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你的情深我不配小說免費閱讀
你的情深我不配小說免費閱讀

你的情深我不配小說免費閱讀卓簡傅衍夜

標籤: 你的情深我不配小說免費閱讀 傅衍夜 卓簡 玄幻
玄幻類型《你的情深我不配小說免費閱讀》,現已上架,主角是傅衍夜卓簡,作者「卓簡傅衍夜」大大創作的一部優秀著作,無錯版精彩劇情描述:方?」朋友問她。卓簡嘆了聲,懶懶的側了個身,徹底靠着窗戶上,有氣無力的說:「我應該會搬到我媽那裡住。」「阿簡……」「先掛了!」卓簡眼角餘光看到下樓的人,他身上只穿了銀色的睡袍,她沒敢認真看,迅速掛斷電話。他無疑是好看的,無論是從身份背景還是相貌身材。她從小就迷他身材,可是他迷的卻是另一個女人。卓簡小...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0 08:0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上司?」
醫生聽的一頭霧水,又去看她的名字。
「哦,我只是跟那位重名了而已,我不是她,我只是一個小秘書。」
她反應越來越迅速。
但是兩位醫生的聯想力也越來越豐富。
她們晚上還看霸道總裁愛上我的小說呢。
霸總跟小秘書的劇情,她們可是看了不少。
「孩子,他的?」
醫生八卦心升起來,小聲問。
「別打掉,假裝打掉,然後帶出國,幾年後再回來,然後……」
醫生越說越投入,簡芊越聽越懵。
「小說里都是這麼寫的。」
醫生見她臉色越來越差,趕緊提醒她。
「對,多看點霸道總裁的小說,你就知道怎麼做了,嘿嘿,保准回來把他拿捏住,而且他肯定也不會再跟別的人結婚,頂多身邊有個高級女白蓮,但是分分鐘被他愛你的心給秒掉。」
「……」
這,簡芊一時之間竟然無言以對。
就,她也不是不認識霸道總裁跟他的小嬌妻啊,她姐姐不就是嗎?
可是也不是她們說的這樣啊。
何況外面的人已經嘲笑了。
她聽到那一聲,轉眼朝着他看了眼,突然氣不過的說了聲「你們說得對,我決定就這麼做,可是他要是逼我打胎怎麼辦?」
「啊?那也不夠日子啊,不到兩個月,不能打胎。」
「對啊,你這還不到四十天,不能打胎的。」
另一個醫生也說。
簡芊腦子裡卻突然警鈴大震。
可是當她偷偷去看他的時候,發現他並沒有異樣。
也就是說,他並沒有想起來這個孩子是什麼時候來的。
簡芊點了下頭「好,謝謝你們,我有事再聯繫你們哦。」
「當然。」
醫生放她走。
她出門後看了眼馮營,馮營嘲笑了聲「霸道總裁跟他的逃跑小嬌妻?」
「……」
簡芊心想人家開玩笑你都聽不出來嗎?
誰知道他突然拿手機給她看,他還真的找了一篇那樣的女頻小說給她看。
並且簡介特別的言簡意賅。
簡芊看完後低了頭,想到這是在醫生辦公室門口,抬腿就往外走。
馮營收起手機來,心裏特別膈應,但是還是跟上去。
醫院外的天突然颳起邪風,簡芊捏着包包帶子看着天上,突然有種眩暈感。
馮營走到她旁邊站着,看了眼天空,覺得沒什麼好看,便轉眼看她。
「馮總還打算跟着我多久啊?」
她問。
其實她包裹的這麼嚴實,大家幾乎都認不出她來。
可是那一眼,他竟然認出來了。
馮營沒急着回應她,而是走到她面前,抬手。
簡芊意外的看着他,始料未及。
他竟然將她的口罩摘掉。
「你幹什麼?瘋了?」
此時,她的口罩下面,除了淚水就是濕漉漉的汗,早就沒法看了。
嗯,擦的口紅也已經渲染的嘴唇四周有些。
她立即捂住嘴巴,並且迅速將口罩往回帶。
馮營還是沉默着,卻做了最狠的事情。
在外面,將一個女孩子的手腕擒住,直接將她的口罩給摘下。
她惱怒的想要瞪死他,結果他卻只是看了眼她的口罩裏面,嘲笑道「怕什麼?都未婚先孕了暈妝還有什麼好防?」
「……」
「說不定過不了多久,全城的人都會知道簡大主持人到醫院產檢的事情,你這張臉,要遭受的唾棄還多着呢。」
「……」
她生氣的看着他,用力的擦着臉上不知道是淚水還是汗水,哪怕是把口紅擦花了,她也沒在掩蓋。
「無論我遭受什麼唾棄,都不用馮總操心,更不用馮總提醒,你愛多管閑事的話去管自己的女人,我簡芊,從小沒受過人管,以後也不會受。」
她說完,轉身就走。
一輛黑色的加長車開過來,馮營冷了臉,卻是隨手就抓住她,車門被從裏面打開,他直接把她塞了進去。
「你幹什麼?」
她倒在座位里,質問他。
「你最好給我老實點,我最討厭不忠的女人。」
馮營指着她說道。
「不忠?何來不忠?」
「你跟我在一起的時候還跟前任,便是不忠。」
「哈,那麼說你很忠於我了?在跟我在一起的時候,陪着那個女人去婦產科,馮總,你好忠心啊。」
她氣不打一處來,真想扇他。
馮營聽到這裡,倒是沉默了半分鐘,再打量她的時候,很快就放開了握着的她的手腕,然後坐好。
「送簡小姐回家。」
馮營冷了臉,對司機說。
「是。」
「我自己可以回。」
簡芊怒視着他喊。
「你不用在乎這一次,A城雖然是快風水寶地,但是我剛剛做下決定,公司將來還會繼續在豐城發展,A城只能是分部,也就是說,以後沒有重要的事情,我不會再回來。」
「……」
簡芊眼睛裏刺痛,甚至無法再動作。
「所以你儘管放心,以後如無意外,我們不會再見面,至於你跟劉氏的太子爺,你們要分要和,你許願幫助的話,我可以幫你,你不需要的話,我也絕對沒心情去多管別人的閑事。」
「……」
他說的特別清楚明了,所有的事情。
但是簡芊卻突然什麼都說不出。
馮營看着窗外許久,才又轉過頭看她,「至於我們之間,既然是自我發泄,我想簡小姐也不屑我用金錢來髒了簡小姐高貴的心吧?」
「不需要。」
許久,她只說出這三個字。
她緩緩的坐好。
醫院距離她家的確不遠,她很快便到家。
可是她忘了打開車門。
馮營自然也沒有提醒她。
彷彿,是道別。
不久後前面司機的手機響起來,司機驚慌失措接的很快,簡芊也回過神,在司機下車的時候便也打開了車門,「謝謝,告辭。」
馮營哽咽過,可是終究沒有再發出別的聲音。
她的謝謝,謝的是他送她回家。
應該也是最後一次吧。
她的告辭,便也是告別了。
這樣也好。
這樣的話,他們就真的明了了。
簡芊下了車低着頭,擦着眼淚往裡走。
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鴨舌帽落在了車裏面。
頭頂的發都被壓趴了,甚至還有點有些濕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