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南溪陸見深《南溪和陸見深小說》全章節在線閱讀_(南溪和陸見深小說)全本免費在線閱讀

南溪陸見深《南溪和陸見深小說》全章節在線閱讀_(南溪和陸見深小說)全本免費在線閱讀 第846章 霍司宴知道寶寶的事2 試讀

2022-10-06 05:38 作者:陸少的隱婚罪妻
  • 南溪和陸見深小說 南溪和陸見深小說

    火爆新書《南溪和陸見深小說》邏輯發展順暢,作者是「陸少的隱婚罪妻」,主角性格討喜,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隱婚兩年,陸見深突然提出離婚。 南溪捏緊了手中的孕檢單:「沒有轉圜的餘地嗎?若是我說,我有了寶寶呢?。 他眉眼冷淡:「南溪,我一向有做措施,就算真有意外,我也不會留下這個隱患。」 他大婚那日,寶寶早產,車禍染了一地的紅,南溪躺在血泊里,拚命護着肚子:「求求你們,救孩子!」 後來聽說,陸見深拋...

    點擊閱讀《南溪和陸見深小說》全文

章節介紹

《南溪和陸見深小說》中有很多細節處的設計都非常的出彩,通過此我們也可以看出「陸少的隱婚罪妻」的創作能力,可以將南溪陸見深等人描繪的如此鮮活,以下是《南溪和陸見深小說》內容介紹:霍清鸞做夢也沒想到霍司宴竟然在外面,而且還闖了進來。她嚇了一跳,完全不敢看過去。「媽,我再問你一遍,把剛剛的事都給我說清楚,…

