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幸孕寵妻戰爺晚安
幸孕寵妻戰爺晚安

幸孕寵妻戰爺晚安洛詩涵戰寒爵

標籤: 幸孕寵妻戰爺晚安 戰寒爵 洛詩涵 都市
「洛詩涵戰寒爵」的《幸孕寵妻戰爺晚安》小說內容豐富。精彩章節節選:有很多書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幸孕寵妻:戰爺,晚安!》的小說,這本小說是作者言安創作的現代言情小說,小說的內容還是很有看頭的,比較不錯,希望各位書友能夠喜歡這本小說。洛詩涵用了兩輩子都沒能捂熱戰寒爵的心,最後狠心設計了他,帶着肚子里的寶寶遠走高飛。五年後。洛詩涵剛出機場,就被某人強行綁回家。戰寒爵掐着...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18:4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隨即,警員們將郝建的筆記本電腦帶回了警局。
他的作案嫌疑幾乎被排除了。
無論是從身形還是作案時間,抑或是作案手段,郝建都不具備。電腦里也沒找出什麼可以拿出手要挾人的視頻或照片。
不過,他對雷佳佳的近況肯定相當了解。不然,他又如何能點到對方的死穴呢?
「警官,我真的不知道是誰殺了她….今時不同往日了,人家上下班都有人接送。我們想靠近說句話,都近不了身呢。」郝建求饒式的說到。
「你可別在這兒耍滑頭。你說,人家姑娘下班有人接就算了,上班還有人送?誰啊?她的新相好,這麼大度啊?」
胖胖的老熊微微一笑,順着郝建的話就往下問。
一時間,大眼對小眼。
「哎行了熊警官,咱也不互相浪費時間了好不。」
「好啊,你倒是告訴我,到底是咋回事啊?」
老熊一樂,打了半天太極,不就等着郝建下面的話呢。
「呵,以前啊,她老喜歡買假名牌包充門面。畢竟,做她們這行的,都是明碼實價。誰還真的把她當回事?把她當祖宗的供着啊。
但前段時間,她好像是傍上了個真大款。穿的戴的,眼看着就跟之前不一樣了。
我估計啊,也沒少攢下錢來。」郝建晃着腿兒,幽幽說到。
「也就是那個時候,她跟你提出要分手啦?」老熊問。
「呵,是啊….人家就要飛上枝頭,要上岸了。」
「那個男人叫什麼名字、是做什麼的,你知道嗎?」
「不知道,她沒提過…但我經常看到一個男的,打車送她去鑽石人間,夜裡也經常來接她。」
」打車?對方沒有開車嗎?」
要說一個男人出手闊綽,那應該也有自己的交通工具吧。為什麼要打車呢?
「他沒開車,也沒進鑽石人間。就是接送。」
郝建搖了搖頭,篤定的說到。
「那你看清對方長什麼樣子了嗎?」
老熊停下了正在記錄的手。
鑽石人間的老闆娘提供的大哥名單,可都是店裡的常客。
而現在郝建口中的這個人,卻只是接送雷佳佳。沒名沒姓的,這麼一來,可不太好查咯。
郝建搖了搖頭,說自己沒看清對方的長相。
【郝建】他老戴一副墨鏡。身高,一米七五左右吧。年齡應該不大,我看到他身上穿的衣服,都是些知名的商務品牌。每次他就在鑽石人間門口停留一會兒,基本都不下車。呃,最近這些天,確實….沒看見他們了。
【老熊】嗯,你是特別留心觀察,才注意到了這個人啊。
【郝建】呃…嗯…….
郝建有些尷尬的笑笑,不再多說。這會兒他倒是又給自己找到了新的理由,找雷佳佳要錢這事兒,他就是瞎貓碰上了死耗子,蒙對了人。
此時,老熊感覺,他口中的這個時常出現的「守護者」,嫌疑反而更大。
之前他跟被害人關係那樣緊密,還常伴其左右。可雷佳佳失聯這麼多天了,他不僅消失不見,也沒問問會所里的人,對方去哪兒了嗎?
【緊張短音效】
鑽石人間門口可是設有多個監控攝像頭。
但由於性質特殊,要是沒發生什麼事兒的話,影像基本上每隔幾天就都被清理乾淨了。
昨兒夜裡,掃黃打非部門直接接手。將老闆娘和店裡的人員悉數控制起來,會所現在處於關張整頓的狀態。
好幾十號人,沒有一個說自己曾經看到過那個經常接送雷佳佳的男人。
但很顯然,這個「墨鏡男」也具有重大的作案嫌疑。警方必須儘快的把他給找出來。
搜尋他的重任,暫時就交到了信息科的手裡。
何晴她們聯繫了東城區交通管理部門以及幾家的士公司,請對方協查鑽石人間附近的道路上,近半年來的的士通行與載客記錄。希望從中再發現進一步的線索。

第二天一早,出外勤的警員們就出發了。
警方正順着三條主線,擴大調查首先,發現屍塊的兩處後巷附近,仍然是追緝拋屍者的重要現場。兩組警員們繼續對周圍的住戶、商戶以及街坊四鄰進行走訪排查。
另外,雷佳佳在東城的住處,也是一條必須深挖的路徑。
沈北北和顧新城也加入了走訪問詢的隊伍之中。
「哎呀你們真的確定,那個被…啊?….是我這裡的,那個租客?」
房東徐大媽五十齣頭了,她都不敢大聲說話,只是驚恐的比比劃劃,努力消化着警員們剛剛告訴她的信息。
這套出租的兩室一廳,是他們家的老房子。但說起來樓齡也並不算久,一直保養得當。
雷佳佳在一年多以前租下了這裡,一直相安無事。再過兩個月,就要滿兩年了。
她對這姑娘的印象還蠻不錯的。中間因為電器老化、傢具維修等問題,她找人處理時也來過幾次。看到屋子裡乾乾淨淨的,心裏還挺高興的。
沒想到….警方剛才對她說,這姑娘的職業,可有些拿不出手。
「徐阿姨,您就沒感到奇怪,她一個年輕姑娘,怎麼獨自租這麼寬敞的兩室一廳呢?」
「我…我真沒想到她是…做皮肉生意的啊。她來看房子的時候,穿的很職業很得體的的。小姑娘雖然年紀不大,但說話辦事都挺幹練。
我也問她是做什麼工作的?誒,以後會不會跟別人合租?她說她就在附近的外資企業上班,收入還行,一個人負擔得起。家裡人也不願意她跟其他陌生人一起住….
我就想着是個被家裡人捧在手心的好姑娘。哪知道會是這種情況啊?我又不是查戶口的…..」
徐大媽有些委屈的嘟囔着。
雖然警方告訴她,被害人的遺體並不是在這間屋子被分解、處理的。但她還是一臉的後怕與後悔。
那姑娘長的水靈,個子也高挑。租金都是按時繳納,說話也客客氣氣的。
作為房東,她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會捲入一起如此可怕的命案調查。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