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神秘老公又醋了
神秘老公又醋了

神秘老公又醋了秦瑟厲赫鳴

標籤: 江星涵 靈異 神秘老公又醋了 秦瑟
主角秦瑟江星涵出自靈異小說《神秘老公又醋了》,作者「秦瑟厲赫鳴」大大的一部完結作品,純凈無彈窗版本非常適合追更,主要講述的是:生日宴,秦瑟被家人送到油膩老總房間。逃跑成功,卻又誤闖進神秘大佬套房! 一覺醒來,秦瑟丟下2毛小費,瀟洒走人! 第二天,秦瑟發現嫁過去沖喜得對象是昨天的野男人?! 「秦小姐,奶奶讓我們早生貴子。」 「厲先生,你是奶寶男嗎?奶奶說啥你都聽?」 「當然不,奶奶只是剛好與我想到一起了。」 「不...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4 01:3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畢竟大家都是成年人,沈煙也不可能像提醒小孩子一樣提醒王卿。
只是他們作為朋友,所以她才會提這麼一嘴。
宋楠身邊也有姐姐在,所以沈煙並不擔心。
只是王卿到現在還孤身一人,而且他平日里也大大咧咧的,看起來對很多事情都不拘小節的樣子。
王卿吞了那一盤子菜之後,總算覺得胃裡有點東西,後面吃的就慢了。
而方尹也注意到了他的動作,等他離開廚房之後就走到他身邊和他聊了起來。
「最近一段時間很忙嗎?」
他是因為在調查車禍的事情,都沒和他們多聯絡。
如果換成充錢的話,他們之間的狀態彼此都是清楚的。
王卿擺擺手,「也沒有那麼誇張,你還不知道我家嗎?就是一陣兒一陣兒的。
現在已經基本結束了,也就這段時間忙一點,之後想忙都忙不起來了。」
王卿的家裡倒沒有多麼複雜,只是親戚多,個個都對他們公司虎視眈眈的。
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家裡的長輩對他施加了很大的壓力和期望。
畢竟誰也不希望自己的產業落到他人的手裡。
「車禍的事情已經查清楚了,後面有什麼事情你也能找我幫忙。
再怎麼忙,也不能忘了吃飯。
你可別忘了你當初胃病發作的時候,可是直接進了醫院。」
方尹皺着眉頭,王卿對他來說就像是個弟弟,王卿不僅年紀小,而且和他們做了朋友之後,身邊也總是有人照顧着。
當年在國外留學的時候,有一次瞞着他們出去打工忘了吃飯,後來就直接去了醫院。
那一次可把他跟宋楠嚇壞了。
不僅是冬天,而且他們身上又沒什麼錢,萬一真的嚴重了,他們甚至不知道能不能治好。
王卿也想起來當年那回,好在他那時還年輕,看了一晚上也好了七七八八。
不過他也記得方尹在拿到小時工的工資之後,就又帶他去了一次醫院。
醫生也叮囑過他絕對不能再忘記吃飯了,他的胃已經受傷了,可經不住他那麼糟蹋。
「哥,你跟嫂子就放心吧,我知道要照顧好自己。
再怎麼說我身邊也有個秘書,他也會提醒我吃飯。
今天實在是忘了,我又想着晚上來聚餐,肯定有好多好吃的,也就沒吃了。
你就放心吧,下次我也絕對不會這樣了。」
聽到王卿一臉認真的保證之後,他才算放心。
他起身去了廚房裡給他倒了一杯溫水來,「剛剛就應該讓你先喝點水的,現在胃有沒有難受?」
王卿笑了笑,接過來這杯水。
「哥,你跟嫂子還真把我當成易碎品了啊?」
儘管嘴上在調笑,但是他心裏是很受用的。
他的朋友們都在真心實意的關心着他。
就算這段時間再怎麼累,回到這裡,他也卸下了全部的負擔和面具。
方尹看着他把那杯水喝完之後就去了廚房繼續幫沈煙的忙。
「還差一個菜,你別進來了,一廚房的油煙味。」
方尹當然不在乎,他接過沈煙手中的鍋鏟。
「剛剛我已經提醒過王卿,你也不用擔心,他都這麼大了。」
沈煙彎了彎眼睛,「你提醒了他就好。
胃格外的脆弱,可不能掉以輕心,更不能仗着現在還年輕就不當一回事兒。」
「我已經提醒過他了,我們還在他身邊呢,不要緊。」
等到菜上齊的時候,人也都齊了。
「哥嫂子,你們兩不得說兩句嗎?」
王卿起鬨道,他就是一個人來瘋和自己的朋友在一起,就更收不住了。
