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舒聽瀾
舒聽瀾

舒聽瀾今日宜偏愛

標籤: 瀾瀾 舒聽瀾 都市
「今日宜偏愛」的《舒聽瀾》小說內容豐富。精彩章節節選:卓禹安想,舒聽瀾這姑娘是不是瞎?他若不愛她,何必事事體貼、照顧周到,擔心她吃不飽、睡不暖,把她的感受放在第一位?舒聽瀾看他一眼,淡然回應:「嗯,是我不愛你。」卓禹安被噎住,知道她沒心沒肺,沉默片刻:「也行吧,不管你愛不愛,我先愛了。」後來,某人被打臉,網上有個調查問卷:你學生時代的學霸,現在怎麼樣了...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5 18:5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她的聲音,溫柔又有力量,演講完之後,得到底下雷鳴般的掌聲。真誠、真實,永遠是最打動人的。
她演講完之後,是嘉賓捐款的環節,這是媒體最關注的重點,整個現場的氣氛到底頂點。
她在後台聽着主持人高亢的聲音,最終陸垚垚因為加入了顧氏集團臨時的捐款,捐款金額以壓倒性的優勢獨佔第一。
活動進入尾聲,大部分嘉賓完成捐款環節之後便離開了,陳檸回在後台整理資料,門響了兩聲,便見到許昭和陸垚垚站在門口,朝她笑了笑,走了過來。
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見到明星,尤其是兩人都光彩奪目的漂亮,她難免有一絲緊張。
陸垚垚簡單說明來意:「我覺得你們的基金會很有意義,我以後能參與你們的活動嗎?」
她平時對各種慈善組織捐款很多,但真正讓她想參與的只有這個,主要是女孩的演講打動了她。
陳檸回想到會長說的,要給基金會找一位形象大使,她幾乎是第一時間就確認,可以邀請陸垚垚為形象大使。
她做事很果斷,縱使網上對陸垚垚有些不好的風評,但是她更相信自己的判斷,因為一個人的眼睛不會騙人,她是第一次看到一個成年人的眼眸會那麼清透,不被任何俗事侵擾,裏面有光、有溫度。
所以沒有任何猶豫,開心地回答:「好啊,我們會長正在讓我找一位基金會的形象大使。」
說完,又覺得自己這話有些唐突,所以加了一句:「如果您有時間的話。」
陸垚垚很爽快答應:「當然。」
之後三人在後台留影。
陳檸回是第一次跟明星打交道,她們比她想像中的好相處多了,照片里,許昭和陸垚垚都是穿着晚禮服,只有她穿着簡單的恤牛仔褲,許是因為私下的合影,兩位明星都笑得很親切,畫面很和諧,並沒有任何突兀。
她經過同意,把照片發了朋友圈。
發完就去忙別的事了,等晚上回到寢室宿舍的時候,才點開朋友圈看,好幾排的點贊名單里,赫然出現一個熟悉的頭像。
她不可置信點開看,真的是宋京野的,她鼻尖忽然發酸,他終於肯主動理她了。
點開無數次點開過的聊天框,他最後的回復還停留在大一上學期,之後的三年里,一直是她發消息,永遠石沉大海。而這兩年,她也很少再給他發消息了,只是偶爾彙報一下自己的學習進展。這是她表明自己態度的一種方式,她不會再對他有任何非分之想,她在努力做自己的事情。
想起鄭科跟她說的,他要調任回京的事,所以鼓足勇氣,她發了一條信息過去:叔叔,你什麼時候回京工作?
原以為他會繼續不回復,但是到她快要睡覺時,手機忽亮:暫緩。
陳檸回:你還在西北嗎?
「嗯」
「我們下個月也要去西北,要拍個公益片。」
發完,對方又不再回復了。
但這短短的對話,對陳檸回來說已經足夠了,甚至是奢侈,他終於肯跟她說話,不再厭惡她了。
之後幾天,她主動約垚垚見面,把形象大使的工作合約簽訂,然後再着手準備去西北拍攝公益片的工作。
心裏多少是有點小心思在的,想着趁工作之便,有理由去部隊看他,哪怕只是像以前那樣,在家屬樓的窗戶,看着訓練場的他。
她在西北的行程,一直默默發著朋友圈,當然,是只針對他可見的朋友圈,目的是為了等她工作完,回部隊時,會顯得順理成章一些.
那晚,剛發完朋友圈,他忽然一個電話打來:「你們要去xx鄉?」
「是的。」
宋京野沉默片刻,穩健的聲音傳來:「明早在酒店等我,我送你們去。」
xx鄉很偏僻,又是去暗訪,存在一定的危險。那一晚,陳檸回因他突如其來的關心而輾轉發側,心裏全是感動,她想,他是因她過去的經歷,所以特意陪她去那個窮鄉僻壤,他始終是關心她的。
她一夜沒怎麼睡,很早就在酒店的大門口等着,直到遠遠看到他開着一輛黑色吉普過來,全身黑衣黑褲從車上下來,她才知道不是做夢。
她開心地跑過去:「叔叔。」
「嗯。」他只淡淡看她一眼,之後眼神落在了她身後的垚垚身上,雖然眼神只是轉瞬即逝,甚至沒有跟對方打招呼,但陳檸回猶如被澆了一盆冷水,什麼都明白了。
朋友圈的那個贊,今天的陪同,皆是因為別人而來。
女孩的心思最敏感,也最通透。
說傷心,也不傷心,因為他本就不屬於她;
說不傷心,又傷心,原來他喜歡這樣類型的女生,原來他喜歡一個人時,會如此體貼和溫柔。
他看垚垚的眼神已很克制,但卻在垚垚不知情的情況下,目光一直追隨着她。
在半路的小飯店,他默默去後廚交代飯菜要乾淨,要清淡;
在旁邊的小賣店,默默買了最貴的水和零食;
開車時,雖然目視前方,但是每次垚垚一開口說話,他的唇角總是不自覺上揚的;
遇到危險時,他把垚垚緊緊護在懷裡;
垚垚因被扯了頭髮大哭時,他心疼地替她吹吹,笨拙地安慰。
他這樣的人,喜歡一個人,怎麼藏得住?
所以當垚垚的先生趕到,他落寞地退到車的另一側時,陳檸回只覺得心裏疼得厲害,因為感同身受,所以心疼他。
她多希望他有一份正常的感情,他的所有付出都能夠得到回應。
她希望他幸福。
從西北回來之後,陳檸回的內心前所未有地變平靜了,把這份感情埋在心裏最深處,再也沒有碰觸過。
回到北京之後,她的研究生考試成績很快就下來了,毫無懸念,分數遠超過錄取線,後期的面試更不必擔心,因為她想報的那位導師之前就向她拋出橄欖枝了。
去導師辦公室報道的時候,就見徐淏辰也在裏面,四年的大學生涯沒把他養胖,還是清瘦的樣子,但是氣質卻已有顯出一絲儒雅來。
他是保研生,和她同一位導師,見到她進來時,他先開口了:「小師妹,等你很久了。」
明明同屆。
「早你一天被趙老師收入麾下,那也是你師兄。」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