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王者歸來林風》林風蘇雅全文免費在線閱讀_林風蘇雅完結版閱讀

《王者歸來林風》林風蘇雅全文免費在線閱讀_林風蘇雅完結版閱讀 第1592章 殺手之王隕落 試讀

2022-10-10 06:27 作者:林風蘇雅
  • 王者歸來林風 王者歸來林風

    經典力作《王者歸來林風》,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林風蘇雅,由作者「林風蘇雅」獨家傾力創作,故事簡介如下:在外人眼中,上門女婿林風是個不折不扣的廢物。在妻子一家人眼中,林風甚至連條狗都不如。一次卑劣的陰謀,林風被屈辱的逐出蘇家。沒有人知道,讓世界顫慄的絕世王者,就此誕生……...

    點擊閱讀《王者歸來林風》全文

章節介紹

林風蘇雅是《王者歸來林風》中的主要人物,在這個故事中「林風蘇雅」充分發揮想像,將每一個人物描繪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創意,以下是內容概括:榕城。天氣陰沉,滿天是厚厚的低低的灰黃色的濁雲,風嗚嗚地吼叫,肆虐地在曠野地奔跑,它彷彿握着銳利的刀劍,能刺穿嚴嚴實實的皮襖,更別說那暴露在外面的臉皮,被它劃…