「少說幾句,少說幾句,我都餓了。」
Neo看着桌面上擺着的菜,止不住的咽口水。
大傢伙兒都笑了出來。
方尹象徵性的舉起酒杯,「也沒什麼好說的,不過我們有空就聚一聚也很難得。
希望這個習慣能夠一直保持下去。」
沈煙補充了幾句,「這段時間以來大家都辛苦了,無論是我還是你們。
也不說別的,希望所有人都能平安健康,順順利利的度過每一天,這樣就很好了。」
沈煙臉上始終帶着笑,但是這話卻很戳他們的心窩子。
他們也都知道方尹和沈煙上次車禍經歷了什麼。
只是人幸運,所以現在還能齊聚。
萬一出了個意外,他們誰也不敢去想後果。
「就像沈煙所說,我們每個人都要平安健康。」
「平安、健康——」
大家碰了杯之後,全都一飲而盡。
而方尹跟沈煙都沒有沾酒水,他們還要照顧孩子呢,喝多了總歸是不好。
等到開始動筷子之後,大家的話都少了很多。
「還別說,就這松露炸雞這一個月沒吃,我真是煞是想念啊!」
王卿咽下嘴裏的這口炸雞,又忍不住伸了筷子。
「你能不能把嘴裏的東西吃完了再說話?」
宋楠忍不住吐槽。
「怎麼了?你現在想起嫌棄我來了,小時候咱們可是穿着開襠褲的時候就在一起玩兒了。
你現在才嫌棄是不是太遲了一點!
最好讓你沒有食慾,這盆炸雞我瞧着還不夠呢!」
方尹默默吃着,不參與他們關於童年的回憶。
「你就得瑟吧,不過這炸雞我可一塊都不能少。」
宋楠眼疾手快的又夾住了一塊雞腿放到高雪的碗里。
「快吃,別等會兒又被夾走了。」
Neo和王卿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
不過他們也都習慣了。
誰讓這現場就他們兩個單身的呢?
還有一個單身的三木卻趕不過來。
他們倆人化悲憤為食慾,更是專註於眼前的菜,不去看這礙眼的兩對情侶。
等吃完已經是一個多小時了之後。
大家都坐在沙發上,反正今晚他們也不回去了,沈煙想了想,徵詢了大家的意見,直接放了一部電影,一起看。
「我都不記得上一次去電影院是什麼時候了。」
方尹在沈煙的耳邊這樣說道。
他們這群人,可能旗下有電影院,但是自己親自去電影院觀影的次數少之又少。
「那要不要下一次我們一起去一次?」
沈煙也有一段時間沒有去了,如果是跟方尹一起的話,她會很樂意的。
「好啊。」
只是他們誰也沒有想到這一次的約定,居然到了幾年之後才得以實現。
他們這些個朋友約着放鬆了好幾天,就在大家都快忘了車禍這件事的時候,老虎突然聯繫了方尹。
「霍先生,我們已經在白玉清提供的地址找到了Leo,現在他們兩個即將被送去C市。
不過在離開之前白玉清說想見你最後一面,她有些話要跟你說。」
方尹有些不快,「隊長,難道你每處理一件任務的時候,都會替這些犯人們說這些話嗎?
我不知道為什麼,你要替白玉清傳遞消息,她也不是被冤枉了不是嗎?」
老虎當然知道方尹有多不樂意,只是不過是幫着提一嘴的事情而已。
白玉清恐怕後面有許多日子都不能再和方尹見面了,他就想着提一嘴也沒什麼關係。
「是我的問題,不過我話已經帶到這兒了,霍先生想去或是不去都沒有關係。」
老虎並不覺得方尹的動怒有多麼危險。
他認為這個世界上能威脅到他的人,還沒有真正出現。
方尹的回答是直接掛斷了電話,沈煙在一旁也聽到了這些話。
「你心裏想去嗎?如果你想去的話,那就去吧。
總歸也是你的初戀,這麼多年了,徹底做一個了結,也不是什麼壞事。」
沈煙倒不是在裝大方,她只是真的覺得,多年前在方尹最需要白玉清的時候,她轉身離開連一句道別都沒有給方尹留下,這件事一直都放在方尹的心裏,他們之間始終要做一個告別的。
而方尹也需要徹底的將這件事從他的回憶里刪除。
「你想多了,我只是不想再見到那個女人。
而且從前的事情我已經忘得七七八八了。
尤其是在我認識到白玉清的本性之後,我也知道當年她會去做那樣的選擇,恐怕也是看到那段時間霍家的情況並不好。」
沈煙有些無奈,他們都清楚白玉清會離開左不過是因為這個原因。
「不如我們就去看一下吧,說不定她有其他的話想跟你說呢。」
方尹有些疑惑的看着沈煙,平日里沈煙在他面前並沒有掩飾過對白玉清的討厭。
為什麼這個時候卻反而勸她去看一眼呢?
