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王者歸來林風)林風蘇雅全文免費閱讀_王者歸來林風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王者歸來林風)林風蘇雅全文免費閱讀_王者歸來林風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第1594章 另有所圖 試讀

2022-10-10 06:35 作者:林風蘇雅
  • 王者歸來林風 王者歸來林風

    經典力作《王者歸來林風》,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林風蘇雅,由作者「林風蘇雅」獨家傾力創作,故事簡介如下:在外人眼中,上門女婿林風是個不折不扣的廢物。在妻子一家人眼中,林風甚至連條狗都不如。一次卑劣的陰謀,林風被屈辱的逐出蘇家。沒有人知道,讓世界顫慄的絕世王者,就此誕生……...

    點擊閱讀《王者歸來林風》全文

章節介紹

《王者歸來林風》是由創作的關於主人公林風蘇雅的火熱小說。講述了:納蘭圓珠,乃是納蘭樊噲的掌上明珠。處了納蘭劍外,他最喜歡的,便是這個女兒。納蘭劍,是因為資質得天獨厚,是納蘭家族的第一殺手和第一劍修。而納蘭圓珠,因為討人喜歡,尤其是會拍父親馬屁,加上她的母親,也是納蘭樊噲生前最愛的女人,所以自然享受到…

在線試讀

第1594章 另有所圖

納蘭圓珠,乃是納蘭樊噲的掌上明珠。
處了納蘭劍外,他最喜歡的,便是這個女兒。
納蘭劍,是因為資質得天獨厚,是納蘭家族的第一殺手和第一劍修。
而納蘭圓珠,因為討人喜歡,尤其是會拍父親馬屁,加上她的母親,也是納蘭樊噲生前最愛的女人,所以自然享受到了特殊的待遇。
納蘭紅豆可以說是最慘的。
她母親,本是納蘭家族請的一位年輕保姆。
因為和納蘭樊噲偷情,生下了納蘭圓珠。
本來,納蘭樊噲也挺喜歡納蘭紅豆母親的,但一來對方沒有靈脈,只是一個凡人,二來她的身份過於低微,愛面子的納蘭王爺,思前想後,最終還是沒有將她納入妾室。
最終,納蘭樊噲將納蘭紅豆的母親,趕出了葉赫莊園,不過,卻也給她安排了一個小房子,每月送一點生活費,只是再也沒去找過她。
就這樣,納蘭紅豆的母親在這個小房子里,整日以淚洗面,心情鬱鬱寡歡,生下納蘭紅豆後不久,就去世了。
而納蘭王爺,也對這個「意外」的女兒,並沒有什麼感情,把年幼的她接到莊園後,便不再管她,任其自身自滅。
這也是納蘭紅豆為什麼,一直痛恨自己身份的原因。
北方殺手之主的千金,聽起來多麼威風?
可是,她很清楚……這些並不屬於自己。
後來慢慢長大的納蘭紅豆,愈發展露了自己驚人的劍術天賦,她選擇了前往玄天宗,繼續磨鍊劍意,最終數年後,學成歸來。
卻沒想到,回家不久,納蘭樊噲就被她的哥哥,納蘭劍給刺殺了!
「你……你敢打我!?」
納蘭圓珠捂着那張漂亮的臉,此刻因為憤怒,卻是扭曲起來,就像是一頭暴怒的母獅子,顯得無比猙獰。
其他人,也是對林風露出譏諷之色!
找死!
這野男人……跟納蘭紅豆在莊園偷情也就罷了,居然還敢打納蘭圓珠?
他難道不知道納蘭圓珠在納蘭家族的地位?
而就在這時候,越來越多的人,都聚集了過來。
其中,就包含了昨天那些個納蘭家族的核心長輩。
他們看到納蘭圓珠被打,都十分詫異。
「圓珠,這是怎麼回事?」
一對着裝十分富貴的婦女走上前,驚愕地問道。
「媽,這個……野男人,他跟納蘭紅豆昨晚在爸的靈堂面前做些苟且之事!」
「被我看到後,這野男人……居然敢,敢打我!!」
納蘭圓珠激動地說道,聲音尖銳無比。
「什麼?」
那婦女聽到這話,臉色都變了。
而其他趕來的納蘭家族長輩,更是大吃一驚。
所有人,都用冰冷的目光看向納蘭紅豆和林風。
彷彿要撲上來,將他們兩個生吞活剝一般。
「紅豆,這個男人,真的和你?」
昨天那個中年男子走過來,皺眉道。
「沒有,他是我朋友。」
納蘭紅豆冷冷道,「他昨晚受了傷,剛好來到了葉赫莊園,所以我順便救了他,僅此而已。」
看似合理的解釋。
但,沒有人會相信。
那中年婦女厲色道「你放屁!莊園里四處都是禁制,他怎麼可能走進來?」
