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薛凌程天源.
薛凌程天源.

薛凌程天源.飛豬豬

標籤: 程天源 薛凌 薛凌程天源. 都市
小說叫做《薛凌程天源.》,是作者「飛豬豬」寫的小說,主角是薛凌程天源。本書精彩片段:拜了堂,已經是正正經經的夫妻了。今晚是我們的新婚夜,你睡在外頭,傳出去得多難聽啊!」程天源垂下冷硬眼眸,鼻尖冷哼:「你還怕丟臉嗎?早些時候你大吵大鬧,就算有什麼臉,也早就被你自己丟盡了!」薛凌自知之前太過分,要想他立刻原諒是不可能的。她壓低嗓音:「丟了就不能努力撿回來嗎?我的臉已經丟了,難道你也想丟...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2 04:1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小虎子笑道「還有另一個好消息呢!阿源叔說要陪你們回去幾天。」
「真的?!」阿虎不敢置信問「他真這麼說?可他——」
小虎子解釋「源叔說了,他陪你們過去住幾天,順道要回老家一趟,上山給干爺爺奶奶掃墓。嬸嬸支持他陪你們南下,不過她沒法跟着,她還得留下照顧外公外婆他們。」
阿虎「哦哦」點頭。
王青略有些失望,低聲「……凌凌沒法一塊兒去。」
阿虎連忙安撫她,道「沒事沒事,嫂子實在是走不開嘛。」
「嗯。」王青歪着嘴巴開口「快……收拾行李去。」
「哎!」阿虎轉身忙開了
小虎子瞥了一眼手機,又匆匆出門去了。
不遠處的馨園大客廳,眾人也都在討論這個話題。
程煥崇提議「要不,讓大哥二哥他們照顧外公外婆,媽你陪着爸一塊兒回老家吧。」
「我也這麼說。」薛媽媽道「我們每天能吃能動能睡,家裡又不是沒人,一大堆晚輩在,壓根就犯不着擔心。」
薛凌搖頭「不用擔心,但我還是會擔心。阿源早就跟我說了,我們兩個人不能都走開,晚輩們再細心,也比不得我們。」
程煥崇哈哈笑了,調侃「原來在我爸的心目中,我們還是這麼不靠譜的呀!」
「可能吧。」林清之微微一笑「在前輩們眼中,晚輩就是晚輩,除非到了五六十歲,不然都是不穩重的憤青。」
薛揚大笑「我都當爸好幾年了!可只要外公外婆一出現,我就會忍不住想撒嬌!沒法子,男人的成熟度可能取決於你對面坐着的人的年紀。」
「哈哈!你以為人人都是你啊!我可不是!」
「你還不是!撒嬌最多的人就是你!」
眾人都哈哈笑了。
薛爸爸慈愛低笑「你們幾個在我們眼裡,一個個都是穩重靠得住的好青年。」
程煥崇調侃「在爸媽的眼裡,我們通通不是。因為他們的年紀跟我們差得不會太多!」
「其實最主要的原因是家裡不能沒一個主心骨。」薛揚強調「爸和媽是中流砥柱,他們如果都不在家,家裡會一下子失去主心骨的感覺。總有一種容易亂起來沒人收拾的擔心。」
程煥崇附和「對,我也有這種感覺。」
薛凌低低笑開了,道「所以,我和你爸至少得留一個人在家。」
「對了!」薛揚好奇問「鐵頭哥他們還沒回來嗎?」
前一陣子朱阿春的體檢報告出來了,薛桓說她脖子上出現一顆小小的肉瘤,建議儘快處理掉,免得留下隱患。
陳新之和鄭多多都非常重視,商量一番後,決定帶朱阿春去國外做這個小手術,順便留她在那邊休息一兩個月。