沈煙也說不清自己在想些什麼,只是現在白玉清已經被抓起來了,這個女人對他實在沒有威脅,也不會再傷害到他的家人了。
可能潛意識裡她覺得自己已經是贏家,也可能是在那一天知道Leo也沒有喜歡過之後,她心裏覺得這個女人還是可憐的。
沈煙知道自己這樣做可能會很小家子氣,白玉清傷害她那麼多,完全沒有必要。
可是她總覺得這一次如果不去的話,或許會在他們的生命里都留下遺憾。
她不想讓方尹過了很多年之後,還記得白玉清這樣一個人。
與其讓他回憶惦念,還不如讓他現在就去見了那個女人,徹底對過去釋懷。
「白玉清,外面有人要見你。」
聽到特別處的人這麼說之後,白玉清露出一個笑容來。
她就知道方尹和沈煙那樣的人,不管怎麼說也會來見她最後一面的。
只是沒有想到,坐在主位上的居然是沈煙而不是方尹。
「你們是不是搞錯了?
我說我想見方尹,並沒有說想見這個女人?」
方尹搶在這之前回答了她。
「不好意思白小姐,我並不想見你。
如果沈煙不過來的話,我也不會跟着過來的。
我認為我們之間已經沒有什麼話好說的了。」
「呵、呵呵,沒有什麼話好說的了?
我們這麼多年的感情,你就這樣輕而易舉的結束了它。
呵呵,果然男人的心都是一樣的善變。」
白玉清這時候看向了沈煙。
「你又憑什麼覺得你身邊這個男人能夠陪你一生一世呢?」
「如果你想說的就只有這些的話,那麼我真的要後悔,今天答應來見你最後一次了。」
沈煙面無表情地看着面前這個和從前大不相同的白玉清。
他們已經成了犯人,自然不可能跟外頭一樣的待遇。
現在的白玉清頭髮是亂的,衣服也是粗糙的,跟從前那個處處精緻的白小姐恍若兩人。
「你也知道我們兩個之間沒有什麼好說的。
除了談起你身邊的那個男人,我們還有別的共同語言嗎?」
白玉清一攤手,現在她已經沒有什麼好在乎的。
「我知道你現在一定是得意洋洋,畢竟你贏過了我。
可是你又憑什麼在他身邊呢?
我問過你那麼多次,你從來沒有給過我一個正面回答。
你是憑着你的樣貌,你的家世,還是你的能力?」
沈煙還沒來得及回答,白玉清就晃晃手。
「不好意思,在我眼裡你一樣都沒有。
方尹你也沒必要替她狡辯。
你說的那些珍貴的品質在我看來都不算什麼。
你在大馬路上隨便拉一個女人,她可能都拒絕你說的這些品質。
但那有什麼用呢?」
「有沒有用不是你來評判的。
我們已經分開這麼久了,我希望你不要對我的生活指指點點的。
我和我愛人也不需要你的指點。」
白玉清得意的神情一僵,她沒有想到方尹居然會用「愛人」這樣一個詞語去稱呼沈煙。
即便在他們兩個最濃情蜜意的時候,他們對彼此的稱呼也是男朋友或是女朋友。
「……你知道我給你下的葯有什麼作用嗎?」
終於提起了葯,沈煙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對於他們來說,方尹失去的那段記憶都是非常珍貴的。
而沈煙也不希望他們之間的過去,只有她一個人記得。
「你們兩個一定找解藥,找的頭都大了吧,可是我告訴你們那個葯是沒有解藥的。」
看着他們兩個如此差的表情,白玉清笑得越發開懷。
「哈哈哈哈,Leo總算沒有騙我,這葯還真有點用。
不過要說解藥嗎?
也不是沒有。
只是看到你到現在也沒想起那段記憶,我就確定,你對眼前這個女人的愛也沒有你說的那麼深。
哈哈哈,一切不過是你們在自欺欺人,裝什麼情深呢?」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