「而且,看他的樣子,明顯是個沒法力的廢物,他能走進莊園,除非太陽從西邊升起!」
「諸位,你們也看到了,納蘭紅豆這賤骨頭做出了多麼人神共憤的事!」
「她假裝給樊噲守靈,結果卻是在樊噲的靈堂,幽會野男人……被我女兒發現後,還動手打人!」
「你們說這該怎麼辦?」
納蘭紅豆黛眉緊皺。
她知道,自己真的很難解釋清楚了。
事實上她也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林風,會莫名其妙落到莊園里來?
難道……真如他所說,他是從某個地方穿越來的?
「納蘭紅豆,你的做法實在是罪無可赦!」
「哼,明明是個野種,平日里在莊園就無法無天,不把我們這些長輩放在眼裡,現在做出這種事,簡直就是罪該萬死!」
「還說什麼?直接抓起來,家法伺候!」
「還有這個男人,也要一併處死!」
眾人憤怒地議論着。
儼然,是打算狠狠地教訓納蘭紅豆。
而那納蘭圓珠,則是露出了怨毒的笑容。
她雖然痛恨自己打了自己一巴掌。
但這一巴掌,確實是幫了她。
本來還找不到理由對付這個賤女人……現在,她可以正大光明的動手了!
「這些人,都魔怔了吧?」
林風一臉愕然。
他看到納蘭紅豆被欺負,被辱罵,所以忍不住,才出手教訓這個紈絝女子。
結果,這些人根本不聽納蘭紅豆的解釋,直接就要處罰她?
這也……太不把她當人看了吧?
「紅豆,你老實告訴二叔,到底這是怎麼回事?」
那中年男子深吸一口氣,看向納蘭紅豆,關切地問道。
「我說了,他是我朋友,我們什麼也沒做。」
納蘭紅豆堅定地說道。
那中年男子皺眉道「行,無論你是否做了這種事,我可以破例原諒你一次。」
「二叔?」
「韋鵬,你這也太擅做主張了吧?」
其他人聽到這話,頓時一驚,隨即就有些不滿了。
尤其是納蘭圓珠,氣得不行「二叔,你這簡直就是包庇她,明明……」
「行了,大哥去世後,這個家,我還是可以做主的。」
納蘭韋鵬不耐煩地一揮手,道「紅豆,你所做的一切,我可以原諒,但你必須答應我兩個條件。」
納蘭紅豆沒吭聲。
「第一,把這個男人交出來,他褻瀆了大哥的靈堂,必須處死!」
「第二,我見你性格過於放蕩不羈,缺乏管教,這樣吧,從今日起,你就住在我家,我親自教導你。」
納蘭韋鵬沉聲說道。
這話一說,其他人都露出焦急之色。
尤其是納蘭圓珠,她實在是想不通,納蘭韋鵬為什麼要這麼做?
這個女人,究竟有什麼值得她去栽培?
不過,林風卻是露出了沉吟之色。
因為在這納蘭韋鵬出來求情的時候,他看到其身旁一個年輕的男子,對他耳朵小聲說了什麼……且,這個男子看向納蘭紅豆的眼神,充滿了貪婪和邪念。
「這什麼二叔,似乎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啊。」
林風心裏嘀咕着。
他本想提醒納蘭紅豆兩句。
沒想到,納蘭紅豆彷彿早已看穿一切,冷笑一聲,道「二叔,你幫我,是真的幫我,還是為了你兒子?」
「你……你這話什麼意思?」
納蘭韋鵬老臉有些難看。
「納蘭風喜歡我的事,整個納蘭家族誰不知道?」
「您把我接回你家,說白了,還是為了成全他?」
納蘭紅豆語氣冰冷,「抱歉,如果是這樣結果,我不能接受。」
「你——」
納蘭韋鵬直接氣結。
但神色,也露出了幾分心虛。
顯然,他是被納蘭紅豆說中了心事。
自己的兒子納蘭風,確實一直很喜歡納蘭紅豆,甚至之前,還用過一些下三濫的手段,想要得到她。
只可惜納蘭紅豆本領高強,對方根本沒辦法得逞,最後還反被教訓。
若非納蘭風是他的兒子,怕是早被納蘭紅豆給殺了十幾次了。
所以,納蘭韋鵬,就想把納蘭紅豆接到家中,讓他們生米煮成熟飯……結果,居然被對方一眼看出。
「納蘭紅豆,你真是給臉不要臉!」
那年輕男子站了出來,指着納蘭紅豆咬牙罵道,「我爸願意收留你,是你的榮幸,你居然不識好歹,你這樣的賤女人,就該在外面被人被人弄死!」
「還跟她說這麼多做什麼?大家一起上,把她和這個野男人抓起來!」
納蘭圓珠見時機成熟,立刻大聲說道。
於是,幾個納蘭家族的人,直接抽出了手中利劍,朝着兩人走近。
「這些傢伙,還真是不講理啊!」
林風實在看不下去了,臉一沉,「這件事和她沒關係,你們,衝著我來吧。」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