上的聲音,可以透過陣法傳到外面。
之所以將那些外門弟子安排在遠處,就是怕戰鬥的餘波傷及到了他們。
隔得越遠越安全。
「崩!」
猶如天崩地裂,兩大仙器狠狠的撞擊到了一起。
「噗噗噗!」
撞擊的那一刻,計英卓狂噴鮮血。
他這段時間,一直在煉化玄冥塔,依舊無法達到心神合一的程度。
玄冥塔狠狠的撞在陣法上。
被撞擊的地方,出現一個大洞,袁紹親自出手,這才將陣法堵住。
強橫的衝擊波,衝出生死台,橫掃四周。
「噗噗噗!」
不論是真傳弟子,還是精英弟子,全部人仰馬翻,他們被餘波掀飛了。
就算是聖子區域,他們的衣袍不斷舞動,藉助仙君之勢,這才穩定下來。
至於內門弟子,他們早就被震得暈頭轉向。
玄冥塔意識到危機,迅速縮小,回到了計英卓面前。
而黑暗魔神還沒罷手,又是一拳,狠狠砸在玄冥盾上。
「咔嚓!」
玄冥盾上出現無數裂痕,像是密集的蜘蛛網一樣,不斷的朝四周延伸。
丁玉泉身體再次倒飛出去,狠狠的摔在生死台一角。
兩名仙君境,擁有兩尊仙尊器的情況下,依舊不是柳無邪的對手。
丁玉泉掙扎着想要站起來,
不論他如何用力,身體都軟綿綿的倒在地面上。
玄冥盾甩在一旁,已經沒有多餘的力量催動玄冥盾了。
黑暗魔神一步步走向計英卓。
後者怕了,身體像是篩糠一樣,不斷的抖動。
一股尿騷.味,從生死台傳出來,離得較近的弟子,紛紛捂着口鼻後退。
「騷死了!」
那些弟子一臉嫌棄,沒想到堂堂真傳弟子,就這點出息。
「柳無邪,我要你死!」
計英卓眼眸陰冷,突然咬破舌尖,噴出一口精血,染紅了玄冥塔。
沾染精血之後,玄冥塔光芒大作,威力要比剛才強橫十倍不止。
「計英卓這是同歸於盡的打法!」
場外那些修士搖了搖頭,計英卓這樣做,有一定的概率殺死柳無邪。
但是結果,自己也必死無疑。
如果不能斬殺柳無邪,那死的一定是他。
地獄神殿緩緩消失,回到了吞天神鼎。
面對碾向自己的玄冥塔,柳無邪無動於衷。
伸手一招,天地陡然一晃。
從柳無邪左右兩側,出現兩團奇怪的氣體。
「陰陽二氣!」
夏茹眼眸一縮。
雖然他們知道柳無邪獲得陰陽界碑,卻沒有親眼見過柳無邪出手。
在靈月洞府的時候,孔長老倒是見識過,不過那時候柳無邪藉助了大黑暗術,將其掩蓋。
一尊恐怖的神碑,從柳無邪面前緩緩浮現。
「陰陽界碑!」
人群再次傳來一陣驚呼。
陰陽界碑乃天地至寶,並非人為煉製。
不像是玄冥盾跟玄冥塔,都是通過各種材料煉製出來。
而陰陽界碑截然相反,乃天地法則演化而成。
陰陽界碑出現的那一刻,兩側陰陽二氣迅速盤旋起來,如同兩條神龍,糾纏不息。
就在這個時候,黑暗魔神走到丁玉泉的面前。
抬起自己的右腳,狠狠的踩下去。
「柳無邪,你不要殺我,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丁玉泉突然跪下來,給柳無邪磕頭認錯。
他還不想死,尤其是突破到仙君境,他更不想死了。
「晚了!」
柳無邪語氣陰冷至極。
黑暗魔神一腳踩下。
「咔嚓!」
丁玉泉的身體化為一團肉泥,直接被黑暗魔神踩碎了。
場外突然陷入一片死寂,沒有人開口說話。
大量的女弟子,她們轉過腦袋,發出陣陣乾嘔聲,不忍繼續看下去。
那些男弟子,則是興奮無比。
大丈夫當一往無前,既然是生死戰,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柳無邪做的沒有任何問題。
如果剛才沒有地獄神殿,死的可能就是柳無邪了,到時候誰又會同情他。
殺了丁玉泉之後,柳無邪可以全身心來對付計英卓了。
雙手刻畫,陰陽界碑發出轟隆隆的聲音,不斷的旋轉。
越來越大,形成一道陰陽之門。
在陰陽之門面前,出現一座巨大的漩渦,將周圍的碎石全部吞噬進去。
玄冥塔突然靜止在原地,無法動彈。
「怎麼會這樣!」
計英卓有種不好的預感,玄冥塔逐漸脫離他的掌控。
陰陽之門吸力越來越大,漂浮在空中的玄冥塔,逐漸朝陰陽之門靠近。
玄冥塔可是好東西,這是一門攻擊性法寶。
他有地獄神殿,暫時用不到玄冥塔,但是可以給天道會的人使用。
「走吧!」
袁紹輕輕說了一句,寧池跟在身後,兩人離開了生死台。
繼續看下去,已無必要。
夏茹還有燕永文他們緊隨其後,確實沒有繼續看下去的必要了,因為勝負已分。
越來越多的人離開,二十多名聖子站起來,集體消失在原地。
緊接着那些真傳弟子陸陸續續離去。
還有少數長老留在這裡,他們需要處理一些後續事情。
「翁!」
空間一陣劇烈波動,玄冥塔消失了,鑽入陰陽之門中。
失去了玄冥塔,計英卓無力的坐在地面上。
「轟隆!」
陰陽界碑碾壓下來,計英卓的身體,直接被蒸發掉。
生死戰,宣告結束。
幾乎是一邊倒的屠殺,計英卓跟丁玉泉兩人,並未對柳無邪構成實質性的威脅。
守在四周的幾名長老,撤去陣法,柳無邪從生死台上走下來。
「吼吼吼!」
秦臻還有龍淵雄他們,發出陣陣吼叫聲,慶祝柳無邪勝利。
「走吧!」
柳無邪臉上絲毫沒有勝利後的喜悅。
斬殺計英卓跟丁玉泉,對他來說,輕而易舉。
他的敵人是蕭無法,是天子聯盟。
必須要抓緊時間了,他有種預感,自己的身份,很快就能暴露出去。
到那個時候,將面臨天子聯盟全面反撲。
以碧瑤宮能力,很難抵擋天子聯盟的衝擊。
一個天子聯盟就讓他焦頭爛額了,現在又多了一個玲瓏天。
唯有實力,才能摧毀一切。
一行人回到了柳無邪的洞府。
就在生死戰結束不久,一道責罰令傳遍整個碧瑤宮。
「計沛長老未經過宗門同意,私自傳授無雙聖印劍訣,觸犯宗規,經過高層決定,剝奪計沛長老之職,發配到無疆礦脈,鎮守礦脈一百年。」
聲音從碧瑤宮深處傳出,每一名弟子聽得一清二楚。
柳無邪目光看了一眼主峰,這個處罰,對他來說還算滿意。
「太好了,計沛被貶走,這樣以後就不用擔心他對柳師兄不利了。」
剛才眾人還擔心,柳師兄殺了計英卓,計沛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他可是巔峰仙尊境,一個在明,一個在暗,柳師兄很難抵擋。
宗門將他派到無疆礦脈,一百年不得回來,這樣柳師兄就不用擔心計沛的報復了。
從這一點上來看,宗門顯然站在了柳無邪這一邊。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