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何笙謝楚楚
何笙謝楚楚

何笙謝楚楚詭案法醫:非正常死亡

標籤: 何笙謝楚楚 何馨 都市 高明強
主角何馨高明強出自都市小說《何笙謝楚楚》,作者「詭案法醫:非正常死亡」大大的一部完結作品,純凈無彈窗版本非常適合追更,主要講述的是:世間上最毒的是毒藥還是罪孽的人性,人性的弱點,塵世的沖刷,利益的糾紛,可一切都會以性命作為賭注。 長發怪人,復仇之魂,絕望嬌花,死亡旅途,蘭髮帶之謎,綠寶石連環殺人案,農村婦人綁架案......現場紛紛出現詭異的北極星圖案,這到底是巧合的意外,還是命運的安排?? 束手無策之下,何家最後一個法醫,...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2 17:5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給虞瀚海做了DNA檢測,我離開了審訊室,是時候傳喚牛大生一家了,我打算藉此案來一起攻破掉毒品的案子,要知道人都殺了,如果定罪了,牛大鴻肯定也不會再隱瞞自己從前的其他案子,反正都是一個死,或許這是我們徹底攻破這個品鴻國際貿易公司的好機會,我絕對不會放過的,走着瞧吧!你們這些十惡不赦的混蛋們!
這也是為了完成我父親當年的心愿了。
我和劉雨寧親自出動,直接來到了牛大鴻的公司,這一次我們沒有墨跡,直接在他本人的面前出示了傳喚證「牛大鴻,現在我們以廣明市警方的名義,正式對你進行傳喚,你嫌疑一宗謀殺案,請你回去協助我們進行調查!另外告知一聲,你的兒子,我們也派人去傳喚了。」
牛大鴻沒有反抗,他的神色似乎有點「終於來了」的反應,就好像他一直都在等待這一天,也不知道這個噩夢什麼時候才能從新開啟。
他被我們帶上警車後,一直都沒有說話,我卻側頭說道「牛大鴻,你和幾個朋友殺害香易彤的事情我們已經查明了,這是挖出屍體的枯井。」
我把那些現場照片都一一羅列給牛大鴻看,那傢伙還是不說話。
我又說道「你們把她母親的屍體弄那裡去了?扔到山下?還是在什麼偏僻的地方埋了?」
我這樣問,但牛大鴻依然沒有回答。
等到牛大生和牛大鴻都被帶了回來的時候,我們已經回到省廳了,因為他們現在是這裡人,我們必須要在這裡對他們兩進行分別的審問。
在進審訊室之前,謝楚楚找到我,告訴我說「在複查挖掘的殘骸時,發現了一隻破舊的手錶,上面刻印了牛大生的名字,我讓人去確定了一下,這是當年牛大鴻送給他的生日禮物,沒想到竟然變成了我們這一次有力的證據。」
「做的好,那麼現在就只剩下最後一步了。」我激動地回答道,拿上物證,準備跟魔鬼進行最終的對決了!
我先面對的是牛大生,不過這傢伙旁邊還有一個律師,竟然就是那位無賴的老律師,雷飛翔,這混蛋律師,我已經是第二次見到他了,估計這次他又想幫這種有錢人打官司。
「牛大生,別以為你找個這樣的無賴來跟我們抗衡,就可以當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你從前做過的那些勾當我們都已經查證了,並且還有一個有力的證人,這次你跑不掉的,別浪費彼此的時間了,做了就認了吧,如果你還覺得自己是個男人的話。」
我這句話帶着無比的諷刺和壓迫,然而牛大生卻一點反應都沒有,他似乎是完全沒有把我們放在眼內,把事情都委託給眼前的雷律師了。
「何警官,注意你說話的措辭,就你剛才的言語,我都可以告你誹謗,我的當事人,做錯了什麼,請你拿出足夠的證據,我指的是物證,人證有什麼用,這不是可以偽造的嗎?萬一你們警方逼迫這個證人呢?」
「呵呵,雷律師,你到底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還專業?你到底明白不明白人民警察為何物?這個世間何為善,何為惡,何為天道,又何為深淵嗎?」
「你在說什麼……」雷律師一時間被我繞的很疑惑,但我卻不是跟他開玩笑的,我當時臉部肌肉都全部繃緊了「你不懂,我就給你解釋一下,你的當事人牛大生,於五年前,也就是2017年,他當時還在鷹潭市工作,很普通的一個高中學生,當時你就已經混蛋,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學習了許多齷蹉的念頭,我就好奇了,你那個時候又不是富二代,有什麼囂張的,難道惡人從小就埋下了邪惡的種子?怪不得你們家致富後,你變得更加無賴,好了,現在先回到五年前,當時你和幾個朋友,那幾個人的名字是虞瀚海、鄭家宏、雷繼波、趙雲海。」
提起這些人的名字時,我注意到牛大生的臉上有一塊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鼻樑上的血管也在抖動。
接着我沒有理會他而是繼續說了下去。
「他們盯上了一個女傻子,並且對其進行了侵犯,後來他們去找這個傻子的老母親求情,然而卻因此發生了衝突,最後還把兩人給殺害,然而他們的父母為了孩子的前程,竟然不去告發而是幫忙處理屍體,5年了,當我們警方在一處枯井的下方找到了女孩的骨骼時,這才意識到人的確死了,我們找到了女孩的近親進行DNA比對,確定了她的身份,沒錯,此人就是香易彤,但我們還沒找到那老母親的屍體,想必當初是他們的那些父母把屍體給分開了吧,然後各自扔掉了?」
說到這裡的時候,我已經察覺到牛大生臉如死灰,心急如焚的臉色,這種情緒夾雜着壓抑、後悔、震驚與絕望,卻絲毫看不出憤怒。
比對的事情,我沒有詳細提及,當時我們是找到香易彤的舅舅拿他的DNA來比對屍骨的DNA的,反正能讓我們確定這具屍體的身份。
被冤枉的憤怒,被警方帶到這裡嚴肅審問的憤怒,還有那種把過去傷疤徹底揭露的憤怒。
就我的經驗看來,此人已經不是嫌疑很大了,而是兇手無疑。
當然他一天不親口承認,我還是不能對此案畫上句號。
「說吧,難道你還要隱瞞嗎?你就算不交代,你的父母那邊,我們也會攻破的,因為香易彤也不會放過你們的!」
「你別提起她!求求你了,這些年,我一直被那噩夢纏繞着,她雖然死了,但卻如同夢魘一般,永遠深埋在我的心裏,無論如何都揮之不去……」
牛大生的心理防線已經接近崩潰的邊緣,此刻只要我再在背後推一把,估計他就能掉落萬丈深淵了。
但我沒有焦急,而是耐心等待,此刻那雷律師卻說道「何警官,你別把一些隨意揣測的故事拿出來嚇唬我的當事人,你拿出證據啊,沒有證據那這些都是你們警方的臆測而已,根本毫無法律作用!」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