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她是肥妻焊婦一花昭 葉深
她是肥妻焊婦一花昭 葉深

她是肥妻焊婦一花昭 葉深花昭葉深

標籤: 她是肥妻焊婦一花昭 葉深 靈異 花小玉 花昭
小說《她是肥妻焊婦一花昭 葉深》,超級好看的靈異小說,主角是花昭花小玉,是著名作者「花昭葉深」打造的,故事梗概:穿越到一個又黑又丑又胖的刁蠻村婦身上怎麼辦?穿越到正在「強人所難」的時候怎麼辦?一次中獎,馬上當媽,怎麼辦?......想想原主的記憶,將來的一對雙胞胎寶寶真是又可愛又可憐,孩子他爹,也是帥出天際......那她就勉強收了吧!至於黑胖丑,沒關係,把被妹妹騙走的金手指搶回來就好了!...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8 13:5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花昭一笑,沒有否認,現在事情板上釘釘了,說兩句題外話也沒什麼關係了。
「它現在是流浪狗。」花昭回頭招了招手。
一隻大黑狗在幾人十幾米外坐下,尾巴搖得歡快,朝花昭討好地吐着舌頭。
「等我回京城的時候帶着它,給它找個家。」花昭道。
這狗真的很聰明,不是每隻狗都有這智商的,她喜歡。
但是自己家已經養着2隻狗了,而且是一對,她總不能給它們填個第三者過去,那樣對三隻狗都不好~
不過她會給它找個家的。
「有什麼技巧嗎?」齊飛鴻好奇道。
「天生的,招動物喜歡,你學不來。」花昭道。
齊飛鴻點點頭,他真信。
不然呢?他不信這世上有這種訓狗技術,人有那技術訓,狗都沒有那智商配合。
這玩意天生還是挺忠心的。
靠藥物訓練?誰吃飽了閑的研究這種葯。
「走,吃飯去吧。」齊飛鴻道。
大勤一笑,她還以為他顧左右而言他是想拒絕她呢,沒想到倒是乾脆地答應了,一點不扭捏,真男人!
「有什麼好館子推薦一下?我人生地不熟的。」花昭道。
「嗯,跟我來。」齊飛鴻爽快道。
然後七拐八拐,領花昭去了一個工廠邊的小飯店。
門臉不大,就是個蒼蠅館子,屋裡七八張四人桌。
但是爆滿。
外面還有人因為來得慢沒桌很懊悔,嚷嚷着讓老闆明天給他們留桌。
老闆脾氣卻很大,一口拒絕。
「不行,我被人放鴿子放怕了,生意差點干不下去。」50多的老闆說道。
「那是有人故意整你,我又不整你!咱們都是老顧客了,打了好幾年的交道了,你還不信我?」一個沒等到桌的男人道。
老闆依然搖頭「之前整我的都是這種老顧客。」
男人也知道這茬,頓時幫他罵了半天,悻悻地走了。
「現在怎麼辦?等?」大勤站在齊飛鴻旁邊問道。
她悄悄抬頭,比量了一下自己和齊飛鴻的身高差。
好傢夥,她自覺不矮,一米六六,頭頂卻只到齊飛鴻肩膀,站的近了她就得仰頭看他。
齊飛鴻沒有回答他,而是朝老闆喊了一句「爸。」
一句話頓時讓大勤渾身緊張,爸??
這飯店老闆是齊飛鴻的爸爸?
剛才沒注意,現在仔細看,果然,長得有點像,一樣的冷臉,一樣很高。
齊父抬頭,看見齊飛鴻,一張臉頓時笑出了褶子。
冷臉?你肯定看錯了!
「我大兒來了!今天怎麼想起來家吃飯?哎呀,招待朋友?還是女同志」
齊父的臉頓時變了,緊張兮兮地朝後喊道「他媽!他媽!冰箱里還剩下啥?雞鴨魚肉的都別賣了!好大兒帶着女同志來家了!」
後廚頓時想起乒乒乓乓的聲音,不一會兒一個女人慌慌張張地跑出來。
看到站在齊飛鴻身邊很近的劉大勤,她頓時一臉驚喜地雙手合十,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周圍的食客都看着一家人。
花昭趕緊帶着弟弟妹妹站遠一點。
只有大勤還獃獃地站在那裡,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齊飛鴻的一張臉已經黑了。
「這不是我同事!你們想什麼好事呢?趁早打住。」齊飛鴻轉身叫幾人跟他一起進去,一邊道「不過好菜倒是可以給我上來,我要招待朋友。」
「不不不,我請客我請客。」大勤立刻道「之前說好了是我請客,感謝你,怎麼能讓你破費。」
路過齊父齊母的時候,大勤小聲打個招呼「叔叔阿姨好。」
「啊好好好!你好你好。」齊父齊母失望的臉色又回暖了,直接跟在幾人身後進了後院,前面飯店都不管了。
食客叫都叫不回來。
後院原來別有洞天。
這是個不小的四合院,被用來當飯店的蒼蠅館子只是它的一半南屋。
穿過後廚,是個200來平的大院子,大院另一邊才是一溜5間正房。
院子里鋪着青石地面,乾乾淨淨地什麼都沒有。
五間大瓦房窗明几淨的。
齊飛鴻領着眾人進了最近一間。
這間像是單獨設立出來的私人包廂,不過跟客廳自己家的相連。
一看就不是招待外人的。
大勤突然笑了一下。
花昭也微笑,這個齊飛鴻倒是一點不古板,別看冷着臉,其實很圓滑,知道怎麼跟她們拉進關係。
請到家裡來吃飯,可比在外面飯店吃一頓強多了。
這關係一下子就拉近了。
齊父齊母站在桌子邊,跟兩個服務員似的問道大勤「姑娘,你想吃什麼?」
他們已經把兒子帶回來的幾個人都觀察一遍了。
2個男的忽略掉!
一個女人雖然漂亮,但是太太太漂亮了,一身氣質也絕然,跟他兒子不配。
一個又太小,還是個孩子。
就這個剛剛跟他們打招呼這個,又自然坐到他兒子身邊這個,有戲
大勤被兩個老人姻親的眼神盯得有些發毛,臉皮都紅了,說道「我吃什麼都行,我不挑的」
「那你們想吃什麼?」齊父這次問道其他人。
既然是在自己家吃飯,誰還好意思張口要菜單?那是情商欠費。
而且既然是自己家的館子,什麼請客不請客,下次再說吧。
「叔,我們都不挑,有什麼吃什麼。」花昭道。
齊父笑了「那你們有什麼忌口的?蔥姜蒜、韭菜、香菜、辣椒?不吃什麼?」
「都吃。」大勤道。
「好嘞!你們坐着,我去給你們炒菜,馬上就能吃了!他媽,你先給他們把涼菜端上來,再倒一壺茶!」
兩人馬上動了起來。
大勤坐不住了。
她也懂人情世故,天生就悟這方面,花昭再一教,她就更會了。
在人家家裡吃飯,像在飯店似的乾等着吃,等着人伺候就太過分了。
她又不是第一次上門的媳婦要拿嬌
大勤拖着小勤站起來,去廚房幫忙忙活。
大偉小偉不好意思擠廚房,哪裡也擠不下,倆人就把房間里的活包了,端茶倒水的,不用齊母伺候。
齊飛鴻臉上的冰雪也融合了,不像在外面一樣端着,輕鬆自然起來。
花昭這幾個弟弟妹妹倒是不錯,被教得很好。
沒學得他們姐姐那麼狠
不對,劉大勤其實挺狠的,當街就敢抹人脖子。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