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遊戲›新城追兇
新城追兇

新城追兇廖捷沈北北

標籤: 新城追兇 沈北北 遊戲 顧新城
看過很多遊戲小說,但在這裡還是要提一下《新城追兇》,這是「廖捷沈北北」寫的,人物沈北北顧新城身上充滿魅力,叫人喜歡,小說精彩內容概括:一座充滿活力的新興沿海城市,看似平常的生活中,卻發生了種種離奇的犯罪案件,「特調組」警員們憑着過硬的業務能力和重案必破的決心,抽絲剝繭、鎖定真兇。...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03:5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兩輛警車在環山公路上快速疾馳。時隔十七年,再走這條路,老熊的心裏咚咚直跳、眼前浮現出當初辦案時的一幕幕景象。
「咱們到了。」
「誒?這地方,好像有人打理啊。」
等警員們抵達匡家大宅時,並沒有看到預想中雜草叢生的零落景象。
相反,院子里很整潔,看上去是有人照料與維護的。
繼續往裡走,老熊聽到了一陣咕嚕嚕的水花聲。
池子里有魚?
幾人連忙快步上前,果然,看到原來的噴泉池一周都注滿了水。水有些渾濁,水面還有微微的臭味。突然,一條頂着兩個大白眼珠的小黑魚冒出了水面。吐了一團絨球後,立刻又鑽到了水下。
」是大鋼牙?!」
「沒錯,我也看到了。」
「趕緊告訴廖隊他們。」
幾人面面相覷,簡直不敢相信剛才所見。
早該廢棄的宅院里,不僅有人打掃,還豢養了非法培育、繁殖的有害物種?
老熊立刻打電話,向「特調組」彙報了這裡的情況,請求專家組與法證人員一同前來查看。
「老熊,你過來看看這邊!」
這棟三層小洋樓的門窗都上了鎖。姚大龍和蔣科繞到了屋子後頭,立刻就發現了不對勁。
房子後面開出了一條水泥小路,上面鋪滿了鵝卵石,想必當初是做了防滑設計。但現在,後門這裡被砸出了兩處大小明顯的破裂。就像是有什麼重物,被人從樓上推下,砸到了這裡、又往前滾了一下。
「向卉,之前該不會是被他們帶到這裡來了吧?」
姚大龍皺起了眉頭,額間冒出了一絲冷汗。
「咱們先守在這裡,誒,大家都離遠一點。等法證的同事到了,讓他們仔細檢查檢查。」
「好!」
不久,增援小隊迅速趕來。
專家組帶着捕獲工具,打撈確認,水池裡養着的的確就是「亞馬遜大鋼牙」。
整個池子里有5條尚未成年的幼體,有三個月大了。
「師兄,草皮上有被沖刷過的血跡。麻煩你們仔細採樣。我跟老胡上樓看看去!」沐沐對秦子恆說到。
「好。」
法證人員在鵝卵石小路以及附近的草皮上,發現了血跡反應與血跡殘留。
秦子恆正埋着頭,搜集着周圍的草皮與土壤。小路上有成片的流淌型血跡,也有噴濺狀的點狀血跡,更有一條曾被拖動了五六米的血痕。
一定是有人或者動物在這裡身受重傷,又或者,當場而亡。
但隨後,有人快速地清理了現場。當天還曾下過雨,大量血跡並沒有得到即時的處理,滲入了一旁的草地與土壤中。
當然,這也給警員們帶來了鐵一般的物證。
現場所有人人都心照不宣,默默等待着檢驗結果。這些血跡屬於何人?是不是向卉呢?