在線試讀

第846章 霍司宴知道寶寶的事2

霍清鸞做夢也沒想到霍司宴竟然在外面,而且還闖了進來。
她嚇了一跳,完全不敢看過去。
「媽,我再問你一遍,把剛剛的事都給我說清楚,不要逼我親自動手去查。」
霍清鸞慌亂解釋「司宴,不是你聽見的那樣,一切都是個誤會,你聽我解釋。」
「好,你說。」霍司宴冷冷的盯着她。
他全身上下散發的那種逼仄的氣息,幾乎能把人凍死。
霍清鸞信口雌黃「司宴,事到如今,我也不瞞你,林念初當初的確懷過一個孩子,她也的確來找過我。」
「但我找人查過,那個孩子根本就不是你的。」
「可她竟然妄想利用那個野種上位,兒子,像這樣一個給你戴綠帽子的女人,根本就不值得你愛。」
「夠了!」
霍清鸞還想說什麼,卻被霍司宴狠狠的呵斥住。
沉穩的腳步停在林念初面前,他柔聲開口「念念,事到如今,你還想瞞着我嗎?」
「當年的事,不管是你還是寶寶?也不管發生了什麼?通通都告訴我,好嗎?」
林念初轉過身,淚意襲上眼眶。
想起那些過往,她心裏翻江倒海的難受。
「念念,我希望你能告訴我。」
林念初看向他「我說了,你會信嗎?」
霍司宴牽着她的手,堅定的開口「念念,只要你說,我就相信。」
深吸一口氣,林念初緩緩道「既然你想知道,那我便全都告訴你吧!」
「當年緋聞發生不久,我就發現自己懷孕了,我知道你媽媽不喜歡我,也不會同意我進霍家的門。」
「但當我知道自己懷了寶寶時,我突然看到了一絲希望,所以我拿着孕檢單去找了她。」
「但我做夢也沒有想到,她竟然騙我喝了墮胎藥,而且殘忍的把我趕出霍家家門。」
霍司宴喉嚨劇烈的滾動着,他伸手,一把將林念初抱在懷裡。
眼眶熱意翻滾「傻瓜,這麼大的事,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告訴我,我們的寶寶呢?」
雖然已經知道了答案,可霍司宴還是痛苦的問出聲。
林念初張唇剛要回答,卻被霍清鸞狠狠的打斷。
「林念初,你別血口噴人,當年的事根本就不是你說的那樣。」
「我查過,那個孩子不可能是司宴的,當年在娛樂圈,你不知道和多少男人鬼混過,你爬了多少男人的床,恐怕自己都記不清了吧!」
有些難聽的話,雖然早就聽過無數遍。
可當在耳邊清晰的響起時,還是會被狠狠的刺痛。
林念初推開霍司宴「你說想知道,我便都告訴你了。」
「至於誰真誰假?你自己去判斷吧!」
「還有,我肚子里的孩子和你沒有任何關係,所以拜託你管好你的媽媽,她要是敢對我肚子里的孩子怎樣?我一定和她拚命。」
說完,林念初推開他從病房裡離開。
霍司宴看向英卓吩咐「跟上去,別讓她出什麼事!」
林念初一走,霍清鸞顯得越發囂張。
「兒子,你剛剛也親耳聽見了,林念初肚子里的孩子和你根本就沒有關係,那個女人早就對你不忠了。」
「聽媽媽的話,只要你現在回去撤銷對慕容晉的指正,慕容家一定會平安無事,你再和泫雅結婚,我們兩家依然是強強聯手。」
霍司宴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然後看向門外吩咐「去起草一份斷絕親子關係的協議書。」
「霍總,您……您說真的?」底下的人簡直不敢相信。
霍清鸞也驚呆了「司宴,你什麼意思?你該不會真的相信了林念初那個女人的鬼話了吧?」
「那個女人居心叵測,她全都是騙你的,你竟然要為了她和我斷絕母子關係?」
直到此刻,霍清鸞依然一副高高在上。
她絲毫沒有認識到自己的錯誤。
霍司宴只是平靜的看着她,沒有再發一言。
幾分鐘後,協議書被送來。
霍司宴看了一眼就扔到霍清鸞面前「直接簽字吧!」
他的聲音冰冷的就像在和一個毫不相關的人說話。
霍清鸞渾身顫抖。
她死死的睜着雙眼,怎麼都不敢相信。
突然,她一把拿起協議,看也沒看就直接撕碎了。
霍司宴卻無動於衷。
眼神淡漠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吩咐「再去拿。」
很快,第二份、第三份,無數份……都擺在了霍清鸞的面前。
霍司宴也不阻止她,只是冷眸看着。
霍清鸞撕了多少份,他就讓人準備了多少份。
最後,不記得多久後,霍清南終於撕累了。
她勾唇,苦澀的笑着「兒子,我十月懷胎從鬼門關走了一遭,把你生下來!」
「我生你、養你,對你傾注了我所有的愛,可你現在翅膀硬了,竟然要為了一個女人和我斷絕母子關係,你真是太傷我的心了!」
「好,你可以不認我這個媽媽,但在我心裏,你永遠是我兒子。」
霍清鸞拿起筆,一氣呵成的簽下自己的名字,然後把協議書扔給霍司宴。
「媽!」
看着霍清鸞的背影,霍司宴突然開口喊道。
霍清鸞以為是他改變了主意,所以立馬停下腳步,喜出望外的轉過身「兒子,你是不是後悔了?」
霍司宴卻平靜的搖搖頭「我只是想告訴你,這或許是我這一輩子最後一次喊你媽了。」
「你剛剛說的那些話,不僅侮辱了念念,也侮辱了我,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幾年前的那個孩子絕對是我的。」
「我想告訴你,看在我們幾十年母子情的份上,從今往後,不要再為難念念。」
「你已經殺了我和她的寶寶,自己的親孫女,我不希望你再鑄成大錯。」
霍清鸞冷笑「若是我不答應呢?」
霍司宴想也沒想,就拿起桌子上的那把刀,直接插在心口。
瞬間,鮮紅的血從他白色的襯衫上透了出來。
觸目驚心的紅。
雙唇蒼白,他淡淡的開口「從今往後,你傷念念一分,我便替你承受兩分,只當做是這麼多年對你養育之恩的回報了。」
「若是有一天,念念出了什麼意外,我絕不會苟活在這個世界上。」
霍清鸞一言未發。
決然的轉過身,她匆匆離開了。
進電梯時,卻一個踉蹌,慌忙的開口「快……快去找人給他看看!」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