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花昭葉深全文閱讀
花昭葉深全文閱讀

花昭葉深全文閱讀免費閱讀

標籤: 歷史 花小玉 花昭 花昭葉深全文閱讀
小說《花昭葉深全文閱讀》,是作者「免費閱讀」筆下的一部​歷史,文中的主要角色有花昭花小玉,小說詳細內容介紹:「花啊,小花兒?」花強一邊叫人,一邊走過來。「爺爺!你別進來!」花昭大喊。花強聽話地站住,緊張問道:「咋了?他欺負你了?」正在系扣子的葉深手一頓,低頭看着自己手腕上的淤青,眼神幽暗。到底是誰欺負了誰?!花昭深覺是自己欺負了人家,簡直尷尬得要死...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5 13: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花昭幾句話就把朱家幾兄弟的心理防線崩了。
到派出所之後,心理條件最差的朱老八第一個就交代了,孟強是什麼時候來找的他們,讓他們幹個什麼事,他們又是怎麼操作的。
又了這個口子,後面的事情就好辦多了
朱寡婦在病房裡就被帶走了。
病床上的孟強要不是因為沒醒,也得被帶走。
不帶走也被警察接管了,現在他是犯人。
因為做了加急處理,dna的結果3天就出來了,繩子上和抹布上的血確實是大勤的,再加上朱家人的口供,大勤被放了出來。
現在她身上唯一的問題,就是出手太重。
是正當防衛,還是防衛過當,得再議。
不過這個空間很大,把人弄死弄殘了才叫防衛過當,如果孟強能醒,問題不大。
「知道自己錯在哪了?」賓館裏,花昭問道大勤。
「嗯。」大勤點頭。
這幾天她也好好反思了。
「錯在哪了?」花昭問道。
「仇人的話不能信。」大勤道。
早就知道朱寡婦不靠譜,她怎麼可能好心地給她做紅燒肉?人家讓她幹什麼她就幹什麼,被騙也是活該。
花昭
「可以,反思得比較徹底。還有呢?」她問道。
「還有,就是當著人的面行兇,不好。」大勤道。
她也想到了,如果當時就在這院子里把孟強脖子抹了,回頭她就不承認,朱家人屬於當事人、近親,指認都不算數。
幹壞事不能讓人看見。
花昭點頭「既然都知道了,我就不多說了,你洗個澡換個衣服,一會兒我們出去吃大餐,慶祝慶祝。」
大勤這也算是度過一次危機。
她自己處理得其實還算可以的。
被七八個大男人抓住,捆綁,被人意圖不軌,她都能靠自己逃脫出來,沒有受到傷害,處理上有些小瑕疵也可以接受。
她前世在大勤18歲的時候也許都沒有這個能力。
「看吧,讓你們學功夫是有用的,你們兩個以後好好學。」花昭對大勤小勤道。
兩個人點頭如搗蒜,說一百遍也不如親身經歷一遍好使。
現在大勤打算以後再多加3倍的時間練功!
這次是孟強好騙,把她腿上的繩子解了,也是朱家兄弟幾個功夫不高。
不然,她真完了。
大勤心有餘悸地去衛生間洗澡,熱水噴到頭上,有了遮掩,她才敢哭出來。
當著哥哥姐姐妹妹的面,她沒敢哭。
都是自己蠢,她也不好意思哭。
但是她壓抑的哭聲外面的人都聽見了。
大偉咬牙「多虧朱家人都進去了!不然我跟他們沒完!」
小偉心情倒是還不錯,他一直守在派出所里,看到了朱家兄弟的慘樣。
「你是沒看見,那腳包得粽子似的,聽說都被紮成篩子了,以後沒準得廢了,坐一輩子輪椅!」
這可比關他們幾年解氣。
這次的事情其實問題不大,到底是未遂,犯罪沒有成功,而且主犯能不能醒還兩說,所以朱家人死不了,頂多關幾年。
他們覺得這太輕了。
這種人進去呆幾年,出來破罐子破摔,作惡的可能性更大。
那可就是放虎歸山了。
現在好了,一輩子坐輪椅,他們想壞都壞不了。
大偉還不知道這件事,朱家人進去就沒出來,他也沒看見,趕緊打聽打聽。
聽完之後臉色才好了很多。
姐弟幾個聊天,大勤那邊也洗完了,然後大家一起出去,準備找個大飯店搓一頓。
雖然花昭做飯好吃,但是得親自忙活,不清閑。
慶祝的時候自己還得在廚房煙熏火燎地,叫什麼慶祝?叫老媽子命。
所以有時候花昭也帶人去飯店吃飯。
飯店的飯菜他們也不是接受不了,他們都大了,基本上在外面吃住了,不是沒了花昭的手藝就吃不下飯。
幾個人底子差,起點低,就不矯情,但凡做得好點,他們就覺得好吃。
「對了,拐個玩,去派出所,把齊飛鴻叫出來,這次的事情得感謝他出力,不然,你沒準得遭罪。」花昭對大勤道。
這個年代裏面什麼「規矩」她聽說了,不怎麼美好。
有人護着,大勤起碼沒受皮肉之苦。
而且事後齊飛鴻積極調查,她讓去朱家就去了,也加快了事情的進展。
不然他不動,花昭自己從朱家把繩子瓶子拿出來?
那就沒說服力了。
「對!真得感謝他!我剛進去那天」大勤說到這一頓,又道「多虧他及時出現,不然,哎。」
兄妹幾個沉默了,沒有問她第一天都發生了什麼,別問,問了也沒用。
好在事情都過去了,也沒有損失,就要學好睜隻眼閉隻眼。
派出所不遠,很快就到,正是飯點,齊飛鴻正跟着幾個人一起出來。
看到花昭幾個,他自覺地走了過來。
「有事?」他問道。
沒等花昭說話,大勤主動站出來道「齊大哥,謝謝你為我奔走,幫我洗脫冤屈!我,我不知道怎麼感謝你,想請你吃頓飯!」
齊飛鴻笑了一下「不用,要謝就謝謝你姐姐吧,沒有你姐姐,我可能什麼都做不了。」
齊飛鴻突然問道花昭「對了,那隻狗呢?你把它放哪了?」
那天從朱家出來,他就看見朱家那隻狗鬼鬼祟祟地跟在後面。
他一開始還以為這狗忠心護主,要跟着主人。
它也確實跟到了派出所外,蹲在了角落裡。
但是等花昭出來的時候,他無意中看見那狗搖着尾巴跟花昭一起走了!
一人一狗,相處得十分和諧自然,不知道的還以為那是花昭從小養的狗呢!
無語地他都去找朱家人打聽了,那狗確實是他們家的,從月子里養的,養了3年了都!
結果這是養了只白眼狼啊
看到那狗和花昭那麼親,齊飛鴻有一瞬間都懷疑手裡證據的來歷了。
如果是這樣,即便dna對得上也不能說明什麼了
好在後來有了朱家人的供詞,他就睜隻眼閉隻眼了。
但是對於怎麼快速馴服別人家的狗,讓它們變成白眼狼的,齊飛鴻非常好奇,想學。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