本來這是小得不能再小的小手術,壓根不必這樣子大費周章。
但鄭多多擔心她恢復以後就會馬上出院幫忙帶孫子,想趁機讓她休息一段時間,只要在帝都這邊,她就會忙得腳跟不着地,所以建議弟弟把她帶出國去做手術。
陳新之非常贊同,說果園那邊剛好培育了一批新果苗,外加一些租約需要續簽,本來就得過去,便一併安排了。
鄭小異和薛桓見他們都安排得妥妥噹噹的,就沒插手讓他們自行安排。
朱阿春本來不想去,可拗不過兩個兒子,最終只能答應。
「還沒。」程煥崇答「小欣明天提前坐飛機回來,鐵頭哥和阿春阿姨會留多幾天,好像說還有事。」
薛凌算了算,道「他們過去一周多了,快兩周了。」
「對了……差點兒給忘了。」薛爸爸提醒「早些時候多多打電話來,說他要帶着孩子過來吃晚飯。凌凌,你記得讓李師傅準備多多最喜歡吃的蟹黃包和蝦餃。」
薛凌點頭答好,轉身去了大廚房。
程煥崇禁不住調侃「阿姨不在,多多哥和小佟姐就得自己帶孩子。這幾天小佟姐發朋友圈少了,偶爾一兩條都是各種要崩潰的語氣!昨天還發了一條——所謂的養兒防老,竟是養兒子是為了防止自己能活到老,把我差點兒給笑死!」
眾人都笑開了。
「不帶娃,不知道帶娃的各種慘!」
「孩子可可愛愛不煩你的時候,一天能有那麼幾分鐘,就偷着樂吧!我當爸幾年,每天都還在跟幾個紙尿褲鬥智斗勇!」
薛爸爸解釋「這個年紀的孩子都調皮,尤其是男孩子,根本就停不下來。揚揚在這個年紀的時候,只要是醒着,幾乎都是蹦蹦跳跳的狀態。」
薛揚嘚嘚瑟瑟「外公,我當爸了,我是再了解不過呀。過年在國外酒店搞婚禮那幾天,多多哥每天除了曬陽光就是游泳,對我各種冷嘲熱諷,可把我給氣炸了!現在阿春阿姨不在家,奶爸的各種苦,多多哥這次總算是嘗到了!哈哈!」
程煥崇笑嘻嘻;「一會兒等他來了,咱們一塊兒好好嘲笑他!」
林清之禁不住笑出聲「少幸災樂禍,只是風水輪流轉而已。遲早輪到你自己。」
程煥崇忍不住睨他一眼,壓低嗓音「輪到你自己……我不帶。」
「好好好。」林清之無奈低笑「我帶我帶。」
薛爸爸眯着眼睛看着監控,嘀咕「好像是多多的車吧?是不是?喲!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到呀!」
「對對!」薛媽媽附和「看着是多多的那輛車。」
薛揚和程煥崇立刻擠了上前,笑嘻嘻盯着看。
只見鄭多多下車,腳步匆匆走去后座,打開車門擰出一個大包,包沒法拉上,露出紙尿褲和奶粉瓶。
包隨手扔在地上,彎腰進去各種搗鼓,將兒子抱出來。
小傢伙剛離開安全座椅,馬上就跟離弓的箭般「咻——」噠噠狂奔。
鄭多多轉身去擰包,扭過頭驚訝發現兒子已經不在原地,連忙驚慌各種尋找,轉而狼狽追上前,將即將爬上噴泉池的兒子給扒拉下來,抱進懷裡。
下一刻,俊臉上的墨鏡被小傢伙給扒下,一把扔地上。
鄭多多嚇了一跳,慌忙扔了奶粉包,匆匆蹲下去撿墨鏡。
懷裡的小傢伙的雙腳剛着地,立刻掙脫爸爸的手,一溜煙跑前了。
鄭多多撿起墨鏡,連忙追上前,卻發現自己忘了奶粉包,趕忙又回去擰,然後又匆匆追上。
眾人圍在監控前「哈哈哈哈……!!!」
,content_nu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