在線試讀

第1592章 殺手之王隕落

榕城。
天氣陰沉,滿天是厚厚的低低的灰黃色的濁雲,風嗚嗚地吼叫,肆虐地在曠野地奔跑,它彷彿握着銳利的刀劍,能刺穿嚴嚴實實的皮襖,更別說那暴露在外面的臉皮,被它划了一刀又一刀,疼痛難熬。
這種寒冷之季,大部分人都不願意出門。
即便出門,街上也是行人寥寥,幾乎都在一些火鍋店,茶樓,洗腳店等地方取暖。
明明臨近春節,但喜慶的氣氛卻一絲也感覺不到。
這或許就是隨着時代的發展,人們越來越對這些形式化的東西不在意,而追求個人享受的原因吧。
在榕城一個名為「葉赫莊園」的別墅區。
這是極為高檔的別墅區,裏面的別墅大概有幾十棟,雖然是坐落於榕城靠近郊區的偏遠地帶,四周也沒什麼商務區,但這裡的房子設計卻非常別緻,既結合了歐式的華麗,又不失中式的古典。
方圓數里內。
幾乎沒有行人和車子,靠近這個特殊的葉赫莊園。
這個原因,只有北方真正幾個站在頂端的大佬才知道。
很簡單,住在莊園里的人,都不是普通人。
他們乃是北方第一殺手兼修行者家族納蘭世家。
這可不是什麼世俗大世家,而是真正的修行者世家!
納蘭姓,滿族姓氏之一,是金代女真「白號之姓」中皆封廣平郡的第二大支系三十個姓氏之一。
泛指葉赫那拉氏,少數那拉氏稱納蘭氏。
這也是,莊園命名為葉赫的原因。
「嗚嗚嗚嗚嗚……」
此時,一聲聲凄厲的嗚咽哭泣聲,不斷在莊園內響起,凄涼無比,聽的人彷彿肝腸寸斷,在這寒冷的季節,更是冰冷徹骨。
最大的主別墅內。
一群人穿着素白孝義,或跪或站,而幾個年紀大的老者,則是嚎啕大哭。
在他們前方,是一個水晶製成的棺材。
裏面躺了一個老人。
上面儘管堆積了大量的鮮花,卻依舊掩蓋不了屍體其緊皺的面目,以及沉重的模樣……可以看出,死者生前,一定是個性格極其剛強之人,哪怕隕落,也依舊帶給人威嚴。
「殺千刀的納蘭劍!你這個不孝子,你怎麼能忍心對你父親下手!!!」
一個中年婦女,聲嘶力竭地怒吼起來。
眼中帶着淚。
其他人低着頭,一言不發。
氣氛,沉重無比。
弔喪結束,屍體按照納蘭家族的規矩,卻不能立刻火化,而是放在靈堂內,派一位親屬守靈七天。
就在大家糾結,該派誰守靈時,一個年輕女孩站了出來,聲音清冷
「我來。」
她扎着一個馬尾辮,細長的脖子,如天鵝一般,臉頰雖略顯慘白,但容顏卻堪稱絕色,尤其是那雙水靈的眸子,儘管冰冷無比,還帶着殺氣,但同時也有着讓男人勾魂奪魄的能力。
「納蘭紅豆?由她守靈……會不會,不太好?」
「是啊,族長生前對納蘭紅豆就很不喜歡,畢竟……她是帶着災難出世的。」
「噓,小點聲,這小魔女以前就沒人管得了他,族長一走,就更是無法無天了。」
幾個納蘭家族的人議論紛紛。
看向女孩的眼神,明顯帶着嫌棄和畏懼。
一個中年男子走了過來,拍了拍女孩的肩膀,說道「紅豆,你爸走了,生前,他對你不好,但畢竟也是你父親,你是真心誠意願意為他守靈嗎?」
納蘭紅豆抬起頭,銳利的眼神,如劍一般看着中年男子,冷冷道「您也說了,他是我父親,哪怕他不喜歡我,我也把該走的流程走完。」
「……好。」
中年男子心中有些惱怒,但更多的,還是不自在,
尤其是女孩的目光盯上。
那雙眼睛,從前就有些空洞……而納蘭樊噲死後,就更少幾乎喪失了感情一般。
雖然納蘭家族是殺手家族。
但每個殺手,畢竟都是肉身凡胎,而非機械人。
在他們看來……除了納蘭紅豆外,也只有她哥哥納蘭劍,才會如此冷漠!
不,那位已經不能說冷漠,簡直就是冷血,變態!
納蘭樊噲之所以會死,都是拜納蘭劍這個兒子所賜。
他為了磨練自己的殺手之心和劍意,居然殺了自己的父親。
這件事,不但震驚了納蘭世家,更是轟動了整個北方上流圈子!
一代梟雄,被名為真正的殺手之王,有納蘭王爺稱號的納蘭樊噲,就這麼隕落了……而且殺他的,居然還是他平日里最為寵幸,花了無數心血栽培的繼承人納蘭劍!
「納蘭紅豆,我警告你,你可不要走了納蘭劍的路子,否則……我納蘭圓珠第一不放過你!」
「另外,納蘭劍這個畜生,我一定會親手殺了他!」
一個年紀和納蘭紅豆相仿的女子,此刻走出來,指着納蘭紅豆道。
納蘭紅豆默不吭聲。
彷彿根本沒聽到一般。
「我在跟你說話呢,你聾了嗎?」
納蘭圓珠幾步走到納蘭紅豆面前,咬牙道。
這個臭女人,一直都不把自己放在眼裡!
從父親在的時候就是那般!
明明是個野種,她憑什麼這麼狂?
「好了好了,圓珠,你少說兩句,大家都散去吧,從現在開始,由納蘭紅豆為族長守靈七天。」
之前那中年男子出來打圓場。
他知道,納蘭樊噲一死,平日里本就對納蘭紅豆不待見的人,估計會一個一個跳出來。
這丫頭,以後的日子看來是不好過了。
很快,人群散盡。
按照規矩,納蘭紅豆必須跪在令堂七天七夜。
這對於普通人而言,根本不現實。
但納蘭紅豆身體素質遠超普通人,並且還是一位修行者,七天七夜,自然不再話下。
……
夜晚,天更冷了。
葉赫莊園在慘白月光的籠罩下,好似一座座堆砌起來的墳,毫無生機,甚至充滿了陰森之感。
很少有家族的人會住在這裡,尤其是納蘭樊噲死後,按照規矩,整個莊園,只能留下納蘭紅豆一人,這是規矩,說是為了給死者更多的安寧。
納蘭紅豆跪在地上,那雙明明很漂亮卻沒有生機的細長眸子,此刻抬起眼瞼,瞥向那冰棺里的屍體。
「來守靈,並非尊敬,畢竟你從來沒有給過我溫暖。」
「我只是想來告訴你,我沒有你想像的那麼不堪,納蘭劍也沒有你想像中那麼優秀。」
「我會親手割掉他的頭顱,帶回來見你。」
納蘭紅豆喃喃自語。
哪怕是跪着,她的一隻手,也始終握着劍。
彷彿她的心中,只剩下劍了。
轟!
突然,一道悶雷聲響起,接着就聽到莊園外響起一個重物落地的聲音。
納蘭紅豆黛眉一皺。
莊園上空專門設有強大的禁制,哪怕是飛機掉下來,也能將其悄無聲息的攔截。
可現在……居然有東西掉進來了?
納蘭紅豆站起身,決定出去查看一番。
守靈重要,但防止入侵者更為重要。
畢竟,今天莊園只有她一個人。
來到外面,四周靜悄悄,黑壓壓一片。
納蘭紅豆一邊往前走,一邊四處張望,她隱約記得聲音落下的方向,憑着知覺,來到了中間的花園處。
密密麻麻的薔薇花,盛開在這一片平地之中,而在花朵密集中,分明有一個人,正躺在那,一動不動。
他是趴着的。
似乎陷入了昏迷。
但納蘭紅豆可不敢有絲毫大意,畢竟作為殺手,她們經常會佯裝死亡,然後對敵人進行反撲。
她一步步地朝着那個昏迷的人靠近。
腳步輕的沒有一點聲音,就跟貓一樣。
終於,她來到了那人面前,一隻手抬起短劍,一隻手抓住對方的後衣領,猛地一掀——
「啊!?」
月光中,納蘭紅豆俏臉驟然變色,神色滿是驚異。
只因為這個昏迷的人……她是認識的。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