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重生後,我嬌養了偏執反派小說
重生後,我嬌養了偏執反派小說

重生後,我嬌養了偏執反派小說上官婉凝慕景睿

標籤: 上官婉凝 慕景睿 我嬌養了偏執反派小說 都市 重生後
以都市為敘事背景的小說《重生後,我嬌養了偏執反派小說》是很多網友在關注的一部言情佳作,「上官婉凝慕景睿」大大創作,上官婉凝慕景睿兩位主人公之間的故事讓人看後流連忘返,梗概:前世,她用自己的聰慧才情為他拉攏人心,讓父親和外祖父用朝中權勢助他登上皇位;他登基之日,是他們大婚之期,被她拋棄的未婚夫攻破城門; 那個讓她愛入骨髓的男人,為求自保竟然將她當做禮物送出,為了讓她未婚夫放他一條生路,屠她滿門; 她在未婚夫身邊待了三年。三年來,他不曾給過她好臉色,只是日日求歡,卻從...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05:2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我怎麼能不擔心呢?」
上官婉凝害怕孫晉堯會出事,不僅因為他們之間尚有婚約,也不忍心鹿湘子難過。
「那小子……還算是有福氣。」
鹿湘子似乎是長長的舒出了一口氣,安慰道「我沒見過他。不過,你也別太擔心了,他那麼機靈,會沒事的。總有一天他會回來找你。」
上官婉凝無言以對,低垂眼瞼,只覺得身心疲憊。
她服侍鹿湘子吃過飯睡下,默默的走出了房間,一轉身便看到不遠處站着一個熟悉的身影。
上官婉凝有些不知所措,思緒幾乎一片空白。
慕景睿慢慢走到了她的面前,兩人對視良久,千言萬語都卡在了喉間。
許久,慕景睿伸出手,輕撫着上官婉凝的臉。
「你知不知道回來有多危險?」
「這是我的責任。」上官婉凝輕輕的推開了慕景睿的手,「我很清楚,若是讓蕭震霆登上皇位,會有多少無辜的人遭殃,也並非百姓之福。」
「僅僅如此?」
上官婉凝低着頭不再說話。
慕景睿看着她幾天之內一下子就消瘦下去的身影,心疼不已,恨不得將她一直擁在懷裡。
「凝兒,不管怎麼樣,你平安無事我就放心了。我一會兒就要去攻打城門,你……有沒有話跟我說?」
上官婉凝的眼中泛起了一層淚光,她背過身去,哽咽着說道「保重。」
「如果我還能活着回來,你能不能回到我身邊來?」
上官婉凝一陣心酸。
「你還能明媒正娶的將我抬進慕家的門嗎?若是不能,就別再問我了。我上官婉凝此生絕不為妾。」
說罷,上官婉凝便想要離開,走了幾步還是停了下來。
她回頭看着慕景睿,通紅的眼眶裡滿滿的都是他的倒影。
「不管今生我們是否有緣結為夫妻,我都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回來。」
上官婉凝的這句話,溫暖了慕景睿冰冷的心。
「我答應你,一定活着回來見你。」
慕景睿轉身離去,上官婉凝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的盡頭,整個人都彷彿虛脫了一樣,靠在走廊的柱子上,身體緩緩向下滑去。
等到再次回過神來,她已經是淚流滿面。
慕景睿的毒性已解,鹿湘子又給了他一些恢復體力和內力的藥丸,在他的帶領之下,蕭玉珏的兵馬士氣大振。
那些原本就效果蕭玉珏的朝臣們紛紛暗中相助,加上慕景睿在軍中的威望,以及神機營的助理。
他只花了一天半的時間便攻開了城門。
蕭玉珏帶着兵馬直奔皇宮而去。
蕭震霆沒想到在最後關頭,慕景睿可以從瀕臨死亡的邊緣再次站起來。
他怒不可遏,召集所有兵馬固守在宮牆之中,他希望能夠拖延時間等待自己的救援趕來。
然而,蕭玉珏並不想給他這樣的機會。
他以最快的速度包圍了皇宮。
兄弟倆一里一外對峙着。
「殿下,時間拖得越久,對蕭震霆越有利。趁着現在他那邊軍心不穩,我們要儘快攻進去。」
「你身體吃得消嗎?」
「沒問題。屬下只是擔心……」慕景睿皺了皺眉頭,「皇上還在他手裡。殿下覺得……該怎麼做?」
蕭玉珏明白慕景睿的意思。
皇上是蕭震霆手中最大的籌碼。
不過……
如果是死人呢。
「既然我把兵權交到了你的手中,那麼一切……由你全權做主。你可以因時制宜,我信得過你。」
慕景睿微微點頭,有了蕭玉珏的暗示,他心中便有了底。
入夜之後,慕景睿將所有兵馬的進宮路線全部做好了安排。
對於皇宮內的情況,他和蕭震霆都十分熟悉,正是考驗雙方的排兵布陣能力的時候了。
慕景睿和蕭玉珏兵分兩路,趁着夜色對皇宮發起了進宮。
蕭玉珏一路走來遇到的抵抗並不十分頑強,他很快就按照原定計劃攻入了御書房。
他看到皇上一身龍袍,威嚴的坐在龍椅上。
蕭震霆陪伴在旁邊,父子三人各懷心事的打量着彼此。
「皇兄,見到父皇還不下跪嗎?」
蕭玉珏冷笑一聲,並不理會蕭震霆,而是注視着皇上。
「父皇,兒臣救駕來遲,請父皇恕罪。」
皇上猛烈的咳嗽了幾聲,下意識的想要朝着蕭玉珏的方向而去,卻被蕭震霆一把按住了。
「父皇龍體欠安,還是不要亂動的好。」
說罷,便一步一步走向了蕭玉珏。
「你知不知道我最嫉妒你什麼?」蕭震霆的笑容逐漸收斂,露出了猙獰的表情。「你只比我大幾個月而已,就註定了萬里江山歸你所有。你憑什麼?」
蕭震霆目露凶光,他第一次在父親和兄長面前如此放肆。
「我的才華在你之上,武功在你之上,用人之道更是在你之上。將來治理國家,也能比你更強。」
蕭震霆回身看着皇上,以命令的語氣說道「我現在就要你當著他的面,將皇位傳給我。」
「哈哈哈。」蕭玉珏大笑起來,「蕭震霆,都到了這個時候,怎麼你還在做夢啊。你難道沒想過,我是怎麼進來的嗎?」
蕭震霆也跟着笑了起來。
「我說你笨,你還真的笨。我真是不明白,慕景睿那樣的軍事奇才,怎麼肯跟你這頭豬。」
蕭震霆毫不留情的嘲諷道「到了現在你還看不清楚嗎?不是你想要進來,是我放你進來。」
蕭玉珏的心微微一怔,只見蕭震霆拍了拍手,禁軍統領便大踏步走了進來。
「啟稟皇上,蕭玉珏帶來的人馬已經全部被制服。」
蕭玉珏的臉色驟變。
「不可能的……」
明明剛才打進來的時候,他們勢如破竹啊。
「跟隨你來的將領,都是我的人。你連身邊的人信不信得過都看不明白,還怎麼跟我斗啊。」
蕭震霆話音剛落,蕭玉珏便想要躍窗而去。
禁軍統領急忙拔出鋼刀阻攔,將蕭玉珏又逼退回了御書房。
「你退下。」
蕭震霆擺擺手,禁軍統領收起鋼刀站在了一旁。
「皇兄,今天晚上我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才是真正的深藏不露。我要讓你輸的心服口服。」
,co
te
t_
u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