小樓的門終於被打開了。一具巨大的恐龍仿真骨架,映入警員們的眼帘。
這裡,被打造成了一棟私人標本館。
屋子裡的生活傢具都被撤走了。取而代之的是各種動物標本。有的是壁掛,有的是懸吊,有的是大小不一、卻又錯落有致的擺件。
水懶、獾、狐狸,紅松鼠、綠啄木鳥,有的裝在玻璃展櫃里,有的,就直接暴露在空氣中。
再上二樓,藏品更加豐富、並且升級了。好多動物,沐沐和老胡都叫不上名字,只有貓頭鷹、梭子魚、松雞和畫眉這幾個,勉強能對上號。
看來,匡海傑把大量定做的標本藏品,都放到了這棟小洋樓里。
這段時間他行事謹慎,並未在警員們的盯梢中來過匡家老宅。要不是老熊他們很快想起十七年的舊案,「特調組」還未必能將注意力放到這裡來。
警員們來到了三樓,在看清房間里的擺設與構造後,沐沐立刻放下檢驗箱,準備開始工作。
三樓放着一條體長接近三米的「大鋼牙」標本,它被裝在一個狹長的玻璃展示櫃中。此時,這個柜子被直接放在地毯上。但在它的左邊,有一塊兩頭高、中間凹的大石。
它與在府河野池塘、向卉沉屍地發現的那塊大石,簡直是一模一樣。
小洋樓里每層的挑高接近兩米七,但三樓最為特殊,它被大規模改造過。
靠近後門鵝卵石小路的一側非承重牆面,被鑿穿並安裝了兩扇對開的落地門。
「看來,這個展示櫃原本是放在一對石台上的。」
「沒錯。有人為了把這條「大鋼牙」弄進屋子裡,還特意改了房屋結構。展示櫃和配套的墊腳石,都是從三樓直接懸吊進來的。」
老胡慎重的點了點頭。
二人配合行動,立刻在屋子裡,特別是落地門旁搜驗起來。
坐鎮碧波警局的廖捷,陸續接到從現場傳回的消息。
他派出人手,將已經處於警方盯梢狀態的匡海傑與胡書俊,分別帶回警局。
審訊室里,廖捷開門見山的對先被帶回來的胡書俊提出了質詢。
「胡書俊,我們在匡海傑名下產業里,發現了大批非法製作的動物標本。尤其是這條,成年雄性「大鋼牙」。經專家鑒定,它在最近兩年才製成交付的。其製作技法,以及展示櫃中的造景材料,似乎也都出自於你這位「標本大師」的手筆?怎麼樣,你想說點什麼嗎?」
因涉嫌違法將二級保護動物、以及國家嚴禁入境的外來物種,製成動物標本出售。目前,「快樂的骨頭」已經被查封。
胡書俊的幾名助理,也一併被帶回來問話。
上次,警員們去工作室調查時,這些傢伙們各個演技精湛、不說實話啊。
「我,我不清楚啊。能做這些標本的,碧波市也不止我一個。」
胡書俊低着頭,不復文雅深沉,看來還想要狡辯一番。
「胡書俊,我勸你還是不要浪費時間。專家組正在一一鑒定那些標本,經偵科也正在一筆筆調查你的收入來源。還有,滇南警方準備重啟對你的調查。你做得那些事兒,我們肯定一件件都給你對上。
現在,你還是先想清楚,是要繼續裝糊塗?還是主動坦白?這就看你個人的選擇了。」
何晴冷冷的開口。警員們並不願意與這條「小魚」,過多糾纏。
胡書俊眼睛滴溜溜的直轉,顯然是在猶豫。但他遲遲沒有開口。
「你知道匡海傑一直在偷偷培育「大鋼牙」嗎?你去過匡家大宅吧,那條三米長的大鋼牙,是從哪裡運來的?還有,匡海傑跟向卉是不是在你的工作室碰見過?他對什麼要對人家女孩兒下死手?對方究竟看到了什麼?」
廖捷連續追問着。
他當然知道,胡書俊默不作聲的原因。
非法制售動物標本的事兒查的七七八八,對方根本無從抵賴。胡書俊之所以不敢表態,是因為他一定知道向卉被害案的更多隱情。甚至?直接參与了這場血案。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